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榴绽朱门 > 第八十二章 弥补

第八十二章 弥补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冲出来的诸人也傻住了,这种香艳的捉贼场面,满院子众人,连程老太太在内,都是头一回遇到。

    李丹若最先反应过来,忙上前推了把姜彦明:“把他拉开!”姜艳纷和何德庆还纠缠紧贴在一处,姜彦明立时明白了李丹若的意思,一步上前用力拉开何德庆,李丹若抱住羞愤欲死的姜艳纷,转头看着提着灯笼、满眼兴奋紧盯着姜艳纷和何德庆的苏二奶奶厉声吩咐道:“把灯笼放下,过来帮一把!”

    苏二奶奶不敢违了李丹若的话,不情不愿的将灯笼放下到地上,上前和李丹若一左一右拖着姜艳纷送回屋里,李丹若扬声叫了姚黄和沈嬷嬷过来看着姜艳纷,推着苏二奶奶出去道:“你回屋看着才哥儿,别出来了,当心吓着孩子。”苏二奶奶恼怒的死盯了李丹若一眼,却不敢顶回,气哼哼的从赵大/奶奶屋里抱着才哥儿出来,‘咣’的一声关上了门。

    角门前,张旺提起地上的灯笼,刘庆和杨全两人已经扭住何德庆,踢着他跪在地上,程老太太往后退了两步,扶着门框站稳了,指着何德庆吩咐道:“带他进屋。”

    刘庆和杨全将何德庆拖进正屋,姜彦明和李丹若跟进来,李丹若转头吩咐张旺道:“取纸笔。”说着,拉了拉姜彦明示意道:“先让他落了笔。”姜彦明会意,程老太太也垂了垂眼皮以示赞同。

    片刻功夫,张旺取了笔砚过来,姜彦明将笔塞到何德庆手里厉声道:“先把今儿这事写下来,若慢一慢,打断你的腿!”何德庆偷情多年,也仅限于私窠和那些丈夫不在家的风流媳妇,偷黄花姑娘能得手的时候极少,得了手又被捉,这是头一回,片刻功夫,从偷情至乐落到被捉被打,只晕的找不着北,听了姜彦明的话,提着笔的手抖如筛糠,哭丧着脸哀求道:“爷,饶了小的,小的写不成字,求爷饶了小的,小的再不敢了。”

    “那好,我替你写,你画押按指印。”姜彦明伸手从何德庆手里抽出笔,笔走龙蛇,写的极快,片刻功夫就写了好,拉着何德庆的手画了押,又按上了红红的手印,站起来将纸交给李丹若,李丹若仔细折好收在荷包里,程老太太看着何德庆冷冷道:“朝廷是有律法的,强奸良家女子,是什么罪过?”

    “革了功名,服刑两年。”李丹若紧跟了一句,姜彦明拉了拉何德庆还缠在脚踝上的亵衣示意道:“先穿好衣服,我记得你是上元知县之子,姓何?”

    “小的何德庆。”何德庆抖着手胡乱穿了衣服,看救星般仰头看着姜彦明哀求道:“小的撞了邪昏了头,求姚先生救命。”

    “你做下这样的事,谁能救你?你是瞎了眼还是压根没长眼珠子?偷到我姜家,你真当姜家落了魄?姜家就是落魄到了这江宁,姜家大姑爷如今领着信阳府,二姑爷、三姑爷都是京城仕宦之家,你又犯下这样的大罪,谁给救得了你?你说说,这事若告到张大人案前,张大人是帮你压了我姚彦明,替你挑下这重罪,还是要治了你这罪?”姜彦明不急不慢却极阴狠的说道。

    何德庆急的只是磕头不已,姜彦明抬头和李丹若、程老太太交换了眼色,抬手拍着何德庆道:“这事,只好一床锦被盖鸡笼,你多大了?成亲了没有?”

    “姚先生救救小的,小的今年二十一,成亲两年了,有一个女儿还没满周岁,求求姚先生救我。”何德庆磕头不止,姜彦明‘忽’的站了起来,脸色难看之极的看着程老太太和李丹若,程老太太脸色青灰,闭了闭眼睛,手里的拐杖重重的地上捶了几下,李丹若忙上前耳语道:“太婆别生气,我先去问问六妹妹。”程老太太无奈的点了下头,李丹若冲姜彦明示意了,转身往姜艳纷房子过去。

    姜艳纷痴呆呆的坐在榻上,姚黄和沈嬷嬷一个站在榻前,一个站在榻角看着她,李丹若推门进来,示意两人道:“到门口看着。”姚黄和沈嬷嬷出去,李丹若坐到榻上,看着傻子一般的姜艳纷,停了半晌,才低声道:“别难过了,这会儿最要紧的,是后头的事,那人,你认识?”

    姜艳纷困难之极的点了下头,直直的看着李丹若,突然伏身在榻上求道:“求五嫂成全,我跟他……情投意合。”

    李丹若咬着嘴唇,看着姜艳纷不知道说什么好,顿了半晌,才直截了当的问道:“你既认识他,他家有妻室,还有个女儿,这事你也知道?要怎么成全你?”姜艳纷愕然呆住,半晌,才直起身子,不敢置信的看着李丹若尖叫道:“不可能!不可能!”

