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榴绽朱门 > 第六十一章 流言四起

第六十一章 流言四起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李丹若守着孝,不方便到各处走动,只遣沈嬷嬷去寻了趟梁氏,将腊月里要嫁姚黄和魏紫的事说了,这都是李丹若陪嫁的丫寰,梁氏自然不会多说什么,再说年纪也是不小了,不过恭喜了几句,吩咐封了两个五两的红包让沈嬷嬷带给姚黄和魏紫。

    腊月中,姚黄和魏紫低调的嫁了出去,脂红和豆绿接了两人的差使,李丹若和魏紫直忙了大半个月,推平了那几间铺子一年的帐,又和沈嬷嬷商量着,打发平福悄悄买了一处极小的两进院子,将几间铺子、庄子收进来的银子悄悄运进那处小院子藏了起来,沈嬷嬷又悄悄将李丹若陪嫁的压箱银子也运进了那处小院子,直忙到腊月下旬才算妥当,又嫁了姚黄、魏紫,李丹若干脆吩咐沈嬷嬷连同脂红、豆绿也一并悄悄脱了籍,到官府备了案,李丹若这才算舒了口气,好歹留好了一处后路了。

    元旦朝贺大典上,总算下了大赦天下的恩旨,随大赦恩旨下来的,还有敬王进封为敬亲王,其它皇子、皇女、前朝老臣也依例各自晋封的恩旨,得了这个信儿,程老夫人连念了几句佛,一颗心总算是放下了,看这样子,新朝算是安稳下来了。

    大爷姜彦宏更是一口长气舒下来,从初一起,就开始四处忙着吃人吃酒、托人托情,想活动着赶紧离了敬王府再寻别的好差遣。

    新年里,各家轮着请戏酒往来应酬,日子过得极快,李丹若因为守祖母的孝,这个年却过的极是清静,连院门也没出过,只在初七先威远开国侯夫人、姜彦明姑母姜氏冥寿那天,和姜彦明一起到大相国寺,为姜夫人连做了三天水陆道场。

    眼看着离十五没几天了,姜彦明原本想带李丹若出去坐船沿汴河看灯去,李丹若却没什么兴致,姜彦明知道她这个孝守的虔诚,也不再多劝,只在元夕节前两天,从外面买了几十盏各式花灯回来,看着人挂了满院,傍晚,满院花灯亮起来,随风而动,摇曳生姿,照的院子里一片温暖。李丹若抱着手炉,站在廓下看着琳琅满院的各式花灯,脂红站在后面嘀咕道:“西跨院也挂了一院子的灯……”

    “你说这个做什么?”豆绿忙捅回了脂红的话,脂红拍开豆绿的手顶了回去:“这事又不能瞒着奶奶!”李丹若被两人吵的心烦,转身掀帘子正要进屋,只见朱衣引着位穿着大红织锦缎银狐斗篷的年青妇人急步进来,是魏家四奶奶卢杏林,李丹若忙将手炉塞给豆绿,急步迎上前去。

    两人让着进了屋,卢杏林接过豆绿奉上的茶放到几上,看着李丹若直截了当道:“我跟你说几句休已话儿。”李丹若忙屏退众丫头婆子,意外的看着气色不善的卢杏林,卢杏林往李丹若这边挪了挪,劈头盖脸的问道:“这家里老夫人、太太们对你不好?”

    “这是哪里的话?”李丹若愕然道,卢杏林紧盯着李丹若脸上的错愕,舒了口气道:“我就说,必是谣传,你这一阵子在家守孝,哪儿也没去过,也听不到这样的闲话儿,外头都传着程老夫人待庶出房刻薄,说是怕你们分家产,早就把你们五爷过继给威远开国侯家,从姜家除了谱了,这事真的假的?”“这是从哪儿传出来的?”李丹若哭笑不得道,卢杏林重重叹了口气道:“这谁知道,反正满京城都在传这个话儿,也不能怪人家生疑,当初你们五爷以子礼送葬姑母,后来为了守孝,连科举都误了,这事就稀奇,前儿听说你们又给姜夫人做冥寿道场去了?人家正经的亲子亲女还没做呢!你们倒上心,也不怪这话传的快,是让人生疑,这哪是待姑母?明明是待母亲了,连我听了,也将信将疑。”

    “五郎心里头是拿姑母当母亲待的,你听谁说的这话?这话传了多长时候了?从哪儿传出来的?”李丹若皱着皱眉头连问道,卢杏林一边摆着手,一边端起杯子连喝了几口茶才答道:“我哪知道这些?我也是今儿刚听说的,今儿不是陈翰林家请宴赏雪吗,我陪母亲过去,听陈翰林夫人和母亲她们说起这个闲话,这才知道的,听陈翰林夫人也惊奇的很,看那样子,也是刚听说,这事关着你,从陈府出来,我寻了个借口,赶紧过来跟你说一声,想着你必定不知道,看样子这话也就是这两天才传起来的,谁知道先从哪儿传起来的?谣言哪有根的?反正一个个说的有鼻子有眼的,还真有不少人信这个话,也不怪人信,连我听了都觉得也不全是空穴来风。”

