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重生宠夫之路 > 第23章 虐渣的萧晚

第23章 虐渣的萧晚

推荐阅读: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恰似寒光遇骄阳夺舍之停不下来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见萧晚痛苦地捂着脑袋,云嫣担忧地看着她,轻声询问:“小姐,头又疼了吗?”

    每每忆起前世,萧晚的头都会阵痛一段时间,仿佛老天爷在故意惩罚着她,让她重新经历前世所受的痛苦。

    待到头不痛了,她蹙着眉,轻闭上眼:“陈琪这个人贪财怕死,可以利用她击溃谢清荣。而谢清荣好赌,这是她致命的弱点。”

    萧晚缓缓地说着,冰冷的眸光徐徐睁开,泛着嗜血的杀意:“我心中有一个计划,利用赌坊引谢清荣和陈琪上钩。”

    这个计划是前世季舒墨教她的,不得不说,季舒墨身为第一才子,的确拥有着与他名声相当的智谋,同时,他还拥有着强大的野心。

    这一切,都是萧晚可以利用的。

    这样想着,萧晚凤眸微阖,修长的手指轻抚了一下已经冷却的茶杯:“这些天,季家有何动静?”

    “季公子一直待在季府,没有出门。不过,曾偷偷派人来萧府上打探小姐您的情况。”自从萧晚说季舒墨是仇人后,云嫣和画夏不再称呼季舒墨为季正君,而是生疏的季公子,同时心里对这位季公子产生了抵触警惕之情。

    “小姐小姐,我这可有个大消息要禀告!”见萧晚一直和自家姐姐亲昵地讨论,完全被冷落的画夏连忙跳出来道,“是关于季府的。一年前,季府根本没有经济困难。是季晓风故意设局引小姐你上钩的!”

    这点萧晚已然猜到,并没有特别惊讶,画夏还以为能看见萧晚震惊的模样,谁知竟这般云淡风轻。她立刻失望地垮下脸,躲到角落里画圈圈去了。

    这是小姐交给姐姐的任务,她可比姐姐先查出来……小姐怎么不表扬她!

    见画夏这般孩子气,萧晚走了过去,笑着摸了摸她的脑袋:“画夏,谢谢你。”

    画夏捂着脑袋,哀怨地呲了一声:“小姐,乱摸脑袋,人会变笨的!还有,你怎么能一点都不震惊,不怨恨,不发怒呢?”

    “怒又如何,恨又如何?他不知我心中之痛,再哀怨也只是浪费自己的情感……”萧晚眯起眼,凉凉地说,“季家不是很喜欢玩经济困难吗?那我就大发慈悲,让他们如愿以偿吧,也不枉他们总是向我哭穷。”

    画夏好奇地问:“小姐想怎么动手?”

    萧晚轻轻一笑,在画夏和云嫣耳边低语了几句。

    四天前,因诈婚为由被关押三日的谢清荣终于释放了出来。

    由于徐青和萧晚都花钱疏通了官差,谢清荣在狱里过得特别凄惨和艰苦,短短三天就被折磨得不成人形。

    好不容易出了狱,想求徐青将谢沉放回,却因还不了两千两聘金,一直被拒门外。

    这七天,谢沉在徐府同样过着水深火热的生活,徐青虽未碰他,却放任着其他小侍们对他任意欺凌、随意压榨。原本粉雕玉琢的小少年此刻彻底消瘦苍白了下来,而他的名声更因入住徐府被深深地败坏了。

    哪怕谢沉有朝一日被谢清荣赎回,京城里也没有人再敢向谢沉提亲了。

    就在谢清荣焦躁不安,四处筹钱的时候,正听到路上有人兴奋地说:“刚才在赌坊玩了两局,没想到运气那么好,竟赢了五十两银子!”

    她身旁的女子同样大笑了起来:“我比你厉害,我可赢了三百两银子!今日赌坊的庄家不行,十场赌局竟输了七八回,让我们每个人都赚个满盆彩!”