    “闭嘴!”李丹若厉声喝斥道,姜艳纷余下的尖叫在喉咙里卡的咕噜着,头摇的如拨浪鼓般,李丹若深吸了口气,看着姜艳纷道:“从前的事我也不问,这会儿我只问你,你打算怎么办?他是有家有室之人,你若跟他,只能为妾,若不跟他……我先找个庵堂送你进去避避难堪,等过了这一阵子,再想法子给你寻门亲事,只是,往后也没什么好亲了。”

    姜艳纷无声抽泣的浑身颤抖,抖了好一阵子,渐渐安静下来,眼里的羞愤一点点沉下去,转头看着李丹若低低道:“我跟他,跟他……”

    “你仔细想好了,一脚踩出去就没有回头路。”

    “我那一脚……都这样了,我哪还有路?我……就跟他。”姜艳纷头垂下去,两只手住肩膀,寒缩成一团。李丹若也不多劝,站起来退后半步道:“那好,我跟太婆说说。”说着,转身出了门,吩咐姚黄和沈嬷嬷依旧好好看着,站在院子里想了片刻,示意张旺叫出姜彦明,两人低低商量了几句,姜彦明点头应了,这才一前一后进了正屋。

    李丹若站到程老太太身边,仿佛给程老太太捏着肩膀般示意了下,看着何德庆道:“这事,一床锦被盖鸡笼是没办法的事,既然你成了亲,这法子也行不得了,我家六妹妹是个性子烈的,宁一头吊死了,也要你身败名裂,偿她还欠,拖他去府衙。”

    姜彦明抬手叫过刘庆和杨全,手臂反扣,架着何德庆就往外走,何德庆急的眼睛都红了,姜彦明忙示意他别急,一行人出了大门,姜彦明示意刘庆和杨全放开何德庆,指着不远处几个满脸恐慌的小厮道:“是你的小厮?”何德庆忙点了点头。

    几个小厮奔过来,姜彦明也不理会,只看着何德庆道:“你放心,再怎么着,你也是上元知县衙内,在牢里这两年,总能混个饱暖,两年也快,不过一晃。”

    “姚先生,您是好人,求求您,救救学生,求您救救学生,家父明年这一任就满了,这两年学生熬不过去,求求您!”何德庆急的拉着姜彦明跪在地上,姜彦明拉起他叹气道:“你这聪明劲儿都用到偷香窃玉上去了?这事谁能救你?就你自己能救你,我不是跟你说了,这事,一床锦被盖鸡笼,万事皆休,除此之外,姜家怎么肯善罢干休?就是虎落平川,也不是随随便便哪条狗都能欺负的,至少你就不行,我的话,你听明白了?”

    “听……好象明白了,先生,我家媳妇是个贤惠人,没法休啊!”何德庆哭丧着脸道,姜彦明气的咽了口闷气,看着何德庆干脆直截了当的说道:“没让你休你媳妇,你把六妹妹接回去做个贵妾什么的,不也是一床锦被盖上鸡笼了?”

    “那成那成!”何德庆呆了半晌才反应过来,冲着姜彦明长揖不停:“学生求之不得,求之不得,只要六娘子肯。”

    “六妹妹怎么肯?就是她肯,姜家老太太也不能答应!”

    “先生您明说,学生愚笨,您指点指点,学生该怎么做?”何德庆被姜彦明说的一头雾水,姜彦明无语的看着一脸白痴相的何德庆,闷了半晌只好指点道:“人家姜家就是要张脸,你回去,让你母亲上门来求,摆上酒宴,吹吹打打接六妹妹进门,除了那正妻之位,旁的让你母亲都应下,不就得了!”

    何德庆恍然大悟,转而又满脸苦相:“先生,父亲能打断学生的腿,母亲……”

    “若是你父亲执意要你和在牢里住上两年,那也是没法子的事,这认罪文书你可都写下了,这事,已经做到了板上钉钉子,你还能翻出什么花样来?到时候往张大人案子上一递,你就收拾收拾东西,等着进府衙大牢住着吧!”姜彦明背着手冷冷道。

    何德庆哆嗦了下,姜彦明停住步子,转头看着何德庆问道:“我给你指了条明路,走不走在你……”

    “我走,我走,我这就回去,这就回去。”何德庆带着哭腔道,姜彦明暗暗松了口气:“嗯,这事可是我私纵你的,回去还没法跟姜家交待呢,我也帮不了你多长时候,上元县离江宁快马不过半天,明天未正前,若不见何家太太过来,我也替你拖不得了,这状子就只好递进江宁府衙门。”

    何德庆一张脸苦成一条苦瓜,不停的点着头,连和姜彦明告辞也忘了,垂头丧气的叫过小厮,上马就往上元县方向急奔回去。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榴绽朱门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闲听落花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闲听落花并收藏榴绽朱门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