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重生宠夫之路 > 第77章 萧晚弱冠之礼

第77章 萧晚弱冠之礼

推荐阅读: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夺舍之停不下来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恰似寒光遇骄阳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昭儿,妻主马上要举行弱冠之礼了,我该送什么礼物给妻主呢?”谢初辰歪着头想了想,半响,苦恼地蹙起眉头,“妻主不缺文房四宝,也不缺金银珠宝……若是丝帕香囊……”

    “丝帕香囊太过俗气。”昭儿轻哼一声,不满地嘟着嘴,“据说,那个季舒墨请京城最著名的工匠用玄铁打造了一把绝世宝剑!也不知道季家败了后,他从哪里拿的银子……不过公子啊,你可不能被这个坏蛋比下去啊!怎么说也要高他一筹!正一正萧家正君的威风!”

    谢初辰慌乱地捂住昭儿的嘴,轻声提醒:“昭儿……你别乱说。”

    “公子,小姐都把玉佩给你了……”眨了眨眼睛,昭儿嘿嘿笑道,“每次沐浴的时候都舍不得拿下,别以为我不知道……”

    “昭儿,你偷看我!”萧晚将玉佩送给他的事,谢初辰没告诉任何人,没想到还是被眼尖的昭儿偷窥去了。

    “只是,小姐都许了公子正君之位了,公子也嫁给小姐五个多月了……”扳着手指算了算日子,昭儿瞅了瞅谢初辰的胸口,幽幽地叹气,“我家公子怎么还是处-子之身啊……”

    谢初辰的脸腾地红了,慌忙地捂住了胸口。

    “难道是公子太单板了,让小姐提不起兴趣?但公子长得挺俊的啊……都同床共枕三个月了……难道小姐不行?……哎呦公子,你别打我啊……”

    昭儿捂着脑袋,泪眼婆娑地委屈道:“我这不是帮你分析么……”

    一想到前段日子,自己高高兴兴地沐浴一番等着妻主宠爱,谁知妻主竟……流鼻血地晕了过去。谢初辰面色微微一变,整个神情都萎了。

    但很快,他板着脸斥责着昭儿,又严肃地为自己的妻主正名道,“不许乱说。前段日子我身体不适,妻主又忙,所以……”

    “公子,现在你养好伤了,小姐也不忙了……冠礼之日,你就把自己当做礼物送给小姐吧!”昭儿兴冲冲地说,“公子,这主意不错吧,甩季舒墨的宝剑几条大街呢!”

    礼物……?

    谢初辰的脑袋晕晕的,还未有所反应。昭儿已经口无遮拦地为他打点起了一切:“首先是衣服……”

    看了看谢初辰的衣着,昭儿有点嫌弃地摇了摇头:“公子,正确的侍寝可不能再穿得那么多睡觉了……唔……要不沐浴好就裹在被子里吧……”

    裹着被子?!那岂不是不穿?!

    谢初辰凌乱了起来,脑袋里瞬间浮现了几出不堪入目却又让他脸红心跳的美好画面。

    不穿的话,妻主应该会忍不住的吧……到时候……

    “万一小姐真的不太行……可以在酒里下点壮阴的……”

    “……昭儿,闭嘴!”

    “不过,公子是第一次,也有可能……无法……呜呜呜……”

    没想到自己纯洁可爱的昭儿竟然满脑子这些东西,谢初辰生气道:“干活去!”

    昭儿垮下脸:“那到底要不要准备这些啊……?”

    “……”

    许久,谢初辰逮着扫院子的昭儿。

    见他一脸委屈地望着自己,他扭捏地红着脸,支支吾吾道:“那些先备着吧,万一……”

