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百度穿梭 > 第020章 北四公主

第020章 北四公主

推荐阅读:一念永恒道君永恒圣王我是至尊斗战狂潮战神狂飙永恒国度爆萌小仙:扑倒冰山冷上神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北王大殿,气势如虹。红色的圆顶犹如太阳一般,与空日遥相呼应,整个大殿方圆数十丈,四周小殿围落甚多。军兵、战车、弓武不计其数,王旗遍野,铁骑四奔,谁人瞧见亦是崇武之族。

    乌兰慢步前行,脚下踌躇;文图神色正凛,被捆绑着随步踏入正厅。

    霎时,大厅之内停止喋喋不休,各部落首领怒视文图,有人已经立起!他们终于瞧见了这个遭人唾弃的祸首,被束缚着还那般气定神闲,无所畏惧,更是气得众人咬牙切齿。

    “参见公主……”一行族首同声道。

    乌兰没有吭声,手牵着符柔扫视众人,厉厉目光立即逼得首领们低下头,仍旧站立的几个族长顿时手足无措,刚想说点什么,到底还是悻悻坐下。

    北王背对着众人,右手正在把弄着一座九足铜鼎的突兀之处,听见众人参拜,手中稍稍用力拿捏一下鼎首又松开,慢悠悠转过身子,迈着大步向主台走去,脚下咚咚作响,那力道震得所有人心中不安。

    “你就是文图?”北王扶边榻而入座,上下打量一番低声问道,那声音虽小,却也洪声震荡,有偌大的宫殿衬托,显得沉重轰鸣。

    “卑职正是!”文图看去,北王相貌堂堂,马奶和牛肉令他甚是黝黑高壮,脖颈粗重,一缕黑须上宽尾细,一条粗辫垂向身后,双眼神凛,竟似能洞穿他人,身着黑染粗布,绣有金色飞鹰图案,正胸前部位镶嵌缝织有太阳神鸟。

    “是什么瘟神给你此等胆量,竟敢擅自发兵,伐剿部落?!”北王声音浑厚,铿锵有力,但绝非吼叫,很是刚稳,右手抬起似要拍案,最终还是轻抖一下,抚了抚前胸,继而上扬拿捏几下颌下短须。

    文图弯腰施礼,但没有回话。

    求林见乌兰图丽眼神凄楚,定是心软,已经装不出戏,看得也是心中不安,遂踏前一步,转过身直视文图,厉声喝道:“你一个小小的镇关,竟敢私自示人困禁公主,这般以下犯上,毫无节制,你当这里是南国吗?”

    “这是另外一回事,”一名首领终于发话,“北土之内,除北王外,任何人不得私自出兵侵犯其他部族。文图背弃北王,数日内清剿木塔、西河两部落,违反祖制,应当立即斩杀!”

    文图暗笑,这首领终究是上了求林的套。

    “我征伐两个部落,”文图见北王表情愤怒,定是求林未敢告示,此时再不说话唯恐北王一怒之下杀了自己,便娓娓道来,“一是南疆与南国比邻,暗小之人不得不防,而且原来的木塔首领竟伙同南国强盗,掠夺民财,长此以往,其边界恐难稳固,在座诸位难道忘记了七年前南国之兵犯我北土了吗?所以,统一边界,也正是为在座各位安宁;二是木塔部落不顾族人反对,强行征丁,民不聊生,同是太阳神的后代,北王的子民,文某实在瞧不过眼,所以动了灭之心思……”

    一个中年部落首领腾一下子站了起来,指着文图几乎吼道:“你说什么?!边界部落不稳,自有北王周全,何需你个南人将领操劳?各部族都有权力纳兵,他木塔征用自己的牧民,又没到其他部族抢夺,与你何干?”

    文图终于拿到话柄,扭动一下身子松松身上的绳索,干脆转面冲着那位头领,义正言辞说道:“你等口口声声应着顺从北王,听从王命,无论我是南人还是北人,但是始终就不明白,既然如此,为何还要扩充军备,动辄招兵买马,以壮族威,是对北王的不信任呢,还是想借此抗衡王军?”

