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百度穿梭 > 第013章 诓骗将军

第013章 诓骗将军

推荐阅读:一念永恒我是至尊战神狂飙斗战狂潮永恒国度永恒圣王道君爆萌小仙:扑倒冰山冷上神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文图哥哥,乌兰是什么意思?”

    “乌兰是红色的意思,这个世界有很多颜色,不过红色是最美丽的颜色。”

    “为什么?”

    “天上太阳是红色的,我们离不开它;还有我们身体里的血,我们骑的马,你的背包包,都是红色的。”

    “我们离不开红色,就是离不开乌兰。”

    “哈哈哈!”文图没想到符柔会这么说,顿时阴云消散,脸上春光灿烂。

    乌兰听闻此话刚想笑,见身边有士兵,立即拉下脸来摆头示意他们离开,然后干咳两声,进入帐内,将手中食物放在文图面前,故作矜持道:“先借给你们吃!”

    奶酪、饼干、牛肉、马奶,一应俱全。

    文图点头谢过,立即端起马奶喂符柔,然后如法炮制,还要口嚼牛肉喂符柔,没想到刚要吐出来,被乌兰大喝一声问道:“你要做什么?!”

    文图险些被嚼碎的牛肉卡住,急促咳嗽了几下指着符柔说道:“喂她啊……”这口是不行了,连忙自己吞下,再次夹起一片牛肉。

    乌兰奔过来蹲下身子,将一小片奶酪喂给符柔,然后用刀叉将牛肉整齐地切成丝状,再从中间切断,夹起来放在马奶中浸泡片刻,再捞出来抖掉奶汁,用嘴轻轻吹几下,自己也投入得冲着符柔噘起嘴,放到符柔唇边示意食物到了,待符柔大大地张开嘴,慢慢送进她的小嘴。

    “谢谢美丽的姐姐,”符柔知道已经换人,便说道,“柔儿看不见,也知道了什么是红色,什么是乌兰……”

    乌兰脸色一红,立即抬起腿用脚拨开文图,干脆坐在符柔身边侍奉。因为符柔那句话,是她出生以来,乃是今后一生最为满意的赞语,两人边聊边吃,瞬间兵帐内温暖起来,不时传来符柔格格笑声,也伴随着乌兰的上气不接下气的调笑,浑然感觉不到文图一旁也是肚子咕噜噜响着……

    很快,乌兰便与符柔形影不离,符柔也从此真正接受道女孩家的教育,吟歌跳舞,把弄妆粉,越发的懂事起来;有乌兰在这里,自然少不得符柔的衣物,王殿之内不断有人送来绸缎布料,不过只有一种颜色:红!整个兵营之中,便有一个红色的小影子日日奔来跑去,嬉笑连连,成为北土南疆边陲之中独有的一道标志。

    文图受益于符柔恩泽,方才得到乌兰宽恕,并允许在营中行走,因为无事可做,索性拿起武器与士兵们一同操练,一则强身壮体,二来也学学把式,免得四处被人追杀。他是穿梭师,有着极为强大的领悟灵性,很快便熟练起来,在兵营中逐渐崭露头角。

    一日,有乌兰照顾符柔,文图与红图驹绕边营而行,竟发现方圆数十里,大帐中小帐,布局紧密,遥相呼应,屯兵至少两万。

    看来,北王时刻在警惕着南王。

    “这是为什么?”文图见一个番兵弄来一个布条,想将自己的手缠绕起来,便抓起他的手观看起来,手背、手缝处红肿泛青,异常干燥,部分已经裂出了口子,新鲜底肉清晰可见,更是那裂口之中竟掺进沙尘,这焉能痊愈?

    “每到冬天,风干天冷,兵将们便全都如此!”小兵若无其事答道,开来已经习以为常。

    “你们没有什么润泽皮肤的药品吗?”

    “哪有此等药物?”

    “如果发生战乱,这手怎么能使用武器?”

    士兵摇头一笑,几乎是在埋怨文图多事,这点伤痛怎么能耽搁战场杀敌。

    翌日,文图背负符柔,与乌兰开始重整兵营,他们带领无数士兵弄来木板或栅栏,在每个帐营北方立起,并向南倾斜,底部用物体固定,这样一来,北风吹到兵营,顺势而去,且挡板斜放不易被吹倒,一时间所有帐区不再有猛烈的寒风,顿显十分温暖。

    “你如此神通,为何跑到我们这里?”乌兰从文图后背接过符柔抱在怀里,脸上充满兴奋。

    “有些误会,以后会好起来,”文图说道,“还有,这里有没有杏仁?”

    “太多,每年都扔掉许多!”乌兰没有在意。

    “我的天!”

    “什么?”乌兰不解。

    “不,我是说我们伟大的乌兰!”