    东魏国的嫡女一旦到了十八岁,将由祖母在宗庙里主持冠礼,寓意其成年,需担负起保家卫国的重任。

    嫡女弱冠与庶女不同,行加冠礼首先要挑选吉日,选定加冠的来宾,并准备祭祀天地、祖先的供品,然后由祖母引领进太庙,祭告天地、祖先。

    萧晚的冠礼本该是由萧萍主持。但萧萍四年前便已去世,所以大礼则由继高祖的宗女萧玉容主之。至于加冠之人,萧玉容首先想到的是满腹经纶、位列三公的宁太傅。

    宁太傅是萧晚的老师,又是德高望重的一品官员,无论身份地位都是为萧晚加冠的最佳人选。但楚天悦得知此事后,竟破天荒地要为萧晚加冠。

    萧晚是萧家嫡系中的嫡长女,现在很得女皇的宠爱,不仅担任工部侍郎和督赈官之位,更因赈灾在民间呼声甚高,成为了百官争相巴结的对象。

    当她要举办弱冠之礼的消息陆续传出后,萧府收到的礼物越来越多,绫罗绸缎、古玩珍宝应接不暇,就连冠礼的拜帖都络绎不绝。

    但当女皇亲自冠礼的消息传出后,京城上下瞬间炸开了锅!

    只有皇亲国戚才有被女皇加冠的资格,萧晚一个平民竟享有了如此殊荣!?

    这简直是天大的恩赐!

    在众人羡慕嫉妒的目光下,萧晚的加冠仪式因女皇的参与变得格外的隆重和盛大。萧府所有人都为此忙得晕头转向,萧晚自己也哭笑不得,前世的门可罗雀和今生的门庭若市真是巨大的反差啊……

    前世,因为大灾来临,萧晚的弱冠之礼推迟了整整一个月,在一月七日的吉日才正式举行。那时的她还是个游手好闲的大纨绔,正宾请的都是些自己的狐朋狗友。除了楚诗玉和几位看在兵部尚书面上捧场的达官贵族,大部分都是慕着季舒墨妻主的名声前来观礼的。

    季舒墨因赈灾扬名万里,他那游手好闲、不务正业的妻主终于弱冠了,简直是一朵鲜花插在了牛粪上。

    众人感慨唏嘘,但萧晚却为季舒墨感到自豪,甚至于特别开心,季舒墨送了她一把绝世的宝剑。这是她从季舒墨手中收到的第一份礼物,她逢人必显摆!

    至于前世谢初辰送了什么,萧晚愁眉苦想了很久,却发现这段记忆模模糊糊。反而因为那日喝多了,满脑子都是些不堪入目的画面——她那日似乎和季舒墨……那啥了……

    这样一想,萧晚哀嚎地叹气,悲愤地捂住了脑袋。

    那时,她那么讨厌谢初辰,无论谢初辰送她什么礼物,都肯定被她嫌弃地丢到一旁了,亦或者冷嘲热讽,狠狠践踏着他的真心……

    这次,她绝对要好好表现!

    无论谢初辰送她什么礼物,她都要好好地珍藏起来!并给他一个巨大的惊喜!

    时间一晃就到了腊月初三。这一天,天气格外的晴好,像是迎接萧晚成年一般,朵朵白云在和煦的冬风中翩翩起舞,湛蓝的天空如碧玉一般,明净澄澈。

    为庆贺萧晚的弱冠之礼,萧府门前的锦绣大街上大摆着流水筵席一天一夜,门前更是鞭炮齐鸣,鼓声震天。

    来往过客,不分男女老幼贵贱,都可以直接入席沾些喜气。一时间,锦绣街上人声鼎沸,热闹非凡,因大灾而萧条的京城仿佛又飘荡起了酒肉的香味。

    作为众人瞩目的寿星,萧晚今日穿着一袭玄色锦缎彩云袍。宽长的袖口上用银丝勾出了几片暗红色祥云,衬着她的肤色更加白皙。长长的下摆由红色的如意作为纹底,在走动间缓缓散开垂曳至地上,十足华美精致。

    一头墨如乌玉的长发随意地散在身后,衬着这张略施粉黛的脸庞清俊如玉,让人眼前一亮。明明是同样的细柳叶眉,明眸薄唇,但五个月前的萧晚却因相由心生,俊脸的容貌透着一股子慵懒萎靡的气息,让人望着就摇头叹息。

