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榴绽朱门 > 第六十八章 结案

第六十八章 结案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敬亲王谋逆案结案之快,远超过李丹若和姜彦明的预期,不过四五天,没等两人寻到方向,早朝后就下旨结了案,敬亲王私调攻城弩欲谋不轨事已审明,敬亲王夫妇赐自尽,姜奉礼私调攻城弩,罪不容恕,姜奉礼夫妻赐白绫缢,大爷姜彦宏、四爷姜彦庆斩立决,姜彦英年幼未入仕,流配三千里,姜家其余成年男丁流配八百里,遇赦不赦,家产籍没,女眷及未成年男丁逐出京城。

    姜彦明得了信,五内俱焚,一边急打发小厮将信儿递给李丹若,自己急寻到这两天刚混熟的一个牢头家里,塞了五百两银子,要见姜奉礼一面,牢头红眼珠子盯在白银子上,咬牙应了,寻了身狱服给姜彦明换上,带着他在阴沟一样的地方钻了一个多时辰,才到了关押姜奉礼的地牢。

    隔着手臂粗细的生铁栏杆,姜彦明伸手拉着姜奉礼衣襟,泪如雨下,姜奉礼怔怔的看了半天,才认出姜彦明,急扑过来,死死抓着姜彦明的胳膊,嗓子哑的几乎说不出话来:“他们……她们……母亲她们……”

    “她们都好,太婆没事,孩子也好,三伯父!”

    “明哥儿,三伯父没调弩,没调攻城弩,那不是我写的,不是!我冤哪!不是我调的弩!”姜奉礼声音嘶哑急促,激愤中充满了绝望:“明哥儿,三伯父死不瞑目,不是我!”

    “五爷,赶紧走!有人来了!”牢头警惕着四周,突然回头催促道,姜彦明不敢耽误,姜奉礼死死拉着姜彦明舍不得松手:“明哥儿,家里……你不能不管,三伯父冤……死不瞑目啊!”牢头不敢多说话,拉着姜彦明就往外走,姜彦明拧着头不停的点着,姜奉礼的脸从栏杆中拼命挤出来,两只手用尽全力往外伸抓着,嘶哑绝望的叫着:“我冤!冤哪!冤……”

    姜彦明跟着牢头又从巨大的老鼠群中穿出来,钻出阴沟一样的地道,重又站在阳光下,只觉得头晕目眩,忙用手扶着墙,干呕了几声,看着牢头强笑道:“多谢大叔,您放心,往后,咱们见面亦不相识。”牢头轻轻舒了口气笑道:“五爷是明白人,那就好,五爷往前走,再往东拐,就到西后巷了,咱们这就别过。”牢头拱了拱手,警惕的四下看了看,几步就转进了旁边的巷子不见了。

    李丹若得了信儿,急寻到女牢前,程老太太等人已经被驱赶着往城外出去,李丹若缀在后面,不敢上前,程老太太等人踉跄扑跌着被驱出陈州门,又往南驱赶了两三里,几个衙役才呵斥了几句,转身回去,李丹若看着衙役走远了,才带着人车赶过来。

    程老太太面色青白,扶着李丹若的手硬撑起来,转头看着跌扑一地的诸人沉静的吩咐道:“上车吧,都过去了。”

    梁氏腿脚哆嗦着勉强起来,弯腰要抱蕊姐儿,却一头扑倒压在蕊姐儿身上,压的蕊姐儿咧着嘴,想哭却不敢哭出来,只伸着污脏的手去拉梁氏:“太婆不痛~~”姚黄忙将枝姐儿放下,伸手扶起梁氏低声道:“大太太先上车,我来抱姐儿。”梁氏借力站起来,扶着车辕站住,示意姚黄去孩子。

    姜艳夏帮姜艳莹扶着周氏往车上拖,苏氏紧紧搂着儿子才哥儿坐在地上,迟疑的看看车,又看看城门,姜艳纷早就上车寻个角落半坐半躺下了,姜艳丰坐在地上,手抱膝蜷成一团,傻怔怔的看着陈州门方向。

    李丹若连看了几遍也没看到四奶奶唐氏,忙转头看着程老太太:“太婆,四奶奶?”程老太太头微微仰着,声音枯干的答道:“以死从夫了,一头碰死的。”李丹若机灵灵打了个寒噤,那么温温婉婉的唐四奶奶,李丹若转头看着头歪在姜艳秋腿上,已经累的睡着了的枝姐儿,忍不住悲从心来,留下这么小的女儿,她怎么狠得下心来?!

