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重生宠夫之路 > 第27章 初辰的好

第27章 初辰的好

推荐阅读: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恰似寒光遇骄阳夺舍之停不下来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怪不得,云嫣和画夏去拿账本时,柳氏给的那么爽快,原来早准备了后招!

    柳氏管家这么多年,崔管事和陈账房恐怕早已成为了他的心腹。她突如其来的查账,让他们心生戒备,才联合抵御,准备帮柳氏抢回掌家之权。

    就算此事闹到了萧玉容和陈太公面前,也是柳氏站得住脚,因为萧晚的确没有时间,也根本没有查完帐。今日不把账本交出,就是耽搁了萧家发放月钱的工作,到时候萧家怨声倒哉,柳氏便可将所有的错栽在她的头上!

    她原本就不好的名声,在萧家下人的心中恐怕更是一落千丈。而柳氏顺势捞足名声,坐稳掌家的大权。

    真是掐准了一切好时机,给她致命一击!

    前世,萧晚虽对萧家内务不感兴趣,但有一点,萧晚清楚地知道,在季舒墨掌家时,他和柳氏根本没有闹过矛盾。

    难道季舒墨在背后做了什么,让柳氏心生畏惧了?

    萧晚望着崔管事,眼里的冷意越来越浓。崔管事被萧晚直勾勾地望着,心头一虚。

    而柳氏在旁,假惺惺地说:“能为大小姐分担,奴家乐意之至。”

    萧晚知道,此刻不交出账本,更会被柳氏在背后捅上一刀。看样子,只能找机会再抢回了!

    她面色冷然,瞥了一眼云嫣。云嫣会意地点了点头,准备回墨渊居将账本取回。

    这时,一直安安静静的谢初辰,突然轻启了红唇:“妻主,账本全在我的院子里。”

    见所有人的目光都疑惑地望向自己,谢初辰深吸一口气,鼓起勇气道:“我看妻主日夜忙碌,所以自作主张将账本拿回院中。如今,我已经将三分之二清算完毕,月钱能如期发放。”

    他说完,见整个院子都安静了下来,心里慌张而忐忑了起来,不由诚惶诚恐地低下了头,小声地补充了一句:“是初辰自作主张,请……妻主原谅……”

    “不,好!很好!实在是太好了!”萧晚一连开口说了三个“好”,若非大庭广众,她真想把谢初辰抱在怀里好好地亲上两口。

    简直是太雪中送炭了!

    见柳氏的面色越来越差,萧晚轻笑出声:“柳侧君,账本一事由初辰代劳,无需你多费心了。”

    煮熟的鸭子就这样从嘴边飞了!

    柳氏涨红着脸,气怒地说:“大小姐,你要把萧家这么重要的账本交给一个小小的夫郎查看?这怎么可以!”

    “怎么不可以?”萧晚反唇相讥,眸色冷冽,“柳氏,你不也是一个小小的夫郎吗?难不成真当自己是执掌萧家的正君了?”

    轻轻地将早已傻呆呆的谢初辰搂在怀里,萧晚仰起头,倨傲地开口:“萧家除了我母亲和祖夫外,便是我说了算!我说让初辰掌管,他便有这个资格!难不成我的话,还不够分量?若你觉得不妥,那便告去母亲处,我自会向母亲解释!”

    萧晚说得极其霸气,却也将柳氏气得不轻。他愤怒道:“若是他算的一团乱,岂不是让人看了笑话!”

    “云嫣,将账本拿来,让柳侧君抽查一番。”

    柳氏根本不信谢初辰会算账,所以信誓旦旦得一定要挑出一个错,让谢初辰再无翻身的机会,可谁知这外界传言刁蛮任性的少年竟将账算得如此清晰,如此的一目了然。他不敢置信,又让陈账房帮忙算了一遍。

    没错,完全没错!

    萧晚睨着眼,笑得张狂又自豪:“初辰的母亲曾是京城第一富豪,初辰自幼耳濡目染,对于算账一事恐怕比柳侧君熟练。现在,柳侧君可是放心了?可还要告去母亲那?”

    “账本一事交给谢夫郎查看,奴家十分放心。”柳氏面色难看,咬牙切齿得说,“奴家还有事要处理,先行告退了。”

    见柳氏趾高气扬地走来,灰溜溜地离去,萧晚轻笑了起来,只觉得舒了一口气恶气。

    她低下眉,笑意满满地瞅着谢初辰,轻声道:“谢谢。”

    柳氏一离开,谢初辰紧绷的神情才松懈了下来。他双腿微微颤着,悄悄舒了一口气。

    幸好账本没有问题……

    这样想着,谢初辰抬起眼,正对上萧晚发亮的眼睛,心里不断地浮现起萧晚刚才说的话语,她对他是那么的自信,那么的自豪,让他的心甜蜜蜜的。

    他终于,映入在萧晚的目光中了……

    只有他,没有季舒墨……

    “帮妻主排忧解难,是初辰分内之事。”谢初辰说着,脸一红,小声地补充:“初辰一定不负妻主的期望。”

    萧晚心头一暖,她翻着手中的账本,轻轻问道:“这么多账本,你怎么那么快就清查了三分之二?”

