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重生宠夫之路 > 第20章 谢初辰的奋斗

第20章 谢初辰的奋斗

推荐阅读: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恰似寒光遇骄阳夺舍之停不下来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在云嫣成功解救了萧晚后,谢初辰深刻地意识到了自己关心则乱下犯的错误。刚才在窃喜之下,他竟不自觉将萧晚的两条腿直邦邦地里三层外三层裹了好几层,导致萧晚的手碰不到他打的死结,还无法屈着腿从地上爬起。

    “妻主,对不起……我只是想帮你包的牢一点,不是故意的……”

    画夏故意板起脸,恐吓道:“哪有这么包扎的!你知不知道绑这么死,很容易气血不顺,伤上加伤,造成残疾的!都这么大的人了,竟连这么最基本的道理都不懂!啊……”画夏忽然痛叫一声,委屈得看着萧晚,“小姐,你捏我干嘛……”

    萧晚狠狠地又捏了她两下大腿,用目光警示着她。画夏这才卸下了护主的姿态,有些委屈地从床边慢慢挪开了,将床边的位子留给了谢初辰。

    看着萧晚苍白无血色的脸颊,谢初辰失落地拉耸着肩膀。他忽然觉得自己非但没帮上妻主,还一点用也没用。他很受伤,刚才神采奕奕、兴奋无比的人儿一瞬间黯淡了下来,垂着脑袋,双手难受得□□着手中的衣袖。

    妻主会不会因此讨厌他呢?

    萧晚清了清嗓子,开口道:“初辰,你别听画夏乱嚷嚷,她是故意吓唬你的……”

    谢初辰紧张地问:“那妻主会不会因此残疾?”

    萧晚差点被一口水噎住:“当然不会。”

    虽然萧晚这么信誓旦旦地保证着,但谢初辰仍觉得心里七上八下的。他坐在一旁,目光眼巴巴地望着萧晚,一副十足不放心的样子。

    直到萧晚为了证明自己没事,腿脚灵便地在他眼前走来走去后,他才松下了一口气。

    安抚好谢初辰后,萧晚忙碌了起来,首先要完成的是宁太傅布置下来的作业。

    今日的感悟啊……

    萧晚看着自己笔下歪歪扭扭、简直丑哭了的字迹,轻叹了一口气。

    首先,先练练字吧。

    练了整整半个时辰的字,萧晚才发现自己一直没研磨,抬眼一看,竟见谢初辰无声地站在自己的身侧,认认真真地研着磨。

    萧晚的心一瞬间柔软了起来,笔下龙飞凤舞,竟比最初软趴趴的字迹多了几分逼人的气势。正为自己的墨宝沾沾自喜时,萧晚一个激灵地发现,自己写的竟是大大的“初辰”二字。

    她心一虚,趁着谢初辰低头研磨之际,立刻毁尸灭迹,将纸团一揉塞进了袖子里。

    最终,萧晚在白纸上,只写下了一段话,不只是今日的感悟,而是重生以来,心中唯有的信念。

    ——感谢上苍再给我一次机会,这一次,我必不负爱我护我之人对我的期望。

    这样想着,萧晚不知为何,偷偷瞄了一眼身侧的少年。阳光从窗棂洒下,沐浴在他那张出尘的脸上,竟散着一种淡淡温暖的金光。

    “小姐,这是你要的账本。”就在萧晚晃神之际,云嫣和画夏抱着一堆账本,推门入内。萧晚这才心虚地收回目光,装作一脸认真地看起了账本。

    萧晚成婚后,萧家应由萧晚的正夫一手打理。如今众人眼里名义上的正夫季舒墨尚未归来,柳氏便以此为由,一直霸占着管家之权。

    萧晚心里犯起了愁。自个儿就算再万能,也不可能□□乏术又管这又管那。可如今家权旁落柳氏的手中,萧晚十足地不放心,所以,命云嫣和画夏从柳氏手中将萧家所有的账本全部要了过来。

    她要全部检查,尽早将萧家的蛀虫一一清除!

    只是,萧晚是个不学无术的纨绔女,最头痛的就是算术。于是,只翻了第一本,萧晚望着这密密麻麻的账目,整个人都晕了。而云嫣和画夏对记账之法一头雾水,也无法帮萧晚处理这堆积如山的账本。

    尤其是月初时分,要盘点上个月所有的盈亏数目,更是让萧晚的头大了起来。

    她百无聊赖地巴拉着算盘,忽然,眼睛一亮:“竟差了三百两银子!总算被我找到漏洞了!”

    一直默默观察萧晚的谢初辰,看了一眼萧晚写下的数字,又看了一眼账本,弱弱出声:“妻主,你这个算错了……应该这样……”修长如玉的手指轻轻拨弄了一下算盘上的珠子,发出清脆的响声,瞬间转换到了另一个答案,与账本上的一模一样。

    而谢初辰又算了些账目,皆是分毫不差。

    “你会算账?”萧晚惊讶地问。

    谢初辰点了点头,刚要开口,却见萧晚目光炯炯又地望着自己,脸上浮现了一抹可疑的红晕:“娘亲是经商之人,我从小到大耳濡目染,会使用珠盘和简单的四柱结算法。”

    没想到谢初辰竟会这么多东西,传言简直不可信!

