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重生宠夫之路 > 第33章 萧晚VS季舒墨

第33章 萧晚VS季舒墨

推荐阅读: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恰似寒光遇骄阳夺舍之停不下来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前世,谢初辰因头发和脚腕烧伤、当场昏迷,不得已在萧家养起了病,萧玉容因那枚玉佩之事误会了萧晚和谢初辰的关系,在萧晚的百般抗拒之下,还是将萧晚的正君之位许给了受伤昏迷的谢初辰,将他以萧晚正君之名纳入了萧家的族谱。

    萧晚当场发飙,认为谢初辰别有用心,故意烧伤自己,故意当场昏迷,以此赖上萧家赖上她。说什么归还玉佩,最后却利用了母亲的同情心,抢占了她的正君之位!

    而这件事,害得她和心仪之人的美满大婚出了那么大的瑕疵!本该是幸福的洞房之晚,竟被母亲找去挨骂,气得她再也没有给谢初辰好脸色看过。

    以至于谢初辰醒来时,被萧晚劈头盖脸地臭骂了一顿,季舒墨则在一旁不停地拉着想要冲上前去怒揍谢初辰一顿的萧晚。

    他紧张地护在谢初辰的床前,扑通一声跪在了地上。

    “谢公子为人和善、心地善良……一定是太喜欢妻主了,才做了错事……请妻主不要怪他!”

    “舒墨喜欢妻主,并不是在乎妻主的正君之位,而是想陪伴妻主左右。请妻主不要再生气了……”

    季舒墨急切地说着谢初辰的各种不容易,说他是真心喜欢她才鼓起勇气做出了这么冲动的举动,而他并不在意正夫之位等等,说得躺在病床上的谢初辰泪眼汪汪,望着季舒墨的眼神满是感激。

    想到季舒墨和前世一样,明明是狼子野心,却故意在她和谢初辰的面前装得心地善良、贤良大度,一脸的假仁义地帮着谢初辰说好话,萧晚一阵哑然失笑。

    前世,谢初辰这个小笨蛋就是这样完全地被季舒墨柔弱无害的外表所骗。他乖乖地掏出了玉佩递到了萧晚的面前,小声说着自己也只是想要陪在她的身边,不是想要正君之位的。他没想到火会那么大……他不是故意破坏他们大婚的……

    而自己,则在听到季舒墨只求相伴不计较名分这样的话语时,感动得泪眼汪汪,对季舒墨更是疼爱和怜惜。她心里庆幸地想,自己能娶到如此温柔善良、才貌双全的夫郎,实在是人生中最幸福的事!

    她一心认定谢初辰卑鄙无耻、机关算尽只为正君之位,所以根本不听他的任何解释和道歉。

    她恶狠狠地抢夺了他小心握在手中的玉佩,双手赠给了季舒墨。

    “舒墨,我萧晚的正君之位,只配你拥有。”

    萧晚的所作所为虽与萧家的族规背道而驰,但见萧晚执意如此,又见季舒墨善良贤淑、才貌双全,萧玉容思量再三,为了萧家的蓬勃发展,还是将管家之权交给了季舒墨,也认定了季舒墨同为萧晚正君的身份。

    重生一世,对季舒墨的痴迷信任不再,对谢初辰的厌恶偏见不再,使得萧晚察觉到了很多以前尚未察觉的小细节。

    她发现,并非是季舒墨的演技太好,将所有的一切都演得天衣无缝。而是她对季舒墨太过信任,根本从未想过她小心宠爱的夫郎,是个蛇蝎心肠、想要害萧家满门的歹人。

    然,她对谢初辰的偏见太过强烈,以至于声名狼藉的他做出的任何举动都是大错特错,以至于她丝毫没有察觉,那时的谢初辰狼狈卑微的境地,以及各种小心翼翼的守护。

    “如今,辰弟入住萧府多日,一直没名没分地跟着妻主……舒墨认为……”

    瞧着季舒墨矫揉做作的温柔大度,萧晚觉得,自己有必要阻止那只笨笨的小绵羊,让他别再傻傻得跳入季舒墨所设下的圈套了。

    “舒墨!”筷子重重地一搁,萧晚神色冷冷地打断:“为何你一回府就说这些?”

