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重生宠夫之路 > 第47章 甜蜜

第47章 甜蜜

推荐阅读: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夺舍之停不下来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恰似寒光遇骄阳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一句“我已经是你的人了”瞬间打乱了萧晚的内心。

    望着谢初辰酡红的双颊和秀色可餐的水润红唇,萧晚的心扑通扑通地跳着,越跳越快,快到她几乎无法控制,而内心被一种难以言述的甜蜜占据得满满的。

    意识到谢初辰早已是她的夫郎,她抚上谢初辰微微消瘦苍白的脸颊,扬唇轻笑道:“初辰,要好好养着身子,待日后妻主宠幸你,成为我真正的人。”

    “萧小姐,谢公子重病在身,不可淫-欲过度,最少要戒三个月,否则会伤上加伤。”

    萧晚脸上的笑僵在了嘴角,似乎才意识到房里除了他们外还有一个惊掉下巴的昭儿和一位一脸义正辞严的大夫冯玉。

    她连忙心虚地轻咳一声,半扶着谢初辰虚软的身子起身。

    “初辰,先喝药。”拿出两个软垫枕在谢初辰的腰后,萧晚舀了一勺浓浓的中药递到嘴边轻轻地吹了几下,随后放到谢初辰的唇边。

    瞧见妻主对自己越来越温柔体贴了起来,谢初辰的内心欢喜不断,可在看见难闻的中药扑鼻而来时,他整张脸皱成了一团,有些嫌弃地撇过了脑袋。

    萧晚不由失笑:“怕苦?”

    谢初辰可怜巴巴地点头:“妻主……能不能多加点糖?”

    “加糖的话就变了味了。”其实萧晚从小也是怕喝药的主,但谢初辰面前怎么能暴露出这个弱点呢!她一脸正色地说,“良药苦口利于病,喝完再吃点蜜饯就觉不出苦了。”

    谢初辰颤颤地接过。他低头抿了一小口,连忙抓起一大把蜜饯塞进了唇里,可嘴里还是好苦啊……

    一想到要连续喝整整一个半月,谢初辰立即抑郁了起来。

    见谢初辰婆婆妈妈地喝着药,一脸慷慨赴死的模样,冯玉扶额:“昨晚明明就喝下了,怎么今天就耍起了性子?吃这么多蜜饯,对药性有损的。”

    一听昨晚,萧晚小声地解释:“昨晚初辰昏迷,是我喂他的……”

    冯玉和昭儿继续一脸见鬼地看着萧晚,而谢初辰听后,脸上不由浮起了两朵淡淡的粉云。

    妻主和他口对口……亲……亲……上了……

    见谢初辰手中的药碗一颤,差点跌落在了地上,萧晚连忙小心地接了过去,就着谢初辰的枕边坐下。

    “我喂你吧。”见萧晚俊俏的玉颜越来越近,谢初辰的心脏扑扑扑地跳动着。他一脸痴汉又羞涩地望着萧晚,红唇不自觉地微微张开,等待着萧晚亲自喂他。

    然而唇边一凉,不是谢初辰浮想联翩地那种口对口,而是萧晚将冒着腾腾热气的药汤吹凉后,递到了自己的口中,他不由失望地拉耸下脑袋。

    见谢初辰一脸恹恹,萧晚有些手足无措地将汤匙递到他的唇边,轻轻地哄着:“乖,多喝几口就不苦了……”

    谢初辰乖乖点头,张着唇望着萧晚。他望着望着,发现自己的妻主简直是玉树临风、英俊潇洒,他一颗痴心扑在上面,眼冒着粉红的泡泡,哪还觉得药苦呢!

    见两人在房里旁若无人地亲昵喂药,昭儿只觉得自己的眼都要被闪瞎了!那么凶巴巴、冷酷无情的萧大小姐竟然突然转性开始对公子好了?!而那以前喝完药总是悲痛欲绝的自家公子竟这么乖乖地就把药给喝完了?!

    这太阳要从西边出来了吗!

    喝完药该上药了,冯玉由于有事提前离了开来,这上药的活,萧晚自然熟门熟路地包揽了起来。

    见昭儿目瞪口呆地望着自己,谢初辰轻咬唇瓣,羞羞地开口:“妻主,让昭儿来吧……”

    “昭儿?”