    数学极差的萧晚忍不住地称赞道:“初辰,你真棒!竟懂这么多!你能教教我吗?我究竟哪里算错了?”

    被萧晚这么一夸,谢初辰立刻飘飘然了起来,他实在不好意思开口自己其实只会简单的算术。他儿时顽劣不堪,从未认真学过,现在早就忘得七七八八了。可萧晚的请求实在是让他心痒难耐,更让他心中的自豪感和自信心瞬间膨胀,总觉得自己终于被萧晚需要了。

    他摇着身后的小尾巴,露出又甜又软的笑容,腼腆地点了点头:“妻主想学什么,初辰一定知无不言。”

    萧晚瞬间将手中的账本推了过去,一把将谢初辰拉到自己的身边坐下,急急地问:“初辰,这个和这个是怎么算出来的?”

    感受着两人紧紧相贴的身子,谢初辰的嘴角浮现一抹奸计得逞的笑意,他将身子又故意朝着萧晚挪了挪,几乎是轻轻得倚在了萧晚的身上。

    他深深吸了一口气,贪恋着萧晚身上的温度,待到萧晚催促了几次,他才弯着漂亮的眼眉,开口解说了起来。

    萧晚听后,赞道:“初辰既然懂看帐和记账,想必以后管家和打理店铺方面也没什么太大的问题。”

    萧晚一直想帮谢初辰夺回谢家,既然谢初辰有此才能,日后可全权打理谢家,也就不会被一些旁支庶系再谋夺而去。

    管家?打理店铺?!莫非妻主想把萧家……

    谢初辰心头一跳,蠢蠢欲动之心腾地燃起。这时,却听萧晚又问:“初辰,这个该怎么算?”

    正浮想联翩的谢初辰被这么一问,才发现短短的一个时辰,自己已经将仅学的知识全部传授给了萧晚,谁知萧晚举一反三能力太强,正问到了自己的短处。

    生怕萧晚发现自己其实并不懂多少而嫌弃自己,谢初辰的脸因紧张泛起了点点潮红,他忐忑得直揪着自己的衣角,一双湿漉漉的大眼睛眨巴眨巴着,两边的耳朵越来越红,额间不断地溢出了滚滚汗珠,气息一瞬间凌乱不堪。

    该怎么办?该怎么办?

    衣角都被谢初辰揪得皱巴巴的,他还是用力地揪着。

    突然,他灵机一动地打了一个哈欠,一脸困意地望着萧晚,那亮晶晶又水汪汪的眼神怎么看怎么惹人怜爱。

    萧晚才惊觉夜色已深,有些关心歉意地说:“是我疏忽了。剩下的明天再说吧,你身子尚未恢复,早些回房休息吧。”

    贪恋着与萧晚短暂的二人世界,谢初辰有些依依不舍地望了她一眼,乖顺地点了点头。

    回到了梅园,谢初辰急急地找到了沈氏。

    他抹了抹额头的汗珠,眼巴巴地问道:“阿爹,娘亲以前的关于算账方面的书籍和学习笔记,你这有吗?”

    谢昕璇虽然去世三年之久,但沈氏一直保留着她的所有遗物。更是因为思念她,他将这些遗物全部带到了萧府。

    他翻了翻行李,从中将谢昕璇所学的书籍和读书笔记一一挑出,递给了谢初辰。

    谢初辰心中一喜,坐在桌前认真地翻阅了起来。可看了几章,即觉得枯燥乏味,几次坚持不下去。

    但一想到萧晚,一想到自己能帮上萧晚,他的心口就涌起一股强烈的斗志,一如三年前,他为了萧晚,学习着他不喜欢的琴棋书画,一如为了她,他舍弃了自己的傲气和刁蛮……这次,他同样能为了她!

    这样想着,谢初辰十分得思念着萧晚,当即抱着书籍来到了湖上的小亭。他将桌上的蜡烛点起,将书籍一一摊放在桌上。

    借着微弱的烛火,他看一眼萧晚的窗户。萧晚的窗户亮亮的,倒映着萧晚柔美的侧脸,让他的心一瞬间安宁了下来。他立即低下头,开始认真学习了起来。

    谢初辰和萧晚一样,看书是静不下心的,但当他们为了谁去努力时,效果却是加倍的。

    一直到午夜,萧晚屋内的灯才熄灭。谢初辰揉了揉看了一晚上有些发酸的眼睛,回房后继续钻研起了账本。

    第二天一早,萧晚用完早膳后,开始练起了武。前世,她嫌学武艰苦,只学了一些防身的花拳绣腿和逃生用的轻功,如今重拾武艺,即从最基本的内功和扎马步开始。

    谢初辰站在亭柱背后,顶着大大的熊猫眼,痴痴地望着萧晚。萧晚一身黑色的劲装,露出雪白的皓颈。吹弹可破的肌肤上布着滚滚汗水,嫣红透白的煞是好看。而她一双星眸清澈明亮,顾盼生辉,燃着坚定的认真和执着。。

