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榴绽朱门 > 第六十六章 疲惫

第六十六章 疲惫

推荐阅读: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恰似寒光遇骄阳夺舍之停不下来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李丹若疲惫的坐在车上,姚黄看着李丹若,正要开口劝她,李丹若微微摇手止住她,头靠着车厢板,心头乱纷纷只想静一静。

    转进热闹的街巷,车子慢下来,车帘处突然闪开条缝,一只馒头重重砸在李丹若身上,李丹若惊吓之下,急掀帘看出去,外面华灯初上,人来人往,已经看不出一丝异样,李丹若忙放下帘子,姚黄已经拣起馒头递过来:“奶奶您看,馒头掰开过。”李丹若忙接过馒头,照旧痕掰开,里面是一粒小小的纸团,李丹若急忙取出纸团,展开来,一张小纸条极小,上面写着‘安心待时’四个字,笔画清晰,字写的极好,李丹若紧攥着纸条,又掀帘子往后看了看,慢慢放下车帘,又看了一遍纸条,想了想,将纸条放下嘴里,慢慢嚼烂咽了。

    姚黄看着李丹若低低问道:“出什么事了?”

    “没事,”李丹若低着头,转来转去看着手里的馒头,这馒头的主人,和散那过继流言的,必是一个人,这是谁呢?

    李丹若心乱如麻,刚在二门里下了车,杨氏已经从里面急冲出来,李丹若急忙迎上去,杨氏一把将李丹若搂在怀里,只叫了声:“我的惹儿……”就哭的说不出话来。李丹若忙和韩三奶奶将杨氏扶进去,院子里、屋里已经收拾的温暖可人,李丹若伸手摸了摸已经烧的温热的炕,扶着杨氏坐到炕上,接过朱衣递过的茶,托给杨氏喝了两口,伸手拍着母亲的后背低声安慰道:“母亲别急,我这不是好好儿的?没事了。”

    “姜家……满门……母亲对不起你,千挑万选,竟选了这么家……”杨氏又哽咽的说不下去了,李丹若踢了鞋坐到炕上,伸手搂着母亲温声安慰开解着她:“母亲怎么能这么说呢,哪家没有落难的时候?很快就过去了,再说,女儿不是好好的么?五郎也好好的,母亲别哭,别担心,没事,不管姜家怎么样,女儿有母亲,有哥哥、嫂子,再难也有过去的时候,母亲且安心,女儿没事。”

    “四妹妹说的对,再怎么着,四妹妹有五郎,有咱们呢,母亲得保重自己,母亲若是哭病了,四妹妹岂不是更难过。”韩三奶奶也忙上前柔声劝道,杨氏连连点着头,拉着李丹若的手道:“若儿,你跟我回去,咱们回去。”

    “母亲!”李丹若疲倦而无奈的低声道:“嫂子说的对,母亲保重自己,别担心女儿,女儿是姜家妇,这会儿置姜家于不顾……于心何忍?只要母亲好好儿的,女儿这后顾就无忧,天也晚了,母亲赶紧跟嫂子回去吧,过几天我再过去看母亲,这几天,母亲不要过来了,不管有事没事,我每天都打发人过去跟母亲说一声。”

    “若姐儿,母亲不放心。”杨氏拉着李丹若的手舍不得松开,李丹若搂了搂母亲,看着母亲笑道:“母亲且放宽心,没事儿的,过几天就过去了,您留在这里,反倒给女儿添乱,再说,您若是忧心过度病倒了,要把女儿累死么?母亲保重好自己,这就要紧。”韩三奶奶跟着劝道:“四妹妹说得对,您好好儿的,四妹妹才能安心,我侍候您回去吧,四妹妹劳累了一整天,只怕连口热汤也没喝上,让她好好歇一歇。”

    杨氏伤心的叹气答应了,李丹若接过斗篷给母亲穿上,将她送上了车,杨氏掀着车帘,又忙招手叫过李丹若道:“你还有银子没有?若用银子,母亲那儿还有。”

    “我还有,若要用,自然和母亲去讨。”李丹若笑道,杨氏答应一声,依依不舍的回去了。

    李丹若长长松了口气,转身吩咐朱衣道:“有多少人回来了?厨房人手够不够?魏紫呢?赶紧让人备晚饭,吃了饭还有事。”朱衣上前扶了李丹若回道:“姚黄姐姐她们,我和湖月她们,奶奶陪嫁的七房家人,俞家和刘家两家回来了,别的许还没听到信儿,厨房人手不怎么够,不过咱们现在也没几个人……”

    两人一路说着话刚进到屋里,姜彦明也一身疲倦的赶了回来,李丹若接进屋忙问道:“见到大老爷他们没有?有什么信儿?”

    “没见到,说事关谋逆大案,不敢私纵外人相见,也没打听到什么信儿,说是敬亲王趁皇上从上清宫返回之际,路架攻城弩,想要行刺皇上。”姜彦明一口气喝了茶才答道,李丹若呆了片刻,惊恐的看着姜彦明低低道:“攻城弩!”

