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综影视之勾搭渣夫 > 第47章 渣夫温瑞凡12

第47章 渣夫温瑞凡12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安真,我是蓝天蔚。”

    “你好,蓝先生,你找我有事吗?”

    “听说……你跟刘董在一起了,是吗?”

    “蓝先生,你在说笑话吗?”

    “你现在看看屋外。”

    “怎么样,是不是有很多记者?”

    “怎么会这样?蓝先生,我、我该怎么办?”

    “你今天不要出门了,给萌萌也请假,你们先待在家里等风头稍稍过去再说。”

    “我知道了,谢谢你厚,蓝先生。”

    “安真……其实,我还有一件事要跟你说。”

    “什么事情?”

    “自从温瑞凡受伤以后,黎薇恩一直住在我家。”

    “……”

    “没事啊,她现在无家可归,也蛮可怜的。”

    “我妈也在,她说黎薇恩心理方面出了问题,有中度的狂躁症。今天一大早看到新闻,娱记挖出了你们四个人之间的事情,黎薇恩一受刺激就跑了出去,我怕她现在控制不了自己过去找你,你……自己要小心。”

    “我知道了,蓝先生,谢谢你的提醒。”

    “那……再见。”

    “再见。”

    那一期的幸福厨房播放出来以后其实也没引起大家多大的关注,只有少数的观众在电视台微博里留言说这一期的谢女士太高傲,竟然连主持人也不怎么搭理;但也有人赞同道主持人问的问题涉及个人*,谢女士不回答也是可以理解的。直到有一天,有人在贴吧放了一张照片,男主角是一向洁身自好的商业大亨刘擎苍,而他正低着头,怀里扶着一个漂亮的旗袍女子!一瞬间,记者以及网友们都沸腾了,大家都对刘董怀里的女人十分好奇,强烈跪求真相!万能的网友将谢女士与抱抱门的女主角放在一起比较,眼睛瞬间亮了。这两个女人,根本就是同一个人!

    仅仅在一夜之间,谢安真的个人资料被无孔不钻的娱记无巨细挖地出来了。这个抱抱门的女主角竟然是离过婚的,更让人意想不到的是她居然还收留了前夫与小三住在一起!顿时,大家都对这个女人的心胸感到不可思议,本来只是对刘擎苍的女友感兴趣的人们立即将焦点放在正妻小三错综复杂的关系上,这简直比琼瑶大剧还要来得狗血!

    周筱放下客厅的电话,走到窗帘后面,看到楼下的院子铁门外已经聚集了很多记者,现在正值上班上学的时间,他们等着谢女士一出来就立刻上前进行采访,谁都想争取拿到第一手资料。

    一双手忽然攀上了她的肩膀,周筱回头一看,发现是温瑞凡。他也听到了下面人声鼎沸,过来看看到底是怎么情况。

    温瑞凡皱着眉头,将视线放回周筱身上:“安真,这……这是什么情况?为什么有那么多记者在我们家门口?”

    周筱只好轻叹:“……你自己看电视吧。”

    温瑞凡疑惑极了,走过去拿起放在玻璃茶几上的遥控器按下电源,打开的台正好是台湾早间新闻。

    “……我们现在正在谢宅门口等待着无敌正妻谢安真女士的出现,一有消息会立刻发回本台……”

    温瑞凡的眉头皱的更紧了,“安真,是我们的事情?”

    周筱现在无暇回答他,她拨打了萌萌班主任李老师的电话,正蹙眉等待着对方的接通。

    “早上好,李老师,我是温雨萌的妈妈……”

    温瑞凡只得重新走到阳台边上,隐藏在窗帘后面观察外面的情况。

    “爸爸妈妈,外面好吵哦。”萌萌用胖乎乎的小手揉着睡眼,站在二楼楼梯口撒娇道。

    周筱还打着电话,温瑞凡赶紧过去抱起萌萌。

    周筱捂着话筒,轻声说:“萌萌,你现在乖乖让爸爸帮你洗脸刷牙好不好?妈妈过会儿才为你扎辫子。”

    “好。”

    听到这个回答,周筱才继续与李老师说话。

    洗手间里,萌萌乖乖就着爸爸的手喝了口水,在口腔里滚了几下才吐出来,温瑞凡立刻拿着冒着热气的毛巾为她擦擦脸。

    “好了,爸爸,我香不香?”萌萌故意在爸爸脸前呵气,可爱得让温瑞凡忍不住伸手掐了掐她的小脸。

    萌萌闪躲着,发出快乐的笑声。温瑞凡恶作剧般扛起她,疾步走出洗手间。

    “好棒!爸爸再高点!”萌萌一点儿也不害怕。

    温瑞凡想吓吓她,手臂夹着萌萌在空中绕了几圈,引得她开心大笑。

    “好了好了,你们父女俩别闹了啊。”周筱循声看过来,看到此情此景连忙阻止道。

    温瑞凡听话地放下萌萌,惹得她不满地撅起小嘴。温瑞凡只好转移话题说:“萌萌,爸爸为你扎辫子好吗?”