    待到萧晚练完武,前去宁府学习后,谢初辰才蹑手蹑脚地从亭柱背后走出,回房补了一觉。睡醒后,谢初辰继续学看起账本,等待着萧晚的归来。

    酉时一刻,萧晚回府了。谢初辰精心地梳妆打扮了一番,故意在萧晚院前走来走去,希望自己能引起妻主的主意。

    但萧晚刚在宁太傅那授得了第一课,许多知识尚未完全消化,所以她一回府后,立即投入学习之中,账本的事便被她抛到了脑后。

    而谢初辰眼巴巴地等着萧晚想起自己,却终是没有等到。他心里小小地难过了一下,便和昨日一样,在亭中刻苦地学习了起来。

    希望自己能尽早学成所归,和妻主一同并肩奋斗!

    “公子!公子!”昭儿拍了拍谢初辰发冻的脸颊,紧张地问,“公子,你怎么在这看书啊,夜里的风多凉,会感染风寒的!”

    谢初辰抬起眼,发现自己看着看着竟睡着了。他立刻搓了搓有些发僵的手指,点燃了被风吹灭的烛火,并下意识地望了一眼萧晚的院子。

    昭儿催促着谢初辰回房,谢初辰却不愿回去。因为回去,他便看不到萧晚了。那样,他会觉得自己离萧晚太远,远的自己一辈子都追逐不上……

    而他,想离她更近一点,想跟她站在同一个高度……

    昭儿见谢初辰执迷不悟,立刻领着沈氏前来劝他。

    早在谢初辰要学看帐时,沈氏便已察觉出了不对劲。只是没想到谢初辰这般固执,竟做到了这番地步。

    他苦口婆心地劝道:“辰儿,你在这儿努力学习,萧小姐又看不到,何必在这吹冷风呢,要看书回屋再看吧。更何况,账本相关是正夫掌管的事……你只是……”

    在萧家所有人看来,谢初辰只是个萧晚和季舒墨冷战时,被萧晚领进门气气季舒墨的小小夫郎。谢初辰的名声太差,恐怕作为萧晚的侧夫都够呛。

    谢初辰自然也知道,自己如今的身份是配不上萧家的嫡女。然而,即使知道萧晚有喜欢的人,即使知道她并不喜欢自己,但每天能看到这张朝思暮想的面容,每天能和她说上一两句话,他的心就已然满足了。

    作为父亲,沈氏很清楚谢初辰的脾性,知晓他从小顽固又一根筋,认准的人事物,十头牛都拉不回来。他只好改变了策略,试探地说:“这是看她一眼,说上几句话就满足了?”

    谢初辰认真地点了点头,半响,他顿了一下,又补充地说:“我还想帮她。”

    现在,他不想破坏自己在萧晚心中会算账的良好形象,他心中最大的期盼,就是自己能帮上萧晚,为她化解忧愁。

    “辰儿,你怎么如此之傻,怎么能因此就满足了呢……”沈氏轻叹一口气,徐徐教导,“你希望萧小姐注意到你,必须自己主动争取,而不是躲在这里偷偷摸摸的学习。你知道吗?一直不争取,便永远不会幸福!”

    虽然萧晚的名声很差,但沈氏知道,外面的流言蜚语并不可全信。萧晚在面对他时,态度恭敬有礼。在面对谢初辰时,虽是看不见萧晚的具体神情,但半失明的沈氏比常人更能感受萧晚语句中的关心和紧张。

    见自家儿子一颗痴心傻傻付出,又见萧晚对谢初辰同样关怀备至,完全不似外界所言的飞扬跋扈,沈氏觉得自己有必要敲打一下在爱情方面愚蠢的儿子,让他迅速主动得争取幸福,将萧晚从另一位夫郎的手中抢回!

    “辰儿,现在那位季公子不在萧府,是老天爷在给你这次机会。你一定要好好争取,早日抓住萧小姐的心啊!”

    被沈氏的一番话勾得心痒难耐,谢初辰红着脸,呐呐地问:“那要如何抓住妻主的心呢?”

    知晓自己的呆瓜儿子一定不会做勾引这番事儿,沈氏思索了一番,提出了一个自认为很好的建议:“想要抓住一个人的心,必要先抓住一个人的胃。如今,萧小姐正废寝忘食地学习着,绝对是你送汤药的好时候……现在,你在这偷偷摸摸地学习,一点用也没有,应该要主动出击,让萧小姐知道你的贴心、你的好,自然而然的,她就会忘记那位季公子了。”

    谢昕璇曾为京城富商,身边自然有一群想要嫁入豪门的小公子们,但谢昕璇却没有纳一位夫侍。除了两人有打拼多年的伉俪之情外,还因沈氏的温柔体贴和极佳的厨艺。

    被沈氏一说教,谢初辰幡然醒悟,他重重一点头,认真道:“爹爹,你说得对。我一定会好好地抓住妻主的胃,从而取得她的心!”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神澜奇域无双珠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

重生宠夫之路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祈容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祈容并收藏重生宠夫之路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