    他稍一停顿,殿内一片寂静。

    突然,文图大喝一声:“既有北王,何来征兵?!”

    既有北王,何来征兵?!

    北王猛然听到这句话,身体一震,眼睛赫然瞪大,刚要冲天而起,又稳稳停住,不过压在边案上的大手猛然攥拳,迷起眼睛向殿下审视过去……

    众首领纷纷惊愣,稍刻各自低头,暗思自己兵力。

    另一位首领晃动身体意思有话要说,文图也是同时张口要说,北王侧着身子,一抬手指向文图:“你说!”

    “还有西河部落,与在座有的族长一般,每逢草芽出土,仰仗兵强马壮,肆意侵扰其他小部族,稍有争执便出兵杀人扩展草域,有战事则不安,万一南兵趁此利用了干戈,也是北土大患啊!我敢问诸位,为何不请北王定夺,化干戈为玉帛,目中可有北王?!令其子民归于北王,牧民却丰衣足食,大胜以往,牧民欢庆鼓舞,我为何不灭之?!”

    一席话,满座皆惊,有人已身体颤抖,指着文图,愤然喝道:“犯贼文图,太阳神不会饶恕你的,草原争执史来便有,哪有此等道理,哪有此等道理,这是违反祖制!”

    “祖制?”文图早有准备,不屑一顾说道,“无论何种祖制,皆有渊源,草原群雄争霸时,各位先王为防止流血冲突,才有这祖制。而现在,北王仁怀淳厚,北土安宁无乱,小争执也是流血冲突,百年前的祖制已不和时宜,反倒令很多人死于非命。只要我文图在,只要发生流血冲突,仍会起兵伐之!”

    “住口!”北王猛然站起身来,指着文图,又缓缓坐下,脸上表情复杂。

    求林见时机已成熟,突然喝道:“你一介小小镇关,竟擅自出兵,禁锢公主,自是本统帅失察!文图理应囚禁,但念未曾造成兵乱,死伤人数甚微,相比之下反倒低于历年争夺草域人数,公主自有太阳神护佑,未受到伤害,当施杖责之刑!”

    席内一片惊乱,倘若如此,与不曾犯错有何区别?可此话出自草原都帅之口,无人敢直接出面顶撞,顿时有些失控。

    乌兰见求林故意轻罚,偷窥一眼求林,竟是含情脉脉,弄得求林甚不自在。

    北王望去,众首领群情激昂,全然不能接受这等处罚。他眨了眨眼睛,干咳一声。

    一抬手,众人住嘴。

    “帐下文图身为镇关,擅自调兵征伐同族,理当处斩;但念其为南人,倘以北土祖宗规制责罚,会引来南国不满,且,灭除伐戮之为其心不私;此举,求林将军与总镇关皆有失察之处,今后不得任用南人为镇关以上职位。传诏,禁足总镇关乌兰图丽,文图即日逐出北土!”北王仍是侧着身体,宣布最终王令。

    “北王,他终究是违反祖制……”有人已经按捺不住。

    “散吧,本王累了!”北王轻轻拍拍坐榻,用雄鹰般眼神逼视众人。

    各位族长首领面面相觑,这意味着文图没有违反祖制,或者违反祖制也不必受到惩治,而北土之内,再有壮大军勇、因草动兵者,该如何处置?众人自知大势已去,纷纷心有余悸离开。

    一场北土军事上的大扭转,一次政治上的风云,一场殿争,以乌兰图丽被禁足,文图被逐草草了事。

    “多谢北王不杀之恩!”文图俯首谢过。

    北王没有去看文图,起身走下主殿台,三步两步来到乌兰身边,先是轻轻拍拍爱妹的肩头,点头露笑,而后低下头瞧着符柔:

    “这个,宝贝,”他又抬起头瞧着公主,脸上一片平和,“符柔,是吧?”

