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榴绽朱门 > 第一百零一章 相看

第一百零一章 相看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刘夫人神情微微一怔,戴大/奶奶也意外的看向婆婆,刘夫人打着呵呵笑道:“五郎说话真有趣儿,真是有趣,进宫当贵人,多少人求不得,到他那儿竟成受罪了?五郎说话就是有意思。”

    “我和五郎想的一样,”李丹若带着笑接着说道:“别说宫里那样的地方,就是王侯富贵之家,若是妻妾成群,那做妾的,日子也不好过,自己嫡亲的女儿,总是盼着她过的好,荣华富贵怎么才算够?光鲜背后不知道藏了多少血泪,若不是走投无路逼急了,何苦为了那些子虚荣华,受这样的罪去?不过这是三伯娘和五妹妹的事,我一个外人,哪好多说什么。”

    刘夫人和戴氏对视了一眼,脸上笑容有些勉强道:“也是,说的也是,你说的是,你三伯娘说的也是,到底是分了家的,她们家的事,咱们也不好多管,你三伯娘和五姐儿既然打定了主意,那就随她们去吧。”

    李丹若笑着没接话,刘夫人也不再提这个话题,戴氏张罗着上了点心,热情的让着李丹若,李丹若掂起吃了两块,陪刘夫人说了一会儿闲话,就告辞回去了。

    晚上,李丹若将李凌波想要入宫应选的事和姜彦明说了,姜彦明皱了皱眉头道:“刘夫人这是什么意思?”

    “我看她心里也愿意五妹妹进宫,大伯娘心眼转的多,不过不知道这事深浅,想探探我的话。”李丹若有些怅然的低声道,姜彦明眉头拧得更紧了,沉默了半晌才开口道:“这事就随她们?”

    “也由不得咱们,当年三伯娘要把五妹妹许给敬亲王侧妃娘家弟弟,太婆说什么就不肯,因为这个还把三伯娘叫过去骂了一顿,可三伯娘不还是偷偷许下了亲事?那时候太婆还在世呢,到后来闹成那样,她也从来没觉得自己有什么不对,只怪别人不肯帮衬她,所以才出了那些事,太婆自己断了药,留下遗言,让大伯父和三伯父丁忧回家,可三伯父还是应命夺了情,三伯娘和三伯父,连太婆的话都不往心里去,我的话,只怕她连听都不肯听,三伯娘的脾气,是要人家完完全全照她的心意用力帮衬出力,但凡有一点没做到她心意处,就是你对不起她,再说,五妹妹的脾气也是个劝不得的。”

    李丹若烦恼的叹了口气,姜彦明也跟着叹了口气低声道:“虽说是这样,也不能一味随她们去,一笔写不出两个李字,刘贵人不是好惹的,再说,”姜彦明顿了顿接着道:“再说五妹妹琴棋书画样样皆精,人品才情俱有,何苦去掺这趟混水?”

    “嗯,五妹妹自小就比一般人略聪明些,唉!”李丹若又重重叹了口气,看着姜彦明苦笑道:“最怕她这样的聪明人,眼睛就盯着鼻子下面那一点点小利益,整天摆弄自己那点小聪明,眼高于顶,目无下尘,自觉能玩弄天下人于股掌,凡事都是自己对别人错,她进了宫……”李丹若苦笑着连声叹气,姜彦明伸手搂着她安慰道:“刘贤妃……会不会网开一面?她好歹是李府嫡女。”

    李丹若轻轻摇了摇头:“不是刘贤妃肯不肯,是她自己肯不肯安份守已,可她那脾气,再说,这会儿自己要进宫,必是有打算有企求的,怎么肯安份守已?不行,不能让她进宫,宁氏太婆以命搏了李家的平安,不能毁在她手里,我明天进趟宫,求一求刘贤妃,还是让她落选算了。”李丹若下了决心道,姜彦明伸手揉着李丹若蹙起的眉间笑道:“这样也好,釜底抽薪,彻底了结她这个心思,她死了心,这事也就算过去了,好了,别烦心了,你看看你,眉间都皱出纹路了。”

    李丹若由着他轻柔的揉着眉间,不再提这件事,又烦恼起那张纸上的一堆小娘子来。

    郭树遣过来的几个人都是精明能干的,就是这样,李丹若也四处奔波忙了十几天,找各种借口机会,才将刘贤妃那张单子上的小娘子们私里明里细细看了个遍,晚上回去细细理了一遍,隔天进宫寻刘贤妃回禀差使。

    “……范家有五位小娘子年纪相当,这张纸上写了三位,还有两位,一位说是庶出,不敢应选,一个年纪还太小了些,今年只有十四岁,这两位我顺便也看了看,没什么出奇处,先说纸上这三位,三娘子是范相公幼弟嫡女,性子柔顺温和,识书达礼,稍嫌懦弱,四岁那年生母就过世了,隔年父亲就续了如今的太太,继母进门连生了两个儿子,听说三娘子父亲性子也弱,很有些惧内,这位太太对三娘子很是一般。”

