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榴绽朱门 > 第一一九章 闲话

第一一九章 闲话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年后,姜彦明升了礼部右侍郎,这样令人侧目的越级升迁使原本就耀眼瞩目的姜府更是成了满京城的焦点。

    请李丹若过府的帖子飞来无数,可李丹若除了几家世交和不得不应酬的人家外,别处却极少应酬,也极少在家招待宾客,就连姜彦明,也一样极少应酬诸人,除了常傍晚悄悄至孙府,陪礼部尚书孙大人小酌几杯外,别处都极少走动,李丹若和姜彦明两人几乎是一样的早出晚归,姜彦明到衙门,李丹若则带着默哥儿到禁中陪大皇子。

    姜府这个焦点很快被孙相公大刀阔斧的人事调整吸引开去,这场调整几乎关切到京城的每一户世家大族,这一场看似温和的变动中却含着杀气,落马被抄的人家接二连三,京城一片风声鹤唳,也就没人再去多留意姜彦明和李丹若一家,直到秋初,这一场调整才算渐渐尘埃落定,可这身外心内的动荡,却一直延续到庆丰七年春天。

    春末,婆台寺内香烟缭绕、钟鼓齐鸣,庄严齐整的诵经声从寺内往周围漫去,李丹若和孙相公夫人邢氏跪坐在大雄宝殿内的蒲团上,双手合什,垂着眼帘虔诚的行着祈福礼。

    官家半月前偶感风寒,谁知道几幅药下去没见好,倒一天比一天沉重,直病的起不得床,刘皇后急的一边自己斋戒祈祷,一边命人四处烧香许愿,邢夫人从刘皇后那儿求了到婆台寺祈福的事,让人请了李丹若,一起过来行祈福礼。

    两人叩拜了几轮,行好了这一轮祈福礼,起身跟着知事僧往后面净房暂时歇息。

    知事僧送到净房院门口,合什礼停住步子,垂头等邢夫人和李丹若进了院子,后退几步离去了。

    邢夫人让着李丹若在榻上坐了,接过茶抿了几口,看着丫头婆子摆好了满桌点心,屏退众丫头婆子道:“都退下吧,我和李夫人说说话儿歇一歇。”

    众丫头婆子应了,脂红扫了李丹若一眼,见李丹若垂了下眼帘,带着丫头婆子,也跟着退了下去。

    “唉,刘皇后也是命苦,”见丫头婆子都退了出去,邢夫人闲闲的往后靠到靠枕上,用帕子按了按嘴角,有点幽怨般的叹了口气:“你看看,官家……就那么病了,娘娘急的什么似的,我前儿去给娘娘请安,娘娘脸颊都塌下去了,你看看,都急成什么样了。”

    李丹若双手捧着杯子,跟着叹了口气,却没接话,邢夫人掂起块点心咬了一口,慢慢咽了,又接着说道:“咱们女人都是一样的心思,整日家劝着丈夫作养身子,不都是为了他们好?这妒嫉不妒嫉的,你说说,咱们有什么好妒嫉的?那些妾侍伎婢就是个物件儿,妒嫉她们,那不成了大笑话了?劝他们,都是为了他们好,唉!”邢夫人又是一声长叹:“你看看,哪有一个能听得进去的?官家着了凉,偏还……”邢夫人用帕子掩着嘴轻咳了两声,扫了李丹若一眼,见李丹若垂着眼皮抿着茶,接着说道:“那周答应也是个天生的狐媚子,照我说,刘皇后就该一顿棍子打杀了,唉!刘皇后也是太贤惠了,宫里才生出许多周答应这样狐媚烟行的贱人!”

    “这不是咱们该说的。”李丹若轻轻咳了一声低低道,邢夫人摆手笑道:“你呀,跟我还有什么好谨慎的?咱们娘俩有什么话不能说的?好了好了,不说就不说,说了尽让人堵心,对了,前儿朱翰林夫人到我们府上说话儿,她家小儿媳妇,和你同岁,还比你晚一年成亲,如今都生了三个孩子了,你怎么还就默哥儿一个?”

