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重生宠夫之路 > 第26章 温馨一刻

第26章 温馨一刻

推荐阅读: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恰似寒光遇骄阳夺舍之停不下来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萧晚从没想到,自己有一天会为了讨好一个小孩,竟拿着草绳编起了蚱蜢,想当初,这可是她为了追季舒墨学习的啊,如今竟用在了哄小鬼的身上。

    但瞧见萧潇粉嫩嫩的小脸上满是期待,又见谢初辰眨巴着大眼睛一脸好奇,萧晚清咳了一声,麻利地给他们一人编了一只。

    拿着手中的青色蚱蜢,萧潇咯咯得笑了起来,露出两颗可爱的小虎牙。他玩转着蚱蜢,兴奋地跑来跑去,甚至扭动着圆滚滚的身躯,在萧晚背上爬来爬去,似乎完全忘了自己以前可是很怕这位凶凶的大姐。

    虽然前世萧晚不喜欢萧潇,但萧潇小的时候却是很想亲近这位大姐,例如大姐手里总有好玩的东西,大姐房里总有好吃的东西,但碰了几次壁后,他渐渐害怕起了一脸不耐烦的萧晚,甚至在长大后知道了嫡庶有别,只好躲在角落一脸仰望地看着自己的嫡姐。

    前些日子,萧晚和季舒墨试穿喜服时,萧潇发现自己的大姐和大姐夫都长得好美啊。他听到外面的传言,姐夫为人和善,又是京城第一才子,所以想和姐夫一起玩耍,想让姐夫教他学习,谁知姐夫板着脸,一脸厌烦之色,害得自己被大姐臭骂了一顿。

    气死他了!

    这样想着,萧潇瞥了瞥谢初辰,满意地点了点头:还是初辰哥哥好!

    背上一重,萧晚刚要呵斥,却听到萧潇糯糯地开口:“大姐,你说好不凶我的!”

    萧晚无语,只好任由萧潇玩闹。

    见萧晚妥协,萧潇立刻伸出肥嘟嘟的小手,在萧晚脸上捏来捏去。一双水灵灵地大眼睛俏皮地朝着对面的谢初辰眨巴着,嘴角上翘,显露出一脸淘气和顽皮。

    谢初辰正捧着萧晚送给他的蚱蜢小心翼翼地端详着,一抬头,却见萧晚的脸被萧潇揉的七扭八歪的,甚至萧晚头上还被扎了两条冲天的洋葱辫。他立即“扑哧”一声,笑出声来。

    见萧晚一脸狐疑地望向自己,谢初辰拼命地憋住笑意,目光迅速地游离开来,但嘴角上扬的幅度却出卖了他的好心情。

    虽是知道是萧潇搞的鬼,但见谢初辰如此欢心,萧晚心中的一点点小郁闷,立刻化为了云散。尤其是看见谢初辰一脸偷笑地把玩着手中的蚱蜢,温柔的表情是那般小心翼翼又爱护,萧晚的心头处更是涌出了无限的温暖。

    她记得,自己给季舒墨也编过一只蚱蜢,却被他鄙夷地轻嗤了一声,无情地丢在了地上……轻嘲她幼稚……

    “大姐!”萧潇爬到萧晚的身上,在她耳边小声开口,“初辰哥哥是好人,那位大哥哥是坏人!”

    他虽然小,但也知道自己的嫡姐娶了两位夫郎,那位凶巴巴的大哥哥也是。初辰哥哥是好人,他不想初辰哥哥以后被那位坏哥哥欺负!

    萧晚微垂着眼睑,瞧见萧潇胖乎乎的小脸上一脸认真,心里不禁想着:萧潇虽小,竟比前世的她还懂看人心,竟能分辨出好人和坏人。

    她点了点头,小声嘱咐道:“潇儿,他不是你的哥哥,是你的姐夫。知道吗,以后要叫姐夫。”

    萧潇歪着脑袋看着萧晚,萧晚推了他一把,催促道:“过去,叫声姐夫。”

    萧潇眨了眨眼睛,见萧晚一脸认真,他立刻飞奔到谢初辰的怀里,脆生生地喊道:“姐夫!姐夫!”