    刘贤妃提起笔,在范三娘子的名字上涂了一笔笑道:“范家庶女不敢应选,看样子这眼睛是盯在皇后位子上了。”李丹若笑了笑,手指往下移了一行,接着说道:“范五娘子是范相公嫡出幼女,范相公夫人年近半百才得了这个老生女儿,自小疼爱非常,范相公教子极严,偏对这个小女儿极偏宠,这位四娘子被宠的象只螃蟹,到哪儿都要横着进进出出,人还算聪明。”刘贤妃笑盈盈的在范四娘子名字后画了个勾。

    李丹若歪头看着她,刘贤妃笑道:“你接着说。”李丹若这才接着说道:“范六娘子是范二爷嫡女,天真娇憨,爱说爱笑,说话不看人脸色,人家恼了,她也看不见,还只顾自说自笑。”刘贤妃高挑着眉毛,一边笑一边在范五娘子名字旁画了个圈笑道:“这个备着,还有两个也说说。”

    “庶出的是四娘子,谨小慎微,说话行事处处小心翼翼,不该说的一句不说,不该听的一句不听,还有个七娘子,爽朗活泼,很能体查人意,范家几位娘子,就数她最讨人喜欢。”

    “这两个就算了。”刘贤妃笑道:“魏家的几位小娘子呢?”

    “魏家几位小娘子都生的极好,个个都比范家女儿好,其中魏六娘子生的最好,风姿楚楚,我见犹怜,真如朵嫩生生半开的荷花一般,这位六娘子的父亲魏三爷是庶出,六娘子很有几分心计,就是过于小家子气了,比六娘子略逊色一点点的是魏家二娘子,二娘子是魏相公嫡女,生的艳丽非常,就象只骄傲的孔雀一般,多数时候下巴都是冲上的。”

    刘贤妃笑出了声,提着笔在两人名字间犹豫了一会儿,却没勾下,只示意李丹若接着说,李丹若笑道:“三娘子四娘子都是庶出,生母都不得宠,魏家没报上来,这名单上的五娘子是魏二爷嫡女,是个才女,走到哪儿都拿着本书,说不了两句话就得带出一句诗来,常常无端悲风伤月、感慨流泪,听说琴弹的不错,不过从不轻易弹奏,若有人请,她就得着恼了,嫌人家把她喻作乐工,要听她弹琴,得等她琴意大发、自己肯弹了才行,我等了这些天,她也没有琴意大发的时候,就没听到。”

    李丹若摊手道,刘贤妃笑出了声,李丹若接着说道:“还有个七娘子,是六娘子嫡亲的妹妹,这嫡嫡亲亲的两姐妹却差的极多,这位七娘子生得竟不及六娘子一半好看,生性挑剔,说话刻薄的出奇,看谁都象人家欠她几百贯钱一样。”

    “我最喜欢范家那个螃蟹女和魏家这孔雀女,”刘贤妃拍了拍手,仿佛拿定了主意,提起笔在纸上边勾画边笑道:“可巧又都是两位相公嫡出之女,这身份上势均力敌,至于这位六娘子……”刘贤妃沉吟了一会儿,用笔在魏六娘子名字后多画了圈问道:“魏六娘子和二娘子情份如何?”

    “魏二娘子极瞧不上魏六娘子的‘装腔作势’,魏六娘子却待二娘子极好。”李丹若应道,刘贤妃撇了撇嘴道:“极好?谁知道心里想什么呢,两个一起进来最好,这种半开的清雅荷花,也许能对了官家的脾胃也说不定,其余几家有没有出色的?”

    “有几个,”李丹若指着名单一个个细说了一遍,刘贤妃勾勾圈圈又选了六七个,李丹若看着那些或勾或圈的名字,斟酌着词句笑道:“还有件事,得求您帮一帮。”

    “什么事?你说就是。”

    “我娘家五妹妹,怀州知州李玉绍嫡长女李凌波,也报了名字想进来应选,”刘贤妃惊讶的看着李丹若,将手里的笔放到笔架上,看着李丹若皱眉道:“你不想让她选进来?”

    “嗯,”李丹若点头应道,刘贤妃蹙了蹙眉头:“是她自己要应选的?你劝过她了?没劝住?”

    “没劝,我没去见她,是她母亲执意要应选,唉,也是她的意思吧,她母亲极疼她,若她不肯,断不会强她应选,五妹妹向来以才女自居,眼高于顶、目无下尘,进宫不合适。”李丹若苦笑解释道,刘贤妃瞥了她一眼道:“你劝不住又管不了,就想了这么个釜底抽薪的法子?行,这是小事,我应下了。”李丹若忙笑谢了,刘贤妃看着她笑着摇了摇头,指着纸上的人名道:“这些人你记一记,中元节我请这些小娘子们进宫赏菊,让官家过过眼,你也进来帮我看着些吧。”

    李丹若忙应了,又和李贤妃说了些细务,这才告退回去。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榴绽朱门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闲听落花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闲听落花并收藏榴绽朱门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