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榴绽朱门 > 第六十三章 暗夜

第六十三章 暗夜

推荐阅读: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夺舍之停不下来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恰似寒光遇骄阳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姜奉德欠了欠身子正要说话,程老夫人却先开了口:“若能这样,那可是最好不过,你赶紧去开祠堂,先从族谱上把五哥儿夫妇名字除了,快去,悄悄儿的别惊动人。”姜奉德迟疑了下,程老夫人悲伤的叹了口气道:“别做侥幸之想了,这样围府不撤,不过是等天明抄检罢了,赶紧去吧。”

    姜奉德嘴唇哆嗦了几下,艰难的起身长揖到底,答应一声出去了,程老夫人转头看着梁氏吩咐道:“你去,叫上三哥儿和三哥儿媳妇,理一理府里还有多少现银,都拿出来分给家下诸人,若有身契,一并拿给他们,打发他们走吧,别跟着咱们受了牵连。”

    “母亲,何此于……”梁氏说到一半,就哽咽的说不下去了,程老夫人声音平和的吩咐道:“别哭,咱们自己不能先乱了,快去吧,那银子与其让人家抄走,还不如分给下人,好歹主仆一场,快去吧,天也快亮了。”梁氏哽咽着曲膝答应出去了,

    程老夫人慢慢叹了口气,转头看着二老爷姜奉义低声道:“你四周看看,看看外头……还在不在,有没有哪一处没围严实,能出去的。”姜奉义看着母亲,答应一声,垂着头哽咽了片刻,跪倒在地磕头道:“都是儿子不孝,母亲这个年纪,还受这样的……”

    “不能怪你们,母亲不怪,这是咱们姜家的命,是母亲的命,去吧,快去。”程老夫人看着儿子,温和的说道,姜奉义站起来长揖到底,起身急步出去了。

    程老夫人示意李丹若坐到自己身边,悲伤的看着她低声道:“你说的对,都怪太婆,没听进去。”

    “这事还不知道来因后果呢,太婆别这么说,谁有前后眼,咱们……不会有事的。”李丹若苍白的安慰道,程老夫人叹了口气:“好了,咱们不说这个,后悔能有什么用?威远侯胆小怕事,人却极厚道重情,五哥儿去寻他,十有八九能成,等会儿你回去打点打点,把金银细软随身带好,那些下人,能托付的别疑心,若有一丝信不过,干脆打发出去,回去把院门关好,你和五哥儿若能逃出生天,纵不能为姜家开脱,也算为姜家留了一支,不至于……”程老夫人说不下去了。

    “太婆!”李丹若难过的低低叫道,程老夫人拍了拍她的手,扬声叫了流苏进来,沉声吩咐道:“把那只富贵百年的黄花梨匣子拿过来,再取针线来。”流苏一句不多问,答应一声,转身出去,片刻,抱着只匣子进来,放到程老夫人面前,又转身出去取了针线,端了支五头灯台放到炕几上,这才退了出去。

    程老夫人打开炕头的立柜,从里面摸出只极不起眼的黄铜小钥匙,打开黄花梨匣子,匣子里,整整齐齐的放着厚厚一叠银票子,程老夫人将银票子全部取出来,点了八张出来道:“这几张留给流云她们,余下的,缝到你贴身小袄里去。”李丹若忙站起来,微微背过身,将贴身的薄绵袄脱下,拿过剪刀低头拆起棉袄来。

    程老夫人看着李丹若手脚极快的拆开绵袄,将银票子一张张递给她,李丹若飞快的絮进棉袄,絮一两张,就用针线从里面连缀一针缝住,两人沉默着却配合默契,一个递银票子,一个絮进去缝好,直缝了将近一个时辰,流苏在外面禀报,大老爷来了,程老夫人沉声吩咐道:“请大老爷在厢房喝杯茶等一等。”

    李丹若心无旁婺的只顾低头细细缝着棉袄,又缝了一刻多钟,才重又将拆开的棉袄缝好,程老夫人看着她重新穿好棉袄,指了指偏门吩咐道:“你先回去吧,”说着,又指了指李丹若身上的棉袄,低低的吩咐道:“只要护好你自己,旁的,都不要紧。”李丹若会意,微微曲膝答应了,转身从偏门出去了。

    李丹若脚下缓了缓,等豆绿提着裙子追上来,才急步往自己院子回去,豆绿这晚上这一连串的变故吓的已经呆怔住,连害怕也有些迟钝了。

    满院的花灯顾自随风摇曳出喜庆的红光,脂红等众丫头、婆子蜂涌迎出来,翠羽和红翎也挤在众人中间,焦急惶恐的看向李丹若。

    李丹若转头看着众人,平静的问道:“人都到齐了?朱衣把院门关上,都进来吧。”朱衣急奔过去关了院门,再提着裙子奔回来,跟着大家进了垂花门,李丹若站到正屋门前台阶上,环顾着众人沉声道:“姜家有了大难,三老爷和大爷、四爷、八爷都被……带走了,如今府外被虎威军团团围着,等到天明,大约就要抄检了,脂红,去把那个榴绽百子紫檀木匣子取来。”

    脂红答应一声奔进屋,转眼功夫,就抱了只半尺见方的紫檀木匣子出来,李丹若示意她打开,伸手点了点里面的银票子,转头看着众人道:“姜家若是抄检,奴仆多半要变卖,咱们主仆一场,我也不忍让大家伙跟着我受累,这里头除了身契,还有三四千两银票子,脂红、豆绿,你带大家分了分,各人身契自己拿好,银子,这院子里的,有一个算了,平分。”

    “五爷呢?”红翎惊恐的尖叫道,李丹若看了她一眼道:“我倒忘了,你和翠羽的身契不在我这里,大太太也在遣散旧仆,你和翠羽赶紧去讨了身契,脂红,一人先给她们一百两银子。”

    脂红不情不愿的取了两张百两银票子递给两人嘀咕道:“平时个个离了爷不能活,出了事倒跑得快!”

