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榴绽朱门 > 第七十五章 赌好

第七十五章 赌好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直到黄昏将过,姜彦明才回到家里,李丹若忙迎出来问道:“怎么样了?”

    “没什么大事,”姜彦明显得有些疲倦的坐到榻上,接过茶抿了一口,将事情经过细细和李丹若说了一遍,看着李丹若道:“又是城南寻机找事,这半年,大大小小生了十来件事了,不能总这样下去,不然早晚生出大事来,咱们这会儿不能出什么事,免的被有心人趁机利用了。”

    “嗯,我也这么想,你有什么主意没有?三哥虽说求了隔壁无为府丞的差遣,可他再怎么快,也要秋天才能到任,要不……”

    “你不用担心,刚才我倒生了个主意,那个张衙内也就是惯坏了,不是个有心机真恶毒的,我干脆约了明天到他府上送几样点心,寻他再攀谈攀谈,看一看能不能搭上张大人,张大人官声不错,他是至和六年的进士,我查过了,那一年是苏大学士的主考,他就算是苏大学士的门生,正巧,苏大学士致仕前,我跟他学过一年,明天寻机见一见张大人,看能不能攀一攀交情,若能时常往张大人府上走动一二,也就不怕了。”姜彦明忙低声解释道。

    李丹若松了口气,往后退了半步坐到榻上,轻轻叹了口气道:“从前姜家兴盛时,也是有些持强太过了,城南这口怨气也积了好些年了,我原想着,若都是那些零碎小事,就不必理会,退一步让一让,随他们去,也好让他们出一出那些怨气,这口气若能平了,往后就算不能礼尚往来,能彼此相安也好,看今天这事,竟把张衙内这祸水往点心铺子里引,咱们有心忍让,就是不知道人家打的什么主意了。”

    “嗯,等我明天往张府看看情形,再打算下一步,敬着不行,也只好打一巴掌过去,让他们也清醒清醒。”姜彦明放下杯子,错着牙道,李丹若‘嗯’了一声,站起来看着姜彦明道:“好在城南姜家这些年一年比一年败落,这一辈和上一辈人里也没个有出息的,早就大不如前,要打也容易,这事就等你明天回来再商量,你先去沐浴吧,天也晚了,早点歇下。”

    姜彦明低头下了榻,走了两步,又站住转身看着李丹若低声道:“你上回说要想一想,你~~想了没有?”李丹若怔了下,看着姜彦明,一颗心提起来猛跳了几下,一时不知道怎么说才好,这些日子,她一直有意无意的回避着这事,她不怎么愿意去想,世事易变,从前,那样哄哄烈烈的爱,也抵不过日积月累下来的一个‘疲’字,这多出来的一世,她原本死了心的,若没有这一场变故……

    “丹若,从前我不知道你的心意,也没能看到你的好,是我不好,咱们是结发的夫妻,这辈子要同甘共苦,白首偕老,往后,我决不伤你的心,你放心,”姜彦明顿了顿,放前挪了半步:“我说的都是心腹话,绝没有半句虚言,丹若!”姜彦明又往前进了半步,低头看着李丹若,李丹若移开目光,下意识的想转过身去,又觉得不妥,满身不自然的低声道:“我知道你说的是真心话,我不是不信你,这会儿都是真心话,可人……跟这世事一样,总是变个不停。”

    “我这心意不变,丹若,”姜彦明忙接口道:“我知道这桩亲事,是你选了我,你既选了我,必是觉得我还有可取可信处,你说的极是,这世事变幻极快,将来怎样,谁也不知道,就是为了这个,咱们才要好好过好现在这日子,不管外头怎么变,我这心意今天是这样,明天是这样,往后一直都是这样,丹若,你就信我一回,一直到我死了,都不会让你失望。”

    李丹若仰头看着姜彦明,一时不知道说什么才好,姜彦明趁着几分酒意,伸手握住李丹若的肩膀,声音低低的温柔似水:“丹若,你这样,折磨我,也是折磨自己,你看,若是等你我老到不能动,你纵明明白白看到了,青春已逝,也……来不及了不是?”

