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百度穿梭 > 第029章 初见公主

第029章 初见公主

推荐阅读:一念永恒我是至尊道君战神狂飙斗战狂潮永恒圣王永恒国度爆萌小仙:扑倒冰山冷上神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门开之处,令人汗颜!

    先是跑出两名红衣彩兵,紧跑一十八步扬起手中长角冲天而奏,“呜呜呜──”连响三声号角,直冲云霄;接着慢跑出四路人马,两侧共三十六人,黄衣加身,持各式乐器,顿时鼓乐齐鸣,响彻场外;中间两排为三十六名宫女,绿衣紧身,彩绸飘带,举步轻盈,每人双手把持粉色番帐,靓丽惊人。

    中间,两座绿色六角大轿一前一后,分别被八名护卫轻抬,悠悠缓缓,慢步稳健。号角手原地未动,其余七十二人围护在轿辇两侧,整齐划一。

    一行人,徐徐奔向文图符柔而来!

    文图暗叫我的妈呀,这是什么阵势,绝对有点浪,非要这么铺张浪费么?也没经受过专门的宫廷礼仪训导啊,这可如何是好?!

    毕竟是南国公主,大王妻妹,这是必行礼节,施外域公主接迎仪式。南国王朝规制,依照到访之人地位不同,恭迎的规格也不尽一致,王公以下着后宫官宦相迎,文由人府迎接,武由兵府相待;王公以上则由王室亲自出迎,人数、轿辇与主仪地位各不相同:王公女节由最小的王爷或公主迎接,出四角抬轿,恭三十六人;公主王爷之位,出六角抬轿,七十二人,长王或长公主相迎;若是北王驾到,着亲兵三百六十,迎接侍人三百六十,出八角王辇,大王亲自迎接……

    面对这浩大吓人的场面,早已风餐露宿习惯的文图,有些手足无措,暗自庆幸没有拿出王佩,傻呆地戳在原地,听天由命。

    第一座绿轿止步,里面缓缓步出一位妙龄女子,长发脑后,轻束一缕金色丝带,面色微黑但润滑如玉,透着咄咄逼人气势,个子不高却显得灵气万分,上下一色淡蓝柔锦,竟突出挺拔处子之身,早已看得文图眼痴。

    “你这侍卫两眼直直,”姑娘扑哧一笑,“看得人家心里扑扑直跳!”女子见到北土小公主,高兴得忘乎所以,竟口无遮拦起来。

    文图如梦方醒,忙低下头去,自己只是一个侍卫,怎可冒失地盯着对方,这要是在清朝,岂不是冲犯了人家,弄不好还要被人耻笑。

    姑娘走近符柔,倾身行礼,微声道:“南国四公主在此恭迎符柔公主!”

    文图这才知道眼前的竟是南朝四公主,大王唯一的妹妹,此女活泼胆大,敢怒敢言,是大王爱妹,在登上宝座过程中,四公主不遗余力左右逢源,才使得二王和三王低头,又想起阿武的嘱咐,眼睛不敢直视,赶忙俯身说道:“四公主,我家公主自幼……”

    “谢过四公主!”符柔说道,竟右手抬手翻掌向前,再回过按在胸前,微微低身闭目,左腿向前微曲,行北土标准之礼。

    这,定是乌兰传授!

    四公主果然惊愣一下,随即合唇抿笑,也瞥了一眼文图,似在不满其多余之嘴,顺势手牵符柔,小步迈向绿轿,忽觉侍卫还傻傻立在身后,便皱着眉头回过身说道:“随你家公主便是!”

    文图这才跟在符柔身边,稍行几步,方想起手中汤汁,药是趁热喝,酒是阴凉下,便对四公主道:“公主,奉我家公主之命,要先见大王有要事相商!”

    “这可使不得,符柔公主远道而来,必已乏累,且兄王……”

    “我等正是为大王患病而来!”

    “你这小侍卫话多,敢问公主……”四公主不禁气愤一句,瞪了一眼文图,显然不信失明的小公主能有此命令,“你是要先见大王吗?”

    文图偷看一眼四公主,心里不禁哼道:狗眼看人低,俺只是没亮明身份而已,你若是知道站在这里的是堂堂北土大王公,瞧你还敢僭越不?事实上,南朝四公主一个字:敢!

    “大王是我的姐夫,我也好想见一见!”符柔突然说道,说着便下意识地伸出双后,她所说的见无非是摸。乌兰早已将这些告知符柔,况且符柔知道二王姐所有的一切,小小年纪自然亲情至上。

    “也好,”四公主嘻嘻笑道,“说不定兄王见到小公主,精神会好些。”说着,不自主瞟一眼文图,刚要回过头去,不禁又定睛再瞧,上下打量一下,脸色好转了一些。

    符柔被四公主领着走到第二座绿轿之前,轻抬卷帘扶符柔坐好。

    文图与符柔坐在一起已经习惯,也以为自己可以进去,便抬起脚要跟着入轿,不想被护卫伸手拦下,示意跟随行走便是!

    四公主瞧见,扑哧一声笑出,又怕文图瞧见,赶忙转身跑向自己轿子。文图却已听见公主的讥笑,尴尬异常,无比懊恼,脸色涨红,哪有这种丢脸之事!岂不损坏北王形象!

