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亲前婚后 > 19、牵手到老的日子(终篇)

19、牵手到老的日子(终篇)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龙王传说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十年修得同船渡,百年修得共枕眠,千年修得一世情缘。daneiRg :///

    今年秋天黄再次铺满地时候,我跟缇墨非婚姻已经走过了十六个年头。

    家还是西湾家。绿色草坪,浅蓝色屋顶,院里心树从不及人高小树长

    成了大树,儿从婴儿房里二尺长小怪兽变眨眼成了十三岁翩翩少年。皱纹不

    知从何时爬上了我眼角眉梢,星霜不知从何时开始染白了缇先生双鬓。

    清晨起来,推开窗户,冷风习习,压着厚云天空灰暗,大雨要来了。缇薇6点3坐

    校车去学校了。老公5点手术,8点完。

    我换好衣服,淡蓝羊毛衫,厚格长裙,保温手袋里放上温热煎饼,拿着黑伞出

    门了。

    到医院时候,离8点还有1分钟,我坐老公办公室等他。

    办公室不大,黑木桌上文案从左至右,用文件夹夹好排列得整整齐齐;书架有七

    层,每层都摆满了书,家里堆不下都被移到这里,病理杂记,胸水诊断学, 医学

    分生物杂论。。。即便放顶层书也一尘不染,那样高度,旁人不搭梯够

    不到,他自己应该每天都有定时清理;衣架上挂着白袍,很久以前,普杜,同

    样袍我曾经狼狈穿过一次;旁边还有一件灰色风衣,是二年前情人节给他买,

    不贵,我买都是打折货,缇薇说他穿上后看起来像保罗。纽曼,其实他比纽曼高,

    也长得比纽曼好看,并没有太大可比性。

    时针指到8,分针指到5时候,他进来了。

    他穿着白袍,打着一贯黑领带,走到桌边,重带上脱桌边手表,说道:

    “要下雨了,你跑来做什么?”

    “给你送伞啊。”我逆光看他背影,宽阔肩,修长依然,背微躬了些。

    他走过来,坐我旁边,把我冰凉手放掌心里,“天气转凉,别穿裙。医院

    很以后不要来了。

    我拿出还温热煎饼给他,看到他微红眼,皱着脸说:“先填胃,早上放微波炉

    里牛奶煎蛋一点没动,你以后不吃我晚上就不用费大把心思做了”。

    他接过煎饼,默默吃,完了,又说:“我以后会记得,你今晚上继续费心思吧。”

    我一听就不高兴了,“缇墨非,别告诉我你明天大清早又有手术!”

    他不说话。

    我心头一阵冒火,不想理他,起身要走。

    他拉着我手,“安安,这个病人不能耽搁了,他心瓣膜。。。”

    “你自己呢?我管它谁心瓣膜,我只管你胃!缇墨非,你听好,你要再像那时

    候一样给我突然倒手术台上,我。。。我就。。。”

    我不知道怎么继续下去,我只知道如果他再有什么三长两短,我干脆死了也比提心

    吊胆受折磨强。

    是,四年前某天,他突然昏倒手术台上,结果诊断书出来竟然是胃癌,他是

    医生,居然连自己身上潜伏了三年胃癌也敢说不知道,天知道他怎么想!所

    幸没过五年期,及时手术进行肿瘤切除。那年他46,不比年轻时身强力壮,术后前

    前后后用了一年才勉强恢复。刚恢复,他又冲回医院。医院里医生又不是只有他

    一人,只有他这个疯才会抢着身先士卒!

    他走过来把我揽怀里,“我申请书早就打好了,这样吧,下午我们一起去交给

    院长,以后每周手术不过一台。。。”

    “每次时间不准过五个小时!!”我赶紧补充。

    “安安,你知道。。。”

    “我不知道,我只知道你这次再病,我就不要活了。”

    “你别一天张嘴闭嘴要死要活!”

    我狠狠盯着他瘦削脸,沉声道:“缇墨非,做了医生老婆二十年,真要找死,

    我法多得很,我可以一个一个试给你看。”

    他脸色开始青,转身拉着我往院长室走去。

    这件事生他48岁那年。从那以后,他总算减少舞刀弄剪,安分了许多。

    ----------------------------------------------------

    没有了手术台前压力,他身体渐渐开始好转。闲来时候或院里呵护花草,或

    是亲自给比尔修毛洗澡,缇薇有表演时候,他也会穿西装打领带陪我去看。

    说起缇薇,他今年19岁,是我们骄傲。

    我从小就是人们口中小太妹,喜欢说x字话,喜欢把头染得乱七八糟,喜欢打架

    逃学,相信拳头下出真理,直到老虎堂解散,头脑开窍,进了大学,才开始慢慢收

    敛。所幸我儿除了是我生,其它一点都不像我,从样貌到性脾气无一不像

    他老爸。只是缇薇没有玄壶济世,他说他不喜欢白花花猪肉,不喜欢亮晃晃杀

    猪刀。他学校念是人类科学,他说总有一天他要走遍全世界,将心比心,体验

    人性。年轻人心,总是喜欢飘荡天涯海角。

    此时此刻,从厨房望去,可以看到落地窗前,夕阳照耀下两父。不论从任何角

    度,即便是世界上差劲摄影师,比如说缇先生他自己,也可以把眼前景象拍

    成漂亮照片。

    站钢琴前,简单白衬衫黑西裤父俩,一样修长,一样眉眼。只除了,

    年轻儿比父亲挺拔,年轻儿没有父亲那头斑白华。父亲爱是肖

    邦,儿爱是李斯特,父亲喜欢对儿说,总有一天你会回归肖邦,儿说,

    等我老了再说。父亲每次家弹肖邦英雄,都会穿上西装,系上领结;儿每次

    家弹李斯特拉。坎普贝内拉总是一身t恤牛仔裤。

    儿开始坐钢琴前,琴盖遮住了他脸,我看到他琴踏上微动脚尖,我听到华

    尔兹旋律他指下九九传来。

    我擦干净后一处橱台,解下围裙,缇先生已经站我旁边。他把手放我腰间,

    “安安,跳舞么?”

