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榴绽朱门 > 第八十四章 返京

第八十四章 返京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杨氏直住了四五天,才恋恋不舍的返回无为府。

    平静的日子过的飞快,隔年姜家刚除了服,京城就传来喜信,刘美人平安诞下皇长子,大赦天下,姜家女眷也是赦免之列,一家人得了信儿,就忙着打点行李,准备启程赶回京城。

    诸事妥当,只余下宅院和那间铺子,李丹若和赵氏商量了,到正屋和程老太太商量道:“前儿五郎问过几个行老,说是出手不易,当初买的时候就便宜,这会儿自然也卖不出什么价钱,还有那间铺子,虽说挣钱,其实没什么本钱,我和大嫂商量着,想把这两处留给六妹妹,咱们一回京,就她一个人在这儿了,她们母子两个也不容易,留给她们,也是个傍身,太婆看呢?”

    “这是你对六姐儿一片心,难为你能掂记着她,都好,你和大郎媳妇商量过的事,都妥当。”程老太太伤感的点头答应道。

    李丹若出来,打发人到上元县接了姜艳纷过来,办了书契,又吩咐杨全夫妇在江宁多留一个月,将姜艳纷寻来接管点心铺子的人教得差不多了,再启程返回京城。

    一路上极顺当,七月初就进了京城地界,算着还有一两天就赶到京城了,这天傍晚,一家人吃了饭,程老太太留下李丹若和姜彦明商量道:“眼看着就进京城了,有件事,我想了这几天了,进了京,咱们得分开住。”

    “分开住?”李丹若惊讶的看着程老太太,还没等她再说话,程老太太叹了口气止住她道:“我知道你要说的话,这一门老弱妇人,一来无以为生计,二来家里连个顶户应门的男丁都没有,这分开了,日子怎么过?可不能不分开!”程老太太顿了顿才接着说道:“明年就是大比之年,五郎必是要下场的,若住在一处,指不定生出什么变故枝节来,只怕要耽误了五郎的前程,这是大事,五郎得了前程,才好筹划后头赦免的事。无论如何耽误不得。”

    姜彦明看向李丹若,李丹若想了想道:“太婆想的周到,要不,我看这样,就买两处连在一处的宅子,这样,分也是分开了,平时也好照应,太婆看呢?”姜彦明忙点头道:“这样最好,若离得远了,我实在放不下心。”

    程老太太犹豫了下点头道:“也好,门最好另开在一处,大门总要离远些,这样的宅子不好挑……”

    “一来不是急事,二来,京城必竟不比江宁,买宅院、卖宅院的都多,也不至于太难买,不过多费费心,进了京,五郎安心读书,让平福跑一跑就是。”李丹若忙笑道,程老太太应了,又细细嘱咐了姜彦明几句,两人才告退出去。

    隔天进了京城,姜彦明只赶着天黑后,往威远侯府和忠通伯府各去了一趟报了个平安,旁的,也没敢多走动。

    一家人直忙了一个来月,才挑到处正好后园隔了堵墙的一大一小两处宅院,程老太太四下看了,坚持住了那处小的两进院子,李丹若和赵氏看着人将各处修整收拾停当,又在后园开了个角门方便两个院子往来,直到八月将末,李丹若和姜彦明搬进大些的三进院子,程老太太带着赵氏等人搬进了隔壁的二进小院。

    这天一早,李丹若就坐车出了门,往城外婆台庵看望李雨菊。车子出了陈州门,又了一个多时辰,才在婆台庵前停下,沈嬷嬷上前打听了,一行人跟着个小尼姑,出了庵堂,沿着庵堂墙外走了一刻多钟,才到了一处简陋的青砖院子前,小尼姑引到院子前,双手合什行了一礼,转身回去了。

    李丹若站在院子前打量着,跟这院子紧挨着的,大约是庵堂的后厨间,有处角门开着,门外是一大片绿油油的菜地,几个女尼正弯腰劳动其间,院子就是乡下的青砖小院,门前扫的很干净,油漆斑驳的两扇小门紧闭着,小小的一个门楼有一角已经露出了檩条,李丹若站了好一会儿,才示意朱衣上前敲门。

    没过多大会儿,门‘吱呀’一声从里面打开,春妍从门里探出头来,朱衣忙笑道:“春妍姐姐,是我,我们奶奶过来看二姑奶奶了。”春妍怔了怔,忙往后看去,一眼看到李丹若,脸上惊喜交加,转身就要奔进去报信,刚转了身却又硬生生扭回来,将两扇门推的开开的,几步奔出去,连福了两福,却说不出话来,李丹若伸手拉了她道:“不必多礼,咱们进去说话。”

    “唉!”春妍答应一声,忙又挣开李丹若,三步并作两步奔进院子叫道:“奶奶,奶奶!奶奶!四姑奶奶回来了!四姑奶奶来了!”

    话音刚落,屋里冲出三四个人,李丹若忙紧走几步迎上去,李雨菊冲在最前,看着李丹若又象哭又象笑:“四妹妹……你平安就好……”话没说完,就泪如雨下,哽咽的说不下去了,李金蕊上前两步,轻轻拍了拍李雨菊的后背,看着李丹若道:“我和二姐姐正说着你,你就来了,刚回来的?咱们先进屋,进屋说话,寒碧去沏茶,看看还有什么点心没有。”

    李丹若跟着两人进了屋,在南窗下的榻上坐了,李雨菊用帕子按着眼角,眼睛红红的看着李丹若道:“刚和三妹妹说起你,也不知道你在江宁好不好,这些年连个信也没有,你就回来了,什么时候进的京?安顿好了没有?”