    文图跟在符柔轿旁放眼望去,南国王宫甚是阔大,沿千亩大场而进,便是数十丈的王殿宫廊,四周禁卫排排;宫廊尽头乃开朝主殿宏伟壮观,左有兵府文府,右有财府工府,主殿之后为大王书殿、寝宫、议殿与宴殿,再后乃王后及各妃正殿,再过几十丈方为后宫后妃寝殿,此排屋瓴之后为王公王医府、膳食府、侍人府、内刑府、杂役府等勤杂护卫之所,此后为巨型宫苑,左侧有数座建筑供大王之子女住用,右侧数座宫殿为当朝公主之所。南国王朝内,大王辈平之人只有单身女子才留在后宫,如今只有公主一人。而各落建筑之周则布满各种廊道、花园及小型宫苑。

    一刻之后,浩浩荡荡队伍抵达寝宫。

    四公主牵领符柔走向大王卧居,文图便也随之要进,不想再次被护卫拦下,不屑瞧着文图喝道:“大王寝宫,侍卫不得入内!”

    文图恼羞成怒,连番的失礼和错误早已颜面扫地,如今却又不让进入,我是王公,凭甚不得入内!可是不敢说出,瞪着眼睛呼呼气喘。

    “哈……”四公主刚要笑,还是硬生生憋住,小声自语,“这个侍卫,果真好是痴傻,”又见那个侍卫已是震怒模样,不好意思再令他出笑柄,便对侍卫令道,“不过他随同小公主,进来无妨。”说完,连忙转过身去,捂住了自己胸口,看来不好意思笑也能憋坏身体。

    寝宫之内,十余侍女静立两旁,面带焦急,丝毫不敢出音;一名宫女立在大王帐前轻摇蒲扇,唯唯诺诺;透过全垂的帐帘,文图瞧见南朝大王仰卧休息,蜷着双腿,双臂搭在胸前,形状很是难受。

    四公主跑到大王床前,轻轻撩开垂幔,一把抄起大王的手微微晃动着,俯下身子低声说道:“兄王,你猜猜谁来了?”

    大王卧在病榻之上睁开睡眼,咳嗽两声,文图再次细瞧过去,面色潮红憔悴,嘴角已泛出青色,看来着实病的不轻。没想到这南朝第一武士如此脆弱,从未听说过北王瓦赫达何时染病。

    大王见是四公主,嘴角微翘露出笑容,气脉明显不再刚劲,也是摇晃着公主的手,努努嘴示意公主坐在自己身边,说道:“还能有谁,不是我宝贝四王妹嘛!”

    “不,是北土四公主符柔突然驾到!”

    “当真?!”大王猛然坐起,一下子按住前胸,接下来剧烈咳嗽,来不及住声,便急忙摆腿下榻,“快,快请!”

    文图暗惊,看来这南国王朝内,不分什么血缘,地位优先,况且北土封妹,定是早已函告南国。南北王室本属姻亲,故册封义王、义公主都会在第一时间告会对方,也算是告知又多了一个亲戚。

    四公主立即将符柔带到大王眼前,大王瞧见连忙拨开仍旧铺在腿上的锦被,双腿垂至床下问道:“你就是符柔王妹吗?”

    符柔早已听见对话,便面向声音来处答道:“是,我七岁,你就是大王姐夫吧?”

    大王刚要大笑,恐是感觉体力不支,便急促地点头,忽又瞧瞧符柔的眼睛,洪声答道:“正是,快,来人,赐坐……”

    文图却不想太多寒暄,抱着药罐子径直走向大王说道:“在下是符柔公主侍从,听闻大王患病,与公主曾患病状相同,当时符柔公主饮用此汤汁痊愈,便熬制些送来,也是公主挂念,刚一进宫便来到大王寝殿……”

    “这,不可!”四公主立即厉眼瞪视文图,落处竟然是文图的嘴,那定是,如果此人乃南朝侍卫,此刻早已被狠狠地掌嘴。的确,文图自打一见面,嘴便没停下,此刻又恬不知耻拿出药来,南北虽有亲缘,可这药却绝然不可轻易饮用,后宫之内王妃用药都十分的挑剔严格,何况是大王!再者小公主年幼,侍卫送药,难免引人怀疑。

    大王微微摆手,示意四公主不必多言,探手从文图手中取过密罐,掀开封口,闻得苦涩味道,咳嗽一声,未等公主拦及,竟一口气吞咽下去!

    文图还在那里想,如果大王不用,自己则上前先试饮一些,见状大惊失色,这南王果真是气量非常,仁厚宽怀!

    他不知道,即是符柔送来毒药,此刻的大王也不会皱眉,因为大王后的病已越发严重!

    四公主也是惊跳起来,见罐中药汁丝毫不存,果真暴怒起来,抬手就要去抓文图衣领,被大王喝止。她恼怒地盯着文图,文图也是顺着看过去,紧凑小脸上撅着嘴,一副愠色,倒是更加好看起来,琢磨着她几度嘲笑自己,不禁眼露轻浮之色,冲着公主就放出一道媚眼!眼中仿佛放出话来:你这个样子瞧着人家,心中自是扑扑直跳!

    文图也自暗笑,看你如何应付!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一念永恒武道宗师道君斗战狂潮龙符逆鳞永恒剑帝万念成魔都市超级医圣剑道争锋

百度穿梭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卟哥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卟哥并收藏百度穿梭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