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百度穿梭 > 第014章 远陲情定

第014章 远陲情定

推荐阅读:一念永恒我是至尊道君战神狂飙斗战狂潮永恒圣王永恒国度爆萌小仙:扑倒冰山冷上神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蓝空白星,月染兵营。

    篝火之内,数名番族女人在跳舞,里面自有乌兰和符柔手牵着手笑着跳着。红红的火苗映在符柔洋溢喜悦的脸上,丝毫瞧不出是个失明的丫儿,那般清纯无忧,仿佛一切都映入她的眼里,或者心里。

    乌兰则左顾右盼,一边哄着符柔,一边东瞧西望,一会儿是求林,一会儿是文图,似忧还喜,似笑还嗔,只有她脑后数度跳跃的细辫,显示出身为总镇关的公主还是个未婚的姑娘,此刻的心里也随着忽高忽低的舞步一般狂跳着。

    文图官衔低微,只能坐在其他桌边,端着海碗细口抿着马奶酒,顺势向姐妹俩瞧去,一个丰腴而灵巧,火光映得脸庞珠圆玉润,一个胖墩喜庆,蹦蹦跳跳,张着小嘴笑得开心至极。

    求林高高在上被数名镇关围着,他甚是威猛,腮须满布,虎目阔腮,笑声爽朗,言如洪钟,虽然不停地与属下大碗饮酒,眼睛却不时地扫着乌兰,游离不定。

    求林看一眼文图,发现正在盯着乌兰,示意手下喊过来。

    “统帅叫你!”一位镇关拉走文图。

    文图表情不亢不卑,心想我自不归属于你,也绝不想拉拢于你,不行便扯呼,只要不破坏你与乌兰好事便是。来到求林身边,施礼问候,一位镇关早已扯过一把木椅,令文图坐下。

    “喝一碗!”求林推过一碗酒。

    “多谢将军!”喝就喝,文图暗想,一坛我能够饮得下。遂端起海碗,一口下肚,可立即后悔不跌,这桌的酒与自己那边不同,却是极烈的酒曲,一碗下肚,顿觉食道灼烧一般,一股火辣辣的感觉冲荡胃肠,瞬间急剧咳嗽起来,引得众人捧腹大笑。

    乌兰闻听,领着符柔忙跑过来,两人大手、小手一起拍打文图后背。

    篝火内,已经开始武士摔跤表演。

    文图仔细观看,这些武士身体虽然胖重,可是动作很是灵活,一招一式均是狠辣,相比之下,南国兵勇却太过技巧,如若兵戎相见,大王之军绝占不到便宜。正在思忱,忽听众人疾呼,定睛看向场内,求林竟趁着酒兴步入场地,文图赶紧回过头,抱起符柔,免得自己遭殃。

    连上几名镇关,均是很快便被摔倒。

    符柔自然好奇,问道:“文图哥哥,他们在打架吗?”

    “不是,他们都是英雄,在比武。”

    “文图哥哥,我要你也去!”可能符柔激动,声音高些,立即引起众人鼓掌,这里的官兵无论镇关还是兵士,无不喜欢符柔。一则她与乌兰公主日日形影不离,二者万人兵区唯有孩童一人。

    乌兰也是怂恿,因为她知道求林不会出重手,再者文图眼下在南疆之内也算是小有名气的高手,定有些招数,众官兵更是高声呐喊。

    无奈,文图起身,稍稍挽起衣袖,慢慢地走向场地中央,知道一定会败北,只要求林别给自己难堪就好。

    “文图哥哥,带着我!”小符柔不依不饶,乌兰试图劝阻,符柔却哭出声来。

    文图知道符柔总是跟随自己奔跑已经习惯,瞧着她双手胡乱张扬着撇着嘴一副决不罢休的样子,心中自是不忍,干脆拉起背带,将符柔放在身后,用力将胸前的扣带系好,并多扣了一道死结,喘一口粗气再次走进场内。

    乌兰刚伸出手刚要对求林嘱咐什么,两人已经交手!

    两人双臂互相搭肩,头稍稍低垂几乎贴靠在一起,眼睛向下瞄着对方的鞋尖,屁股后挺保持着最低的重心,你退我进,你转我随,都在寻找着对方微微失去平衡那一刻。突然,求林左臂向前一推,文图立即意识到这是虚招,只要向后稍微一动,求林就会立即前冲挺出右腿沿着侧伸过去将自己绊倒,可自己连镇关都摔不过,怎么能摔倒求林?既已出招,绝不会失手!刹那,文图借力施力,反其道而行,右手用力向自己身侧拉求林,意图令他失去平衡。可对方是求林,突然一挺臀部控制住平衡,左脚却出乎意料抬起!

    文图知道这左脚只要探过来,自己必倒无疑,趁着求林重心向左,右侧稍微松弛之际,突然松开右臂,身体右旋,沿着求林的右胳膊滚过去,嘴到求林耳边之际说出一句话。求林一愣,竟忘记了对方是文图,习惯地伸出右掌,“砰”一声打在文图的胸口,文图顿觉胸口一紧失去控制,连退数步跌坐在地。