    但今日,萧晚这一身玄衣绸缎剪裁贴身,配着腰间的白玉腰带,当真一表人才、英姿飒爽。一时间,在场的宾客都被英俊登场的萧晚吸引住了目光。

    萧晚却在人群里瞬间捕捉到了谢初辰的身影。一袭淡紫色的锦缎长袍,衬得他白皙的肤色细致如瓷,在阳光下散着淡淡柔美的光泽。乌黑的青丝高高束起,斜插着萧晚所送的红檀簪子。

    温柔似水的精致五官,配着他这一身淡雅却又不失庄重的打扮,宛如一块无瑕美玉静立在人群里,牢牢地吸引着萧晚的目光。

    见谢初辰打扮得美美的,萧晚微微一笑,一双潋滟深眸流转着温柔的风情暖意。仿佛四周熙攘喧嚣不再,天地之间唯有谢初辰一人……

    谢初辰身边的公子们被萧晚这么望一眼,立刻心尖酥软,小鹿乱撞地红了脸。

    但萧晚却越过他们,直朝着谢初辰走来。

    她一眨不眨地望着谢初辰,眸中透着殷切的期盼。

    如今的谢初辰,不再因才容皆缺被众人孤立,而是被不少公子团团围住,叽叽喳喳地询问个不停。

    原本,谢初辰很高兴自己能交到同龄的好友,但他们一个个向他明示暗示着萧晚的喜好,让他原本的好心情瞬间低到了低谷,心里幽幽地泛起了醋花。

    妻主已经恶名在外,唯有他一人知道妻主的好。现在妻主美名在外,让他觉得危机重重……

    正愁着怎么搪塞时,萧晚却执起了他的手,殷切地问道:“初辰,你今日送我什么礼物?”

    当众之下问起礼物其实十分唐突,但萧晚的心扑扑扑地跳着,对着谢初辰的礼物实在是太期待了,所以按耐不住跑到了谢初辰面前,追问了起来。

    一想到当日昭儿的提议,谢初辰的脸腾地烧了起来。好半响,他才将手中的锦盒递了过去,紧张道:“我给妻主织了一条围巾,希望妻主不嫌弃……”

    如今,萧府内绫罗绸缎、古玩珍宝林林总总都可以堆成一座山了。谢初辰瞧着自己寒酸的围巾,实在是太不好意思了。

    围巾好啊!初辰真是太贴心了!

    萧晚高高兴兴地接过,正要打开一瞧究竟时,却见谢初辰的脸诡异地泛着嫣红。想到前不久谢初辰还感染了风寒,萧晚担忧地握住他冰冷的双手,小心翼翼地哈着暖气。

    “初辰,谢谢你。”

    在夫妻两人当众亲亲热热时,不远处的季舒墨神色阴郁地咬着唇瓣,恨恨地瞪着谢初辰。

    身为才子,季舒墨无论出现在哪里,都会被所有人瞩目着,他享受着被人赞美的优越感。但今日,非但没有一人向他问好,甚至于不少人在路过他时窃窃私语着他母亲贪污的事情。那些曾经败于他手下的少年们,更在他背后指指点点,嬉戏调笑他失宠的声音在大老远就听见了。

    更让他无法忍受的是,紫色在东魏是尊贵之色,重要场合不能随意乱穿。

    但今日,谢初辰却穿了一袭淡紫色的锦袍,莫非萧晚真要在今日冠礼后,立他为正夫?!

    一想到自己花了重金打造了一把宝剑,萧晚却看也不看就丢进了库房。但谢初辰的一条烂围巾,却让萧晚这么高兴!

    季舒墨心中更加不甘心了,不明白这些日子他已经屈尊降贵地各种讨好萧晚了,为何萧晚仍然不多看他一眼?

    若是萧晚真的立谢初辰为正夫……

    不!今日,他要让谢初辰成为残花败柳,在众人面前身败名裂、狼狈丢脸,看他有何资格成为萧家的正君!

    凝望着不远处笑靥如花、天真烂漫的谢初辰,季舒墨嘴角轻扬起一抹隐忍残酷的笑容,美眸中闪烁着嘲讽与阴毒。

    萧晚的宠爱,是他的!

    萧晚,是他的妻主!

    谢初辰,你给我消失吧!

    “陛下驾到!”