    乌兰噘着嘴点点头。

    文图暗惊,没想到北王这都知道,那自己出兵他也一定知晓!也是,身处天位的北王,焉能不知南疆的一举一动,恐怕第一次意欲征伐木塔,他就早已获得音信,只是佯作不知而已!

    这么一想,文图不禁冒出一声冷汗!

    “符柔,符柔,哈哈哈……”北王大笑着,伸出手移向乌兰,没有王妹的准许,他倒是没有直接去牵符柔。

    乌兰求之不得,立即将符柔小手递进北王手中。

    北王拿捏几下符柔嫩乎乎小手,转身便牵领着她向主台走去,刚刚迈出一大步,却立即收回,侧瞧一眼符柔,换成小步前行,边走边笑,声音震动大殿,不断重复着:“北土子民,太阳神之子孙,父母之后代,本王的孩子,哈哈哈!”暗指符柔在西河言语。

    “你就是北王吗?”符柔脑海中的故事,都是乌兰讲述,他侧着耳朵随着北王紧跟慢跑,几步之后便气喘吁吁,“你是大英雄,永远不会死的!”这话文图在西河说过。

    “不得无礼!”文图远处喝令符柔。

    “哈哈!”北王笑得竟有微微眼泪,便一把抹过,根本不去理会文图,步入主台,他一把抄起符柔放在腿上,刚要去摸摸那粉嘟嘟小脸,又瞧瞧自己粗糙的大手,终究是放了下来。

    符柔却伸出双手,想要摸摸北王,这是盲童本能。

    “万万不可!”文图刚要起步上前制止,被求林抬手拦住。

    北王立即将脸移过去,将符柔的手放在自己的阔脸上,符柔胡乱摸一圈,硬硬胡须显然刺痛符柔小手,连忙缩回,童声说道:“你比文图哥哥胖!也比文图哥哥丑好多!”

    乌兰禁不住扑哧一声笑出,可是远远地再瞧符柔,脸上又漠然下来,马上就要离开北土,那可是口含冰玉般依依不舍。

    北王坐下,喊过文官,整肃面容,一字一句言道:“令,符柔年满六岁,娇幼可爱,有神灵庇佑,一语救赎万众,即日起由太阳神为证,收作义妹,排行为四,封为符柔公主,昭示北土,见令膜拜!”

    “是!”文官停笔,加盖王印。

    “来,这是本王贴身玉佩,普天之下,自可如同本王驾临!”说着,北王竟摘下玉佩,赐予符柔,乌兰稍一噘嘴,这是自己从小就垂涎的宝贝,整个草原无不动容的信物,可是一想赐给符柔,倒也笑了。正是这块玉佩,后来免得北王一死。

    “谢谢北王!”小符柔说道。

    “诶,日后喊我兄王!”北王又是狂笑,稳北土,获公主,自是喜不自胜,求林如释重负,连连点头。

    文图暗道,好个北王,果真能够雄踞天下!又一想,这将来的老婆是公主,自己岂不是驸马?但绝不敢发笑!

    “文图,”北王转向文图,“本王令你即日出关,尽快医好公主眼疾,北土之内,钱财尽可使用!”驱逐立即变为出关医治公主,自是无人敢阻止文图携公主入境。

    “谢北王!”文图深深行礼。

    随后,立即上来几人将文图身上的捆绳卸下。

    “求林,你且挑些精良勇士,乖巧牧女,备些车马,随同公主!”北王令求林道。

    求林应是刚要转身,被文图拦住,断然决拒绝北王美意,自己有很多事情做,最好是单来独行,此后也是如此。

    求林与乌兰图丽公主为文图送行,乌兰自是舍不得刚刚才有的王妹又离开,噙着眼泪,紧抓求林,久久立在王都之外,直至文图与红驹无影。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一念永恒武道宗师道君斗战狂潮龙符逆鳞永恒剑帝万念成魔都市超级医圣剑道争锋

百度穿梭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卟哥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卟哥并收藏百度穿梭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