    “不好!”求林暗呼,没想到自己会出掌,迅速撤身跑到文图身边,将他拉起来,皱着粗重的眉头询问文图是否伤到,文图笑着摇摇头,也是抓着求林的巨臂一同返回石台。

    数十人欢呼雀跃,鼓掌庆祝,孰胜孰输早已在意料之中,只是一招就将兵营中的魁首击倒令众人大开眼界,为自己的大统帅呐喊助威。

    “文图哥哥,谁赢了?”符柔见人停住,问道。

    文图刚想回答实情,求林答道:“你文图哥哥赢了,呼呼!”笑声很是粗重。

    “嘻嘻。”小符柔清脆笑声再次引得众人捧腹。

    这个夜晚充满着祥和,大家也是憧憬着,调笑着。求林远处扫一眼乌兰,微微皱一下眉头,刚要起身,还是端起一碗烈酒吞下一口,迅速用手背擦开嘴角的酒滴,好像是怕酒劲过了,嗖一下挺起身,趁人不备走到乌兰身边,张开嘴蠕动几下方硬生生冲着乌兰说出一句:“今晚你就像蓝天上星星,那么美丽!”这,自然是文图刚刚告诉他的,也算是荒原中求爱的最简朴方式,短短片刻已在心中默念了十数遍。

    乌兰当场愣住,半晌方才醒过来,一手按住桌角,慢悠悠立起来,直勾勾盯着求林,莫名其妙说道:“你再说一次?!”

    既然已出口,大丈夫岂可退缩,求林下垂的双手忽然攥紧,脖子也直挺起来,眼睛瞪得溜圆,再次说道:“今晚,你比蓝天星星更为美丽!”

    就在他张口刹那,文图偷偷示意大家静下,忽然之间,静寂之中发出求林的声音,每一个字大家都都听得一清二楚,众人立即尴尬低头,已经有人悄悄在后面扯住求林的衣角,知道紧随而来的,便是乌兰公主震天般怒吼呵斥。

    大大出人意料,乌兰与空气同时凝固,晚风吹动她一缕缕细辫,双腮泛起红晕,明显看见她鼻子一酸,唇角一动,眼睛流出两行热泪。

    文图明白,两人从小在一起二十余年,青梅竹马,可是求林太过刚猛,成为北番人人惧怕的英雄,竟不懂得赞美他人一句,往往爱情只需要一句话。

    求林大惊失措,惶恐地看向文图,文图却背过脸去,只顾得弄过符柔,将粉红色小棉袄包得紧些,防她受到风寒。

    片刻,北王瓦赫达的三王妹乌兰图丽扑到北土军旅统帅、大将军求林怀里,不顾众人,当场放声大哭起来,那不是哭声,而是嚎叫,发泄着十几年的等候和埋怨,悲怆震撼,声嘶力竭……

    将士们这才回过神来,手舞足蹈,高声呐喊,声音响彻高空,几个调皮的提守搬来家伙,锣鼓齐鸣,欢庆场面极为热烈。

    “他们又在跳舞吗?”符柔丝毫没有睡意,歪着头空视前方询问文图。

    “是,他们在庆祝,庆祝你乌兰姐姐伟大的爱情……”文图意味深长说道,再一次看向求林二人,王朝之内,公主下嫁将军乃是惯例,何况本就两情相通,如此一来北土之兵自然固若金汤。乌兰万分委屈地仰视着求林,似乎有一肚子话要说,而求林只顾豪笑着,再也吐不出什么柔情蜜意的话。

    “什么是爱情?”符柔接着问道。

    这你可问着了,文图释怀大笑,可当即又沉迷下来,无论如何也不能现在就说两人将来是夫妻吧?遂胡言乱语道:“就是两人都疼着护着想着……”

    “柔儿知道了,乌兰姐姐与求林哥哥是爱情,乌兰姐姐就是想着求林哥哥,还教我唱歌呢!”

    “是么?那你唱来听听……”

    “嗯,好!”符柔清清嗓子,书籍小说抓在文图的臂腕上,一本正经唱了起来:

    草稞青,花儿莹,十万羊绒雪,映得月儿明,我的求林哥啊,你可瞧得清?低山笑,高丘声,一匹红阳马,奔得心儿疼,我的求林哥啊,你可听得清……

    稚嫩的声音一起,四周将领便不再出声,轻微的跳着舞着,只把众人的心唱得神魂颠倒;乌兰破天荒低下头,伸出一只手搭出去放在了求林手里,求林听着歌声更是热火朝天,知道那是乌兰教的,一把扯过乌兰狠狠按在怀里,乌兰撇一下嘴,还是没有出声。

    自此,北王旗下稳如泰山,融为一体!

    求林挽着乌兰公主坐过来,因心有芥蒂,立即审视文图,发现他丝毫没有异样,来不及开口问及,瞬间撕开他的外袄撩开内衬,嘴巴跟着张大,那一掌命中之处竟无丝毫异样!

    “你当真无事?”求林问文图。

    文图摇摇头,暂时没弄清楚求林统帅话中含义。

    “呼哈哈!”求林仰天大笑,立即斟过一碗酒,猛地倒入嘴里,瞬间吞进肚内,“南王啊南王,你真是有眼无珠,如是此人,我求林愿拿五万兵士与你交换!哈哈……”

    乌兰稍有不解,盯视求林。

    求林笑着说道:“我之所言,意在有文图陪伴左右,你定能安然无恙!这样,我便在这里驻留一阵子,历练历练文提守,他日必是大有用处……”

    北番汉子的肚量感动文图,求林的关切感动乌兰,如是欢欣感动将士们。

    统帅帐内,文图等四人火炉前围坐,符柔已经卧在文图怀内熟睡,乌兰则目不转睛盯视身边魁伟壮汉,一刻也不离开,倒是求林眼神躲躲闪闪,左右游离。

    “将军,卑职有一事要说,不知……”文图试探着说起来。

    “讲!”求林大咧咧抬起手示意文图。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一念永恒武道宗师道君斗战狂潮龙符逆鳞永恒剑帝万念成魔都市超级医圣剑道争锋

百度穿梭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卟哥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卟哥并收藏百度穿梭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