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榴绽朱门 > 第一一四章 归去

第一一四章 归去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魏德妃在范皇后面前慢慢转过那尊贵无比的肚子,戴着闪亮宝石戒子的手在肚子上得意的抚着,傲然越过范皇后,往亭子过去。

    范皇子怒气直往上冲,直冲的晕头涨脑失了理智,突然上前半步,在魏德妃侧后猛推了一把,魏德妃将将绕过站在正中的范皇后,正好走在栈道边上,全无提防之下,被这猛力一推,干脆利落的一头跌下栈道,扑进了清澈的湖水里,扶着魏德妃的两个女使尖叫一声,一个扑倒在栈道上,另一个跟在魏德妃后面扑跌进湖里,正好砸在魏德妃身上,两人翻着水花直往下没,内侍们反应倒快,急扑下湖救人的救人、急奔出去报信的报信,请太医的请太医,这一通乱从湖边飞快的往宫内各处漫延。

    李凌波脚底发软,手脚冰凉,喉咙又干又紧,满腔惊恐卡在喉咙间,下不去上不来,范皇后扎着手傻站在栈道上,不知道如何是好,刚才,她真是气晕了……

    宫里乱成一团,连一直闭门养病的刘贤妃也跟在皇上后面,一路急奔到魏德妃宫里,七八个太医一人顶着一额头冷汗忙得心惊胆颤,魏德妃人暂时无碍,可孩子却没保住。

    皇上气的面白气短,嘴唇青白的几无血色,坐在扶手椅上几乎动弹不得,刘贤妃冷静的站在皇上身边,垂下头低声和官家商量了几句,直起身子,目光慢慢扫过浑身僵硬的坐在扶手椅上的范皇后和侍立其后、浑身瑟瑟发抖的李美人,这才看向跪了一地的使女内侍,声音平和的问道:“魏贵人怎么跌进湖里的?说!”

    范皇后猛抬手死死攥住椅子扶手,惊恐万状的看着皇上,瞬间面如死灰。李凌波缓过口气,同情的看了眼范皇后,下意识的往旁边挪了挪。

    跪了一地的使女内侍磕头不已,连磕了四五个头,跪在最前一排的一个使女仰头看着刘贤妃,突然指着李凌波检举道:“回贵人话,是她,是李贵人推的。”

    “是是是!是李贵人推的,奴婢看的清清楚楚!”紧挨着检举李凌波的使女跪着的是范皇后的心腹使女,听了检举,不过怔了片刻就反应过来,急切的抬头附和道,这一声附和带出了后面一片附和声,开始还零零落落,片刻功夫就几乎是众口一辞。

    范皇后愕然而不敢相信而惊喜,李凌波由愕然而不敢置信而惊恐万分,只觉得寒气入骨,如坠冰窖,李凌波恐惧而茫然的转身四顾,直直的盯着皇上猛扑过去,凄厉的叫道:“不是我,是她!是圣人,是她推的!不是我!不是我,官家明鉴,不是我!”

    “胡说!就是你推的,就是你!”范皇后被李凌波凄厉的分辩声刺的直窜起来,指着李凌波颤抖着尖利大叫:“是你,就是你!就是你!来人,勒死她!快勒死她!”

    皇上被直扑过来的李凌波摇的面色惨白无血色,刘贤妃急扑过去扶住皇上叫道:“快拉开她!快!”话音刚落,两个内侍已经上前拖开李凌波,刘贤妃半跪在皇上面前温声道:“官家息怒,您先回去歇一歇,这里就让妾来处置可好?”

    “嗯。”皇上怒气上攻,连带着失去孩子的痛心,又被李凌波这么一叫一摇,早已经头目森森,眼睛晕花不能视物,听了刘贤妃的话,一边答应着,一边手摸索到椅子扶手撑住站起来,刘贤妃架着皇上一只胳膊,忙示意内侍抬了凉轿进到殿内,两个近身内侍小心翼翼的连扶带架着皇上上了凉轿,刘贤妃跟着送出去,又细细吩咐了几句,叫过几个太医紧跟过去诊脉,看着皇上的轿子走远了,刘贤妃才慢慢转身回来,站在宫殿门口,冷漠的看着被堵了嘴的李凌波,和惊恐不安的范皇后,直看了好半晌,才慢声细气的吩咐道:“把她押下去吧。”

    深夜的明心殿一片静寂,李凌波双手抱着膝盖,将自己紧紧抱成一团,可还是觉得冰寒刺骨,从她被诬推魏德妃那一刻起,她就一直冷的透不过气,那团在心里烧了大半年,越烧越旺的火一点点却飞快的低落以至熄灭,不是自己推的,不是她!那么多人看着,怎么会查不出来?怎么会!李凌波浑身哆嗦着用力紧抱着自己,额头抵在双膝上,低低的呜咽起来,她们故意的,自己碍着她了?她不是不争的么?她……