    我把手背身后抹了抹,用眼神示意他我脚上穿粉拖鞋。

    缇先生微微一笑,露出让老老鹿乱撞白牙,领着我往宽敞大厅走去。

    不再有年轻时候火热和旋转,我们手指平和交缠,舞步缓慢。我靠缇先生怀里,

    “我们好久没一起跳探戈了。”

    缇先生道:“先要换身衣服,其次要换个伴奏对象。”

    我想起那条几十年前就被毁灭肯亚红裙,脸开始烫,“不是说不惩不足以

    立戒,怎么现转性啦?”

    “这要看观赏对象,对象如果是我,不穿好。”

    所以,缇先生沙猪思想,是与生俱来,根深蒂固,就像对我感情,江山易改,

    真情永不移。

    闲适日又过了三年,直到某天缇先生老花镜片越来越厚时,他对我说,安安,

    是时候了,再不走,我就动不了了。

    于是那年,我们交代了儿,交代了比尔,离开西湾,离开我们家园,重回到

    了肯亚。

    我知道他遗憾。他生命充满活力时候,因为跟我结合,因为那句不会让

    我受苦承诺,放弃了他梦想,远离无国界医生组织3年。现,已经走完了生

    命三分之二,头虽然白了,身体却还能动。有生之年,他希望着把余热留给

    或许需要人,就像当初他母亲一样。

    我们肯亚买了房,就靠近树顶酒店小镇。每年有三个月他会外出,第一年

    行程是离肯亚近卢旺达。离开前一天晚上,他自己收拾行李。收拾到一半,

    我把他放箱旁照片拿了出来,那是我照片,他三十年前学校办公室为我

    偷拍那张,22岁侧面照,我这辈照得好一张照片。

    他有些莫名其妙又放回去。

    然后我又拿出来。

    “我又得罪你啦?”

    “那当然。”

    “你有话直说。”

    “我要跟你去卢旺达”。

    “不行!”

    “我就知道你会说不行。”

    “你要怎样?”

    我从衣服贴胸口袋里掏出一个小瓶,递给他。

    他瞪着我,迟疑接过瓶,声音越来越低,“ketaine,pentbarbita1”。

    他捏着瓶几步迈进洗手间,接着传来一阵冲水声。他出来了就狠狠把我压床上,

    开始我衣服里疯狂搜索。

    我像僵尸一样躺着,没有任何反抗,任他翻遍。

    后,他气喘吁吁爬起来,脸色像罩了一层霜,“你跟我去卢旺达,现把身上剩

    下药全拿出来。”

    “我没有了。”

    “你别我面前撒谎。”

    “我确实没有了。我只是要告诉你,那种东西不论到了哪儿我都有办法找到,这就

    是我决心,你上哪儿,我上哪儿,你今天活我今天活,你明天死我明天死。”

    接下来几年,我跟着缇墨非跑遍了亚非拉美,我们曾一起躲过飞窜流弹,火

    药味跟哭喊声中疯狂呼唤对方名字;我们曾亲眼看到骨瘦如柴母亲用后一

    丝力气将孩挤出体外,孩生下来时候只有4磅;我们曾经没有冷气冬天抱

    一起互相取暖;我们曾经无法呼吸炎热夏天互相给对方舀水冲凉;我们也曾

    一起手拉手跟从身体到思想原始纯粹村民跳土风舞,我们也曾一起并肩坐没

    有尘火色空气里看天上离我们近星星;我们曾经一起没有任何约束笑,

    我们曾经因为悲伤互相流泪安慰,我们曾经满脸血污亲吻,我们曾经不顾一切

    拥抱。。。

    我很欣慰,我很幸福,所有曾经都是我们共同回忆,所有曾经都回忆里刻

    下了两个字,“我们。”

    又过了很多年,我们身体达到极限,再也无法自由移动时候,缇先生说,

    “这里不再需要我们了,我们回去吧。”

    于是我们重回到了西湾。

    又是一个太阳落山日,我靠缇先生怀里,跟他一起看斜阳。他抚摸着我苍

    苍白,似乎想了很久时间,才淡淡对我说:“安安,我一直都很爱你,从四

    十年前见到你第一眼开始。”

    “缇先生,”我亲吻着他布满老人斑每一根手指,“不要打瞌睡,耳朵竖起来,

    听清楚了,后半辈,下辈,下辈下辈,我都愿意爱你,宠你,疼你,包

    容你,保护你。”

    缇先生没有说话,闭着眼睛,嘴角泛着浅浅微笑。这次缇先生没有打瞌睡,他只是

    睡着了,不会是半夜,不会是明天早上,他只是永远不会再醒来。

    一个礼拜后,安排了所有后事。我终于可以如愿以偿合上眼睛去见他,我对缇薇说:

    “肯亚是我宝地,把我骨灰也撒那里吧。”

    我生命因为缇先生存,画下了一个完美句点,一个完美圆。我相信,

    下一次轮回,下下一次轮回,不论我们彼此多少次擦肩而过,缇先生后总会露出

    他白牙,世界头等我。

    再见,我爱。

    ----------------------------

    想来想去,还有些时间,打算写两篇番外,第一篇

    我手背上那滴水

    anan

    </P>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亲前婚后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anan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anan并收藏亲前婚后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