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重生宠夫之路 > 第49章 惊艳四座

第49章 惊艳四座

推荐阅读: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恰似寒光遇骄阳夺舍之停不下来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云嫣把好脉,默默地望了一眼满脸紧张焦急的萧晚,又诡异地瞅着羞红得恨不得钻进被窝中的谢初辰,好半响,才憋住心中的笑意,一本正经地说:“谢公子没有发烧,只是内火有些小旺,奴婢开些静心的药就好了。”

    她关心地望着萧晚,试探地问:“这几日,小姐都打算陪夜照顾谢公子吗?”

    还以为是自己照顾不周,云嫣有事情要嘱咐自己,萧晚连忙点头,认真地说道:“昨夜是我疏忽了,连初辰不舒服都未发现,今夜我一定会打起精神照顾初辰!”

    “那小姐也多喝些静心安神的药物吧。小姐是血性方刚的女子,和谢公子日日同床共枕,很容易……做出些什么……”见萧晚脸色越来越红,云嫣仍是好心地嘱咐道,“这三个月,小姐你要禁-欲啊……否则万一谢公子的腰或臀落下了病根子,你的后半辈子……”

    “云嫣!”萧晚红着脸恼怒道,“闭嘴!”

    云嫣抿唇一笑:“奴婢说的是实话,小姐你睡相差,晚上千万别压坏了谢公子……谢公子这柔弱的身子经不起你压啊!”

    “去熬药!速度!”

    被云嫣这么一嘲笑,萧晚总算明白过来了她口中的内火小旺是什么意思。在望向俏脸羞红的谢初辰时,她的玉颜立刻泛起了可疑的红色,不由呐呐道:“初辰对不起,我睡姿太差了。晚上,我去搬个软榻过来,这样就不会打扰你睡觉了。”

    谢初辰弱弱开口:“初辰会习惯的……”

    “嗯?”

    “没、没什么……”他小声地垂下了脑袋。

    由于谢初辰月事在身,萧晚应该避讳不吉利之兆,不该与他同屋,但萧晚完全不顾那些流言蜚语,一边复习着科举,一边照顾着谢初辰的所有起居。

    谢初辰怎么劝萧晚不要靠近自己,她仍是不听,以至于谢初辰忧心忡忡地想,希望自己的霉运和污秽没有传染给妻主,否则他难辞其咎啊!

    时间一晃眼到了第三日,萧晚再度整装待发前往了考场。临走前,想到要两日不见谢初辰,她忍不住俯下身,吻住了他的眉心。

    “我出发了,初辰。”

    轻柔的动作带着小心翼翼的呵护,细密柔长的睫毛在肌肤上轻轻地拂过,引起他心中一阵阵的悸动。谢初辰扬起笑,漂亮的红唇水润润的,“吧嗒”一声亲上了萧晚的唇瓣:“妻主,祝金榜题名!”

    这些天的贴身相处,谢初辰在萧晚面前已不再是从前卑微胆怯的姿态,而是越来越胆大,他不开心时会板起脸,高兴时会抱着萧晚撒娇。萧晚现在对他已经完全没辙了,尤其是看见谢初辰在她面前开心地笑时,她恨不得将这暖暖笑着的少年抱在怀里,深深地吻住那张令她心动的唇瓣。

    这样想,她也这样做了。

    明明只是出府两日,这夫妻两人搞得像是战场离别一样,又亲又抱的,这样依依不舍、甜甜腻腻的模样,简直让云嫣和画夏不忍直视,默默地瞥过了脑袋。

    萧晚这两日日夜相伴在梅园的事,早就在萧府流传了开来。众人皆知如今谢初辰正受宠着,所以萧晚走后,无人敢打搅梅园的宁静,唯有萧潇会亲昵地找这位初辰哥哥玩闹,但由于谢初辰重伤在身,谢初辰只是陪他聊了一会天。

    柳氏被贬后,王氏便是萧玉容唯一的侧君,身份地位比以前大涨很多,也不再受到柳氏时不时的欺压和刁难。但怯懦的他很明白,如今府上大小姐当道,所以对谢初辰一直十分恭敬和拘谨。见自己的儿子和谢初辰聊得高高兴兴,他小心地陪在一旁,不似柳氏趾高气昂地摆着侧君的架子。

    萧府在柳氏和萧轻如被赶到别院闭门思过后,瞬间冷清了起来。季舒墨况似和往常一般练琴读书,但心思却因最近的事,完全打乱了节奏。

    趁着萧晚不在府的两日,他出府前往了茗仙居,逗留了半日。

    茗仙居的雅间内,季舒墨一身纯白长袍,面色因最近的不舒心泛着一丝疲惫和困意,乌墨的青丝由着一根名贵的玉簪高高挽起,红唇因思虑过重,紧紧地抿着,嘴角微微地向下弯着弧度。

    他坐于窗口之旁,玉手端着茶杯,目光幽幽地望着屋外热闹非凡的大街。而雅阁内,正蒸腾着着清淡的幽香,蕴染着他那张透着几分病态的容颜,有种忧郁的美感,令人忍不住地想将他抱在怀里好好地疼惜。

    但楚慕青却因现在的心情不佳,完全忽略了季舒墨的忧愁。她走到了季舒墨身旁,略微埋怨地开口:“舒墨,昨日刘青向我报告,说计划失败,这究竟是怎么回事?你不是说万无一失的吗?”