    谢初辰还沉浸在萧晚送他小礼物这一惊喜中,被萧潇这么突如其来的一扑,他整个人栽在了草坪上,还没等回过神,身上一重,耳边传来一阵阵甜甜的“姐夫”。

    姐夫?

    此刻,谢初辰心中说不出究竟是什么滋味,只知道自己在对上萧晚温柔的眸光时,心口又加速猛烈地跳动了起来,几乎让他窒息。

    萧晚半蹲□,将呆滞石化的谢初辰从草地上扶起,又伸出手摸了摸萧潇的小脑袋,嘴角噙着温柔的笑意:“真乖~”

    萧潇傲娇地扬起小脑袋,鼓着腮帮子道:“潇儿一直很乖~”

    说着,他伸长着胖乎乎的小手,撒娇道:“大姐,抱抱!”

    萧晚含笑地将他抱起,萧潇咧嘴一笑,麻利地爬到了萧晚的头上,双脚一撑坐在了她的脖颈上,随后拽着萧晚的辫子,嘿嘿地笑了起来。

    谢初辰怕萧潇坐垮了萧晚,连忙担心道:“潇儿,下来!”

    见谢初辰这么紧张自己,萧晚勾着嘴角道:“初辰可是嫉妒了?要不要为妻也抱抱?”

    谢初辰羞得涨红了脸,呐呐地说不出半句话。萧晚见他心里想要却扭捏地摇着头,立刻将他抱了个满怀。

    她轻轻蹭着他的脸颊,温热的呼吸直扑着他的脖颈,这样的亲热让谢初辰即不好意思,又满是期待。

    漂亮的眼睛眨巴眨巴,长长的睫毛时不时地轻擦着萧晚的脸颊。

    即暧昧,又让萧晚心动,恨不得立刻吻上那双漂亮会说话的眼睛。

    而萧潇见两人大庭广众下亲热,羞羞地遮住了脸,咯咯地笑了起来。

    远远望去,这般温馨的场景像其乐融融的一家三口。但急急赶来的王氏却在看见萧潇在萧晚脖子上坐着时,吓得惊掉了魂,她一把冲上前将调皮捣蛋的萧潇从萧晚身上拉扯了下来,颤着身子跪倒在地上,打破了这片旖旎的气氛。

    “大小姐饶命,是潇儿不懂事冲撞了小姐!请您原谅潇儿!”

    偷香的机会被破坏了,萧晚十足不爽,但见王氏瑟瑟发抖地跪在地上,她的脑海中忍不住地浮现起了自己与他们相处的场景。

    不屑、鄙夷、轻视、趾高气扬……自从王氏进门来,她似乎对这位懦弱胆怯的侧君没有一次好眼色看。

    如今王氏会这么怕她,全是她自己作出来的。

    ——大姐,娘怎么了,怎么不理我了?大家怎么了?怎么那么多血……

    萧晚轻垂下眼睑,胸口闷闷地涨得难受。

    “王侧君,潇儿并没有做错什么。”半响,萧晚伸手将王氏扶了起来,第一次和颜悦色地说,“是我让他坐在我脖子上玩闹的。”

    萧晚的解释让王氏心颤颤的,而她亲自扶他起来,更是让他惶恐不已。他震惊地望向萧晚,不敢置信眼前这位是那平日里趾高气扬的大小姐!

    萧潇拉了拉王氏的衣摆,憋着嘴说:“爹爹,潇儿一直很乖,没有惹大姐生气……”

    “胡闹什么!”王氏小声呵斥,“让你好好看书,你竟溜出去玩闹!现在,快跟我回院子!”

    萧潇不满地反驳:“潇儿刚才有很认真地读三字经!初辰姐夫有教我!”

