69书吧 > 百度穿梭 > 第八十二章 告御状

第八十二章 告御状

推荐阅读:一念永恒道君我是至尊永恒圣王斗战狂潮战神狂飙永恒国度爆萌小仙:扑倒冰山冷上神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既然如此,曾珂根据什么意欲密告?

    三日后的晚夜,文图终于按捺不住,“公主,臣下以为,”他谨慎地观察着公主的反应,毕竟事关重大,“必须先救出曾珂!”

    “我也想!”符柔答道,“可地方官员收押嫌犯,不属于政机府的事,眼下又没有达麟的罪证,这样贸然质问督守,岂不是自取其辱?”

    文图瞧一眼木讷的聂良,淡淡说出两个字:“劫狱!”

    “什么?!”符柔瞠目结舌,“堂堂政机府劫狱?这可是初犯天条的事情!”

    聂良一听,腾一下戳立起来,两眼放出光芒,右手瞬间拿捏住虹阳剑柄。符柔见状,低下头稍稍思忖片刻,稍后立起身,佯作伸伸懒腰,打个动人的哈欠道:“本宫有些乏累,要去休憩,明早晚些时刻再聚齐吧……”

    文图暗笑着摇头,没想到符柔跟随太后没多长时间,竟然学会了不少。忽然想起什么,刚要喊住符柔,她却快速离去,只好悻悻问聂良:“你会写诗吗?”

    聂良懵懂摇摇头。

    文图只好自己提起笔,装作文人模样,摇头晃脑琢磨着,嘟囔着,足足两刻钟才笨拙的弄出一首打油诗。

    次日戌时,天近黄昏,就在督守府前面不远处,忽然张贴出一张打油诗:

    红城督守贼达麟,

    妖魔鬼怪害亲人,

    克扣军饷不知耻,

    残害书生一兽禽。

    仅仅一个妖字就可以被斩首,可是此诗中的言语,绝对够被杀十回!

    随着几个巡兵连滚带爬奔回督守府,紧接着出现大批侍兵,嘴里嚷嚷着:“寻到谋逆之人,碎尸万段,立刻提为一等兵,封为督将……”

    兵尉们亲眼见到张贴书纸之人,可是对方武功高强,若隐若现,追之不及,偶有邻近者便被打翻在地。

    不刻,督守府周围再现数张帖纸,内容一致,作乱者也是神出鬼没之人!

    诚然,这是文图设计的调虎离山之计!

    达麟气得双眼上翻,暴跳如雷,如此公然对抗朝廷旨意,辱骂自己,同时也在玷污自己的丰功伟绩,恨不得立刻擒到罪魁祸首用油锅炸烹,再刀刀切碎,撒入粗盐,用牙齿嚼碎他!“全部都给我出去嗖,就是掘地三尺也要给我抓回来,见一个抓一个,有嫌疑就给我拿下!”他气急败坏,堂内来回蹦跳。

    黑乌浸染红城,有的地方已经燃起烛灯。

    督守府大牢外,飞身跃起蒙面三人,眨眼间跨过高墙窜入牢区,瞬间一片混乱,牢兵岂能是文图聂良的对手,两人与另一名武士并不杀人,而是将涌上来的牢兵一个个被击倒,很快便打开了曾珂的牢门,将浑身是血奄奄一息的老督守救出大牢,非常容易便脱离追兵,消失在夜色之中。

    曾珂的出现,开启了粉碎宾王乱政的大门。

    一道箭书射入督守府,达麟见到后哭笑不得:欲索回曾珂,十日后备纹银十万两,对交时间地点再告。署名白水双侠。

    天牢劫狱,勒索官府银两,简直闻所未闻!缓兵一计,暂时稳住了红城,没有向宾王报告,使得政机府紧锣密鼓开始秘查。

    客栈无法再住,文图等人在曾珂的指引下来到他的一位旧友家中,可是此时已经全城皆兵,四处搜寻逆犯与被劫走的曾珂。无奈之下,文图、符柔与聂良留下,将大部分手下打发到野山中暂避。

    “老督守,你受苦了!”符柔难过地望着遍体鳞伤的曾珂,吩咐手下立即为其寻药。

    曾珂艰难开口,不时舔着干裂泛血的嘴唇气若游丝道:“老朽参见公主,微臣有几句话要说,无论老朽有无罪孽,应由官府审查,如今劫狱之为实属不当,不但污了政机府的声誉,也将公主牵连进来,况且老朽也成了带罪之人……”

    文图摆摆手示意曾珂不要再说,心里头却火冒三丈,若非担心你的性命之忧,怎能出此下策,古板就是古板,这等时候了,还较什么真,见曾珂认真的神态,只好开口劝道:“老督守误会了,这一切并非是公主的安排,而是本官的主意,还有,我们搭救于你,并非只为救你性命,而是为了牢中千余人的安危……”

    曾珂刚要抬手,疼痛之下不得不收回,脸上露出惊恐之色,“没想到,短短时间竟抓了这么多人,”他干脆闭上眼睛,放弃了文官的清高,愤愤嘟囔出两个字,“畜生!”

    突然,一名武士窜进屋内,低声禀报:“有官兵挨家挨户搜查,马上就到这里!”

