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重生宠夫之路 > 第67章 季家臭名

第67章 季家臭名

推荐阅读: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夺舍之停不下来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恰似寒光遇骄阳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被骗购买劣质丝绸的事太过愚蠢,怕季晓风责骂的季家姐妹不约而同地将此事瞒了下来,望季舒墨能顺顺利利地将此事解决,争取在聚宝斋上大捞一笔后再向母亲道出真相,将功补过。

    她们满打满算地认为,万筱会看在季舒墨的面上会多宽限几天,甚至于日后和季记布坊达成长期的贸易往来。毕竟万筱喜欢季舒墨啊!以前,萧晚狂追季舒墨时,就傻兮兮地帮她们还清了债务,还赠送了两间闹市的店铺!之后陆陆续续的好处更是多得数不胜数。

    所以,前两次聚宝斋的掌柜和和气气地来询问丝绸进度时,她们都没放在心上,谁知次,聚宝斋的人竟一反常态地在季记布坊门前吵吵嚷嚷地骂她们不守信用,不仅将户部的季晓风惊动了,还在短时间内在京城里传得沸沸扬扬。

    不禁埋怨起办事不靠谱的季舒墨,季如芸满腹委屈地说:“母亲,原本我和三妹是想告诉您的。但四弟说有法子让万筱多宽限几日,让我们勿要大张旗鼓地惊动您惹您生气,所以我们才瞒了下来。”

    “是啊母亲!”季欣桐帮腔道,“四弟还说万筱喜欢他,向他表白呢……”

    听到两位姐姐如此厚颜无耻的推脱,刚回家的季舒墨脸色骤然一变,整个人惊愕在了原地。

    “母亲,是二姐派人来萧府找我,我才得知了此事。我并没有让她隐瞒你,是她说怕你责问,让我向万筱说说情帮她解决此事。”

    “既然去说情了,为何聚宝斋还要来闹事?”季晓风蹙着眉,不满地说,“舒墨,你太让娘亲失望了,竟连这点小事都办不好。”

    小事?!

    一想到自己这段时间内费心费力帮她们四处奔波,忍受着那些人的嘲讽和羞辱,他的两位好姐姐非但不关心自己,竟还在母亲面前说出这种颠倒是非黑白的胡话!而一向时时刻刻宠溺自己的母亲竟在此刻不分青红皂白地责问他!

    这一瞬间,季舒墨气得浑身发抖,不由颤着声委屈道,“母亲,说情一事,我已经尽最大努力去帮忙了,已经比最初拖延了三日。这事原本就是二姐三姐购买了劣质丝绸却迟迟无法交货,怎能将罪名推到我的头上!”

    没想到季舒墨竟在此时归府,被当众戳穿谎话的季如芸,脸色微微一变,但她很快急急地辩解:“母亲,购买劣质丝绸可不是我,是三妹!”

    见季晓风责问的眸光望来,季欣桐白了白脸色,补充道:“母亲,这丝绸一事,不能全怪我,二姐也有检查过丝绸!二姐若早点发现丝绸有问题的话,我们就不会赶不上交货了!”

    见季欣桐又将罪名推给了自己,季如芸恼羞成怒地喝道:“是你信誓旦旦地说丝绸没有问题,我才没有再次检查!在这之前,我一直将布坊打理得井井有条,若不是你贪赌挪用了银两,又上当受骗购买了劣质丝绸,我们早就染完了这三百匹丝绸!”

    就在季如芸与季欣桐互相推卸责任时,季记布坊的掌柜满头大汗地闯进了大厅,惊慌失措地喊道:“大人,小姐!不好了!聚宝斋将我们告上了衙门,说我们拿了定金却迟迟不交货,言而无信!是诈骗!”

    没想到这小小无法交货的事竟闹上了官府!季晓风的脸一瞬间铁青了起来。

    她官居四品,家里却出了这样的丑闻,简直丢尽了她的脸面。

    怒斥了一番争执不休的季家姐妹后,她急急地领着自己的儿女,一同赶去了季记布坊,准备以最快的速度平息这一场纠纷。

    季记布坊门前围着不少看戏的百姓,在官差的见证下,聚宝斋的掌柜许云痛心疾首地在众人面前,道出了季记布坊言而无信的全部过程。

    “官差大人,这三百匹染色丝绸价格不菲,原本有很多衣铺愿意与聚宝斋签下合约。但由于少东家的好友宋小姐介绍,我们东家才和季记布坊签下了合约,约定在半个月内完成三百匹染色丝绸。若是逾期未交,就罚两倍的银两。”

    将合约书递上,许云恭敬地说:“大人您看,这是当日的合约书。如今已超期三日之久,季记布坊却迟迟不给聚宝斋一个交代,这严重违反了买卖协议!应当予以重罚!”