    “我还不是因为带的钱少,若是多带点,肯定比你赢得多……”

    谢清荣原本就是个赌徒,七日不赌早就心痒难耐,被路人这么一说,更是有了豪赌一把的冲动。她掂量了一下口袋的钱财,只有一百五十两银票,还是卖掉一间杂铺所得。

    谢清荣的手中虽还有好几间铺子,但她实在是舍不得变卖。她心中掂量了下,心想着赌博虽然凑不齐两千两,凑个五百两也是极好的。

    于是,她步伐一转,朝着赌坊前去。

    见谢清荣兴冲冲地步入了赌坊,那说话的两名女子互相对望了一眼后,朝着清冷的小巷走去。

    待到无人之处,其中一名女子顿住步伐,从怀中掏出了一些碎银子,递给了另一名女子,声音赫然是云嫣的。“你可以走了。”

    另一名女子接过钱后,立刻离了小巷。这时,隐匿在阴影里的萧晚缓缓地走了出来。

    今日,萧晚一身玄衣长衫,墨发高高束起,眉目间满是自信满满的英气。她手持翠羽折扇,一如往日一般轻轻摇曳,却不同于曾经纨绔女的形象,而是玉树临风、英俊潇洒,让人眼前一亮。

    云嫣撕掉了脸上的易容,回禀道:“谢清荣中计了。”

    萧晚点了点头,嘴里浮现出一抹冷笑:“走,我们进去瞧瞧,画夏恐怕已经等不及了。”

    萧晚和云嫣缓缓从小巷中走出时,她斜对角的酒楼里正临窗坐着一位公子。

    这位玉面公子不是别人,正是萧晚八日前娶进门的季舒墨。

    这些日子,季舒墨遵循着自己的原则,对萧晚冷处理,不说话,不理会,不回去。对他痴恋三年的萧晚,不过是个软柿子,一定会为那日所为而深深后悔,会立刻认错,千方百计地哄他开心!

    可他万万没想到,整整八日,萧晚非但没有来季府哭着跪着求他回府,竟连一人都没有派来请他回去,更没有派人来询问他的情况。仿佛将他这个迎娶进门的正君,彻底遗忘在了角落里……

    外人都说,萧晚变心了,所以才和徐青抢夫郎。外人还说,萧晚性子大变,苦跪宁太傅门口两个时辰,终成宁太傅的门生。

    怎么可能,这怎么可能!

    就在季舒墨愁眉不展时,季舒墨的小厮云喜指着窗外,忽然惊呼道:“公子你看,是萧小姐!她朝我们走过来了!”

    季舒墨抬眼一瞧,果真见萧晚从小巷中走出,徐徐朝自己的方向走来。

    阳光照耀在萧晚的青丝上,飞扬的色泽波光粼粼,让季舒墨忍不住眯起了眼睛。他的心忽然跳的极快,心想着萧晚果然一直注意着自己,知晓自己今日出门,才特地追到了酒楼,恐怕是来给自己道歉的吧。

    他心中一定,立刻端正了坐姿,理了理仪态,等待着萧晚或痛心疾首或深情款款的道歉。谁知,萧晚步法一转,竟从摆弄姿态的季舒墨身旁擦身而过,朝着酒楼旁喧嚣的赌坊,含笑步入。

    季舒墨惊住了,他愕然地望着融于赌坊的萧晚,整颗心沉了下来。

    刚才,萧晚是故意无视自己,还是压根没看见自己?

    他心中惴惴不安,总觉得有什么已悄然改变了……

    等了许久,季舒墨仍不见萧晚从赌坊中走出,他冷哼一声,鄙夷地想:还以为萧晚拜了宁太傅为师后,已经改过了自新,没想到事到如今,竟沉迷起了赌博!