    “我……”

    看不下去公子的扭扭捏捏,昭儿在旁迅速地插嘴:“萧小姐,你有所不知!公子他,可是熬了好几夜帮你看账呢!公子以前对这些完全不感兴趣,可是为了你,还特地——”

    见昭儿口无遮拦,差点暴露了自己的秘密,谢初辰一把扑了上去,紧张地捂住了他的嘴。但昭儿说得更快,一溜烟麻利地说完了。

    “公子还特地翻出了家主的学习笔记,天天夜里呆在凉亭里学习呢……唔唔唔……公子……还……学……”

    “妻主!”谢初辰捂着昭儿的嘴,整个人警备着,好像炸毛的猫儿。半响,他颤着音,僵硬地转移了话题:“妻主,外面风大……进院子里坐坐吗?”

    成功将萧晚拐进了自己的房间,又把碍事的昭儿逐出去后,谢初辰忐忑地站在房间里,鼓着勇气道:“爹爹正在隔壁的房间里歇息。多亏了妻主和云姑娘,爹爹现在已经能看清一些事物了。云姑娘说,再过一个月,爹爹体内的毒就能全清了……”

    想到今世,沈氏不会因毒病逝,萧晚心情一松,颔首道:“如此甚好。”

    两人默默相对着,谢初辰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好,突然,他想到了什么,神色一慌,急急道:“妻主,你稍等我片刻,我去去就回来!”

    谢初辰离开后,萧晚默不动声地打量着谢初辰房间。谢初辰的房间十分的干净整洁,唯有书桌上堆着满满的书籍。萧晚随手翻了几本,皆是账本相关的书籍,上面密密麻麻注着小字,可见谢初辰学得很认真。

    萧晚在房中逛了几圈后,走向了谢初辰的床铺。枕头旁放着一张被细细包好的画卷,正是萧晚之前在谢初辰房里看到的那张。

    趁着谢初辰不在,她好奇心大起,伸出手缓缓地推开了画卷。火红的颜料点燃了萧晚的目光,萧晚歪着头看了许久,甚至抖了抖画卷看看有什么稀奇之处。

    很遗憾的是,什么都看不出来。因为这张画除了下面的一团红能看出是衣摆外,上面的人脸实在是太模糊不清了。

    亏她还想看看,究竟是谁天天被谢初辰抱在怀里珍藏着呢……

    “萧小姐啊,你可不能乱动公子的画卷啊!”昭儿上前,急急阻止。

    萧晚狐疑地问:“为何,不是一张画吗?”

    “当然不是一般的画卷!”昭儿小心地保护了起来,“碰坏了,公子会翻脸的!”

    这么温柔的少年也会翻脸,萧晚实在是想象不出,却又有些好奇地想要目睹一番。

    “这张画,公子反反复复画了三年,浪费了几百张纸。”昭儿摸了摸额头的汗,抽着嘴角道,“这张算是画得最好的一张吧。公子为此沾沾自喜,小心珍藏着。”连睡觉都不离身……

    最好的啊……

    萧晚扶额,看样子初辰实在是没有画画的天赋。

    “你可知这名女子是谁?”萧晚试探地问。

    “好像以前救过公子,公子说怕忘记恩人,所以画了下来。”

    萧晚垂眸,心里有些小小嫉妒了起来。都画了三年,画了几百张纸,真是简单的恩人?

    等等,恩人?!谢初辰以前出事过?难道是失踪时候发生的事?

    三年前,的确有可能!

    见萧晚表情怪怪的,昭儿连忙解释道:“这人是谁,并不重要。重要的是,公子喜欢的人是小姐您!”

    “……!!”

    “公子不让我说,但我还是想说。”昭儿心疼地说,“公子以前不喜欢看账,家主说了他几次,他都兴致缺缺。但为了小姐您,公子这些日子,一直刻苦地学习算账,还向正君学习了下厨。公子他,肯定喜欢的是您!”

    昭儿说着说着,有些愤愤地碎碎念了起来:“但公子害羞,肯定不肯说,这么一直磨磨蹭蹭得不好,万一那个季舒墨回来了,我家公子该怎么办啊……所以萧小姐,你既然娶了公子,你要对他好啊!”

    谢初辰喜欢自己?!

    虽然萧晚联想过这个可能,但她实在是想不明白,曾经自己不学无术、游手好闲的样子,究竟哪点被谢初辰看上了?

    更何况,她一直以为谢初辰是为了躲避徐家的婚约才想嫁进萧家的。

    可——昭儿却说谢初辰喜欢自己?

    真的,喜欢自己吗?