    见萧晚的目光轻飘飘地往来,一副你很碍事的样子,昭儿连忙一个激灵,急巴巴地说:“公子,我的脸还肿着,看不清楚……若是碰伤公子,那可不好了,所、所以……”

    萧晚笑眯眯地说:“所以就由我来代劳吧。”

    虽然妻主早上就为自己上过了药,可谢初辰终是觉得害臊。谁知还未开口,已经被萧晚三下五除二地将裤子拔下了大腿处,贴心地换走了染血的布条。

    昭儿继续目瞪口呆地望着,直到萧晚再一个警告的眼神飘来,他才缩了缩脑袋,诚惶诚恐地离开了房间。临走前,他不忘细心地关上了门。

    他想,萧小姐虽然凶巴巴的,但对公子似乎挺好的……

    光-屁-屁地趴在被子上,感受着萧晚东摸摸西柔柔的动作,谢初辰的脸红得充血。他一头扎进了枕头里,心里却高兴地打起着滚。

    在谢初辰的身下垫好布条后,萧晚手染药膏,极其小心地按抚着谢初辰受伤的臀-部。触手是一片片深深浅浅的肿痕,最严重有淤血的地方,一天过去仍是青紫色。

    微凉的指尖带着薄薄的茧,一碰触到伤口,便是一股钻心的痛。谢初辰疼得泪花闪烁,连忙死死地咬着枕头。他怕一出口就是一阵惨叫,让难得温柔的萧晚,厌恶起自己。

    萧晚看着心疼,连忙在谢初辰受伤的地方抹匀药膏,指法娴熟地开始推拿按摩了起来。

    尽管努力告诉自己,妻主只是在给自己上药,可当温软的呼吸时不时地擦过他敏感的部位,他的身子不由自主地轻轻战栗了起来,看过的小黄书立刻在脑袋里翻滚了起来,让他又羞又臊,花花的肠子早就飘远了,哪还顾得上股-间的剧痛。

    见谢初辰水染着朦胧的清眸,一脸魂不守舍的迷茫,萧晚以为他疼得承受不住,动作更是轻柔了起来。她关心地问:“初辰,这样还痛吗?要不要再轻一点?”

    明明是很正常的一句话,可当他回头时,撞见萧晚低俯在他的身前,一双温柔的眸子溢着满满的关心,而她胸前大片春-光外露不说,她的手还轻抚着他的臀-部,怎么看这个姿势,怎么让谢初辰回忆起书上糟糕相叠的画面,整个人立刻汗流浃背了起来,总觉得有什么奇怪的东西在心里疯狂地发芽着。

    “没、没事……”

    涂完药膏后,谢初辰满身是冷汗。

    萧晚忙取来取来温热的湿毛巾,细心地为他擦拭着。见谢初辰整个内衣都浸湿了,她拧着眉,关心地问:“初辰,你浑身是汗,我帮你擦擦身吧。”

    谢初辰一呆。

    萧晚见他默认,开脆利落地扯开了他腰带,一件一件缓缓地褪着他的衣袍。现在的谢初辰,整个人更是不好了。萧晚的动作和那书上的动作越来越相近,急得他呼吸屏住呼吸,小心翼翼地瞅着她。

    这时的萧晚还没起什么奇怪的心思,可当衣袍全部褪下,露出白玉凝脂般的背部时,她才惊恐地意识到自己在干什么!

    她竟脱-光了谢初辰的衣服?!

    白玉无瑕的背部,妙曼的腰肢,修长的双腿无一不吸引了她的目光和她的双手……

    萧晚觉得自己再有忍耐力,也受不了这种诱惑啊!

    不知道自己究竟用了多大的勇气,萧晚才收起了自己浮想联翩的心思,开始认真地给谢初辰擦去了背。捏着毛巾的手,像蜗牛一样,在雪白细致的肌肤上缓缓挪动着,并顺着优美的脊背而下。

    萧晚忍得了,但谢初辰实在忍不了啊……

    萧晚慢吞吞的动作让他浑身奇怪了起来,他连忙扭过身子,小声地开口:“妻、妻主……”

    这一转身,胸膛直接撞上了萧晚的脸。待到胸前湿湿漉漉的触感传来,谢初辰完如被雷劈中一般呆滞地保持着这一扭身的动作。

    见亲到了谢初辰,萧晚惊惊慌慌地后退了后几步。刚一站定,她突然惊恐地发现谢初辰一手捂着剧烈颤动的胸口,一手紧紧地捏着被角。那双湿漉漉的眸子凝望着自己,一汪明亮清澈的池水弥漫着不知名的色泽。

    最主要的是!