    季如芸急急解释:“许掌柜,你误会了。万小姐有答应过我们多宽限几日……你怎么能出尔反尔呢”

    “出尔反尔?”许云冷哼一声,嗤之以鼻地打断,“真正出尔反尔的不正是你们季记布坊吗?这三百匹染色丝绸,我们聚宝斋十分急用。贵店当时信誓旦旦地保证,一定能在半个月内完成,我们东家才答应此事。但现在已经逾期三日之久,你们布坊又完成了多少呢?你们在明知无法完成后,几次三番派季舒墨死皮赖脸地缠着小姐,意图施展美人计逃避赔偿,小姐被缠得没有法子,才答应多宽限几日。”

    许云的颠倒是非黑白,令季舒墨的脸色一瞬间难看了起来。他冷着声打断:“许掌柜,我只见过万小姐一面,何来几次三番纠缠万小姐一说?三日前,我是代表季记布坊来见万小姐谈生意,希望她能多宽限我们几日,我们布坊必能交出令她满意的丝绸。”

    “代表?”许云不满地反驳,“若是季记布坊真有诚意,为何不是季小姐亲自前来协谈,而是派一名已婚男子来找我们东家,并且孤男寡女共处了一室?事后,我们东家和她的未婚夫大吵了一架,这事难道完全和季公子无关吗?”

    愤怒地说着,许云严肃地板起脸,又斥责道:“原本多宽限几日无可厚非,但东家和未婚夫青梅竹马,望季公子自重,勿要破坏他们之间的感情。”

    一石激起千层浪,围观的群众不禁回忆起刚才聚宝斋内的哄闹和少年满腹委屈的哭诉,顿时八卦心骤起,纷纷窃窃私语地议论了起来。

    “刚才那公子哭得可伤心了,说季公子偷偷摸摸地来找万小姐,甚至对万小姐拉拉扯扯,卿卿我我。当天晚上,万小姐就说要取消他们的婚约,另娶他人……”

    “是啊是啊,我也看到了。没想到季公子是这种人……”

    这一刻,季舒墨有种有口难辩的苦楚。因为他根本不能把当日自己和万筱的对话一一道出,若是提到万筱的确有意要娶他,甚至要将他带离萧家,那基本坐实了破坏他们未婚夫妇的事实。而他身为有妇之夫,与未婚女子共处一室原本就是有违常理,瞒着萧家偷偷进行的。

    如今,他身为萧家的人,却代表季记布坊谈生意,任何人都会怀疑他们的居心不良。此时此刻,一向能言善辩、口若悬河的第一才子竟被堵得毫无反击之力。

    与此同时,季家母女忽然意识到,聚宝斋突然翻脸不认人,恐怕是因为这位未婚夫心怀不满,所以故意闹上了公堂,想让他们季家难堪。

    原以为万筱曾喜欢季舒墨,她们派他前去说情会简单有效。没想到万筱竟还有个未婚夫!

    这一刻,季家姐妹后悔不已,暗骂季舒墨办砸了此事!

    “许掌柜,四弟并没有想要破坏万小姐和那位公子,这一切恐怕是一场误会。”季如芸上前,赔错道,“半个月染三百匹丝绸实在是太赶,季记布坊短时间内真心无法完成合约……不知可否……”

    “季小姐,当时与贵店签约时,我们有明确表态,这三百匹丝绸聚宝斋十分急用。”不给季家母女反驳的机会,许云义正辞严地开口:“原本晚一两日的确无碍,但据我这两天催货时的调查,发现季记布坊内全是劣质丝绸。你们一直让我们聚宝斋多宽限几日,口口声声地保证一定会尽快交货。可现在,我在贵店内发现的丝绸全部是劣质斑斑的假货,难不成你们要将这几百匹劣质丝绸搪塞给我们?”

    拿出一匹褪色的劣质丝绸,许云愤愤不满地说:“官差大人请看,这匹就是季记布坊内的丝绸,褪色成这样,竟还拿出来贩卖!简直是诈骗!”

    “不……这些不是卖的……”季如芸急急解释,心却是虚了起来。这数百匹丝绸虽然褪色,但毕竟花了重金,她们不愿丢弃浪费,所以最近一直在想办法怎么蒙混过关地卖出去,没想到才卖出了几匹,就被人逮了个正着……

    “那你们这半个月所染的丝绸呢?!”许云厉声喝道,“整整半个多月过去了,难不成你们一匹都没完成?!耽误我们生意这么久,一匹丝绸都未交出,有这么做生意的吗!”

    见许云咄咄相逼,季欣桐头脑发热地反驳道:“当然不是,我们完成了二十匹!”

    “二十匹?”许云冷笑连连,“季小姐您可真说得出啊!整整十八天,你们才染了二十匹丝绸。这一天染一匹丝绸的速度,就是你们对待我们聚宝斋的态度吗?好,很好!”

