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百度穿梭 > 第010章 携妻寻妓

第010章 携妻寻妓

推荐阅读:一念永恒永恒圣王道君我是至尊斗战狂潮战神狂飙永恒国度爆萌小仙:扑倒冰山冷上神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怎么?”文图还没反应过来,对老鸨的态度极为不满。

    老鸨撇着嘴调侃着,不过脸上的笑眯眯神色一直没有散去,“这位公子爷,你这,你这……”她指指文图身后的符柔,“恐怕有些不便吧?”

    文图恍然大悟,负童参赌也就罢了,背着小女来嫖妓当然说不通,他立即掏出一锭银子甚是气派地拍在红桌上,他知道这些是带不走之物,就像光着身子卧在陈莹儿床榻里一样。

    老鸭眼睛立即绽放出贪婪的光芒,不住摇晃着肥腻身体,小眼睛眯起,低声问道:“客官,你若是在这里,那,不如将孩子给老奴带着,享乐之后再带走便可!”

    狗日的!文图心中骂道,你看这世间,那个男人敢在老婆身边叫鸡?!

    “不必了,你这里有没有艺妓,只卖艺不……”文图赶紧看符柔,见她没有在意,应是不懂,“就是那种洁身之人!”

    “当然有!只要十两!”

    文图不懂得价格,便又取出两锭一共三十两,突然逼视老鸨,吓得老鸨竟自后退一步立刻又堆起笑脸,“给我叫最好的,还有,我来之事你决不可对外人透露,每次我都是双倍付钱给你!还有,另外十两给这孩子买几身眼下的合身衣裳,剩下的全归你!”

    “大爷,你就放心吧!”老鸨果断地抄起银子,一半入了袖口,一半揣入怀内,风一样跑开去,瞬间便没了影子。

    文图被侍女领入二层一间小房,里面香洒飘逸,柔棉四布,花灯垂吊,好不温馨!不时,红帘轻挑,飘进一位丽人,未曾描妆,却也清秀;一件紧身紫衣,勾勒全部突兀之处;手持琵琶,偏腿坐在藤椅之上,拿捏细指轻放在立弦之上,做出弹奏之态。

    “客官,你是听曲还是观舞?”姑娘瞧一眼文图,衣衫有些不整,看上去身材硬朗,五官端正,眼神清明,无丝毫淫邪之意,虽面带愁容,倒也放下心来。

    “不听曲,不观舞。”

    “可要小女子陪你说说话来?”姑娘一怔,放下琵琶,这样的男子倒是第一次碰见,花了大把银子,既不享乐也不消遣。

    “不,你去弄些温水,给我妹妹洗浴更衣,然后陪她睡下就是,她很少次出门,我怕不甚习惯。”文图将符柔轻放在软榻之上,解开束带,勾住脖颈垫入香枕,佯作轻车熟路般拍拍符柔,示意她好好安睡。

    “文图哥哥,我要与你一起睡!”小符柔当然不愿与陌生女子一床。

    “好好!”文图哄骗符柔,其实自己满身酒气,不忍心给她留下如此第一印象。

    女子惊愣,刚要问,忽然想起什么,便住口转身,侍奉起小符柔,好一阵子方才拾掇完毕。经过如此一场颠簸,符柔禁不止困意,香香睡去。青楼女子纵有千般本事,最终还是手足无措立在那里,不知如何是好,自己没有做过陪客人妹妹睡觉这种艺妓。

    文图看一眼女子,问道:“你叫什么名字?”

    “玲子。”女子稍一低头,眼神茫然,被文图瞧着,下意识地去持琵琶,忽又想到客人不听这个,黯然缩手。

    “玲子,”文图自然知道是艺名,无心多问,“去床榻陪我妹妹睡下便是。”

    姑娘见文图眼神刚毅,索性不再拒绝,躺上床去,轻轻拍着符柔,自己也是睡意朦胧。

    文图丝毫没有困意,便站起身,走到床前,将缎被轻轻拉过,铺罩到二人身上,此时玲子正手拍着符柔,见有人给自己盖被,想起往日情形,紧皱眉头幽然神伤……

    文图自是不觉,坐在一旁沉思符老爷一家被杀之事,甚感痛苦,也预感到一种不祥。

    想一想,还有十五年,自己带着五岁盲妻,如何行动,从哪里才能找出灾难来源,这南土北番,幅员辽阔,人员无数,从何下手?

    再想到符柔,心中又是一凛,为什么令长廊令她穿梭,刚刚五岁啊!

    突然,他想到,长廊中人称符柔深谙医术,年龄会随着增长,这就说明,她也是成人,但被传来之后得以重生。

    当然,如果长廊把自己成年的老婆赤身裸体传过来,自己断然不会答应,这么一想,他便禁不住再次去看符柔红扑扑小脸。

    文图体内血液不同于地球文明中的人,他没有过多思虑,坦然接受了这个现实。甚至开始想,等老婆长大如何向她解释,小时候曾经带着她进入妓院!

    这时,文图看见玲子坐起来,眼睛里竟然充满痛楚甚是难过,便问道:“你不舒服?”

    玲子苦苦笑出,没有回答,反问文图:“已近天明,客官不曾入睡,似有所思,不知在想什么?”

    “老婆!”文图脱口说道,可是立即改口,“夫人!”

    “夫人?”玲子不解,凤眼微瞪,指指床榻之上,“这女童可是客官女儿?”