    被季舒墨腹诽多时的萧晚,是真的没有注意到酒楼里的季舒墨。往日,无论季舒墨身在何处,萧晚都能在茫茫人海里,第一眼就察觉出季舒墨所在的方位。

    因为那时的萧晚,眼里只有他,心里也只有他。

    可现在,萧晚的心中满满是为谢初辰报仇,为自己复仇!

    赌坊内人声鼎沸,此起彼伏的叫嚣声络绎不绝。

    “大大大!”

    精致的筛子在盅中哐当哐当地摇着,“砰”的一声落到赌桌上。谢清荣瞪着一双眸子,一眨不眨地紧紧盯着盅杯,待到庄家打开后,她惊呼一声,欣喜道:“果然是大!又赢了!”

    短短一炷香的时间,竟赢了三百两银子。谢清荣满面笑容,觉得今日自个儿手气不错,又将全部赢来的钱压在了“大”的上面。

    这时,一名玄衣女子走了过来。她素手芊芊一扬,“啪”的一声将一叠银票放在了赌桌上,傲气地说:“我将这五百两全部压在小的上面。”

    谢清荣看到这幕,眉头轻皱,不着痕迹地打量了一下眼前的女子。女子锦衣华服,看上去十分贵气,她心想着是哪位贵小姐溜出来玩闹吧,就也没放在心上。

    蛊杯再度被打开,六五六,大。

    谢清荣满面笑容,将那五百两银票摸进了自己的口袋。

    赌局再度开始,筛子在盅中相互碰撞,清脆的叮叮当当声在寂静的大厅里格外响亮。

    玄衣女子摇着手中的羽扇,气呼呼地说:“六百两压小!这回肯定是我赢!”

    谢清荣眼睛一眯,掏出三百两压在了大的上面。

    女子鄙夷得望了一眼:“怎么,怕自己输不成?”

    谢清荣是老江湖,自然知道赌博不可贪多,所以并没有理会女子的挑衅。

    可一来二去,谢清荣发现这女子的手气实在是太差,压什么输什么,而且赌注越下越大,竟下到了一千两银票。

    谢清荣觉得,自己今天实在是太幸运了,竟然遇到了一个冤大头!

    “又输了!”女子的俏脸瞬间黑了下来,她从怀中掏出一叠银票,恶狠狠的甩在了桌上,“本小姐今日就不信这个邪!”

    银票散开在桌上,谢清荣默默地瞥了一眼,竟有一千五百两之多。她看了一眼眼前傲然的女子,嘴角一勾,又压了大。

    这次,女子果然又输了。谢清荣心情一好,警惕性一松,便随着四周的吆喝声,越下越大。

    “怎么又输了!”看着桌上的筛子,玄衣女子愤愤咬唇,又不甘心地想摸出了银两,却发现怀中的银票全部输光了。

    她咬了咬唇,取下头上的发簪放在桌上,闷闷地说:“再赌!”

    “跟!”

    “又输了!再赌!”

    待到女子身上的金项链、金首饰全部输光后,她愤愤一咬牙,将一张地契压在了桌上。

    “再赌!”

    果然是不问世事的大小姐,送上门来被宰,真蠢!

    原本赚个满堂彩,准备离去的谢清荣心中偷笑,又拿了些银票扔到了赌桌上。

    女子瞥了一眼桌上的几张银票,冷声笑道:“我这张可是锦绣街的地契,足有三千两。你却拿几百两赌,是不是太小看我了?”

    她仰着头,冷冷道:“最少,要和我一样的赌注!”

    谢清荣身为赌徒,自然知道,赌局之中,总有傻子以为自己下一盘能翻盘,所以越下越大,会越输越惨。

    而眼前这名女子如此愚蠢,竟给她主动送上地契,而且还是热闹非凡的锦绣街上的,她岂有不收的道理。

    于是,谢清荣在周围人群的吹哨下,十分豪迈地从刚才赢来的钱财中抽出三千两压上去。

    “这一局,我赌大!”

