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榴绽朱门 > 第九十八章 后陨

第九十八章 后陨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中午,姜彦明急匆匆回到府里,屏退众人,拉着李丹若坐到炕上低声道:“胡太医昨夜里悬梁自尽了。”李丹若吓了一跳:“出什么事了?”

    “没怎么打听清楚,说是昨天正午左右,刑部转了邹皇后的谕旨,责胡太医到边地从军,当天夜里,胡太医就悬梁自尽了。”姜彦明阴郁的解释道,李丹若眉头蹙起,看着姜彦明道:“胡太医曾得翁翁照拂,先宁氏太婆在的时候,他常到李府诊脉说话,我从小就认得他,胡太医和气胆小,宁氏太婆常说他是那种最惜命的人,不过是到边地从军,怎么会悬梁了?”

    姜彦明眉头渐渐拧起,握着李丹若的手,烦恼的叹了口气道:“咱们能听到的信儿太少,照你这么说,胡太医之死必有蹊跷,是谁下的手?”

    “胡太医死了,谁利益最多?”李丹若暗暗叹了口气,垂下眼帘低低道,姜彦明握着李丹若的手僵直了下,突然伸手揽过她道:“我早该想到,能从市井舞伎爬到如今的高位,岂是简单慈悲之人?看来邹皇后……”

    “嗯,我也这么想。”李丹若轻轻叹了口气道:“胡太医那么和善的人,他的医术,活人无数……”

    “别想这些了,”姜彦明柔声安慰道:“都说伴君如伴虎……”李丹若转身将头埋在姜彦明怀里,姜彦明轻轻拍着她道:“别怕,放心,等这些事了了,我就辞官,咱们回江宁住着去。”

    直到午后,邹后才在几个太医的惊恐忙乱中悠悠醒来,下身还在缓缓的往外流淌着细细的温热,邹后动了动手指,阿棠声音里带着掩不住的仓惶恐惧,低声问道:“圣人,您醒了?喝两口参汤吧?”邹后想摇头,却发现头沉的摇不动,银匙轻轻递到嘴边,邹后烦躁的闭了闭眼睛,却张开嘴咽了参汤,她得活着,好好的活着,她有儿子。

    连喝了几口参汤,邹后闭上眼睛喘着气,下身在的温热还在细细的流淌,她从来没这么清晰的感受到过这种流淌的滋味,不是血,是生机,她身上的生机,正这么细细的从身子里流出去,虽慢,却一刻不停……

    “太医呢?”邹后气若游丝,

    “下官在。”太医正和几名太医抖着身子躬身应道,邹后问了这一句,后面却没了吩咐,能银针下去止了这生机流淌的,只有胡济深,胡济深……死了!

    邹后突然急咳了几声,阿棠红着眼睛盯着束手无策的太医正和几个太医,又急转回身,跪在榻前,轻轻拂着邹后胸前,邹后咳过一阵,睁开眼睛,目光凄厉的盯着阿棠道:“去,取鸩酒,传我的旨,刘美人自裁!杀了她!去!给我杀了她!”

    阿棠吓的脸色雪白,喉咙咯咯了两声,指着太医道:“圣人,您?”她要提醒邹后,这殿内还有外人,邹后连喘了几口气,用尽力气抬手打到阿棠胳膊上道:“快去!杀了她!她死了我才能死,快去!”阿棠被邹后拼尽力气的一巴掌打的仓惶失色,急退了几步,连声答应道:“奴婢知道了,奴婢领旨,奴婢这就去!”

    太医正和几个太医个个脸白如纸,只恨不能缩到地缝里去,听到了这等皇室秘辛,说不定自己就是下一个胡太医!

    阿棠取了鸩酒,带着两个孔武有力的婆子往刘美人宫里急步赶去。

    刘美人不在宫里,刘美人在勤政殿侍候笔墨!

    阿棠不过踌躇了片刻,就带着两个婆子,转身往勤政殿急步过去,她侍候圣人快二十年了,她是最明白圣人的人,圣人病的极重,也许……真活了了,刘美人得死在圣人前头,刘美人死了,哥儿才有活路……

    勤政殿内,刘美人端坐在榻上,转身看过来,满眼的讥笑,好象她什么都知道了一样,阿棠直直的站在榻前,直直的盯着刘美人,身后,两个婆子跟她一样直直的盯着刘美人,刘美人笑的如春花绽放:“阿棠怎么有空到这儿来?圣人好点没有?”

    那春花般的笑容里藏的全是毒箭,阿棠眯起眼睛,抬了抬手道:“圣人吩咐了,刘美人辛苦,喝杯酒解解乏吧,侍候刘美人饮酒!”

