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榴绽朱门 > 第八十一章 撞破

第八十一章 撞破

推荐阅读: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恰似寒光遇骄阳夺舍之停不下来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何德庆尽了兴,姜艳纷抖了手穿了衣服,带着哭腔问道:“你什么时候来提亲?什么时候来娶我?”

    “你放心,我哪会委屈了你,这根金簪子你收着,我特意给你买的,你先回去,且等我两三日。”何德庆从车子旁边小隔子里摸了只赤金镂空花筒簪,顺手给姜艳纷插在头上调笑道:“爷先给你插簪。”

    姜艳纷脸色通红,伸手摸了摸簪子,心下微定,看着何德庆追问道:“你两三日就来提亲?”

    “嗯?过几日我再来寻你,咱们再好好说话取乐儿,我若来了,就在那角门缝里塞条粉绿绸儿,你看到赶紧出来。”何德庆根本不答姜艳纷的话,姜艳纷急道:“你要提亲,怎么到后角门?”

    “卿卿,这事不得先跟你说好了?咱们两个不得先说好乐好了?你放心,我不会亏待了你,我送你回去,你安心等我几日。”何德庆又搂又揉的哄着姜艳纷,半拖半抱着她下了车,推着她往角门过去,姜艳纷进了门,又伸手拉了何德庆叮嘱道:“三两日就得上门提亲!”

    “卿卿放心,放心!”何德庆将姜艳纷推进角门,顺手替她关上门,轻轻呼了口气,眯着眼睛回味了好一会儿,才心满意足的上车回去了。

    李丹若和姜彦明隔天就回到了江宁城,姜艳纷心虚又焦急,推说不舒服,门也不肯出,苏二奶奶想方设法探问了不知道多少回,可这事,姜艳纷怎么能说得出口?任凭苏二奶奶各式各样的话儿说尽,也没能从姜艳纷嘴里套出半点细节来。

    狄老爷去职待查的事,李丹若怎么也想不起来在邸抄上见到过,问了姜彦明,也是记不起来,两人回来将今年的邸抄重又翻了一遍,还是没找到,姜彦明一张张卷着邸抄道:“这样去职待勘,不上邸抄也是常事,明天我去张大人那里问问,江宁在京城进奏院也放了人,他那儿也许能有什么信儿。”

    “嗯,不用去问了,不是大事,他那个官职,听说是敬王荐的,去了职又没怎么样,不会有别的事,再说,”李丹若顿了下才接着说道:“他好不好跟二姐姐也不相干,我只怕他连累了二姐姐。”

    “嗯,”姜彦明应了一声,没再多说。

    姜艳纷连等了四五天,后角门一丝动静也无,心急如焚却又说不出道不得,只急的夜不能寐,这天傍晚,一眼看到后角门飘着段极细的粉绿绸条儿,一颗心几乎从嘴里跳出来,也顾不得梳妆打扮,见四下无人,急急出了角门,何德庆那辆车子果然停在角门不远的树荫里。

    何德庆一身粉蓝长衫,看起来神清气爽,也不下车,伸手拉了姜艳纷进到车子,搂着就亲上去。

    姜艳纷拼命推开他急道:“你说好了没有?什么时候上门提亲?”

    “心肝儿,别急,爷明儿就回家去说。”何德庆两只手已经探进姜艳纷的衣裙下,姜艳纷急的眼都红了,声音也尖厉起来:“你还没回家?你骗我?”

    “没有没有,心肝儿,我怎么会骗你?我从来不骗人,你听我说,这几天府学考试,我不是想考个好名次,回去说的高兴,咱们的事,也能一求就准,我明天一早就回去,你放心。”何德庆被姜艳纷的尖叫吓了一跳,一边掩着她的嘴,一边陪笑解释道:“我若是不考试就回去,父亲一生气,怎么肯答应咱们的事,你说是吧?”

    姜艳纷眨了几下眼睛想了想,好象有几分道理,何德庆见她面色和缓下来,陪着笑接着哄道:“你是我心肝上的人,我怎么会骗你?你放心,我明天就回家,等我回来就有信儿了,也就三两天,本来今晚上就要启程赶回去,我想你想的日夜不成眠,若是不见你一面就回去,只怕就得想死在路上了,卿卿,你就可怜可怜我,让我好好怜惜怜惜,解解这相思苦。”

    何德庆满嘴的甜言蜜语,只说的姜艳纷红涨着脸,心里却甜甜的如同饮了蜜水般,何德庆见姜艳纷渐渐面柔身软,甜话儿不住口,两只手也没停下,转眼功夫,就把姜艳纷脱的干净,姜艳纷挣了几下,何德庆下了功夫,轻揉慢捏,咬着耳垂说着情话儿,只揉/搓的姜艳纷任他施为。

    何德庆倒不象上回猴急,慢慢进去,慢抽慢送,姜艳纷心里早就情动,何德庆这回又是用心要奉承,只勾的姜艳纷浑身燥热难耐,喉咙里哽咽作声,何德庆轻轻笑着,偏又退了出去,姜艳纷急的搂着何德庆紧跟上去,何德庆咬着她耳垂含糊道:“心肝儿,你说进去好,还是出来好?我都听你的,你不说,我就不动。”