    她望向谢初辰,早无了白日里的温柔:“谢初辰,别以为我对你好了几日,你就能窥探我的正君之位。”

    见萧晚依旧如此误解自己,谢初辰的脸色一瞬间褪得苍白。他眼眶一红,小声地开口:“我……我没有……’他轻轻地说着,发现自己的嗓音干瘪哽咽,极其生涩沙哑。“我从未……宵想过……”

    “没有?”萧晚笑了,神色冷然,轻蔑地说,“没有你还让舒墨当说客?”

    她看向季舒墨,微微板起脸,有些不开心地说,“舒墨,今日我是为了你做了一桌子的菜。但你也太温柔了!就算谢初辰有过玉佩,你也不能把正君之位让给他啊……我给他正君之位的话,你怎么办!难道你要为侧君吗?”

    季舒墨只想给谢初辰求个侧君之位,让他感激上自己,日后乖乖地听他的话,没想到竟被萧晚误解成了正君之位。他感到一阵无力,刚要解释又被萧晚不满地打断。

    “我知道舒墨你温柔体贴,只是爱我这个人,并不在乎什么正君之位……但你要知道,平日里太过忍让的话,会被人爬到脑门上欺负的!我可舍不得你吃一点点的苦……”

    萧晚故意将椅子挪进,挨着季舒墨坐着。谁知身子一动,就见一双泫然欲泣的双眸正楚楚地望着自己,漂亮的红唇紧紧地抿着,一副很受伤的样子。

    萧晚差点败下阵来。

    她都那么明示暗示了,谢初辰怎么不接招啊!

    努力地无视起谢初辰波光盈盈的目光,萧晚轻轻侧头,对着季舒墨讨好地说:“舒墨,难得你归府,我们别提这些不舒心的事了……”

    “啪!”的一声,筷子掉在了地上。谢初辰慌张地蹲下身去捡,谁知桌旁的饭碗又被长长的袖子扫到了地上,发出了噼里啪啦的碎声。

    米饭洒了一地,溅在谢初辰的身上有些狼狈。

    “吃个饭都不安生!”被打扰了好事,萧晚目露着不满。她睨了一眼正蹲在地上闷声不吭捡着碎片的谢初辰,心狠狠得一窒。

    一把将谢初辰从地上拽起,萧晚冷冷地蹙着眉,故意嫌弃地说:“这些自有丫鬟清理。你回去好好地清洗清洗吧,别再这碍手碍脚了。”

    心轻轻地颤动着,谢初辰低下头,声音细若蚊蝇地说:“是妻主……我先回梅园了……”

    他朝着门口小步小步地挪着,又转头小心翼翼地看了萧晚一眼。见萧晚又黏到了季舒墨的身边,缓缓倾诉的声线是他从未听过的温柔,心下突然酸涩了起来。

    “舒墨,没有你的日子,我念你如狂,夜夜无法入眠……你看你,几日未见,消瘦了好多,今天可要多吃点补补啊!否则我会心疼的……”

    “这菠菜不错,舒墨,你多吃点……”

    被云嫣拦在门口的昭儿气得跺脚,他一把推开了云嫣,连忙上前扶住了公子摇摇欲坠的身子。

    他恶狠狠地瞪了一眼屋内柔情细语的两人,恨恨地说:“公子,我就说那季舒墨不怀好意吧!他跟那个谢清荣一样,明明狼子野心,却故意装得这么善良!说什么为了答谢公子,特意邀请公子共餐,分明是鸿门宴!”

    怒斥完季舒墨,他拉着谢初辰的手,认真地说,“公子,你可要看清楚了,下次可别再被骗了!至于萧晚,她若不信你,等沈正君复明后,我们就——!”