    萧晚的目光看了看他的胸口。昨日上药时,他的胸前一片淤青,今日悠悠转好,四周白皙的肌肤泛着一层纷纷的色泽,而她亲吻的地方还残留着可疑的水渍!

    以及……

    那小小软软的……

    移开了越来越往下的目光,萧晚将毛巾递给了谢初辰,装作十分淡定地开口:“初辰,身前就你自己擦吧……擦好了告诉我,我帮你穿衣服……”

    说着,萧晚逃到了屏风后,连喝了好几口凉水,才抑制了自己蠢蠢欲动的内心和即将喷涌而出的鼻血。

    待擦好身,谢初辰轻轻唤了一声萧晚,萧晚才拖着僵硬的步伐来到了床前。

    现在再看着光-溜-溜的谢初辰,萧晚的内心完全不似原来那么淡定。她无法对这眼前的春景视而不见,只好僵硬地扭着脑袋,笨拙地帮着谢初辰穿衣。

    折腾了好久,衣服终于被穿好了。

    而谢初辰也被萧晚折腾得虚脱在了床上……

    没一会,云嫣敲了敲门,忽然急急地入内,一脸见了鬼似的怪异:“小姐,会试暂停了。”

    前世根本没有暂停一说,惊魂未定的萧晚蹙起眉,狐疑地问:“不是要考完整整三天吗,怎么突然停了?”

    原来昨日,有名学子因迟到不得入院考试。在贿赂考官无果后,她于深夜,偷偷摸摸得将大量燃烧的稻草丢入贡院东侧,使得原本就干燥的贡院忽然起火。由于完全封闭,等考官察觉时,火势因大风猛烈窜起,当夜封锁的贡院不得不被迫打开,不少考官和考生都惊慌失措地逃了出去,导致考场一片大乱。

    第二场考试被迫暂停,而刚刚女皇重新下令,会试暂停两日,后天重新开考第二场,考卷将由礼部尚书重新出题。

    简要地将打探到的消息一五一十地汇报给了萧晚,云嫣顿了顿,道:“这放火的人已被生擒,是齐家的二小姐。”

    “齐染?”萧晚一口气噎在喉咙里。这人她可是熟悉的,和她一样是京城三霸之一,一同竞争追求过季舒墨。

    在她迎娶季舒墨前,两人还数次争吵。前世更是在婚后某日,她见齐染四处诋毁自己的好名声,散播自己乡试是靠母亲动用关系考过的,会试哪怕不过也能捞个小官当当。她更说自己不配季舒墨,气得萧晚当场发飙,找了一个无人的巷子怒揍了齐染一顿。

    萧晚毕竟是萧家的女儿,虽然不好好学武,但总比肥胖的齐染强上许多。所以一怒之下,将她打得重伤在床一个月,硬生生地错过了科举。之后,两人更是见面就掐。

    没想到今生,萧晚好好学习,没去找齐染的茬后,她竟然因为贪睡错过了科举,还一气之下放火烧了贡院……

    这变得也太玄乎了吧!

    萧晚一阵晕头转向,总觉得自己似梦非梦。

    那一夜,她怀中的玉佩莫名其妙地发烫发热,她心里隐隐约约地产生着不好的预感。而后,她见墙外隐隐有青烟燃起,还以为是云嫣燃放的信号烟,所以连忙一口气冲出了考场,朝萧府奔去。

    没想到谢初辰真的遭遇了危难!

    现在她才知,那所谓的烟雾,竟是齐染燃放的,而她走后不久,贡院突燃大火,导致考场大乱,考试不得已被中断了下来。

    而会试重新开考的消息,刚由女皇发放了皇榜,向全国公布了出来。

    那她呢,还有机会重新考试吗?

    猜出了萧晚的踌疑,云嫣开口道:“若是重考的对象是所有人,小姐或许尚有机会。”

    凤眸腾地一亮,萧晚激动地说:“我去问问母亲!”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重生宠夫之路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祈容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祈容并收藏重生宠夫之路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