    李丹若低下头,微微动了动,却没有挣开,他很会说话,说的都对……是的,她若不赌,就连机会也没有了,从前自己又没打算一生一世一双人,不过求个相敬如宾,如今……总比从前好……

    姜彦明见李丹若垂着头没有挣开,大喜过望,用力将李丹若搂在怀里,低头吻着她的额头温柔低语道:“丹若,你放心,我绝不辜负你,不会伤了你的心,咱们少年夫妻,当恩恩爱爱,不能辜负了这大好时光。”一边说,一边试探着弯腰抱起李丹若,径直往屋里进去,李丹若将头紧埋在姜彦明怀里,不说话也不动,再赌这一回,若输了,从此海阔天空。

    姜彦明抱着李丹若放到床上,低头吻着她,胡乱脱了自己的衣服,紧贴着李丹若,半边身子压着她,慢慢拉开李丹若的衣服,一只手温柔的探进去,握着胸前,又往下一点点抚下去,李丹若身子轻轻颤抖了下,动了动,伸手挽在姜彦明脖颈间,姜彦明得了回应,那吻渐渐浓烈而炙热,从唇间一点点吻下去,李丹若微微有些羞涩的迎合着他,搂着他的脖颈,带着渴望接纳他进来,那一寸寸的充满让两人缠绵而热烈,在幽暗的光线中,纠缠在一处的两人如剪影般,动静之间,有如舞蹈。

    第二天,送走姜彦明,李丹若坐在榻上写着封信,脂红笑吟吟的端了杯茶过来,凑到李丹若耳边嘀咕道:“总算好了,我和朱衣都担心死了,又不敢说,唉!可算好了。”李丹若脸上泛起层红晕,轻轻啐了口脂红道:“什么好不好的,乱说什么呢。”脂红嘻嘻笑着,转进净房,抱出换下来的衣物出去洗衣服了。

    杨全家的做好点心,寻了只精致的提盒装了,姜彦明一身素白绸长衫,令张旺提着提盒跟着,一路往江宁府后衙过去。

    小厮脸上带着丝慌张,到正门接了姜彦明,两只眼睛不停的溜着左右抱怨道:“姚五爷也真是,你该到后角门,让人传个话,小的偷偷带你进来,这正门上,我们太太专放了人看着我们大爷的,回头让太太知道了……老爷太太正拘着大爷读书呢,不让出去,昨儿大爷出去的事,姚五爷可千万别提,姚五爷也别多耽误,当心我们太太……唉,到了,大爷,姚五爷来了。”

    说话间,到了一处隐在几棵高大银杏树下的书房前,张衙内拖着鞋迎出来惊讶道:“姚五兄真来啦?可可准准的,正是巳正!快进来坐。”姜彦明和张衙内让着进了书房,小厮接了张旺手里的提盒放到几上,将里面的点心一样样取出来,姜彦明站在书房内,环顾着四周笑道:“大郎果然是清雅之人,这书房真是书香逼人。”

    “别提书,一提这个书字,我头疼,嗯嗯,这冰雪凉水果然好!好极了!是桃子味,象是有牛乳?不对,怎么一点膻气也没有?嗯嗯,好喝,好喝!”张衙内正喝的眉飞色舞,他对书和学问,半分兴趣也没有,姜彦明收回目光,坐到张衙内对面笑道:“用的酸乳,朱五公子吃的冰雪水,也用的这个法子,你喜欢就好,这个过凉,入了秋冬就不能喝了,回头我让人做了姜撞乳,到时候衙内就去铺子里尝,那个要现做现吃才好。”

    “这个也好,你果然是个讲究的。”张衙内掂了块点心,一口咬去小半,品了品敬佩道,姜彦明打着呵呵,暗暗盘算着怎么才能顺理成章的见到张大人。

    离书房不远的正院里,婆子正垂手和张衙内母亲赖太太禀报着:“……这位爷从前从没见过,说是大爷刚结识的,奴婢原本想上前拦下的,可一恍眼,正看到那位爷腰间系着银鱼袋,奴婢就没敢莽撞,先过来请太太示下。”

    “银鱼袋?你看清楚了?”赖太太惊讶的问道,婆子忙应道:“回太太话,奴婢一路跟着,一直看着那位爷进了大爷的书房,看的清清楚楚。”

    “嗯,我去瞧瞧。”赖太太按着椅子扶手站起来,带着众丫寰婆子,大步往书房过去。

    张衙内一听小厮说母亲来了,吓的从榻上跳下来,推着姜彦明道:“快走快走!从后门走!我母亲是河东狮,快走!”

    “衙内别慌,咱们朋友往来,有什么好慌的?再说,给太太请个安也极应该,衙内别慌,有我呢。“姜彦明却拉着张衙内往门口迎出去,赖太太步履极快,两人一拉一推间,赖太太已经带着众人进了屋。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榴绽朱门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闲听落花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闲听落花并收藏榴绽朱门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