    “好好儿的怎么传起这种话?!”李丹若皱着眉头道,卢杏林喝着茶笑道:“谁知道呢,这京城里头乱七八糟的闲话最多,不传这家,就说那家,许是见你们前儿又给姜夫人做冥寿道场,勾起了闲话儿也说不定,行了,你也别往心里去,算不得大事,旁的倒没什么,就是你们家老夫人和太太们那边,你得有个主意,这样的闲话,最容易让人心生罅隙,再说,你们又是庶出房,到底隔了一层,行了,我也不跟你多说,得赶紧回去了,天也晚了,家里还有一堆的事呢。”

    卢杏林说着站起来,李丹若也不虚留她,忙起身送她出去。

    傍晚,姜彦明回来,两人吃了饭,姜彦明歪在炕上翻着本书,李丹若递了杯茶给姜彦明,屏退众人,坐到炕沿上,跟姜彦明把卢杏林的话说了,姜彦明挪了挪,伸手揽在李丹若的腰上,稍稍用力,想把她往怀里抱,李丹若微微蹙眉,往外推着姜彦明的手低声道:“我跟你说正事呢。”

    “我知道,来,让我搂搂,咱们是夫妻,说正事也要亲热些。”姜彦明又挪近些,将脸凑到李丹若脖颈间,两只手一路抚上去,脸贴着李丹若的脸,吹着热气、语气暧昧的说道:“咱们都好些天没……”

    “你今儿这是怎么了?”李丹若被他搓揉的浑身别扭,用力推开他站了起来:“你要是想这样那样,去西跨院去,在我这里,要说话就好好说话。”姜彦明呼了口气,一脸没趣的往后挪了挪,双手扣在脑后,往后靠到靠枕上道:“这话市井坊间也传的热闹,别理它,京城最不缺的,就是这些空穴来风的闲话。”

    “从什么时候开始传的?你细打听没有?就算是全无来历的闲话,要传出来,必定有些缘由,这话传的蹊跷。”李丹若侧着身子半坐在炕沿上,看着姜彦明担忧道,姜彦明摆了摆手笑道:“你这一阵子凡事都思虑太过,你说说,传这个话,能生出什么事来?就算是谁跟咱们过不去,传这样的谣言,也是半分用没有!你别多想,这朝廷赦也赦了,封也封了,我今天在跟孙七爷一处吃酒,听他的意思,说是礼部和几位相公的意思,想推姚相公做明年的主考,你听听,是好事吧?若是这样,你三哥这一科必是能中的。”

    李丹若怔了下,想了想,长长舒了口气,五郎说的是,自己这一阵子是有些弓杯蛇影,凡事思虑过度了。

    今年的元夕节,因国丧不远,冷冷清清并不怎么热闹,姜府诸人聚在程老夫人院内热热闹闹的开宴吃元宵,李丹若有孝不便,守要东厢炕上,将窗略开些,拿着本书,出神的看着院内刚刚点起灯烛的花灯,从一早上起,她这心绪就不怎么安宁,许是年年元夕节过的太热闹了,今年乍一冷清,有些不自在吧。

    李丹若烦躁的扔了手里的书,下炕穿了鞋就往门外走,脂红忙取了斗篷给李丹若披上,李丹若拉着斗篷裹紧,站在廊下呆了一会儿,冷凛的寒风吹在脸上,反又平添了许多烦躁,李丹若深吸了几口气,闭着眼睛站了一会儿,突然转头吩咐脂红道:“吩咐备车,去李府,我去看看母亲。”

    脂红格楞了下,忙答应了,叫个婆子吩咐去要车,李丹若又转头吩咐豆绿拿了几根老参,几包点心,进去换了衣服,刚出了垂花门,正迎上大步进来的姜彦明,姜彦明看到李丹若笑道:“太婆让我回来陪你,你要出去?”

    “嗯,我想回去看看母亲。”李丹若带着丝笑道,姜彦明低头看了看身上的衣服:“我陪你去,嗯,这衣服就行,不用换了,走吧。”

    李丹若轻轻‘嗯’了一声,虽说有些别扭,还是由着他伸手揽在腰间,一起往二门出去。

    到了李府,姜彦明和李云直饮酒说话谈文,李丹若和母亲、嫂子说着闲话,逗弄着小侄儿,心里渐渐安宁下来,两人一直耽误到人定时分,才从李府告辞出来,李云直和韩三奶奶一直将两人送到二门,看着车子出了府门才转回去。

    李丹若打了个呵欠,姜彦明迟疑了下,伸手轻轻搭在她肩膀上笑道:“来,靠我怀里歇一会儿。”李丹若犹豫了下,挪了挪,将头小心的靠在姜彦明肩上,姜彦明胳膊微微动了动温柔道:“靠我怀里来,我搂着你,也舒服些。”

    “不用,这样就好。”李丹若低低道,她也知道那怀里温暖舒服,太婆说过,不能失了本心,她是他的妻,以礼来待就好,往那温柔乡里靠的太近,总有一天自己会沉溺其中,软弱到站不起来。

    “你小时候不是这样,如今怎么这么拘谨起来?”姜彦明不敢多动,只无奈的低声道,李丹若闭着眼睛,理也没理他的话。

    离姜府不多远,车子突然在一阵呵斥中猛然停下,李丹若猝不及防,一头往前冲去,姜彦明急忙一把抱住她,两个人一起滚倒在车厢里,姜彦明急搂着李丹若爬起来,顺手把她往里推着低声道:“我下去看看,别怕,在车子里等我。”说着,伸手抓起斗篷跳下了车,李丹若急忙扑到车窗前,掀帘子往外看去。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榴绽朱门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闲听落花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闲听落花并收藏榴绽朱门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