    “昭儿。”谢初辰抬起眼,轻轻地喊了一声,“别说了……”

    “可!”见公子一身狼狈,昭儿心中不忍,恨不得大骂季舒墨和萧晚三千遍。

    感受着掌中炙热的温度,谢初辰缓缓转身,波光潋滟的水眸幽幽地看了萧晚一眼。

    “我们回去吧……

    见谢初辰伤心地离开,季舒墨一脸自责和难受:“妻主,辰弟好像误会我了……我是真心想要答谢辰弟的……我并没有……”

    听着门外昭儿愤怒不敬的声音,萧晚虽想拍手称快,但最终,还是违着心地说:“舒墨,别伤心,我知道你的好。”

    前世,昭儿因谢初辰重伤之事,多次求她去冷院看谢初辰一次。但她怕季舒墨误会自己,所以谢初辰重伤的那一个月,她一次都未瞧他。以至于昭儿后来,气势汹汹又毫无规矩地找上了墨渊居,当着季舒墨的面,反反复复地骂她蛇蝎心肠,是个坏女人!

    萧晚觉得下了面子,当即震怒。谢初辰急急地跑来求情,仍是没有阻止她的怒意。

    萧晚一怒之下,命重罚了毫无规矩的昭儿二十大板,以至于昭儿刁蛮的性子被她磨得平平的,后面再见到她时都缩头缩脑、紧闭着嘴不敢乱说话了。

    现在的昭儿,真是令人怀念啊。只是太容易让人抓住把柄,被人算计了。

    萧晚故意岔开话题,认真地说:“舒墨,萧家有条祖训。一旦将玉佩赠人,必须由对方心甘情愿地归还,才可重新赠人。母亲误会了谢初辰是我的风流债,所以迟迟不愿将玉佩归还给我。最近几日,我帮谢初辰处理谢家之事,就是要成为他的恩人,让他心甘情愿地归还玉佩。没想到舒墨你竟然误会了我和他的关系……”

    萧晚一脸受伤。

    原来是因为这样,才没给他玉佩吗?

    眸光微微一沉,季舒墨却轻柔地说:“妻主刚才这么斥责辰弟,辰弟会受伤的。”

    “可他一脸怨夫地坐在一旁,实在让人难以下咽!而且,他刚才砸了碗,装成一副被你欺负的样子,想引起我的怜惜,也不看看自己是什么身份!”

    “不过,谢初辰虽可恶又声名狼藉,但谢家不愧是曾经的第一富商——”修长的手指摸了摸下巴,萧晚微微一顿,脸上浮现出满满的算计,“虽不负三年前的家资雄厚,但旗下仍有十家店铺和数千米良田。若是能拿到谢家的房契和地契,娶了谢初辰也无妨……”

    轻侧着脸颊,萧晚认真地凝视着季舒墨,墨色的眼眸如一汪潭水,深不见底。

    “舒墨,回门之日,二姐不是说要开店但缺一部分资金吗?最近我手头的确很紧,但最近,我却想到了一个办法。等我得到谢家的财力,一定助二姐一臂之力!”

    季舒墨的心微微一动,嘴上却忧心地说:“这样会不会对辰弟太过分了……而且,刚才辰弟那么难过,会不会……”

    “我刚斥责他,不过是想警告他一番,勿要宵想正君之位,同样怕你被他欺负了。”

    “妻主就不怕辰弟一怒之下,离开了萧府吗?”

    “他若真痴恋我,只要我稍稍哄哄他,他怎会不乖乖上钩呢。更何况他现在都住进萧家了,所有人都知道他是我萧晚的夫郎,你以为他出了萧家的门,还有谁会娶他吗?”

    “舒墨,你要记住,谢初辰是个刁蛮任性的主。他在你我面前故意装得柔弱,一定是想暗中算计你。我熟知他的心机,绝不会被他骗去,就怕舒墨你太过善良,因他的三言两语就轻信了他。”

    萧晚再次嘱咐道:“记住,我不在萧府的时候,舒墨可千万别去梅园,免得你被他和他那刁蛮的小厮欺负了!”