    萧晚的脑袋乱哄哄的,好半天才意识到谢初辰说去去就回,但一炷香过去了,仍未回来。她害怕他出事,连忙急急地跑了出去,却在灶房里听到了轻微的声响。

    灶房里,谢初辰弯着腰蹲在火炉前。他手里拿着蒲扇,正一脸认真温娴地摇着扇子。冒着热气的火炉上,棕色的药罐里正冒着一阵阵滚滚白烟,如烟雾般缭绕在空气之中,氤氲了少年俏丽精致的面容。

    “初辰,你这是在做什么?”

    专心致志的谢初辰被萧晚从背后一吓,差点打翻了手中的火炉。他抬眼望见萧晚紧张地望着自己,连忙红着脸,有些羞赧地说:“妻主,这是安神汤。昨天不小心加错了盐巴……”

    这般说着,他小心翼翼得将药汤盛进汤盅里,嘴角微微扬起:“今天我熬了好几次,还试喝过了,不会像昨天那么苦和那么咸了。”

    “你的手!”萧晚呐呐地看着他芊芊十指上的小水泡,心疼得从怀里拿出药膏,小心地涂着。

    谢初辰眯着眼,享受着萧晚难得对他的温柔体贴,心里早已乐开了花。

    “妻主,你喝喝看,好喝吗?”

    捧着手中的汤盅,萧晚小口小口地尝着。

    温热的汁水从喉间滑入,一瞬间漫步到四肢百骸,萧晚心中的暖意越来越深,眸光也越来越温柔。

    “初辰,你母亲的案子已被刑部重新审理了。”她轻轻地唤着谢初辰的名字,温柔地开口,似乎害怕破坏这等安静宁和的气氛,也怕勾起谢初辰不开心的回忆。

    “明日,我想带你回一次谢府,去拿回那些属于你的东西。”

    夏日的风带着一丝暖意,顺着窗子轻轻地吹了进来。萧晚的衣袍被风吹得微微浮动,好闻香甜的气味不断不断地飘散了开来。

    金色的阳光照耀在她精致地脸上,带着一层耀眼的金色光泽,有着说不出的雅致和温柔。她就这样在谢初辰的目光下,小心地握紧了他的手,感受着他掌心灼热的温度。

    “那些清晨就可以办完,但我不想这么早就回府……”她语气柔和,音质清丽纯正,如流泉般清澈干净。

    “难得明日我休息,我想,带你好好地逛一逛明乐街。你愿意陪我逛逛吗?”

    萧晚一直认为,遭受到季舒墨背叛的自己,已经不会爱,也爱不上其他人了。

    但这一刻,她只是委婉地向谢初辰提出约会的请求,胸口这颗遭受千疮百孔的心,竟然扑通扑通跳个不停!

    脸皮十足厚的她,竟在一瞬间心乱如麻了!

    怕谢初辰拒绝,让自己认清,这一切不过是自己多想,谢初辰并不喜欢自己。

    又满怀期待地等着谢初辰答应,证实昭儿口中所说的,都是真的。

    紧张、期待、忐忑的滋味一瞬间袭遍了全身,竟比当初向季舒墨求婚,更有过之而无不及。

    “我愿意!”谢初辰微微一愣,脸上很快绽开了一个甜软的笑容。他绯红着脸颊,心里弥漫着说不出的喜意,漂亮的眼睛高兴地眯成了一条缝,更显得娇艳动人。

    “噗通——噗通——”因谢初辰毫不犹豫地答应,萧晚的心又加速而灼热地跳动着。

    “那明天巳时,就这么说定了!我、我来接你!我、我先走了!”口吃地说完一连串话,萧晚生怕谢初辰看见自己丢脸的脸红举动,连忙捂着脸颊飞速地跑远了。

    但又觉得跑得太过唐突,连忙在院子门口刹车停下。

    她小小地挥着手,像春心萌动的少女一般,腼腆地说:“明天见!”

    作者有话要说:萧晚怀春了~~~约会啦~~~~

    煞风景的说一句,离季舒墨杀回越来越近了。来吧,暴风雨!战斗吧,初辰!

    谢初辰:Σ(っ °Д °;)っ不要!!!我要和妻主单独相处啊啊啊!妻主妻主,你还记得当年大明湖畔的谢初辰吗!!

    萧晚:不记得了……

    谢初辰:┭┮﹏┭┮

    感谢跟班小萌物扔的手榴弹~感谢一妮儿、墨叶飞雨、明明妈、Lee、涟漪小萌物扔的地雷,谢谢你们!

    再次感谢昨天安抚炸毛的各位小天使!超级感谢你们!我会很快收拾好心情,争取将文写的更好,谢谢!也请厌恶男女主的读者们高抬贵手,不要再使劲得戳作者的玻璃心了,也请不要再脑补各种莫须有的剧情了……谢谢合作!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神澜奇域无双珠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

重生宠夫之路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祈容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祈容并收藏重生宠夫之路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