    “爸爸你能行吗?”萌萌仰着小脑袋,不相信地看着他。

    温瑞凡一滞,片刻才说:“你让爸爸试试就知道了。”

    萌萌看到妈妈没阻止,只好答应道:“那好吧,但妈妈要在旁边看着哦。”

    萌萌坐在镜子前,双脚一晃一晃的,后面的爸爸正手忙脚乱地扒着她的头发。

    “爸爸,为什么外面那么吵?”

    “因为有很多叔叔阿姨在外面啊。”

    “为什么他们会在外面?”

    温瑞凡沉默片刻,才说:“因为爸爸做错事,被他们知道了。”

    “为什么爸爸会做错事?”

    温瑞凡从镜子里看向倚着门口站着的周筱,与她的目光相接,低声说:“爸爸也不知道为什么。”

    萌萌感觉到爸爸的语气很低落,人小鬼大地安慰说:“没关系,爸爸以后不要再做错事就好了啊。妈妈有说过知错就改还是好孩子,爸爸知错就改也是好爸爸。”

    温瑞凡有些感动,“爸爸听萌萌的。”

    因为不能外出,他们的早餐是简简单单的燕麦粥,到午餐的时间,周筱才从冰箱里拿出仅剩的一块牛肉,打算做一道土豆焖牛肉。

    鲜嫩多汁的牛肉在锅上滋滋作响,混合着小葱的味道,一股令人垂涎的肉香味飘出厨房,引得正和爸爸玩游戏的萌萌砸吧砸吧嘴巴,顾不上玩了,跑到厨房里找妈妈说要尝尝味道。

    周筱被她小馋猫的样子逗笑了,她拿着筷子夹了一小块肉递到萌萌嘴边,不忘嘱咐说:“慢点,小心烫。”

    萌萌迫不及待地小小咬了一口,但肉实在太烫了,她“啊”了一声,吃不到肉,她委屈地看着妈妈。

    温瑞凡觉得很好笑,他对周筱说:“安真,让我来吧。”周筱将筷子递给他,温瑞凡连忙接过,碰到她温热的手,一时间有些愣住了。

    “快接住啊。”周筱说。

    温瑞凡呆呆地接过,目光仍然紧紧盯住她。

    “爸爸,我要吃,快点快点。”萌萌仰着头催促道。

    “啊,好。”温瑞凡蹲下来,让萌萌倚在他怀里,就着他的手吃东西。温瑞凡抬眼,望着已经转身将切好的土豆块倒入锅中的周筱,一时间,内心竟感到无限的满足与快乐。

    真想一直过着这样的生活。他暗暗地想。

    饭后,周筱站起来准备收拾碗具,被温瑞凡阻止:“安真,让我来洗吧。”

    周筱倒也没抢着要洗碗,温瑞凡以前没怎么做过这些家务,他手忙脚乱地收拾着碗碟,周筱见状,忍不住问:“你可以吗?”

    温瑞凡抬头笑了笑:“当然。”

    他将碗碟叠得高高的,小心翼翼地捧着进入厨房。

    他撩高袖子,就着洗洁精冲洗着碗碟,然后随手放到一旁的水槽里进行漂洗。周筱忍了忍,还是决定帮忙了。

    “不是这样洗的。”她从水槽里拿出碗,将洗洁精挤在洗碗布上面,进行擦洗。

    温瑞凡有些不好意思,只好专心看着周筱的示范。

    犹豫片刻,他轻声问:“安真,以后……我们一家三口快快乐乐生活在一起,好吗?”

    周筱的动作一顿,但她却没理会他,继续擦洗。

    温瑞凡急了,他伸手握住她的手腕,恳切说:“我是认真的。”

    周筱放下碗,抬眼看着他:“瑞凡,等你恢复记忆我们再谈这个问题好吗?”

    温瑞凡恨不得指天发誓:“安真,无论我有没有失忆,我自己都清楚地知道我想要的是什么,我喜欢的是谁,也许我曾经迷失过,但现在我很清醒。你就相信我吧,嗯?”

    周筱沉默了。

    温瑞凡怀疑了:“还是……你喜欢上别人了?那天在医院门口的男人?”他想起出院那天在门口看到他们三个站在一起宛如一家人,心里酸溜溜的。

    周筱气极:“你就是这样想我的吗?”话毕,她转身背对着他生闷气,看样子是不想跟他说话了。

    温瑞凡慌了,他从身后抱住她,道歉说:“安真,对不起,我……我只是自卑了,那个男人那么优秀,我害怕了,你就原谅我这一次吧。”

    但周筱此刻受到了来自系统的警告:警告,请立即远离异性,请立即远离异性,否则精神力将会在下一分钟进行抽离。警告,请立即……

    周筱:……我去,这又是哪门子事?