    季舒墨说要除去谢初辰,楚慕青二话不说动用了隐藏在萧府三个月以上的暗卫,谁知,计划没有成功,连人都被赶出了萧府!

    好不容易安插在萧府的暗桩就这么被连根拔除,楚慕青气不打一处来,对季舒墨的失败颇有微词。

    见楚慕青脸色铁青,季舒墨踌躇了一番,轻声解释:“那场栽赃系明明安排得的天衣无缝,但萧晚却执着地坚信着谢初辰的无辜,甚至为他找齐了证据,赶出了柳氏和萧轻如。”

    “她那草包懂什么,背后肯定有人在帮忙。”楚慕青眸色一冷,毋庸置疑地说,“许是她的两个丫鬟太过碍事了,毕竟是萧玉容亲自挑选保护萧晚的人,能力非同一般。你找个机会用萧晚之手除去她们。我记得,萧晚可是很讨厌她们管着自己。”

    “不,萧晚最近和她们的关系特别好,贸然除去她们只会让萧晚起疑。”见楚慕青面色诧异,一脸不信,季舒墨心一沉,有些不舒心地说,“最近萧晚怪怪的,完全像是变了一个人似是。谢初辰受伤后,她更是整日整夜待在了梅园,未踏入墨渊居一步。”

    说着说着,他的眉头紧紧地蹙在了一起,心里更是不舒服了起来。

    “萧晚移情别恋了?”楚慕青惊讶地扬了声音,整个人宛如被雷劈中一般,诧异地微张着嘴,“萧晚苦恋你三年,怎么说移情就移情了呢?而且还是那声名狼藉的谢初辰……”

    虽然季舒墨不愿意承认,但他内心隐隐觉得,萧晚已经不喜欢他了……

    见季舒墨面色不愉,楚慕青连忙收起了惊讶,将他拥入了怀里。

    “别多想,萧晚只是对谢初辰有暂时的新鲜感罢了。你在萧府勿要动他了,我会把谢家搞垮的。”她轻搂着季舒墨,温暖的呼吸在他耳畔处轻轻地吹着,“现在,别想这些不开心的事了,这些日子不见,我有些想你了……”

    被楚慕青搂着,季舒墨俏脸一红。他心里同样欢喜地想念着楚慕青,想念着早日离开萧府与心上人双宿双栖,却不知对方在见他如此乖顺地靠在自己怀里时,嘴角漾开了一抹温柔的浅笑,心里却冷笑了一声。

    贡院内,萧晚认认真真地答着试题。尤其是第三场关于如何治河的策问,她凭着前世的记忆,洋洋洒洒写了整整三千字,满意地交了答卷。

    回府后,萧晚一边贴贴心心地照顾着谢初辰,一边整顿着萧府的上下。她完全不知,自己的一张答卷竟引起了阅卷考官们极大的震惊和怀疑!

    第一位批萧晚答卷的是礼部尚书崔明玉。批了整整一日的考官们,早已对众考生们陈词滥调、错误百出的考卷有些乏味了。毕竟大部分考生连简单的墨义和帖经都错得一塌糊涂,更别提难度最大的策问,各种答非所问、涂涂改改。

    阅了一百多份试卷后,崔明玉忽然被一张字迹隽秀端正又矫若惊龙的试卷吸引了目光,不由端着考卷仔细地斟酌了一番。

    此次策问的题目是:“近些年来,沿河州县悉受水患,黄河下流既阻,水势尽注洪泽湖,高邮水高二丈,城门堵塞,乡民溺毙数万。何以修浚得宜,而天庾借以充裕,俾国收其利,而民不受其害?”

    最近几年,黄河屡次决堤,洪水泛滥,造成数万百姓受灾。女皇为此下拨了数百万两白银修建河坝,但效果并不显著。此次会试由于临时更改了试卷,崔明玉在出题时正巧想到了工部的难处,便将如何治河为题作为了此次策问的最后一道考题。

    对于众位考生来说,这道连工部都暂时无法解决的试题是天大的难题。他们只是泛泛而谈地斥责着河工官员怠窳玩愒,以致工程稽迟,甚至于不少考生偏题到了官员贪污*的命题之上,还有些则偏题到了百姓面临洪水来袭时的悲惨处境,官员们该如何赈灾等措施。

    真正提到河工的完善之法的少之又少。

    毕竟考生们没几个亲临过黄河,未亲眼所见灾情如何提出堤防永固,无溃决之忧的措施呢?这最后一道题明显是崔明玉出来刁难众考生的。

    但眼下的这份答卷却十足惊艳到了崔明玉,这位考生的重点十分清晰,开篇在论证黄河为何久修而不治,提出了河道官员贪污*,造成大量资金行踪不明。

    文章中段,她又以种种现象斥责了加固河堤的方法太过陈旧,重灾来袭时无法防护,该筑堤束水,以水攻沙。后文更是主张先疏浚黄河下游清江浦至云梯关河道,使洪水得以畅流入海,并开通一条新运河直达京都,将黄河之水引入其中,缓解黄河周边地区洪水泛滥的疫情,还可解决京城四周的旱情。