    “不,”文图心想,如果说她是我女儿的母亲,你信么?装作坦诚说道,“当真是妹妹!”

    “你深夜携妹入青楼,说来谁人相信?”

    文图突然发现眼前女子竟似忘记身份,质问自己,没有回答,直视玲子提醒。玲子这才发现自己失态,立即低下头,深深一礼,幽怨说道:“还望客官谅解小女,方才触景生情,得罪了公子爷!”

    文图性格直爽,从受不得吞吞吐吐,便说道:“看来玲子也是性情中人,定是因我身在青楼,却念夫人,从而引得姑娘不满,可是如此?”

    玲子未曾想到这男子自己道出,很是惶然,稍稍点头,长髻跟着微微颤动。

    文图暗道,我还用想吗,那卧在床上熟睡的五岁女孩,便是将来的夫人!我不知道她将来的脾性,也不知道啥模样,更不知这眼疾能否医治好,可无论相貌美丑,性情爆裂还是温柔,都是自己将来的夫人,别无抉择,倒是略去了相亲之事。

    瞧着玲子愁眉苦脸神色,文图于心不忍,再者面面相觑又有些尴尬,索性将心中所想说了出来:“我是在想,无论男女,谈婚论嫁之时,皆为弱冠之年,性情初现,必将貌美当做首要条件,其次便是出身,这是体性本能与权势利诱所发;而人移岁逝,或是俊雅不再,或是日久思异,便同床异梦。”文图说道这里,停顿一刻,转向符柔,心中感慨,无论她将来状况如何,可想起百年同没,也是天赐的恩惠,他丝毫没有察觉玲子神情几乎凝固。

    “若是令花甲老人选择婚嫁,无一以美丑身份为标准,反倒那些相貌平平之人,婚嫁之后美满如初;如此看来,凡人之间的男女之事,定是受到年轻体盛的枷锁,或是身份地位所制,屡有不满……”文图心想,说白了,就是正值婚嫁年龄,也是性需求最强烈时候,这时候很容易被美貌迷惑,不知道玲子听明白没有,他抬头过去,狠吃一惊。

    玲子已泪流满面!

    文图连忙起身,手足失措,这破费着银子,反倒把艺妓弄哭,什么套路?

    “公子说的极是,”玲子全然忘记自己处境,也是第一次遇到这种坦言公子,不由得心情抒发,“梧枝引娇凤,荷叶垂靑蜓,待至寒霜降,枯木甚孤零。并非,并非哪一家女子都能如愿以偿……”

    文图不谙辞赋,不过听闻姑娘一番言语,知道她身世凄楚,不过这里是青楼,想问也问不出什么,见那女子端坐忧思,楚楚可怜,稍稍安慰起来:“身不如意,不能心不如意,就如家妹,小小的就随着我闯荡,既没了父母垂爱,也无了家居天伦,又是双目失明瞧不见身外美景,可你瞧她,睡着还偷笑,相比之下,姑娘倒是幸福得很……”

    玲子听到这里,偷偷将眼角的泪痕擦去,安详地看一眼睡熟的符柔,又冲着文图淡笑一下,立即温文尔雅,落落大方,弄得文图心中猛跳了几下,最终还是被符柔微微的呼吸声给镇压下去。

    窗外,已是明光泛起,室内的灯烛之亮便黯然失色,两人各自揣摩着心事,不再说话。文图倒是有些诧异,这种房间的这种香气,很容易就勾起人的不良心思,可是瞧着眼前玲子的模样,倒像觉得故交一般,毫无非分之想!

    这时,玲子也同样抬起头注视文图,四目相对,均是微微一笑,却无闪躲之意。

    突然,楼下大哗,紧接着便是慌乱的脚步声和惊异的呼叫声,两人抬头一看,已是天明,听到外面人声骚乱,竟是官兵冲入!

    “奉二王手令,捉拿极恶嫌犯,任何人不得抵抗,否则立杀不饶!”官兵在外面吼叫,顿时,一片寂静。

    “哎呦官爷!”老鸨声音,“我们这里尽是青楼女子,哪里有什么嫌犯?”

    “住口,嫌犯所盗马匹已经扣获,定然在城内,此处有无携带女童男子入内?”

    老鸨立即大声喊道:“官爷,我这老眼昏花,从未发现有这样的人物,老身想不会有人带着孩童来这种地方吧?”她既高声提醒文图,算是没白收你的银子,又将自己排除在外,即便官兵发现,也是自己老眼昏花。

    文图大惊失色,没想到官府如此执着,竟寻到了自己的红驹,马上就会发现自己,立即背起符柔,低声嘱咐:“符柔,有人前来捣乱,万不可出声!”

    符柔刚被弄醒,轻“嗯”一声,立即用小手捂住嘴。

    文图起身要走,嘱咐玲子:“你也快快离开此屋,不可受我牵连!”

    玲子反倒镇定自若,再度上下打量兄妹二人一番,轻轻摇摇头,立即将文图推至帘后,几近命令:“不要冲动,对方很是厉害,你绝然逃不出去,在这里稍候便是!”

    随着一通急促脚步声,房门被一脚蹬开,接近着便是一声吼叫传来:“退后,官府搜查!快……你?”来人忽然发生惊异的声音!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一念永恒武道宗师道君斗战狂潮龙符逆鳞永恒剑帝万念成魔都市超级医圣剑道争锋

百度穿梭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卟哥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卟哥并收藏百度穿梭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