    达麟手下的兵马自然不会放过每个角落,别说是大活人,哪怕是莺雀也要擒住关进笼子里。

    文图立即向聂良使个颜色,聂良会意,只要官兵冲进里面,格杀勿论!随后,文图拉着符柔跑向院外,嘴里嘱咐着,正好遇见巡兵入内,故意用身体撞过去,带头的巡兵一个趔趄险些被撞倒。

    “混账东西!”官兵瞪着文图破口大骂,“长没长眼睛,没看见本官爷吗?”

    文图装作一愣,随即指着官兵鼻子嚷嚷起来:“来的正好,家内正拦者本公子,我要去督守府高御状,你们将这个女人拦下!”

    “告御状?!”官兵头领打量打量文图,又冷眼瞧瞧符柔,“告哪门子御状?”

    符柔立即接过话茬,愤愤不平埋怨道:“俺家,俺家相公,要去告督守大人与曾珂,官爷快拦住他,那是要杀头的!”

    官兵们一听顿时来了兴趣,不晓得将这死对头一起上告的原因,头目伸手推推文图肩膀,不屑问道:“好大的胆子,竟敢告督守大人的状,你还要不要脑袋,说,状因何来?”

    文图挺起胸膛,一副大义凛然模样,含糊着嘟哝出口:“本公子要告督守袒护罪臣曾珂!”

    “呵呵,笑话!”头领鄙视着文图,身后也传来讥笑,别说是官兵,整个红城的百姓都知道达麟咬牙切齿要置曾珂于死地,何谈袒护之词。

    符柔这时才明白文图的伎俩,上前一步振振有词:“官爷,我就说家夫莽撞,可他就是不听,一口一个曾珂该杀,为何迟迟不决,不是袒护是什么……”

    “就是!”文图着实是为了这十几个巡兵的性命,劫持曾珂正是为了匡正朝纲,挽救无数人的命运,万不得已之下,恐怕要先牺牲掉这些人,“若是早些杀了曾珂,哪会有那么多人被关进大牢,里面有我的哥哥,弟弟,姨娘家的外侄,三伯家的……”“住嘴!”官兵懒得听下去,看猴子一般瞪两眼文图,这家定是没有曾珂了,便一起转身欲离去。

    文图兴致未尽,又是为巩固一下成果,嘴里不满起来:“你们不管,我这就去告!”一副刁民神态。

    头目恼羞成怒,刷一声抽出铁剑,架在文图脖子上喝令,“你若再张狂下去,本官现在就杀了你,告督守大人?简直是个疯子!”他的表情复杂,不知道如何表述,随即又恶狠起来,“告曾珂大……”,终是没敢喊出大人二字,“告曾珂?你……”他未再说话,不断转动剑柄威吓文图。

    文图见计策成功,只好佯作恐怕后退,不满地重复着,“那便算了,那便算了,”不忘瞪符柔一眼,埋怨起来,“都是你个婆娘,拦者我!”

    符柔欲言又止,瞪大眼睛怒视文图,见官兵纷纷瞧着,忍气吞声道:“相公,还是回去吧……”

    “那本公子就听一回娘子的话!”脸上露出七不服八不忿的神态,一副流氓样子。

    巡兵们不知不觉中逃过一劫,鄙夷地看一眼夫妇二人,转身离去。

    “夫人……”文图还要调笑一嘴。

    符柔见没了官兵影子,嗔怒喝道:“住口!”

    “是,公主!”文图看也不看符柔一眼,奔回屋内。

    聂良早已背过身去,极力克制着自己的耳朵,尽量不去听,可是每个字都飘进耳内,表情十分尴尬。

    在符柔的调理下,曾珂次日便稳定下来,开始进食一些软品,总算保住了性命。随着他的陈述,符柔等人的愤怒油然而生,达麟为以最快的速度完成书言之禁,获得宾王提爱,竟然越过皇上,密令督守府官员以监国大人之命是从,亲令:不可妄言仙道魔术,以当下朝廷为尊;不可妄言孝尊父母,以国体为上,等等,潜移默化地荼毒人念,心倾宾王。只有文图知道,宾王目的是在压制民心向皇的意念,同时为日后驱魔除异奠定基础。更为可恨的是,督守深知达人志士们的清高,竟采取牢内连坐的方法,如不认罪,即刻处决一同押进来的死士,而这些文人哪能眼看着同僚们命丧,无不忍辱认罪。至于那浩浩的雪花银,曾珂却不知去向,他也曾暗查过,达麟家中确实清白。

    “公然僭越皇上,私立淫威?!”符柔气得嘴唇发抖,猛地指向文图与聂良,“速速查办!”

    “遵命!”两人异口同声答道。

    文图盯着半卧的曾珂说道:“达麟罪恶滔天,可是若要拿住其要害,只有贪扣军饷一事,其他的只是过纵之罪,不足以触及到他的官职,况且他身后有三王爷撑腰,弄不好会适得其反;你想想,达麟有无蛛丝马迹,挥霍钱财,藏匿金银?”

    曾珂摇摇头,惭愧说道:“老朽确实不知,达麟一向狡猾,深入简出,却无挥金如土之像,不过老朽知道,此人好色,与城内青楼女子有染,详情不得而知,哎,官入花池,大不了也是失德之举,又怎能奈何得了他?”

    青楼?女子?

    文图精神一震,官图女色岂能不贪?!

    别说是古老的恭旦帝国,即便是千百年中国历史,有多少巨贪皆是因女色而起!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一念永恒武道宗师道君斗战狂潮龙符逆鳞永恒剑帝万念成魔都市超级医圣剑道争锋

百度穿梭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卟哥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卟哥并收藏百度穿梭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