    见萧潇巴拉巴拉地要往谢初辰跑去,王氏连忙拉住,他对萧晚陪着笑脸道:“打扰大小姐和谢夫郎了,奴家这就带潇儿回去。”

    萧潇被王氏揪着挣脱不开,大大的眼睛水汪汪地望着萧晚和谢初辰,可怜巴巴地眨着:“大姐,大姐夫,我以后还能找你们玩吗?”

    见萧潇喊谢初辰姐夫,王氏眼皮一跳。在东魏,只有正君才能被如此称呼。萧晚没有呵斥,难道是默认了谢初辰正君之位?

    萧晚含笑地说:“当然可以,有空的话多陪陪初辰吧。”

    “嗯!”

    与萧潇挥手惜别后,萧晚收回了目光,却见谢初辰站在她的身侧,温润的眸光仍凝望着依依不舍远去的萧潇。她低眉问道:“初辰,你是什么时候认识潇儿的?”

    “今天刚认识。”想到萧潇酷似萧晚的容颜,谢初辰心中浮现一股暖意,忍不住脱口道:“潇儿很可爱,让人忍不住喜欢。”

    潇儿长得真像妻主,让人忍不住喜欢~若是他和妻主有个孩子,一定也会像潇儿这么可爱吧~

    萧晚紧紧地凝视着谢初辰,不放过他脸上一分一毫的表情。见他漂亮的凤眸微微扬起,带着满满的柔意,她呼吸一窒,小声地开口:“初辰,你很喜欢小孩吗?”

    谢初辰毫不犹豫地答道:“嗯,很喜欢。”

    想到可爱的萧潇,想到和萧晚温馨相处的场景,他羞涩地瞥了萧晚一眼,小声试探地问:“妻主,你喜欢孩子吗?”

    若是能和妻主有个孩子,那就好了……

    “我?”萧晚沉默了一下,眼中迅速闪过一丝慌乱。

    对于孩子,萧晚没有很喜欢,也没有不喜欢。但此刻,她仍能清楚地回忆起,当她得知季舒墨怀孕时,她的心情究竟有多么的兴奋和喜悦!

    她整日整夜洋溢着为人母的幸福,到处广而告之,为即将到来的孩子准备起衣物和玩具,甚至连名字都已想了百八十个了,

    但可笑的是,她捧在手心里呵护的男人,所怀的孩子,竟不是自己的!

    而她却更残忍地害死了谢初辰腹中的胎儿,剥夺了谢初辰为人夫的喜悦……

    那孩子,那孩子……被她亲手……害死了……

    回想起那时,谢初辰绝望无神的眸光,萧晚的心宛如被一针一针刺扎着。她轻闭上眼,许久许久,才鼓起勇气地问道:“初辰,如果以后,有人害死了你的孩子,你会怎么样?”

    谢初辰蹙起眉头,紧紧地盯着萧晚,似乎不明白她为何这般询问。

    被谢初辰目光灼灼地紧盯着,萧晚心虚地说:“我是说如果……”

    “我会和他拼命的!”谢初辰认真地板起脸,挥了挥小拳头,生气地说,“任何人都不能伤害我的孩子!”

    他的孩子,他会好好保护,怎么能让人伤了呢!

    半响,谢初辰偷偷瞥了一眼萧晚,小声地问道:“妻主,你会保护我的吧……”

    “我……”心口不自觉地一紧,一抹强烈的痛楚和愧疚涌上了萧晚的喉间,让那句卡在喉咙处的声音有些暗哑和轻颤。

    见萧晚颤着唇,惨白着脸说不出话来,谢初辰如同被霜打的茄子,整个人蔫了。他气馁地踢了踢地上的石头,闷闷地嘀咕道:“八字还没一撇呢……”

    在东魏国,正夫诞下嫡长女前,侧室和小侍必须得到妻主的同意才可怀孕。一般只有受宠的,才有这样的待遇。

    谢初辰闷闷地想,自己已经和妻主错过了洞房的大好机会,也不知道以后还会不会有机会怀孕……若是连怀孕都没机会,哪生得出孩子啊!