    “若他真的欺负你了,你务必要忍忍。等他心甘情愿地上钩后,我一定会将这蛇蝎心肠之人赶出萧府!让他知道算计我萧晚的下场!”

    “这正君之位,我绝不会给那蛇蝎心肠的人,而是留给我心目中最爱之人!”

    萧晚所说的话,全是一语双关。只是听在季舒墨的耳里,完全是萧晚认定了谢初辰是机关算计、卑鄙无耻的偷玉贼,这段时间对他好,不过是因为萧家的族规,才不得已地哄哄他。而萧晚帮助谢初辰收复谢家,和他一起亲热地游街,不过是想得到谢初辰的真心,从谢初辰手中骗得谢家的财产。

    果真,萧晚还和从前一样,处处都想着他,竟提早为他筹谋了一切。

    该说萧晚太蠢,还是太聪明了呢……

    见季舒墨几乎信了自己的胡言乱语,萧晚微微一笑,给了季舒墨一个妩媚的笑容:“别提那扫兴的谢初辰了,舒墨……今晚,我们洞房吧……”

    沉浸在思绪中的季舒墨猛地一惊,见萧晚摩拳擦掌,贼手已经从他的大腿上慢慢地向着臀部移去,一副刚吃完饭,就要开吃他的样子。他连忙止住了萧晚乱摸的右手,紧张地说:“等、等一下!”

    装作没看见季舒墨抵触惊慌的神色,萧晚俯下身,朝着他的耳边暧昧地吹了一口气:“舒墨不用担心,妻主我会温柔的,一定会给舒墨一个美好的第一次。”

    与萧晚同床共枕这个问题,季舒墨早在大婚之前就想好了对策,准备在睡觉时在房角点上迷香,只是没想到萧晚这么猴急,刚吃好饭,竟让他侍寝了!

    根本不想和萧晚亲密接触的季舒墨,连忙找了一个理由搪塞了一下。

    “妻、妻主,我来……月事了……不方便……侍寝……”他羞红着脸,软软地说。

    在东魏,男子来月事时,不得侍寝魅主,连与妻主同床共枕都要尽量避免,因为月事象征着污秽,女子若是不小心碰触了,则是触了霉头,会变得不吉利。哪怕你再得宠,在来月事时还纠缠着妻主的话,会遭到妻主的厌恶,从而失宠。

    一般,很少有男子敢把自己来了月事挂在嘴边,更何况像季舒墨这样才貌双全的人,光是吐露这句话,自己都觉得害臊。但为了保全自己,现在只能出此下策。

    萧晚动作一顿,轻垂的眼里闪过淡淡戏谑,嘴上却失望地叹了一口气:“难得舒墨你回来了,竟这么不凑巧……”

    萧晚知道,自己一提到洞房,一表现出猴急的色女形象,季舒墨一定同前世一样用月事搪塞着自己。那时,她就能理所当然地和季舒墨分房睡了。

    掩去心中的算计,萧晚一副关切的神色,又往季舒墨的碗里夹了几筷子的菜:“既然舒墨身体不便,这段时间更要多多进补。等吃完饭,我让人熬点红枣汤给你。听闻男子来月事时,肚子会痛,红枣滋润补血,对身体很有好处。”

    心里大松了一口气,季舒墨乖乖地点了点头,难得真心地夸赞了一句:“妻主的厨艺真心不错,谢谢妻主。”

    萧晚笑了。她一手撑着脑袋,一手不断地给季舒墨夹着菜,嘴角始终洋溢着淡淡的笑容:“舒墨,这些都是特地为你做的,好吃就多吃一点。”

    待萧晚离开后,云棋笑嘻嘻地走到了季舒墨的身边:“中午,公子还说自己没胃口呢,没想到晚上,胃口竟那么好,看样子公子现在的心情不错~”

    “萧晚亲自下厨,自然要给她面子。”摸了摸微微鼓起的肚子,季舒墨懒懒地躺在榻上,如玉的俊脸泛着微微的笑意,“虽是个纨绔草包女,但厨艺还是不错的,看样子,也不是完全的一无是处……”

