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榴绽朱门 > 第八十章 得手

第八十章 得手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午后,姜艳纷心神不宁的歪在苏二奶奶屋里榻上,苏二奶奶将才哥儿哄睡下,拿了才哥儿一件夹裤过来,也坐到榻上,和姜艳纷说着话儿做针线。

    “又到九月里了,若是在京城,又得整天往城外跑着登高赏景了。”

    “嗯,”姜艳纷看着窗外,心不在焉的应了一声,苏二奶奶满眼鄙夷的瞄了她一眼,眼睛微微眯了眯,笑吟吟的接着说道:“这进了九月,我又想起前年听你二哥说的一件天赐姻缘来,”苏二奶奶一边说一边瞄着姜艳纷的神情,姜艳纷一听提到姻缘,忙转头笑问道:“什么天赐姻缘?二嫂说给我听听。”

    “这是前年九月里的事,兵部有个小吏,姓艾,就在三老爷手下做事,叫什么名字我倒没记住,九月里,赶着金明池开放,正好又是旬休,这艾小吏就去金明池闲逛去了,这一逛,竟看中了一个年青小娘子,巧就巧在那小娘子看他也看对了眼,这艾小吏也是个胆子大的,就上前搭话,请那小娘子到樊楼吃饭说话儿,那小娘子还真跟他去了,两人关在雅间里,说了一下午的话,”苏二奶奶吃吃笑着,暧昧的冲姜艳纷挑着眉梢道:“樊楼你去过没有?那雅间里都设着榻呢,一应俱全,说是供客人醒酒用,两个人,就那么,关了整整一个正午,到天黑透了出来时,就定下终身了,这艾小吏回去,就托了人到小娘子家求亲,都这样了,自然是一求一个准,没到年底就成亲了,你二哥还特意过去讨过杯喜酒喝呢,你说,是不是天赐姻缘?”

    苏二奶奶举起裤子比划了两下,斜睨着又喜又惊的姜艳纷,姜艳纷眼睛亮闪发光,抬手按在胸口,看着苏二奶奶装着不在意的样子笑道:“真是假的?二嫂肯定说笑话呢,两人家里怎么肯的?”

    “这有什么不肯的?那艾小吏看中了,他家里能管得了?肯不肯都是个肯字,这男人哪,只要他就一心要娶,谁能管得了?一个要娶,一个愿嫁,这谁能拦得住?最要紧的,就是得两人看对了眼,只要人家两个人情投意合了,谁说也没用,这桩亲事,就是天赐好姻缘,这样的,别说别人家,咱们府上也有,那边那位,”苏二奶奶冲着李丹若院子方向努了努嘴道:“当初老太太是替六郎求的亲,她没看中六郎,自己选了五郎,不也是自己做的主?那才是个真正心眼多的,你看看,如今这日子,她说什么就是什么,五郎见天看着她脸笑。”

    “五嫂自己选的五哥?我怎么没听说?”姜艳纷惊讶道,苏二奶奶白了她一眼:“你一个未出门子的小娘子,谁跟你说这个?她们李家三姑奶奶,也是自己挑的女婿,大街上看中人家,就上去递了信物,堂堂一个进士呢,上门求亲不就嫁了。”

    姜艳纷听的又惊又喜又不敢相信,心里砰砰跳个不停,咬着嘴唇,细麻布帕子在手里绞来绞去绞了半天,看着苏二奶奶欲言又止,止了又要说,苏二奶奶眼角嘴边都是笑,看着姜艳纷有意无意的打趣道:“看看你这样了,倒象戏里的怀春少艾了。”

    “二嫂又笑我!”姜艳纷的脸一下子涨的通红,象是下了决心般,跳下榻,掂着脚尖,轻快的跳到门口,探出头左右看了看,见院子里安静一片,这才跳回来,坐到榻上,挪了挪,紧挨着苏二奶奶低低道:“我跟二嫂说,二嫂给我出出主意,这事,可千万不能让第二人知道。”

    “你放心!”苏二奶奶满口应承道,姜艳纷通红着脸,扭扭捏捏的将中元节和何德庆两双眼睛看对了眼,昨天又撞见找上门的何德庆的事挑能说的含含糊糊的说了,说完,垂着头,揪着帕子低低道:“二嫂得给我出出主意,我该……怎么办?这可怎么办?真是……羞死人了!”姜艳纷用帕子捂在脸上,低头抵在苏二奶奶肩膀上,直羞的连脖子都是粉红的。

    苏二奶奶下意识的往后面挪了挪,推着姜艳纷笑道:“这有什么,男大当婚,女大当嫁,天经地义的事,这事儿啊,还真让我一下子就想到了那艾小吏,可不是一模一样的事儿!”