    见情形不对,季晓风连忙上前,打着圆场道:“许掌柜,是欣桐误买了劣质丝绸,才造成了如今无法交货的处境。逾期未交货,是季记布坊的错,我们布坊愿意承担所有的责任。两倍定金,我们也会遵守合约奉还……望……”

    “季大人,您似乎搞错了。”许云微笑着打断,“不是两倍定金,而是两倍货款全额,总计七千两白银。您若不信,请翻看合约书上的第十一条,上面可是白纸黑字地写明了一切。若是季记布坊逾期未交货,必须赔偿两倍的货款。这里的货款指的是三千五百两白银,而非定金的五百两。”

    季晓风一看合约,整个人风中凌乱了,刀子般的目光纷纷射向了自己的儿女,目露着滔天怒意。

    一千两银子还好说,但七千两白银,足足有她几年的俸禄,她一时间上哪去筹呢?!

    “许掌柜!”原本就负债累累的季欣桐,瞬间脸色惨白,惊恐地大叫了起来,“一般都是赔偿两倍的定金啊,你这赔付全额的说话一点都不合理!我们怎么可能赔得出七千两白银!”

    “季小姐,这合约书上可是有你的亲笔签名和手印,说明当日你也同意了此项条款,否则不可能签下此份合约。事到如今,你才说不合理,还不出赔款,当初何必签约呢!难不成你是在戏耍我们?!”

    当时,有许多布坊和大布庄为聚宝斋这么一大单生意挣破了脑袋。她们万万没想到,聚宝斋竟会将如此大的生意,交给季记布坊这样的小作坊。如今,见季记布坊完不成货款,还要面临巨款的赔偿,被抢了生意的同行店铺纷纷落井下石了起来:“季记布坊出尔反尔,竟然还不愿赔偿!品性太恶劣了!”

    “一看就是没诚意想耍赖,支持上县衙告他!”

    由于是家族小作坊,季记布坊在接了聚宝斋的生意后,发现布坊的人手严重不足。为了在半个月内赶出三百匹染色丝绸,季如芸和季欣桐不仅外聘了很多临时工,还推掉了很多之前签下的订单。

    此时,季记布坊出尔反尔的行为立刻引起了围观群众们强烈的共鸣。

    一名女子不满地怒道:“一个月前,我和夫郎一起在季记布坊内挑中了一款丝绸,让季记布坊为我们制作成婚时所穿的喜服。明明约定是在十天后领取喜服,谁知十天后,竟被告知她们不做我们生意了,让我们另找店铺。”

    一想到当时季如芸敷衍嚣张的态度,女子怒火三丈,言辞更为激烈:“我和夫郎原本是在十天前成婚,因为季记布坊言而无信,害得我们的大婚推迟了整整半个月!她们不但一分钱都不赔偿,还警告我说,她们母亲是官居四品的户部侍郎!哪怕我告上衙门,衙门也不会受理这种鸡毛蒜皮的小事。简直是气死我了!”

    “我也是!”一名男子同样生气地说,“九日前,是我女儿的满岁生日。我和妻主特地在季记布坊订做了新衣裳,想在摆满月酒那日将女儿打扮得漂漂亮亮。谁知,之前信誓旦旦承诺的季记布坊,竟突然言而无信,说不做我们生意了!京城里这么多间店铺,我可是第一次见到这样食言而肥、不守信诺的布坊!”

    当时接了这么大一个订单,季如芸和季欣桐双双被幸福冲昏了头脑,她们心里信誓旦旦地认为自己一定能完成得完美无缺,并且一定能准时交货,所以根本没有注意赔付方面的条款。

    而在半个月内染完三百匹丝绸,实在是太赶,所以她们一口气推掉了很多金额数目较小的单子。以为这事稀松平常的季家两姐妹,并不知自己出尔反尔的行为在无形之间做坏了季记布坊的招牌,让顾客对她们店铺敬而远之的同时,也在这样特定的条件下,将自己所受的积怨和愤怒一瞬间大爆发了起来。

    这一刻,原本窃窃私语的声音竟演变成了声讨季记布坊不守信用的责骂声,这一声高过一声,不仅引来了更多围观的百姓,竟还有人气愤地朝高挂的牌匾扔起了臭鸡蛋。

    一时间,场面混乱无比,官差们不得不出面维持起了秩序。

    原本,官差们并不重视这件事。毕竟,这只是欠债还钱的小事,她们跑个过场调解一下即可。可当围观的群众纷纷表示要严惩季记布坊时,她们立刻意识到季记布坊已犯了众怒。

    这时,哪怕季晓风不断得给她们使眼色,她们也不得不在百姓面前做出公正的判决,那就是季记布坊的确要按照合约书的内容赔付聚宝斋七千两白银。若是无法偿还,就必须拿季记布坊抵押,直至还清债务为止。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重生宠夫之路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祈容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祈容并收藏重生宠夫之路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