    随着宫女一阵中气十足的声音,头戴帝王冕的楚天悦出现在了萧府。她一袭明黄色织锦龙袍,金黄的腰带上镶嵌着名贵的白玉,整个人散发出一种威震天下的王者之气。

    楚天悦的身边跟着三位皇女,楚诗玉为淡黄色的太子正装,尽显皇家气度。楚陌容一袭墨色锦服,虽是低调,却难掩与身俱来的高贵。楚慕青同样不甘落后,一袭绛紫长袍,英俊非凡。

    女皇亲临后,一行人浩浩荡荡地来到了萧家宗庙。

    吉时一到,萧晚庄重地跪在祖先牌位前,手举三炷香,开始拜礼。

    念完祭祀宗祖的悼词,萧玉容上前替萧晚梳发,将头发盘成了发髻。

    望着一眨眼就成年的女儿,萧玉容心中感慨万分,忍不住浮现了几沫泪花,低声嘱咐道:“晚儿,今日一过你便成年,要好好地报效祖国,为家族争光,早日开枝散叶,为……”

    作为萧家的长房嫡女,萧晚有义务早日开枝散叶,传承家业。但萧玉容知道,萧晚并不想再娶夫郎,只想和谢初辰一人携手到老。

    当年的萧玉容就有过这样的冲动,但她并没有守住。萧晚的父亲温氏难产而亡后,她因长房嫡女不得不为家族开枝散叶的义务,又纳了两位侧夫。只可惜倒头来,萧轻如不争气被自己逐出了家门,她膝下还是只有萧晚一个女儿。

    萧玉容话音一顿,轻叹道:“那些并不重要,娘亲只希望你平平安安、快快乐乐就好……别被家族的负担压得太重了……”

    这段日子,萧玉容觉得萧晚太拼了,拼得有些奇怪,成长得太过迅速。一瞬间锋芒外露,在萧玉容眼里并非是好事,例如现在,萧晚掀起反腐大潮后,不少暗流涌动着要除掉萧晚。

    如今,她只有萧晚一个女儿,比起振兴家族,她更希望萧晚健康平安,一世无忧无虑。

    只是,她这个女儿心中,似乎藏着一个天大的秘密——一个令她完全改变的秘密……

    “行冠礼!”

    正座上的女皇缓缓下了一级台阶,为萧晚戴上了冠笄。

    瞧见英俊潇洒的萧晚,楚天悦飞扬的长眉染着欣赏的笑意。

    若非今日萧晚加冠,她都差点忘了,这个当众斥责她并力挽狂澜灾情的,竟是个未成年的少女。

    虽然,为萧晚加冠是一时兴起,但也有着将这颗有才华的幼苗狠狠抓牢的心思。

    楚天悦微微含笑,朗朗道:“萧爱卿年纪轻轻,已为东魏王朝立下不少的功劳,朕十分欣赏。女承母业,朕希望你能像萧大将军和萧尚书一样,成为国之栋梁。”

    俊美的脸庞辉映着晨曦,暖风将萧晚的长袍徐徐吹起,这一刻,一股豪情壮志在她心中升腾。

    她不禁双膝跪地,缓缓下拜,将额头贴在了手背上。“晚儿一定不负陛下和母亲所望,日后全力以赴,报效祖国,为家族争光。”

    不过,在这之前,她会先完成复仇。站在荣誉的最高点,将那些渣渣们狠狠地踩在脚下。

    “礼毕——”

    一旁观礼的楚慕青怒气咬牙,心想着自己身为皇女,弱冠之日都没有如此张扬和隆重。萧晚不过是一介平民,凭什么母皇这般欣赏她!

    还亲自给她加冠!凭什么!

    恨意和怒意在楚慕青心中不断地碰撞着,原本因为萧晚愚蠢而想利用她的楚慕青,立刻意识到,萧家已经和五个月前不一样了。

    季舒墨不再是萧晚宠溺的宝贝,萧晚也不再是萧家唯一的弱点。

    若想动摇萧晚,必须从谢初辰入手。

    该死的萧轻如,上次竟失败了!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重生宠夫之路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祈容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祈容并收藏重生宠夫之路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