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百度穿梭 > 第002章 闺房莹儿

第002章 闺房莹儿

推荐阅读:一念永恒我是至尊战神狂飙斗战狂潮永恒国度永恒圣王道君爆萌小仙:扑倒冰山冷上神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鸿雁渡南洲,低颈嘶啾啾,老叶琵琶起,窗外可是秋?

    末秋,深夜。南国王朝,大陆南地,一座建筑红瓦绿柱面北而立,绵绵数十间。几出房屋内发出微弱的烛灯之光,点缀着宏伟气派的殿宇。

    府外无更夫,无人畜,漆黑一片。静,不闻人声犬吠,更无喧嚣异响,偶尔有几片高树上飘落的枯叶拍打在一道红木府门上,发出婆娑声音,算是这片寂土最大的动静了。

    府门并未关闭,不是此处十分的安和,便是此府权力通天,无人敢接近,再抑或主人彰显着自己心胸豁达。红门上角悬挂两展白纸圆雕吊灯,在风吹之下偶有摇曳,光影便忽明忽暗映衬着巨幅牌匾:陈王府。

    一切宁静将在正房第三间被打破。

    文图瞬间发现自己躺在一张软榻之上,身下柔棉舒适,上面竟盖有粉绸薄被,刚要起身,忽觉一股沁鼻香气扑来,伴着体侧传来的一种温热,他忽然意识到,这不是脂粉味道,是女人体香!那种稍一呼吸就令人血液沸腾的体香!

    他不敢妄动,便斜眼瞧去,一盏梅花映灯在紫檀小桌之上,发出袅袅灯光,房内碧挂无数,说明这是富家闺房,既然自己能够安然卧在这里,那身边一定卧有未出嫁的大家闺秀!

    我晕,怎么落在女子的睡榻之内!

    文图垂睑再看,地下一双绣鞋,安静地排在地面,边榻之上散落着一身锈锦女衣,那定是了,女子已经脱衣而睡,悄悄偏头望去,这一看更是大吃一惊。

    身边女子二十出头,长发散落在枕边,粉腮如腻,鼻孔翕张,甚是诱人;女子均匀的呼吸,不断起伏着薄被之下的青春气息,长长的睫毛根根垂帘合盖,显得高贵而典雅。

    文图不敢想象那边被子下面是什么情形,也顾不得来劲,此时在南国只是孤身一人,做出什么歹事立即就会飞灰湮灭!

    况且,那女子清纯安详,仿佛有一种神圣不可侵犯的气势,便是那种十恶不赦的淫徒也不忍心下手的明洁。

    马上脱身!

    再者不知老婆身在何处,身边女子到底何人。事实上,如果他知道这绝妙佳人是谁,恐怕会直接晕过去;如果他动了邪念,恐怕再也不会生还地球世界!

    他以最小力量、最慢速度撩开软被,试图起身逃离。

    女子看来很是精细,被身边异常触动,慢慢张开眼睛。

    身边竟然卧有男子!这怎么可能,大千世界绝无仅有,况且这是天下第一府!

    姑娘猛摇头,仔细甄别一下眼前情形,终于确认这一切并非梦中,瞧着同样惊恐的男子三魂出窍,来不及定神,拼尽全力大喝出声:

    “来人啊──”

    声音凄厉!

    这是在南国王朝,四周寂静如水,一声惊呼无疑传遍府内!更别说这是求救之声,只是一声轻呼,整个府内的下人、家丁、侍卫也绝不敢怠慢。

    文图也是狂躁不已,来不及解释和思考,慌乱起身,刚要移开缎被,顿时傻呆!

    自己身上竟然一丝不挂!我的衣服呢?自己绝未做出宽衣解带私入香榻的龌龊之事啊……

    这岂不坏了人家闺女清誉!遂大喊道:“救……”那个“命”字顿然停歇,自己喊救命?还是保命吧!他立即住嘴,立刻明白整个南国王朝恐怕无人会救自己,此刻最为重要的是逃命要紧。

    慌乱之际,文图抽过姑娘衣服中的一丝绢带,盖住下身,冲出塌外!

    无人能知晓女子此刻的心情,自己睡地好好的,忽然发现身边卧有陌生男儿,这一起身更是令人羞愤不已,男子竟然身无着物,忽哭声而起:“快来人,有淫贼!”

    她失声喊着,也跟着坐起,立即软缎滑落,女子上身只有一道红色罩带围住胸部,白滑玉体全然裸露!柔缓香肩,绷起的锁骨暴露无遗。

    文图哪还有心思欣赏,即使那女子一丝不再,此刻也强健不起!他知道在这里是赤膊为羞,露足为耻,何况那是白花花一片,瞬时抄起锦缎上衣,扔向女子,恰好遮住她上身。女子倒是配合得很,一把扯住自己的衣衫蒙住上身,几近痴呆地审视着眼前风景。

    文图转身冲出门外,当他看见侧门之上“陈王府”三个大字,脑内一片空白,魂出天外,他暗恨那条长廊,将自己穿梭到哪里不好,竟投至此处!

    陈王,在南国王朝内南国排名第五,仅仅名列大王一家四兄妹之后,一声戎马,随同南国先王征战天下,举功无数,被称为国中第一号大臣;闺房内那女子,定是陈王唯一的女儿陈莹儿陈长主,她与眼下南国大王青梅竹马,只是为平和战事,大王方才迎娶北土大王瓦赫达的妹妹,否则那是大王后,绝对是南国天下第一美女!

    不好!

    文图心中大叫,知道在王土之内,定无容身之地!