    他想了想,仰着头问道:“妻主,我能给你生个孩子吗?我不奢求现在,也不奢求比季公子早,只希望老了以后有一个孩子能陪伴着我……”

    ——妻主,能让我生下这个孩子吗?我想生下他……

    ——妻主,求求您!

    萧晚身子一颤,整张脸更白了几分。

    见萧晚迟迟不语,谢初辰垂下漂亮的眼睛,低低道:“是初辰越界了。”

    “不,不是!”看见谢初辰这般失望低落,萧晚的心跳到了嗓子眼,她慌张地摇着手,急急道,“你想生就生,生生生,我绝不拦着!无论发生什么,我都会保护你和孩子的!”

    谢初辰呆呆地望着一脸涨红、满头急汗的萧晚,好半天才红着脸说:“孩子又不是我一个人想生就生的,妻主,我们……我们还没……”

    他嫣红着水润的脸颊,轻眨着水灵灵的大眼睛,粉色的唇瓣欲说还休,让萧晚有了一种一亲芳泽的冲动。

    这样想着,萧晚缓缓地伸出手,握住了谢初辰紧紧捏着衣袖的手指,手指轻扣,将他轻轻地拉到了自己的身前。

    她微微弯□子,和谢初辰眼对眼,鼻对鼻,唇齿几乎相碰着。

    和她一样,谢初辰的手心里皆是汗水。可见他鼓起了多大的勇气,才说出了这般惊世骇俗的话语。而她的心口同样涌起一股冲劲,想成为他真正的妻主!

    “大小姐,你在这啊!”这时,一道煞风景的声音从背后响起,紧接着是一连串脚步声由远及近地传来。

    萧晚气得青筋直跳,她实在想不明白,怎么会有那么多人喜欢在这种时候,跳出来破坏她和初辰的亲热呢!

    萧晚冷着脸抬头望去,见萧玉容的二侧君柳氏穿着一身花枝招展的粉色长袍,婀娜多姿的走了过来。他的身后除了两名贴身小厮外,还跟着两名中年女子。

    这两人萧晚较为眼熟,一位是萧府的崔管事,另一位是陈账房。

    俏脸的容颜扑着精致的妆容,柳氏莲步轻移,走到了萧晚的身前,轻轻地福了福身,笑道:“大小姐,六月的账本可有清算完毕?”

    见萧晚的脸阴沉沉的,柳氏心知她根本抽不出时间看账,他嘴角一弯,墨色的眼眸满满是算计。

    “大小姐,现在已是七月中旬,你怎么还没清算完账本呢。”柳氏惊讶地捂着嘴,担忧地说,“没算完账,就无法给大伙发放月钱。崔管事,这该如何是好呢?”

    崔管事在旁搭腔道:“大小姐恐是忙着备考科举,所以没时间查看账本吧。季正君未归府的期间,不如还是交给柳侧君审核和清算。大小姐,您的意下如何?”

    作者有话要说:感谢LLL和麟云扔了一个地雷,谢谢!

    针对某个误解,做出的评论,内含前世剧透:

    重要的事情说三遍:男主不是小三,不是小三,不是小三!

    看留言说男主捡到了玉佩逼娶破坏了女主和男配的感情,已经让我抑郁了。在看到男主是小三论,阴险地怀上孕更让我吐了一口血。我不知道有多少人是这么看男主的。首先,男主不是小三,作者我在过去现在未来都不会写主角是小三的文。当然古代嘛,配角之类的侧室肯定有,否则哪来宅斗宫斗呢。

    为了不让人误会,我简要剧透下:男主是先认识女主,并且和女主有过“约定”。大家知道女主以前不是什么好鸟,花花肠子就把谢初辰骗了,傻傻得等着。为了女主付出了三年的青春和努力,只为成为那个才貌双全的人。