    此外,华北一带经长期战乱,经济萧条,无法养活大都百万人口和京畿大量驻军。运河开通后,能将南粮北运,不仅能增加商业贸易,还能缓解军事的危机。

    整整三千字,每一条都击中要害。尤其是近三个月内,京城周边小镇迟迟未有雨滴落下,导致粮食渐渐枯萎,隐约有了旱情的迹象。这事昨日才刚传到京城,没想到竟有人提前在考卷中提到。

    崔明玉甚是惊讶,连忙唤来了十几位一同批卷的同僚,谈起了这道所谓开凿运河的方案。谈着谈着,她们发现北方旱情较重,南方水患严重,南水北调,不就是最佳的方案了吗!

    所有的考卷最右侧都书写着考生的姓名,为了防止阅卷时徇私舞弊,考生的姓名都是被草纸包裹起来,并用针线小心地密封而上。未批完所有考卷前,考官们不得私自拆封。

    但现在,这位尚书大人实在是太迫不及待地想要拆开看看,这位想法大胆又先明的考生究竟是何许人也。同样,其余考官们都十分好奇,不由纷纷猜测了起来。

    “依我看,这份试卷该是内阁大学士之女陈怡。陈四小姐天资聪慧,有此见解不足为奇。”

    “陈四小姐大门不出二门不迈,如何知晓黄河地区的地理位置。能想出开凿运河南水北调这一方法的,必定曾亲临过黄河。我记得,丞相家二小姐曾和丞相大人一同前往过黄河救灾,想必是二小姐的妙计。”

    “不对不对,丞相二小姐的字迹我见过,更何况二小姐今年身体不适,未参加科举。”

    “那一定是三才之首的李若华了!没想到年纪轻轻,如此高瞻远瞩,不愧是京城的才女。”

    就在众人皆以为这是李若华的考卷时,一直闷声不吭的宁太傅蹙着眉打断道:“这笔迹和晚儿甚像,应该是晚儿的试卷。”

    “晚儿?萧晚?那个纨绔大草包?”众人哄笑一团时,一直与宁太傅政见不合的御史大夫,出口嘲讽道:“太傅大人,萧晚是何许人也,你会不知?她怎么可能想出如此妙计,肯定在看到时考题脑袋一晕,交了白卷吧!”

    “晚儿是什么样的人,我会不知!”见宝贝徒儿被人嘲讽,宁太傅生气地反驳,“她自拜入我门下,一直非常的勤奋好学,早改了往日的纨绔之风。你们若是不信,不如现在就打开看看!这张考卷明明是晚儿的!”

    “那好,我们就拆开看看,这究竟是谁的考卷!”

    在各种针锋相对下,崔明玉不得不破例一次,提前打开了封着名字的针线和纸皮。

    随着她缓缓抖开试卷的动作,众人的惊呼声此起彼伏地回响了起来。

    “怎么可能!”

    试卷之上,赫然显露的是萧晚的大名。御史大夫的笑容瞬间僵在了脸上,一脸见了鬼般的铁青。

    众人之中唯一没有惊讶的是宁太傅,她微微一笑,颇为得意地说:“你看,这就是我的好徒儿萧晚的考卷。”

    众人面面相觑,似乎很难想到一个纨绔草包多年的人竟然能想出南水北调的点子。

    有人疑惑地问:“会不会是考题被谁泄露了出去?”往日都有舞弊现象,所以众人第一反应是萧晚作弊了。

    崔明玉沉着脸回道:“不可能,这第二第三场考题都是我在考前一天刚刚想出的,除了我以外,无人知晓重考的内容,萧晚同样不会。”

    “会不会是替考?”

    “这就是晚儿的笔迹,怎么可能是替考!”见拆了试卷,所有人反而更是不信,宁太傅气得吹胡子瞪眼,为萧晚愤愤不平地说道,“我的学生各个天资聪慧,如今晚儿身为我的学子写出如此佳作,你们竟然不信?!老夫最恨抄袭之货,所以老夫的学子绝对是正大光明参加考试的,绝不会做此等下三滥的事!”

    宁太傅学富五车、满腹经纶、博古通今,她的学子各个才华横溢,不是皇孙贵族,就是国之栋梁。但惟独萧晚此人!

    一个月前,在众人得知宁太傅收了萧晚为徒时,一个个惊掉了下巴,以为宁太傅是看在萧玉容的份上才心不甘情不愿地收了此等劣徒,谁知,宁太傅竟然在此刻这般维护着这位京城纨绔,还当众放下了狠话。

    “你们若是不信,殿试见真招!”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神澜奇域无双珠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

重生宠夫之路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祈容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祈容并收藏重生宠夫之路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