    殿门轻轻的‘吱’了一声,李凌波一下子弹起来,紧闭的殿门慢慢推开,清冷的月光洒在乌沉沉的青砖地上,两个身影阴森,面无表情的中年内侍脚步从容的跨进门槛。

    李凌波死死盯着中年内侍手里托着的红亮的雕漆托盘,清亮的月光下,那团光泽柔润的白绫被通红的漆盘衬得格外显眼,李凌波仿佛被那团白绫定住一般,喉咙里‘咯咯’了几声,想叫却叫不出声,想逃,腿却一步也迈不动。

    两个内侍走到李凌波面前,放下托盘,看着李凌波道:“上头吩咐了,请李贵人自裁。”李凌波拼命摇着头,直摇的头发散乱如鬼,两个内侍默契的连对视一眼都不用,一个上前困住李凌波双臂,一个拿起托盘上的白绫,熟练之极的绕上李凌波纤细美丽的脖子,只一下,李凌波连挣扎都没来得及,头就以一个奇异的角度软垂到胸前。两个内侍一人架头一人架脚,悄无声息的将李凌波抬了出去。

    李丹若双手交错紧抱在胸前,仿佛寒冷般靠在暖阁窗框上,怔怔的看着远处嬉笑玩耍的大皇子和墨哥儿,李凌波死了,从听随嬷嬷说她在为她父亲李玉绍谋中书侍郎的位子,说她一心要到勤政殿侍候起,她就知道她已经踏入了死路。

    唉!李丹若长长叹了口气,仰头看着暖阁边上碧绿柔软的柳条,她眼睁睁看着她走上死路却无能为力,李丹若心里仿佛塞进了无数绵花团,只堵的喘不过气来,李丹若往后退了退,退坐到扶手椅上,端起茶用力喝了两口,闭着眼睛,慢慢平息着心中的郁结和伤痛。

    过了好半晌,李丹若转身叫过朱衣低声吩咐道:“你回去一趟,给我取几件衣服过来。”李丹若顿了顿,看着静待吩咐的朱衣道:“跟五爷说,宁氏太婆走前吩咐过,让三伯父给她丁忧守制,太婆的吩咐他不能不守,让他回去好好守着太婆去。”

    朱衣也不多问,只将李丹若的话重复了一遍,见李丹若点了下头,就曲膝告退出去,要了车回城传话去了。

    隔没两天,就有御史弹劾李玉绍未遵母训丁忧,乃为大不孝,刘贤妃明了的捏着折子,看着郭树笑道:“你看看,我跟你说过,她比你我都看得开看得破,富贵功名她是真当过眼烟云看的,可惜这一个,”刘贤妃晃了晃手里的折子道:“那么重的功名利禄心,哪能体会明白她这份良苦用心?不知道也就算了,若是知道,必得衔恨她一辈子!她真是何苦?唉,算了算了,她想这样就这样吧,就放他一马,便宜他去官回乡,逍遥富贵终老乡下吧。”

    郭树抬头看了眼刘贤妃,垂下头没接话。

    姜彦明得了责令李玉绍去官归乡闭门思过的旨意,长长舒了口气,傍晚,刚从衙门出来,正要上车回去,就看到李玉靖远远笑着叫道:“五郎,”姜彦明忙急步迎上去长揖笑道:“大伯父安好。”

    “好好,我过来寻范相公说几句话,出来看着时辰不早了,专在这儿等一等你,今天早上我得了几尾子鱼,可不能偏了你,走,去我府上,咱们好好小酌几杯。”李玉靖拉着姜彦明的手,亲热的笑道,姜彦明也不多推辞,叫小厮过来吩咐回去和程老太太说一声,就上车跟李玉靖往李府去了。

    车刚在李府门前停住,就看到狄老爷满脸笑容,一只手拎着袍子角,小步紧趋恭敬的迎出来,狄老爷先长揖到底给李玉靖见了礼,又转身冲姜彦明也是一个长揖到底见礼,姜彦明忙深揖还礼,李玉靖笑让着两人,一起进了府门。

    小厮仆从们在李玉靖内书房院内正堂摆了宴席,李玉靖居上首坐了,狄老爷非按着姜彦明坐在李玉靖下首左边,姜彦明哪肯坐,力辞不就,到底推着李云志坐了左手第一位,自己挨着李云志坐下,对面,李云深却没争过狄老爷,紧挨着李玉靖在右手第一坐了,狄老爷陪了末座。

    酒过三巡,李玉靖脸上泛着红红的酒晕,端起杯子冲姜彦明举了举,先喝了半杯,放下杯子,伤感的叹了口气道:“前儿接到你三伯父的信,唉!”李玉靖重重长长的叹了口气:“泪透纸背啊!唉!大半辈子的辛苦付之东流。”

    姜彦明放下杯子,看着李玉靖,斟酌着劝道:“大伯父也劝三伯父看开些,都说福祸相依,三伯父这一场也就是免了官,余皆无伤,能这样平安回乡诗书耕读,这是求也求不得的恩典。”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榴绽朱门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闲听落花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闲听落花并收藏榴绽朱门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