    当然在前世萧晚的目光中,男主就是破坏她和季舒墨恩爱的“小三”。在季舒墨眼里,就是有个蠢货送上门来利用了。别高估前世男配对女主的感情,看见男主傻瓜似地送上门被他利用,他还乐得拍手。(你们觉得前世男配不答应,痴爱男配的女主敢答应?!!!早就趁着没人的时候弄死男主了)

    有人说男主逼女主娶行为是敲诈,的确是不好,所以他的结局也很糟糕。但女主一样,她追着一个不喜欢自己的人整整三年,男配也觉得烦阿,也和女主同样厌恶的心情啊。所以女主的结局也很糟糕。也就是说这两个为情付出的蠢蛋们最终都很惨。

    所以女主重生了,决定回头了,在过程中,体会到了当年男主的心情,因为男主和她一样,喜欢一个人后一根筋,不管好坏一味付出,所以悲剧。而男配也体会到了女主的心情,所以才有这篇文。

    很多剧情不想过早剧透,但有一点要说清楚,说什么男主设计怀孕勾引女主之类的子虚乌有,说男主破坏男女主感情更是子虚乌有!你觉得一个蠢蠢的小白兔男主,会使下药勾引这种事吗?他简直单纯地以为自己只要做好一切,乖乖的,妻主一定会注意他的,简直可笑啊!萧晚抢了玉佩送给季舒墨后,就压根忘记他了,他们见面次数局指可数。

    前世男主的感情很复杂,也没现在这么纯。他喜欢萧晚,为了她改变所有,满怀希望地能让她瞩目,发现她有喜欢的人后只能默默注视着,整整三年,他知道自己一辈子比不上季舒墨,也一辈子不会被女主喜欢。所以一直没有拿出玉佩找女主,原本是放弃了。如果真要敲诈何必等到三年后女主要娶男配时?早一点,趁女主不喜欢男配时找上门机会还更大一些。

    但徐青那个契机,让他产生了一种勇气,既然要嫁给讨厌的人,不如嫁给萧晚。哪怕失败了,自己日后也不会后悔,至少自己最后努力过了。当然,他成功嫁给萧晚了,也为自己的冲动付出了代价,毁了头发,伤了脚,躺在床上一个月养病。养好病看见妻主生病了,按照父亲的嘱咐偷偷给妻主熬药,结果被妻主误会是男配所为,后来又恶毒得骂了一顿。再然后父亲被慢性毒毒死了。他活着唯一的亲人只有萧晚了。

    但他知道萧晚讨厌自己,所以一直默默地呆在角落里,整整一年,两人也没见几次面,当然见面就是萧晚嘲笑他丑无能之类的。甚至女主误会孩子,误会很多很多事,他也咬牙吞了。当然没咬牙,也被男配反间得逞了。那时,他清楚地知道,三年前的事不过是个自己做的一场美梦,女主并非他想象的那样美好,那时候可以说是很失望很绝望。

    但女主被判刑时,他还是冲了出去,跪了整整五天只为救女主。

    他是个比价傻比较单纯的人,可以说蠢,他的心里只有一个信念,那就是女主。女主是他活下去的唯一信念,所以他一整颗心都给了女主。

    可以骂女主前世渣(把前世塑造得越渣,才能体现现在的好),也可以骂男主前世蠢,如果骂男主贱,男主是小三,不好意思,我脾气暴躁的时候,会真的真的超级不爽!不爽地结果就是我做死地浪费码字的事情,码了这么一长串废话。(当然机智的我决定改改可以改成前世男主番外了~)

    不好意思,情绪有些躁。我知道有些人是不喜欢男主,但我对男主是真爱,他是支撑我写这篇文的一半动力,字里行间都是希望呵护他,或者虐虐欺负肉肉他。女主的奋斗是另外一半动力,可以说是虐渣成长之路。男配也是,有他们,才有这篇重生文。我不希望大家对文有任何误解,所以一不小心剧透了那么多,作死……

    不过不要紧,剧透的都是前世,今世反正已经不一样了~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神澜奇域无双珠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

重生宠夫之路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祈容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祈容并收藏重生宠夫之路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