    刘美人的笑容不减,两个婆子扑过来,侍候在刘美人身边的丫头尖叫着扑拦在前面,和两个婆子扭打在一处,刘美人端坐在榻上,好整以瑕的端起杯子抿着茶,却仿佛神思不在殿内,阿棠铁青着脸,正要过去帮忙,却见刘美人突然将杯子砸在几上的一堆折里上,伸手拉过护着自己的丫头往后倒在榻上,惊恐的哭叫起来。

    没等阿棠反应过来,后殿门‘咣’的一声被人踢开,皇上怒气冲冲急冲进来,一眼看到榻前的混乱和凄惨的哭叫着的刘美人,只气的浑身哆嗦,抖着手指,指着榻前,急气之下,话也说不清楚了:“贱奴!滚!拉开,拉开!”

    两个婆子不等内侍扑到跟前,已经抖成一团跪在地上,刘美人浑身惊恐,抖的如风中的树叶,死死拉着丫头,泪水盈睫看着皇上,委屈的干哭说不出话。

    皇上几步奔到榻前,伸手搂着刘美人温声安慰道:“别怕,有朕在,谁也伤不了你!别怕,你放心!”刘美人依赖的伏在皇上怀里,抽泣哽咽着点了点头,皇上又搂着她柔声细语的安慰了一会儿,见她渐渐止了抽泣安稳下来,这才松开她,走到跪在地上的阿棠面前,抬脚冲阿棠胸口踢了一脚道:“你和你的主子,眼里都没有朕是吧?好,朕成全你,你也给朕尝尝这酒!”

    内侍悄无声息的拣起酒壶,将壶里余下不多的酒倒了半杯,两个内侍熟练的卡住阿棠,端着酒的内侍将酒稳稳的倒进阿棠嘴里。

    “送回去!”皇上阴阴的吩咐道,两个内侍抬着还在挣扎的阿棠,一溜烟往邹后宫中送了回去。

    当天,邹皇后留下了刚刚满月的儿子,撒手西归了。

    姜彦明跟班办理邹皇后丧礼,直忙了四五天才回到府时。

    李丹若忙接进去,侍候着姜彦明沐浴净了头脸,姜彦明换了身家常旧衣,舒服的叹了口气正要躺倒,仿佛想起什么,又忙直起身子问道:“对了,那张折子?这事来得太突然。”

    “我已经替你理过一遍了,那份折子已经烧了。”李丹若笑着应道,姜彦明这才轻松的往后倒在炕上,先前那封请立太子的折子已经用不上了。

    姜彦明躺下不过几息,呼吸就渐渐绵长,李丹若轻轻探头过去,一禁笑起来,看来是累极了,这眨眼功夫竟睡着了,李丹若示意朱衣取了被子过来,轻手轻脚的给姜彦明盖好。

    邹皇后的丧礼很快就过去了,邹家依旧煊赫,可进进出出却没了底气。

    宫里那个刚刚满月的婴孩抱进了刘美人宫里抚养,刘美人升了婉仪,邹后一直强势非常,她为美人时,是除了邹皇后外品级最高的宫人,如今邹皇后西归,升不升婉仪,她都是宫内品级最高的那个,除了几乎代批皇上九成的折子,她还一如邹皇后产后那样,兼管着宫内大大小小的事,只是,如今没了擎制……

    从早到晚,她几乎没片刻空闲,可她忙碌中神采奕奕。

    姜彦明经常被召到皇上身边草拟诏书,偶尔也应对些政务,姜彦明的谨慎让皇上很是欣赏。

    宽敞的寿成殿里,皇上作疲惫的歪在榻上,手指轻轻揉着眉间,看着恭谨端正的坐在圆凳上的集贤殿大学士、门下平章事范文浦和中书平章事、司空魏仁朴道:“中宫空虚,刘婉仪温柔恭顺、明悟通达,晓书明礼,朕意立刘婉仪为后。”

    “陛下,臣不敢苟同,”范文浦欠了欠身子,沉声答道:“刘婉仪出身卑贱,难当母仪天下之任,再则,”范文浦顿了顿,拱了拱手接着道:“刘婉仪乃再嫁之身,若立为后,有损皇室体统脸面,臣以为不可!”

    皇上阴沉着脸,转头看向魏仁朴,魏仁朴欠了欠身子道:“刘婉仪生了皇长子,如陛下所言,性情柔顺,知书达礼,若立为皇后未为不可。”皇上面色微善,魏仁朴看着他接着说道:“刘婉仪虽说出身寒微,却才智出众,机谋过人,陛下若要立刘婉仪为后,还要立了大皇子为太子才好,如此,与国与君,才好稳妥些。”

    垂手恭谨侍立在魏仁朴身后的姜彦明几不可见的打了个寒噤,都说魏仁朴是蜜里藏毒,果然名不虚传,这几句话看似附和,却直指刘婉仪立后后将生不臣之心,也是,如今政务多半数出自刘婉仪,若立为后,只怕尾大不掉……皇上身体虚弱,性子疏懒,却不是笨人。

    “姚卿觉得呢?”姜彦明正思量着,只听皇上问了上来,姜彦明忙躬了躬身子,沉声应道:“臣也觉得不妥,皇后之位母仪天下,当自名门望族中挑选为好。”

    皇上阴沉了半晌,冷‘哼’了一声,起身下了榻,拂袖而去。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榴绽朱门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闲听落花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闲听落花并收藏榴绽朱门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