    姜彦明瞬间明白过来,手里的杯子‘咣’的一声落到了地上,半晌,才看着李丹若,喉咙干涩的说道:“是三伯父……调的弩?”

    “三伯父领着兵部器械库主事,京城出了攻城弩,自然要疑他,也许……”李丹若脸色渐渐发白:“五郎,三伯父绝不会帮敬亲王调弩,大哥从皇上即上位,就称病不肯去敬王府应差,三伯父年里年外也正四处活动着想搭上镇宁公府的门路,怎么会突然帮敬亲王调这攻城弩?再说,就是敬亲王谋逆这事……”

    “我也觉得蹊跷,”姜彦明低低道:“也许三伯父他们真是有惊无险,许是皇上见现了攻城弩,就先把所涉人等拘起审问,这调弩必有别人,一审也就水落石出了。”李丹若低着头,想着那纸条上的‘安心待时’四个字,心乱如麻,若真如五郎所说,那之前的流言,就说不过去,李丹若抬头看着姜彦明苦笑道:“说你过继的流言,你说是巧了,还是有人故意为之?”

    姜彦明紧拧着眉头,抬手揉着眉间,半晌才苦笑道:“天下哪有这么巧的事?这事,我也想不明白,说不通,象你说的,就是敬亲王谋逆这事,若再想到这流言,也说不通,你的意思?”

    “只怕一切早有定论,咱们……你也别太着急。”李丹若低声劝道,姜彦明直怔怔的出了半天神,突然捂着脸痛哭失声,李丹若挪了挪,将帕子往他手里塞了塞,张了张嘴想劝,到嘴的话化作一声长叹,姜彦明连帕子带李丹若的手握住捂在脸上,哭了好一会儿,才渐渐止了悲声,抬头看着李丹若低声道:“多亏有你,要不然……”

    李丹若沉默片刻,才柔声道:“我让人端水,你净净面,晚饭好了,先吃点东西垫垫,太婆她们那边,孩子小,我得多过去几趟,你明天也别再四处走动了,咱们这会儿,也怪不得人家,谁家不怕惹了祸事?也别再上门让人家为难了,明儿一早,我让沈嬷嬷去趟魏家,看看能不能托卢四奶奶回去打听打听,她父亲是刑部郎中,正该管着这样的案子,若能打听到这案子到底如何了,心里也好有个数。”

    姜彦明忙点头答应,李丹若叫了朱衣等人进来,姜彦明净了面,两人吃了饭,李丹若叫过回来的诸人,一一分派差使,姜彦明端着杯茶半歪在炕上,看着李丹若有条不紊的安排诸事,见李丹若打发走了众人,迟疑了下低声问道:“翠羽她们……”

    李丹若转头看着他答道:“和脂红、朱衣她们一起遣散的,她两人身契不在我这里,一人给了一百两银子,让她们两个去寻大太太讨身契去了,刚在狱里,也没顾上问这个,明天我再问问吧,看两人身契拿到没有,你若担心,明儿去两人家里看看就是,要不,你今晚上就赶过去看看?”

    姜彦明忙尴尬的摇头道:“不是,不用问,必是拿了身契回去了,刑部那边没有姜府下人收案,我是说……也不知道……不知道明儿能不能找到……这里不好找……”

    “你若担心她们找不到这里,就寻个妥当人,今晚上,或是明天都行,过去翠羽和红翎家里说一声就是,我去洗漱了,明儿一早还要去刑部大牢。”李丹若下了炕,径直往后面净房洗漱去了,姜彦明也忙起身下了炕,跟在李丹若后面洗漱换了衣服,陪笑解释道:“我没有别的意思,就是……毕竟侍候了我这些年,就是问一句,知道平安就是了,如今这会儿……还想别的,我哪是那样的人?”

    “你到外间炕上歇着吧,我想一个人静一静。”李丹若没接他的话,指了指外间,满身疲倦的说道,姜彦明怔了怔笑道:“我不说话就是,也不会扰了你。”李丹若目光沉寂的看了他半晌,突然笑道:“我嫁了你,原本想着你我客客气气搭伴做完这一辈子,如今生了这样的大变,事易时移,我也不必再守那些……从前那些想法,太婆、大伯娘她们待我极厚,我断不会弃她们不顾,独善其身,可我身心俱疲,累极了,实在不想再应付你,往后,你我出了这门还是夫妻,可进了门,你是你,我是我,我不愿替你打点你的红颜知已,看着你们卿卿我我,爱意浓浓还要端茶送水,无微不至,今晚来不及收拾外院了,你先在外间炕上过一夜,明天收拾了外院,你就歇在外院去吧。”

    “丹若!”姜彦明愕然而不敢置信,李丹若转过身,看着他笑道:“等姜家过了这道坎,等你重又得意发达了,你若嫌这样不好,咱们和离便是,如今,你我只好同舟同济,先过了这道难关再说,我累了,你出去吧。”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神澜奇域无双珠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

榴绽朱门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闲听落花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闲听落花并收藏榴绽朱门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