    因侍卫业已就寝,值守的几名家丁手持棍棒随着一个持刀的首领冲将过来,可是见到文图一丝不挂,竟有人哀呼,看来家丁都是深深爱戴着长小姐,这令文图后悔不跌,还是那句话:色心不能动,一动便失控!

    “杀了他,采花贼!”家丁已是不在乎生死冲将过来。

    正是:半片绿衣遮娇女,一抹羞布战家丁!

    文图立即一手紧按羞处,另一只手胡乱摇摆着,忽然觉得自己竟有些招式,似是穿梭长廊之内学到的,便空拳招架闪躲,只是所学皆是皮毛,被群攻之下显得狼狈不堪;而且他发现,这可不是在地球世界看电影,几人上,多人看,倒下几个再上几个,全尼玛蜂拥而至,纷纷袭向自己要害!大多的棍棒都准备击中自己的下身,看来大家一致认为那里作了孽!

    好在这些人只是家丁,也是毫无武功,再者于陈王府养尊处优,也没什么气力,文图倒是能够应付得来。他看准空挡,闪身扑到持刀人背后,猛扣那头目右腕口,夺下他手中长刀,转过刀锋斩断他的上衣扣绳,右脚抬起踩下他的下衣、软鞋,膝盖猛然出击,那家丁跄踉前倾,上下外衣已在文图脚下,众人稍有惊愣,文图身上已经披上外衣!

    文图大大放松,双手出击,低头闪过一片棍影,风般转刀锋而上,瞬时嘡啷作响,有棍棒落地。他断不会下狠手,因为自己无理在先,突然闪到头领身边,手指按住其喉咙,起身跃起,顺势双脚踢倒两人,人已在头领背后,只能施小人之道了!

    众家丁见首领被擒,纷纷住手!

    首领见状,又恼又羞,竟突然向文图手腕扣去,意欲拨弄文图手中的长刀自杀!

    文图暗道:我的陈妹妹,真的对不起!见久持必被擒,一脚蹬开首领,飞身冲向府门直奔马厩,记忆中南朝大王曾赠与陈莹儿一匹纯红千里驹。

    果然,那匹马在栓上!

    文图以极快速度斩断缰绳,飞身跃向马背,高声喊道:“陈王,陈长主,我本无心,请多谅察,也绝无歹意,天地可鉴,未曾对小姐做出不耻行为!”随后胯下用力,那匹红驹低嘶一声,夺门而出!不刻,便将陈王府撇在身后。

    这时,一群侍卫随着陈王着衣出现,陈王见贼人已盗马逃去大声喝道:“何处贼寇,竟敢夜闯王府?”

    只是陈王与众侍卫已经睡下,否则文图刚刚穿梭进入南国王朝便命陨消逝。

    可是,随着一声哀叫,文图意识到绝非那么简单!

    他回头远远瞧去,陈王竟举刀将被夺衣的家丁砍死!

    “厚厚安葬!”陈王喝令,“杀人盗物,缉拿匪徒!”

    一瞬间,南国王朝第一老臣将身无衣物的匪徒定义为杀人越物,这等宵小自然是罪恶滔天,竟敢夜闯王府偷东西杀人,无疑是在与大王做对,里面又有着天下人一共膜拜的陈莹儿,顷刻间将这个淫贼控于万劫不复之地!

    文图御马飞驰,心中痛苦扭转,并不是因为陈王如此阴险嫁祸,庇护女儿清白,而是自己刚刚穿梭,便在南国无立身之地!况且,令一家丁无端丧命!更是那陈莹儿悲戚无助的眼神历历在目,瞧得心中怜悯叹息,这么想着,他又猛一摇头,将陈莹儿袒露出来的影子拨弄出去,万不可再造次……

    夜风冷凛,一身单衣令文图颤栗不停,可是他身无杂物,除了一身肌肉什么也没带过来,再者这里无夜市、无门店、无烧烤、无路灯,哪有安身之处!

    老婆,你在哪?

    文图没见过自己夫人,可是此刻竟开始想念,若是能够寻得,总会有一碗热面吧,可是若他此时看见爱人境遇,直接会跳入河中。

    一马一士,漫无目的徘徊在黑漆漆夜风中,显得阴森凄凉。

    “给你起个什么名字呢?”一向大胆的文图还是有些胆颤,故意出声壮壮胆子,以示自己是个活生生的人,遂低头侧身审视坐下红驹,圆目神光,鬃毛抖立,胸廓饱满,长颈厚臀,“你的颜色应该是纯红无暇,我的名字是文图,以后咱们永在一起,就称你为红图驹吧。”

    红图驹!

    文图探手轻抚红图驹,这是南国王朝第一个伙伴,自然爱惜起来。红图驹也是扬起长颈,“突突”两声,伴着铁蹄轻踏之声,似是很满意这个名字。

    文图跨在红图驹背上,毫无目的前行,忽觉腹中咕噜作响,饥肠难耐,便试探说道:“红图驹啊,你若是引领我弄得半点食物,自不枉你我主仆一场。”

    没想到,不知红图驹闻得主人话语,还是听得文图腹中之音,突然飞奔起来,果然,速度奇快,却声音轻微。

    半柱香时间,红图驹竟悄走几步,在一处红墙之外驻足。

    文图一看,卧槽,这不还是陈王府嘛!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一念永恒武道宗师道君斗战狂潮龙符逆鳞永恒剑帝万念成魔都市超级医圣剑道争锋

百度穿梭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卟哥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卟哥并收藏百度穿梭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