    “萧小姐是萧家的嫡女,能亲自为公子下厨,可见公子在萧小姐心中有多重的分量。她还为了公子去算计谢初辰,足以证明她始终将公子放在心头最重要的位置。”

    云书一条条认真地分析着:“今早,是公子杞人忧天了,萧小姐喜欢公子整整三年,怎么可能说变心就变心呢。至于那谢初辰,即使不被萧小姐厌恶,就凭他那蠢蠢无知的样子,也不是公子你的对手。”

    云棋冷哼一声,插话道:“但那个叫昭儿的小厮太没规矩了,刚才竟对公子大呼小叫。等他公子被抛弃后,看他如何得瑟!”

    “云棋。”季舒墨轻轻打断。他揉了揉额间的太阳穴,淡淡地说:“谢初辰的事,先观望一段时间。若那昭儿再出言不敬,你找个萧晚在的日子……”

    幽幽的话语虽未说完,但云棋和云书都懂主子的意思。

    若是再出言不敬,那就找个机会做掉他!

    谢初辰的伤心离去,让萧晚的心一扎一扎地疼着,但她知道,只有这样,才能暗中地保护他不受季舒墨的算计。而谢初辰蠢蠢失落的样子,必定让季舒墨放下了心防,再加上她恶化了谢初辰的坏名声,并承诺帮他夺得谢家,使得季舒墨没有了再去针对或着亲近谢初辰的理由。

    这样,谢初辰就安全了。

    萧晚朝着书房走去,心里满打满算着,谁知一进门,就见云嫣目光幽幽地望着她,脸颊上赫然印着一个红彤彤的巴掌印,一副受了莫大委屈的样子。

    目睹了整件事情经过的画夏,捧腹大笑了起来:“小姐,姐姐因你被昭儿打了一巴掌……”

    萧晚一惊,只听画夏继续忍俊不禁地说:“小姐,你不是暗示我们去向谢公子解释一番吗?但那昭儿太过刁蛮凶悍了,我们还没口,就甩了姐姐一巴掌怒骂了一通,最后还恶狠狠地关了门。幸好我武功好躲得快,否则我也要挨上一巴掌了!”

    刚才,萧晚见暗示谢初辰失败,便试了个眼色,让一旁的画夏用了点内力,打翻了谢初辰的碗。毕竟再这么僵持下去,谢初辰难免会吃坏肚子,而季舒墨也会察觉出什么。

    她不得已恶言相向,将谢初辰出逼走,可心里总觉得不安,就让云嫣和画夏先跟上去解释,以免谢初辰多想。随后,她再小心翼翼地赔罪就好。

    谁知,她忘了护主心切的昭儿了!

    见云嫣黑着脸,萧晚拍了拍她的肩,正色地说:“为了你家主子日后的幸福生活,云嫣,你受苦了……小姐我不会忘了你的!只是——”她的脸迅速垮了下来,小心翼翼地说,“万一初辰真的误会我了,我该怎么办啊!”

    画夏嘿嘿笑道:“小姐,反正谢公子那么喜欢你,你使个美人计吧!或者来个生米煮熟饭,还怕谢公子离开吗?”

    “霸王硬上弓会让已经讨厌小姐的谢公子更讨厌小姐的。”云嫣幽幽地说:“我认为,小姐你还是把脸凑上去让谢公子打一巴掌吧。说不定打了一巴掌,谢公子的气就消了。一巴掌无法消气的话,就多打几巴掌。如果谢公子舍不得打,你可以自己打上几巴掌,演一番苦肉计。谢公子见着心疼后,肯定不会再生气了。”

    她浅浅抬首,红肿的脸颊对向萧晚,微微一笑:“小姐,你觉得奴婢的建议好吗?

    心狠狠地一颤,萧晚连忙护住了自己的脸,紧张地摇头:“一定都不好!”

    画夏得瑟说:“还是我的建议好吧!”

    “更不好!”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神澜奇域无双珠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

重生宠夫之路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祈容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祈容并收藏重生宠夫之路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