    她急忙推开身后的温瑞凡,别过头说:“瑞凡,我们先冷静一下好好想想吧。就算我原谅了你,薇恩的事情你怎么解决?”

    感觉到安真语气里的妥协,温瑞凡喜出望外:“我会跟她分手,你放心,我一定会好好解决,不会让你再伤心了。”

    周筱低头,轻“嗯”了一声。

    温瑞凡得偿所愿,内心欢喜不已,他想抱住周筱转圈,但周筱急急避开了他,仿佛赌气地说:“我还没有原谅你呢,你先解决薇恩的事情再说。”

    温瑞凡有些讪讪地,但他也觉得自己太孟浪了,于是心中狂跳不停,只能羞涩地说声:“好。”

    周筱望向他,假装嗔怒地说:“这里不需要你了,快出去陪萌萌玩。”

    温瑞凡掩不住嘴角的笑意,欢喜地出去了。

    周筱这才有空询问系统虐虐:刚刚是怎么一回事?

    系统虐虐解答说:你现在是林墨的附属,林墨的行事规则制约着你,他不愿意碰触异性,你也不允许与异性有过多的亲密接触。

    周筱无可奈何:那我的任务怎么办?

    系统虐虐笑而不答:呵呵。

    周筱只好自己想办法了,幸好的是,她平常在任务当中也没打算以色/诱的方法来达成目的,这个规则对她而言影响不大。

    待周筱洗完碗,温瑞凡为了表现自己是一个好爸爸,早就带萌萌上去睡午觉了。周筱轻轻推开萌萌房间的门,看到温瑞凡正揽着女儿,一大一小睡得香甜。

    周筱慢慢走进去,在温瑞凡面前蹲下来,对着他的脸轻缓地暗示道:“现在黑暗有一扇门,你现在过去慢慢地、慢慢地推开这扇门,进入到里面,你就能看到你近十年的记忆,一、二、三,醒过来。”

    温瑞凡的眼睛倏地睁开了,眼神中带有迷惑、恍然大悟,最后统统变为复杂不安。闪过这些情绪后,他这才看到眼前蹲着的周筱,心里不清楚到底是什么滋味。

    周筱朝他轻笑,犹如说悄悄话般:“怎么,做恶梦了吗?干嘛这样看着我?”

    温瑞凡已经调整好自己的心态了,他微笑说:“是啊,我梦到了你还是没能原谅我,我很伤心。”

    周筱“扑哧”一笑,开玩笑地说:“我就是不原谅你,你还能怎么样?”

    温瑞凡也笑:“那我就只能跪在门口等你消气为止。”

    周筱假装生气了:“好啊,你这是威胁我是吗?有本事现在就跪去啊,反正外面记者那么多,顺道帮你树立一个浪子回头金不换的形象。”

    温瑞凡没接话,只是一味看着她微笑。

    楼下的电话忽然响了,周筱怕吵醒萌萌,连忙出去接电话。

    “你好,我是谢安……”

    “谢安真!随便你怎么找男人,但干嘛将我跟瑞凡拖下水,你钓到了一个凯子要全世界都为你庆祝吗?真是好大的面子呀!”话筒里传来黎薇恩又急又气的声音。

    周筱敛住笑容,看向正在下楼的温瑞凡,脸色沉了下来。

    “怎么了?”温瑞凡笑,有些不解问。

    “现在你安心了?所有人都同情你,站在你这一边,所有人都责怪我!明明是瑞凡不爱你了,你为什么还要继续纠缠下去?求求你了,大发慈悲放过我们好吗?不要再弄出什么花样了,你是不是要我死给你看才罢休,是不是!是不是!”

    周筱想起来黎薇恩的狂躁症,只好平静地说:“你晚上过来我这里,我们好好谈谈吧。”说完便立刻挂上了。

    温瑞凡听出了她语气的不妥,大概猜到了这通电话是谁打过来的,但他不想捅破这张纸,伤害了刚刚他好不容易才维持的感情,只好装傻说:“我上去看看萌萌怎么样?”