    众人挤在车上,你靠着我,我靠着你,晕沉沉随车晃来晃去,直走了两三个时辰,傍晚才赶到离京城最近的小镇上,姚黄丈夫张旺包下镇上一家客栈,众人沐浴洗漱,总算吃顿热饭歇下了。

    李丹若、大太太梁氏、二太太周氏、大/奶奶赵氏、二奶奶苏氏、三奶奶吴氏聚在程老太太屋里,程老太太端坐在床上,慢慢舒了口气,微微闭了闭眼睛开口道:“好了,都别难过了,总算没满门抄斩,这就是幸事,只要有命在,就都好……都好,留的青山在,不怕没柴烧,若姐儿,五郎那边……”

    “就早上得了他的信儿,说是要一直守在刑部大牢,那边……也得守着。”李丹若低声道,梁氏哽咽一声哭出声来,程老夫人转头看着她劝解道:“别哭了,出仕为官,起起伏伏都是常事,不过流配八百里。”

    赵大/奶奶闭了闭眼睛,眼泪一串串滚落,李丹若忙挪过来,伸手搂了搂她低声道:“大嫂一定要想开些,你有哥儿,还有叶姐儿和枝姐儿,都仰头看着你,你得保重自己。”

    “你放心……放心。”赵大/奶奶用帕子往回按着眼泪,哑着声音答应道,程老太太咽下眼泪,转头看着神情怔怔的周氏,暗暗叹了口气,转头看着众人说道:“这会儿不是哭的时候,这祸事……秋天里若姐儿就提点过我,是我昏了头,如今正是姜家危难之时,里里外外要操心的事情极多,得有个主事的,我看,就让若姐儿当家作主吧。”

    “就辛苦若姐儿了,母亲,我得陪着老爷他们,我不放心,老爷有心悸的毛病,这一路上……六哥儿自小娇养……这一路可怎么受?”梁氏泪如雨下,程老太太重重叹了口气,半晌才点头道:“你若打定了主意,我不拦你。”

    “多谢母亲,媳妇不孝……”梁氏起身就要往下跪,程老太太忙拉住她,长叹了口气道:“你先回去歇下吧,往后还不知道怎么辛苦。”梁氏答应一声,伸手抚了抚李丹若的脸颊:“若姐儿,就辛苦你。”

    “大伯娘放心。”李丹若起身曲膝郑重道,梁氏点了下头,低着头转身出了屋。

    “你们也都先回去吧歇下吧。”程老太太瞄着神情各异的众人吩咐道,众人起身出去,程老太太看着李丹若掩了门,示意她坐到床沿上,拉着她低低问道:“若姐儿,这事你说说。”

    “太婆,三伯父私调攻城弩这事必有隐情,太婆也知道,从年前官家即了位,大哥就不肯再到敬王府当值,年里年外更是到处托情想另寻差遣,大哥这样,三伯父怎么会私调攻城弩给敬亲王?还有元夕节前的流言,”李丹若顿了顿,程老太太微微眯了眯眼睛轻笑道:“散这流言之人,算的如此之准,难不成他知道敬亲王要谋反?不但知道敬亲王要谋反,他还知道敬亲王谋反不成,知道你三伯父有这调弩之罪!”

    程老太太轻轻打了个寒噤,直直的看着李丹若,李丹若挪了挪,握了程老太太的手,正要说话,程老太太看着她问道:“他是为了救你,还是为了救五郎?不会是五郎,你可能想出来是谁?”

    李丹若摇了摇头:“这事我翻来覆去不知道想过多少趟,这几天我和五郎四处想法打听,姑姑也帮着想方设法,可六部竟是全无一丝信儿,上上下下只知道一切皆自宫内旨意传出,太婆,这事……必是圣心独运,谁能知道?”

    程老太太叹着气点了点头,李丹若接着说道:“太婆且放宽心,这趟……八郎说是未入仕,流配三千里,可见上头网开一面,并不是赶尽杀绝,咱们也只是逐出京城。”程老太太点头道:“我也是这么想,这已经不幸之中的大幸了。”

    “嗯,刚才路上我也想了,大伯父他们流配八百里,差不多正好是永州一带,姑父正领着永州震武军,咱们先在这里耽搁几天,明天我回去一趟,看能不能托卢四奶奶寻寻她父亲,把大伯父他们流放到永州去,跟五郎交好的朱五爷,有个哥哥也在刑部做主事,也一并寻寻,若能流配到永州,也能让人放心些。”李丹若和程老太太细细说着,程老太太轻轻舒了口气点头道:“嗯,那两万银子,咱们留三千两就行,再辛苦也有限,余下的,都留着给他们爷们打点用,唉!”程老太太重重叹了口气:“先顾大头,英哥儿那头……”

    “八郎那边,先看看流放到哪一处,我陪房里俞大早年四处做生意,极南极北都去过,为人灵活,身子也健壮,若是八郎那边定下来,就让他带上银子一路打点,太婆也别太担心。”李丹若低声说着自己的打算,程老太太连连点着头,伸手拉了李丹若,哽咽了下才说出话来:“你太婆……说的极是,你是姜家的福星,若姐儿,太婆对不住你。”

    “太婆这么疼我,哪有什么对不住的?!”李丹若忙笑着岔开道:“太婆劝别人,也要劝自己,您老给我镇着,我才好当这个家呢!”

    “好好,你放心,太婆一定好好儿的给你做这个镇山太岁!”程老太太收了泪强笑道。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榴绽朱门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闲听落花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闲听落花并收藏榴绽朱门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