    姜艳纷又羞又急:“我都是你的人了……你~~进来吧。”何德庆得意的轻笑着,猛然压进去,用力耸动,姜艳纷拼命压着喉咙里的呻吟,紧紧搂着何德庆,两个人恨不能合到一处去。

    云收雨散,车厢里弥散着浓浓的欲念之气,姜艳纷甜蜜的伏在何德庆怀里,揉着他的衣服带子,低低的交待道:“路上要小心,赶紧回来,到我家来提了亲,咱们就能日日在一处了。”

    “嗯,你放心。”何德庆打了个呵欠:“安心等我,我送你回去,这只金竹节钗是我特意买给你的,来,我给你插上,安心等我。”何德庆半推半搂着姜艳纷到角门旁,将她推进去,转回身,打了个呵欠,上车走了。

    姜艳纷将金钗紧握在手里,透过门缝看着何德庆的车子走远了,低着头刚转过屋角,迎面撞上苏二奶奶,苏二奶奶挑着一只眉梢,脸上似笑非笑,冲着角门努了努嘴道:“走了?”姜艳纷脸涨的通红,闪过苏二奶奶,急往自己屋里奔回去,苏二奶奶一眼看到姜艳纷手里金光闪过,上前一把捉住姜艳纷的手,极利落干脆的掰出了那只金竹节钗。

    姜艳纷急扑过去要夺回来,苏二奶奶高举着金钗咯咯笑道:“这可是好东西,要不……我拿给你五嫂瞧瞧去?”姜艳纷脸色一下子变的煞白,下意识的往李丹若院子方向看了一眼,不敢再扑,只拉着苏二奶奶央求道:“好二嫂,给我吧,这玩笑开不得。”

    “那你跟我好好说说,到底怎么回事,我也是为了你好。”苏二奶奶最后一句话拖的长长的,手垂下来,却紧握着金钗背到了身后,姜艳纷不敢硬夺,只好不情不愿的跟着苏二奶奶进了屋。

    姜艳纷日昐夜盼,又盼了四五天,没盼来上门的媒人,天近傍晚,眼看着夜幕垂落,又看到了角门上的粉绿绸条。

    苏二奶奶这几日天天紧盯着姜艳纷,见她躲躲闪闪往后角门过去,压着兴奋,将才哥儿抱到赵大/奶奶处,寻个借口出来,躲在个阴暗角落里死盯着角门。

    角门处,姜艳纷极慢的走过却没停,慢腾腾转了个圈子,经过角门,又没过去了,再转了一圈,苏二奶奶急的简直要骂出来,姜艳纷连转了两三圈,直转的天色浓黑下来,才在角门前停住,两只手揪在胸前,深吸了口气,拉开了角门。

    何德庆等的不耐烦正要上车回去,见角门打开,大喜过望,忙几步过来,伸手拉住姜艳纷,姜艳纷一只手撑着门框,说什么也不肯往外去,只盯着何德庆低低的一遍遍问道:“你说好了没有?媒人呢?”

    何德庆左右看了看,见四下浓黑,干脆闪身进了角门,一把搂住姜艳纷凑上去就亲,姜艳纷又气又急又不敢出声,这才觉得不出去说话这事更不对,何德庆一把拉起姜艳纷的裙子,抽开亵裤带子,再撩起自己的长衫,一把抱起姜艳纷就往里顶,姜艳纷初还奋力挣扎,等到何德庆顶/进去,就全身酥麻的动弹不得,她是尝过味的,所谓食髓知味……

    偷情这事,越惊险刺激越令人兴奋,何德庆偷香偷进了人家院子,抱着美人顶着墙成就好事,这还真是头一回,心跳胆颤之余,又觉得别有一番野趣,七下八下中兴奋异常,搂着姜艳纷正奋力冲撞,突然一只灯笼挑的四周大亮,苏二奶奶/尖声叫的简直整条街都能听到:“来人哪!有小偷哪!快来人哪!”

    尖叫声未落,张旺、刘庆和杨全提着朱漆棍,从后院直冲过来,姜彦明也从院子里冲出来,李丹若紧跟其后,厉声吩咐道:“都在屋里别出来!关好门。”

    赵大/奶奶和湖月拢着几个兴奋的要往外跑的孩子,急忙关上了门,吴三奶奶关好门,掀起帘子伸头往外看着热闹,姜艳夏拉回姜艳秋,栓上了门,姜艳丰和羽妆轻声安慰着满脸惊恐的周氏,程老太太示意豆绿别跟出来,自己拄着拐杖,稳稳的站到门口,往角门看去。

    角门口,何德庆顶着姜艳纷,亵裤掉在脚踝处,四条腿光溜溜的亮在灯光下,傻若泥塑木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极品妖孽归来我是都市医剑仙寻人专家医门宗师我真不是学神特种兵王在山村妖孽动物园俗人的奋斗最强狂兵神兵奶爸

榴绽朱门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闲听落花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闲听落花并收藏榴绽朱门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