    “二嫂真这么觉得?”姜艳纷眼睛亮的发出粉红光来,苏二奶奶笑的眼睛挤到一处道:“一个模样,半分不错!倒不如那艾小吏还好,怎么说也是上元县知县衙内,这姻缘,可是打着灯笼也难找,过了这村,可就没那个店了!”姜艳纷一只手紧握着胸口,看着苏二奶奶又是羞涩又是兴奋道:“二嫂真是……羞死人了!若真是这样,往后我若是……若是我好了,必定多拉扯二嫂和才哥儿,大家一起过好日子。”

    “唉哟,那可是托您大福了。”苏二奶奶这玩笑里透着鄙夷和不屑,姜艳纷却没听出来,脸色粉涨着跳下榻,垂着头道:“我先回去了,二嫂……可千万别跟别人说。”

    “你放心。”苏二奶奶笑着满口答应,看着姜艳纷出了门,脸上的笑容一点点之褪尽,冲着门口‘啐’了一口骂道:“什么东西!也不照镜子瞧瞧自己!哼,小娘养的,就没一个好东西!我倒要睁着眼睛看看,这姻缘怎么个好法!”苏二奶奶挪了挪,将窗前低垂的帘子掀起条缝,有一下没一下的做着针线,凝神瞄着廊下,只等着看姜艳纷要做什么。

    没多大会儿,姜艳纷打扮的娇艳欲滴,眼睛不停的溜着四周,贴着廊下,轻手悄脚的往后角门溜过去,苏二奶奶忙闪到帘子后,眼看着姜艳纷转过屋角,又忙拖了鞋下来,悄悄跟在屋角,眼看着姜艳纷出了角门,一个小厮探头进来看了看,缩头带上了角门,苏二奶奶高挑着眉梢,悄悄回到屋里,无声的大笑起来。

    何德庆坐在车上,车帘半掀,伸长脖子直盯着姜家那扇小小的角门,又回头瞄了眼车子一角的沙漏,等了有小半刻钟了,怎么还不来?难不成不来了?不可能,看她那样子,必定是要来的,再等一等,何德庆抖开折扇,刚摇了没几下,角门缓缓从里面拉开,姜艳纷满脸紧张的探出半个头来。

    何德庆大喜,忙跳下车,几步窜到姜艳纷面前拱手道:“小娘子,小可等候多时了。”姜艳纷的脸一下子涨的粉红一片,何德庆一把拉过她圈在怀里,给小厮打了个眼色,那小厮是跟着他四处猎艳惯了的,往角门里探头看了看,拉上角门守在旁边。

    何德庆半拖半抱着姜艳纷低声道:“咱们到车上说话,站在这里,万一让人看见,岂不伤了你的清誉?”

    姜艳纷紧挨着何德庆,她从来没被男人这么搂着过,只觉得心慌气短,连话也说不出来了,何德庆搂着一身柔软的姜艳纷上了车,回手掩好车帘子,两只手紧搂住姜艳纷,低头就亲了下去,姜艳纷更是心慌气短,心里乱纷如麻,想挣扎,身上却没半分力气,又觉得不该挣扎,慌乱间,已经被何德庆吻住嘴唇,辗转吸吮不停,何德庆是老于此道的高手,只吻的姜艳纷一颗心仿佛要从嘴里跳出来,浑身软的动不得,心里乱的早就没了方寸。

    何德庆压着姜艳纷倒在车上,香艳缠舌吻着,一只手从背后探进姜艳纷衣服内,另一只手熟练利落的拉开姜艳纷的裙带,只三两下,就将姜艳纷褪得半裸,伸手拉开自己的裤子,骑到姜艳纷身上就往里顶,姜艳纷身软心乱,晕的分不清怎么回事,何德庆用力往里顶/进去的同时,用嘴满满堵在姜艳纷的嘴唇上,把姜艳纷那声痛呼按在了喉咙里。

    这一趟顺利的让何德庆兴奋无比,伏在姜艳纷身上喘息着用力大动,姜艳纷痛的紧咬着嘴唇,又不敢喊叫出声,只拼命忍着,只忍的将要忍不住时,何德庆才浑身一阵抽动,软软的压在姜艳纷身上,痛快的叹了口气:“心肝儿,你这身子可真软,爷痛快得很。”

    姜艳纷满腔的委屈冲上来,泪流两行,用力推着何德庆想要坐起来,可哪里推得动,何德庆用舌尖舔了舔姜艳纷的唇间,满意的笑了几声,这才翻身坐起来,一把将姜艳纷抱在怀里,低头看了看垫子上一片鲜红血渍,轻薄的吃笑着,伸手抓了夹被盖上,低头在姜艳纷唇上琢了下轻薄道:“小心肝儿,别怕,你这是头一回,下一回,你就知道痛快了,男女之道,人生至乐,你放心,下一回,爷保证让你好好领略领略这至乐是怎么个乐法,爷的好处,在后头呢。”

    “你!”姜艳纷声音发着抖,忍着羞愤,看着何德庆问道:“你什么时候上门提亲?什么时候娶我?我?!”姜艳纷垂眼间正看到自己赤祼的下身,一时羞愤的说不下去了,何德庆面色呆滞了下,轻轻咳了一声,低头吻回姜艳纷的话,一只手探进姜艳纷上衣里忽轻忽重的捏着她胸前,含含糊糊的答道:“等我回家跟父母禀明了,就回来娶你,你叫什么名字?这身子真好,鸡头小/乳惹人怜,爷喜欢。”

    “我叫姜艳纷,行六,你什么时候来我家提亲?我身子都给了你,万一……你须得赶紧。”姜艳纷努力挣开何德庆的嘴唇道,何德庆低着头往胸前吻着含糊不清道:“那是自然,心肝儿只管放心,来,让爷好好瞧瞧,肤若凝脂,一点嫣红,心肝宝贝儿,让爷再快活一回,再来一回。”何德庆只看的身热兴起,按倒姜艳纷,这一回倒比上回温柔了一丝丝,可姜艳纷刚受了伤,哪里缓得过来,只痛的咬牙生受。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榴绽朱门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闲听落花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闲听落花并收藏榴绽朱门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