    “脂红!”李丹若厉声呵止了脂红,转头看着脸色苍白的翠羽和红翎道:“你们两人是奴婢身,若是让人抄检了去,就是发卖,就是留下,你们也不能和爷在一处,赶紧去讨身契吧。”翠羽泪水夺眶而出,扑在地上,连磕了几个头,转身就跑,红翎怔了怔,忙跟在翠羽身后,也急急的跑了出去。

    “脂红、豆绿,好好算着把银子分了。”李丹若低声吩咐了一句,自己掀起帘子,转身进了屋,朱衣拉了拉脂红低声道:“我没地方去,银子不用分给我,我去给奶奶沏茶。”说着,转身进屋给李丹若沏茶去了。

    “你个不通气的傻妮子!”脂红气的跳脚,转头看着豆绿道:“别听她的,这院子里,有一个算一个,都得分出去。”豆绿目光冷冷的瞥着她,正要说话,脂红迎着她目光跺脚道:“你也是个糊涂的!刚才奶奶怎么说的?若是抄检,咱们都得都人卖了,你想侍候奶奶,也由不得自己,若是拿着银子、身契逃出了生天,回头再去寻奶奶,不是人回来了,银子也回来了?”

    豆绿长舒了口气:“是我糊涂了,我当你……烂了心肺呢。”“你才烂了心肺!”脂红一口堵了回去,豆绿好脾气的笑道:“好好,是我烂了心肺,错怪了你,赶紧数数银子分了吧,天也不早了。”

    脂红和豆绿仔仔细细的将银子和身契一一分了,翻到最后,却没看到她们两人身契,两人茫然的对视了一眼,豆绿往屋里努了努嘴,和脂红咬着耳朵道:“奶奶必有别的安排。”

    “我觉得也是。”脂红点了点头,两人抖了抖匣子,看着众人道:“奶奶刚才说了,如今姜家大难临头,奶奶不愿意连累大家,这身契也给了,银子也给了,从这会儿起,大家各寻出路吧,若有良心,奶奶自然是能寻得到的,只看你们的良心吧。”脂红说完,转头看着豆绿道:“咱们进去吧。”

    两人转身进了屋,站了满院的丫寰、婆子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僵了一会儿,站在角落的一个婆子低着头转身出去了,有人开了头,院子里很快走的没几个人,羽妆、湖月和绿萼三人垂头站在一处,半晌,羽妆才低低的道:“我也不回去了,回去也得被哥哥嫂子卖了,奶奶身边总得留人侍候。”

    “我也不回去。”湖月干脆的说道,

    “你还是回去吧,我也回去,咱们都有地方去,就留在外头照应,这样才好。”绿萼拉了拉湖月劝道,湖月迟疑不定,羽妆强笑道:“绿萼说的对,这样最好,哪,这是我的银票子,你帮我收着。”

    湖月接过银票子,转头看着绿萼道:“那咱们进去和奶奶说一声,免得奶奶以为咱们弃她走了,要是那样,她肯定得难过。”绿萼想笑眼泪却落下来,忙拭了眼泪,连连点着头。

    三人掀帘子进了屋,脂红‘咦’了一声道:“怎么还不赶紧走?不都跟你们说了?怎么一个个都这样牛心左性的?!”

    李丹若眼角湿润,看着几个丫寰温和的笑道:“脂红都跟我说了,她说的对,留的青山在,不怕没柴烧,先回去吧,若还想跟着我,往后,再来寻我就是。”

    “我不回去,奶奶也知道,我没地方去,奶奶身边总得留一个两个的,我的银子交给湖月收着了,我不回去。”羽妆上前半步道,

    “嗯,”李丹若微笑应了,转头看着朱衣道:“你回去,我知道你这片心,先回去,等安稳了,再来寻我,羽妆没地方去,有她留我身边就行,你们赶紧走吧,到天亮就来不及了,你们三个,还有豆绿,你们四个一块儿走,豆绿家离的近,先去豆绿家,让豆绿父亲和大哥送你们回去,快走吧,我这儿有脂红和羽妆,没事。”

    “快走快走,天要亮了!”脂红挥手道,豆绿等人也不敢多耽误,曲膝告了退,回去穿了斗篷,四人一处出了院门,跟着众人往角门奔去。

    姜府大门前,一个银甲中年将军手指慢慢敲着腰间的佩剑,面无表情的听军士回了话,出了一会儿神,重重叹了口气,转身招手叫过个三十来岁的书吏吩咐道:“姜家那几位爷你都认识,跟过去瞧着,只要……没有那几位爷,别的,走就随他们走吧,唉,树倒猢狲散,走就走吧,上天有好生之德,也不能赶尽杀绝了。”书吏答应一声,跟着军士,急匆匆赶往角门处。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榴绽朱门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闲听落花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闲听落花并收藏榴绽朱门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