    乌兰听到,竟然有些羞涩。当然,她不知道,她怀抱的,就是眼前文图的老婆。

    于是,两人又带领众兵将碾碎杏核取出杏仁,水浸泡两日后用小石磨碾压,制成杏仁油,全部士兵开始涂抹患处,不出几日,竟全部愈合,多年来令官兵深恶痛绝的冻疾之患终于得到根治,

    随后,乌兰又依照文图倡议,将全部关营兵力予以调整,班次加多,巡逻人员减少;增加训练难度,减少训练时间和强度,镇关兵营迅速强大起来。

    点将台上,文图持黑斧赫赫立在中央。

    已是二月末,每月一度的军中比武如火如荼,凡副镇关以下的兵士均可酌自己实力参战,与其说是比武,倒不如称之为竞争上岗,凡是每月夺得魁首的武士,均会根据现有的官职予以提拔,不过文图一直无兵无衔,也不在乎什么官职,可是见到马上就到三月,草芽一出,整个草原内便会出现干戈,心里开始打起自己的小算盘。

    台下符柔瞧不见,便侧着耳朵听乌兰讲述:那台上立着文图,长发飘飘,额头扎着一条黑色缎带,双目瞪得溜圆,一身棉衣紧紧扎束,显得飘逸非凡,威风凛凛……

    小符柔听着,又是咧嘴笑了起来。

    “上去一个,”乌兰贴近符柔说着,“是西营的一名武士,用的是长枪,打起来了,长枪直刺咽喉,战斧根部一档拨开了,斧头轮了过去!长枪也迎了上去,好!”乌兰讲解着,径自叫起好来。

    “怎么样啦?乌兰姐姐?”符柔紧张得抓住乌兰的手,想侧起耳朵听结果,不过周围尽是叫好声,没有听到谁赢谁输。

    “噢,竟忘记了,”乌兰不好意思笑笑,贴着符柔耳边高兴说道,“你的文图哥哥赢了!”

    “好──”符柔独自喊叫起来。

    这是大家已经在等待他人上去,突然听到小符柔的呼叫,又是笑声一片。

    兵士们本就感激文图,心中又多少有些敬畏,再者北土之内早就有“南符黑斧”一说,传颂着当年南朝之人符侍卫在北土内,除了当今统帅之外,持一柄黑斧所向披靡之事,对黑斧也有些胆怯,只是谁也不晓得这就是那柄战斧。

    文图连战连胜,随着台下敢上去的人越来越少,几位副镇关跃跃欲试,最终被乌兰制止,她知道文图无论如何也是打不过的,最后营中宣布文图取得胜利。

    最终,文图众望所归被提拔为提守,位列副镇关之后。

    顿时,营中一片欢腾,许多人追着文图抓起扔出,接住再扔出。

    “乌兰姐姐,他们在干什么?”

    “他们在跳舞,跳男人的舞。”

    “我们什么时间能跳舞?”

    “等到你的求林哥哥来到这里……”乌兰看一眼文图,脸上的笑容逐渐黯淡消失。他的嘴那么甜,求林若有一半就好,想着想着便觉得委屈,将符柔向怀里拉了拉,还是不忘偷偷向文图瞧去……

    转瞬来到三月,天气乍暖还寒,冷气逐渐散去,广阔的大地上稍显湿润,向阳的避风之地已经冒出一丝绿色,昭示着整个北土大地开始酝酿草芽,用不了一个月,豢圈的牛羊马只便会倾巢而出,为整个北土牧民累积秋天的收获,肉和奶是这里的支柱,所以这也是一年一度的危机时刻,各部族为获得充足的草场,往往会产生争端。北王诏令乌兰图丽回北王殿,商议夏初维护各地草源安宁之事宜,结果文图与乌兰图丽不谋而合,以身体不适为由拒绝。

    果然不几日,信兵来报:求林统帅欲前来与边陲商讨春季护草一事。

    乌兰听闻这个消息,一下子将地上玩耍的符柔抄进怀中,诡秘而满足地笑了,冲着文图说道:“你果真是料事如神!难道你不怕求林不来么?”

    文图意味深长说道:“夏初夺草之际,也是北土之内动乱之时,边疆安定便十分重要,求林将军作为大统帅,焉能不知这层道理?公主不回去,求林也不好责怪,只能前来边境协商,况且……”文图神秘地看一眼乌兰,故意止住不说。

    “况且什么?”乌兰逼问。

    “公主声称身体不适,即便是没有这层军中事务,卑职想,他也会寻个理由前来探视!”

    乌兰一听顿时醒悟过来,自己却没有意识到这一点,一是不愿意离开符柔,又有文图信誓旦旦保证求林一定会亲来边陲才没有赶回王殿。听文图这么一说,觉得心中一热,若是求林果真是为了探视自己身体而来,那该有多好!想着想着,倒是有些羞涩,终究是把对求林不懂风情的气愤化作了烟云。

    文图见乌兰呈现出鲜有的害羞表情,不禁脱口道:“煞是好看呢……”

    乌兰图丽一愣,发现文图正瞧着自己,口齿不清问道:“你说什么?”心里头不知是什么滋味,这般被文图赞赏,极是美滋滋的受用,可是想到笨嘴笨口的求林,还是觉得心寒不已。

    “没什么,没什么。”文图发现自己失言,连忙搪塞道。

    没想到符柔一旁证实说道:“乌兰姐姐,文图哥哥说你煞是好看呢。”

    两人同时面红耳赤,文图立即补充道:“其实,我诓骗求林将军前来,还有一件事情,就是要面见大统帅,有两件重要的事情要说明……”

    乌兰不禁再次莫名其妙看向文图。

    文图喜忧参半,摇摇头没有诉明。乌兰图丽凝眉想了想,还是放弃,继续把玩起符柔来,兵营便继续传来调笑声……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一念永恒武道宗师道君斗战狂潮龙符逆鳞永恒剑帝万念成魔都市超级医圣剑道争锋

百度穿梭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卟哥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卟哥并收藏百度穿梭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