    但让谢清荣惊掉下巴的是,这一局,对方竟然赌赢了!

    见对方笑眯着眼,将桌上的银票全部收回时,谢清荣气红了眼,一拍桌子道:“再赌!”

    女子看了看谢清荣,又看了看她剩余的几百两银票,不满地嘟起嘴角:“你只有几百两银票了,本小姐才不跟你赌呢。本小姐喜欢赌大的,除非,你还能拿出三千两。”

    谢清荣知道眼前的女子绝对是游手好闲的大小姐,对赌术根本不精通,只是难得一次蒙对罢了。但她不同,她混迹赌场多年,下一局一定会是她赢。

    满桌的金银和地契都是她的!

    看赌局的人见谢清荣磨磨蹭蹭,一直不下注,不由催促道:“到底压不压啊!”

    “就是就是,不赌的话我来!”

    开庄的人清咳一声,慢条斯理得说:“若是银票不够,可用其他物品抵押,或者先写下欠条。若是不赌的话,就把机会让给他人吧。“

    谢清荣一咬牙,道:“先欠着钱,我们接着赌!“

    玄衣女子轻抬眼眸,将桌上所有的银两全部推了过去,大笑出声:“我赌这么多,你敢跟吗?”她微睨着眼眉,透着淡淡的不耐烦,似乎在怀疑她有没有这个勇气。

    谢清荣望一眼桌上层层叠叠的银票,心中一阵贪婪,想也没想,一口答应下来:“有何不敢!”

    “那先写个全部照跟的条子吧!”玄衣女子拿过庄家递来的纸和笔,放到了谢清荣面前。随后,她环视了一圈,微笑开口:“还请诸位今日做个人证。”

    谢清荣对自己极度有自信,所以拿起笔,立刻刷刷刷地飞速写了起来。写完内容,她签了名,还在女子的催促下,画押了自己的手印。

    玄衣女子看了看欠条的内容,确定无误后,嘴角轻扬起一抹淡淡的笑:“我们开赌吧。”

    一炷香后,谢清荣怔怔地望着桌上的筛子,欲哭无泪。

    她完全没想到,几轮后,对方的手气越来越好,竟然盘盘皆赢。而她欠条写了一张又一张,浑身上下也只剩下最后一件单衣了。

    今日真倒霉,没想到输的那么惨!下一局,一定能全部赢回来!

    正在谢清荣为自己的手气愤愤,准备再来一局时,玄衣女子半眯着眼睛,慵懒地点着手中的欠条。

    “谢夫人啊,你好像已经没有什么可下注的了啊。”女子扬着手中的欠条,歪着脑袋笑道,“你手中如今只剩下十间店铺,而你如今却欠了我四万八千两白银,外加十六张地契。你还拿什么跟本小姐赌呢?”

    面对如此巨额欠款,谢清荣大惊失色:“什么?!四万八千两白银,十六张地契?!怎么可能有那么多,我才输了五次!”

    “当然有啊。”玄衣女子微笑地将桌上堆着的银票推开,露出银票最下面的那张地契。

    “每次下注,你都是全跟。而我第一次下注是三千两银票和一张地契。第二次是六千两银票和两张地契,第三次是一万两千两银票和四张地契……如今我手中有五张欠条,所以你足足欠了我四万八千两白银,外加十六张地契。不知谢夫人何时肯兑现这些欠条呢?”

    作者有话要说:感谢萌哒哒的春卷 的手榴弹和心雨-心愿的地雷~谢谢!

    东魏国货币:

    一两=1000文

    萧府下人的月钱大概:5-10两

    侧君是20两

    萧晚的月钱是30两,不过她是大小姐,以前经常随便拿钱……

    所以这次谢清荣栽了大跟头!但这仅仅是开始,女主真正的杀招在下一章!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神澜奇域无双珠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

重生宠夫之路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祈容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祈容并收藏重生宠夫之路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