    周筱没给她这个机会:“晚上薇恩会过来,我们……好好谈谈吧。”

    说完,她与温瑞凡擦肩而过,先他一步上了楼,回到卧室关上门,留下温瑞凡一人在楼下呆呆地站着。

    黎薇恩是心里有病,但她还没有失去理智,等到晚上夜深人静的时候,她才避过耳目,敲开了谢安真的房子大门。

    周筱早早将萌萌哄睡了,她关上房门,以免吵醒她,才慢慢下了楼,坐到黎薇恩对面。温瑞凡一直靠着楼梯口站着沉默不语。

    “你到底想要什么?”周筱率先开了口问。

    黎薇恩仿佛是听到了好笑的话,她大笑,把眼泪都笑出来了,才勉强收住说:“你问,我想要什么?谢安真,这句话应该是由我来问你吧?”她猛地站起来,指着温瑞凡说:“你自己摸着良心想想看,瑞凡已经把所有财产都给你了,车子、房子还有存款,我们什么都没了,只差去睡大街了,你还想要什么?要我跟瑞凡的命吗?”

    周筱无奈叹气:“为什么你就觉得自己没做错,现在这个局面是我造成的吗?你没来之前,我跟瑞凡本来就有一个幸福的家庭,是你破坏了这一切。”

    黎薇恩很激动,脸上又笑又恨,“你说是我?瑞凡不爱你了,他说跟你在一起很辛苦,是我的出现才让他决定不再忍受这一切,你们之间早就有问题了!是我解救了你们!”

    周筱气极反笑,对她颠覆是非的能力大开眼界。

    黎薇恩以为周筱不相信她,她过去拽着温瑞凡的手臂,边拉边说:“瑞凡,你来告诉谢安真,到底是不是这样,你说呀,说呀!”

    温瑞凡望向周筱,努力想分辨出她此刻脸上的表情,但周筱一直没看向她们,甚至脸无表情,他顿时慌了,将手臂扯了出来,对黎薇恩正色说:“黎小姐,也许我以前确实说过这些混账的话,但现在我很肯定,我心里爱的是安真,我想要一起生活的人是安真。对不起,我们……分手吧。”

    黎薇恩死死盯住温瑞凡,片刻哀求说:“你说分手?不要,我不要分手,瑞凡,你可能失忆了不清楚,你以前说过要娶我的!你说只属于我一个人的!肯定是谢安真,她误导了你是不是?谢安真,你好深的心机!”黎薇恩越想越气,抬起手,就想过去教训她一下,温瑞凡意识到,及时拉住她。

    “黎薇恩,你疯了!”

    “是!我是疯了!”黎薇恩回头朝他吼道,“我被你逼疯了!你以前说爱我的,为什么现在又变了,为什么你变心变得如此快!你到底有没有爱过我?”她哭了,伸手捶打着眼前这个男人。

    周筱暗暗嘲讽:这句话当初闹离婚的时候谢安真也问过,现在倒反过来了,风水轮流转是形容这样的情况吗?

    系统虐虐:筱筱,人家哭得好可怜呢,幸灾乐祸不是很厚道吧。

    周筱: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

    那边,温瑞凡任由黎薇恩捶打着,内心被痛苦与愧疚反复折磨着,他只能不断重复地说:“薇恩,对不起……”

    “我不要你的对不起,我只要你啊温瑞凡,你快想起来,你是爱我的,你只是现在不记得了而已,你快想想,不要离开我,瑞凡……”她扑在温瑞凡的怀里大声哭起来。

    温瑞凡闭上眼睛,悔恨的泪水缓缓流下来。

    黎薇恩拼命哭着,拽着温瑞凡的衣襟不放手,却突然向后晕倒,不省人事了。

    “薇恩!薇恩!”温瑞凡被突如其来的情况吓住了,他扶着黎薇恩不知所措。周筱急忙走过来,看着满脸泪水的黎薇恩,着急说:“她也许是太激动了才昏厥过去,我们还是先送医院让医生看看情况再说吧。”

    温瑞凡顿时才有了主心骨,他横抱起黎薇恩,周筱急忙跑在前面为他开门,温瑞凡顾不上外面有没有记者在蹲点,将她放在一直停靠在屋外小路的车里。

    周筱从窗口探头,对温瑞凡说:“你好好照顾她,有事打电话给我。”

    温瑞凡久久望着她,心里更加不知滋味了:“安真,对不起,我让你流了那么多泪。”

    周筱擒泪,“你还呆着干什么,快送薇恩去医院啊。”

    温瑞凡这才发动引擎,深深回头看了周筱一眼,认真地说:“安真,等我回来。”

    周筱抬眼不让眼泪掉下来,重重地点了点头。温瑞凡得到了答案,驾车朝医院驶去。

    透过后视镜,他看到夜幕下安真的身影越来越小,直至变成一个点,最后消失了。

    作者有话要说:估计错误,还有一章才能结束。

    PS:为了弥补昨天偷懒的错误,我决定今天二更啦。。。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综影视之勾搭渣夫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芒草花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芒草花并收藏综影视之勾搭渣夫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