    “我都好,七月初到的,要现买宅子,一直忙到现在才安顿下来,二姐姐一直住在这里?”李丹若接过茶,先递了杯给李雨菊道,李雨菊点了下头道:“先头住在后面庵堂,后来三妹妹搬过来,我们两个商量着,就借了这处院子搬出来了。”

    李金蕊苦笑接道:“我和二姐姐是一个藤上结的苦瓜,二姐姐是命不好,我是……唉,”李雨菊拉了拉她,李金蕊叹了口气道:“我知道,不说了,我是自作孽,你离开京城那年,陈大郎走了镇宁公……现在改了,叫镇定王了,走了镇宁王邹家的路子,求了外任,就带他那两个小妾上任去了,走了这两年,一封信没有,一个大钱没往家捎过。”

    李丹若双手握着杯子,凝神听着李金蕊的话,李金蕊哂笑了一声:“我早就猜到了,那是什么货色,这几年我早看的明明白白,要想不饿死,只能靠自己,他走后,我就退了京城的院子,搬到了陪嫁的那处庄子。”李金蕊停了一会儿,才接着说道:“那个庄子,就几户庄户人家,总算……人都朴实,虽说中间……总算平平安安,那屋子一下雨就漏水,没多长时候,我就病了,也多亏三嫂让人送了五十两银子……后来我就搬过来和二姐姐一处住着了。”李金蕊几句话说了自己这几年的事,李丹若却听的惊心动魄,半晌说不出话来,李雨菊怜惜的看着李金蕊,低低的叹了口气道:“三妹妹吃的苦头多,我还好,一直就这样。”

    “听说狄老爷早就回京城了,打发人过来看望过没有?”李丹若看着李雨菊,也不绕弯子,直截了当的问道,李雨菊脸上的表情一时无法形容,半晌才摇头道:“我不知道他回来了,他回不回来,不都那样。”

    “那也是头恶狼!”李金蕊咬牙道:“他回来,我和二姐姐还是听庵里的师太说的,回来就让春妍回去报个信,门房上没人给通传,春妍守在大门口,等着他在门口下车,谁知道他看见春妍,跟没看见一样,昂着头就进去了,我跟二姐姐说了,这样狼心狗肺的东西,就当他死了,我和二姐姐都是守孝的未亡人!干脆!”

    李丹若一时心里五味俱全,半晌说不出话来,三个人一沉默了好一会儿,李雨菊强笑道:“咱们不说这些不高兴的事,四妹妹回来了,咱们姐妹能聚在一处,都平平安安,这就是大喜的事,四妹妹这几年好不好?有孩子没有?”

    “有了,是个哥儿,去年十一月生的,到今年十一月就满周岁了。”李丹若应道,李金蕊转头看着李雨菊笑道:“我就说,四妹妹是个有福气的,你看看,都好好的吧,四妹妹往后指定有大福!”

    “托三姐姐吉言。”李丹若笑起来,三个人说笑了一阵子,那股子愤然和郁气渐渐淡薄。

    不大会儿,春妍和寒碧等人摆了饭上来,姐妹三个说笑着慢慢吃了饭,重又歪在榻上,李丹若捧着茶,看着李金蕊笑问道:“二伯父他们还好吧?”

    “还好,大伯父走了没多长时候,他那差使就不好做,父亲是个好脾气、绵性子,和母亲商量了,干脆求了城外看草料库的差遣,连家也搬过去了,五月里我去看过一趟,他在后面园子里种满了菜,草料库又闲,日子也过得去。”

    “那五哥儿?”

    “他原本就没什么出息,前年母亲厚着脸皮求了姑奶奶,让他补进兵部做了小吏,父亲干脆把他求到草料场,如今跟着父亲管草料场,也没什么不好。”李金蕊神情微微有些冷漠的平平说道。

    “那也好,平安是福。”李丹若停了一会儿才低声道,李金蕊重重叹了口气,转头看着李丹若道:“从前我总觉得父亲和六哥儿委屈,这会儿才知道,也没什么委屈的,祖父留了福荫,象大伯父、三伯父那样的,借着点儿福荫,就能一路青云,父亲这样的,他就是那样,这几年我常想起从前,父亲除了衙门就是家,到了家,就是侍候那些花草,再没别的事做,他从来就没上进过,他就盼着六哥儿出息,给他争脸,可六哥儿,脾气性子,跟他竟是一模一样!”

    李金蕊重重长长的叹了口气,李丹若一时不知道说什么才好,李雨菊推了推李金蕊道:“你不是说想开了,二叔二婶自己觉得好就行?你看看你。”

    “你说的是,没事,我早想开了,唉,这人,要是能重活一回该多好……”李金蕊转了话题,三个人说了一个多时辰的话,眼看着天色渐晚,李丹若告辞出来,上车回去了。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榴绽朱门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闲听落花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闲听落花并收藏榴绽朱门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