    李丹若没想到她突然转到这个话题上,迟疑了下,正想着怎么答话,邢夫人却自顾笑道:“要不是你生过默哥儿,我还当你不能生呢。”李丹若一口气呛进喉咙里,忙含了口茶在嘴里慢慢咽下,邢夫人挪了挪,靠李丹若近些,看着李丹若好奇道:“你回来京城这也好几年了,又不是在外头动荡飘泊,怎么也不赶紧再要个孩子?虽说默哥儿是个哥儿,可到底独木不成林,独苗难养,你得赶紧给他生几个弟弟,这成了林,孩子多了,就好养活了,还一样,”

    邢夫人话到嘴边,又咽回去,可那话咽到喉咙口,却又忍不住再吐出道:“还有一样,咱们不外,这话我才跟你说,你家老爷身边没个侍候人,到底不合适,这话既说了,我也不怕你讨嫌,就说到底,这庶出子不能有,可这庶出女,有几个也没什么,到时候不过破费几个嫁妆银子,咱们也不少那点子不要的银子不是。”

    李丹若有些无语的看着邢夫人身上的淡青衫子,这几年孙家是发达了,邢夫人也学会了低调奢华,今天过来祈福,一件淡青衫子看着素净朴实,可仔细看,才看得出那衫子上的暗纹都是用同色丝线破成十六股,一道道绣上去的,光这一件衣服的绣工,就抵得过一件同样的缂丝衫子了,李丹若垂下眼帘,手指转着杯子低声道:“不瞒夫人说,当年宁氏太婆肯让我嫁给五爷,就是因为五爷肯答应往后不纳妾,不收通房,不然,”李丹若抬头看着邢夫人坦诚道:“夫人也知道,姜家五房到底是庶出房,后来过继到姚家,这继子……姚家可是有嫡子的,要不是这个,那时候太婆也不能让我嫁过去。”

    邢夫人轻轻拍着手道:“我就说呢,当初你们李家那样的声势,你又受宠,怎么嫁了五爷,原来是这样,那倒是,人而无信,不知其可,何况这是当初许亲的盟誓,你真是福气,是旺夫的命格儿,人这命哪,不信真是不行,我跟你说,当初我在家当姑娘的时候,有个算命的……”

    邢夫人不是个很精明有心机的,这几年养尊处优被人捧惯了,说起话来,一向只顾自己痛快,越发说到哪儿算哪儿,这话题也不知怎的,就一路流到命格儿上,李丹若暗暗舒了口气,她只要不再和她纠缠这纳妾的良好建议,旁的什么都好说。

    “……对了,你听说没有?听说大哥儿命格儿尊贵无比!”邢夫人一路信口流,说了好大一会儿,突然冒出这么一句,李丹若正一脸认真听讲的暗中走着神,被邢夫人一句话吓了一跳,邢夫人仿佛想起什么,抬手拍了下额头笑道:“瞧我这记性,大哥儿的命格儿你肯定最清楚不过,听说是钦天监看的,说是极尊贵的命格儿?”

    “这我倒没听说,这样的事儿,要知道也就宫里和两位相公知道,不过大哥儿身为皇长子,自然是极尊贵的命格儿。”李丹若谨慎的应了一句,正想岔开话题,邢夫人却盯着她笑问道:“听说你天天进宫陪侍大哥儿?你跟刘皇后从前就认识?”

    李丹若吓了一跳,看着邢夫人,一时有些发怔,邢夫人这样心眼不多,有时候反倒更让人头痛,这话,若是碰上有心眼的,必不会这么直通通问的这么干脆,必是拿话试探来试探去,她不怕试探,兵来将挡,水来土掩,都不是难事,可这样直截了当问的,答起来才最让人头痛!

    “夫人从哪儿听来的这话儿?”李丹若苦笑道,邢夫人满是兴致的看着李丹若道:“你先别问我从哪儿知道的,等会儿我肯定告诉你,你只说,是不是吧?”

    “也是也不是,要是天天进宫,今天咱们也不能这么坐着说话了,前年因为大哥儿避灾星的事,我不是受命照顾过大哥儿几天么,后来娘娘就让我有空去看看大哥儿,娘娘既然有话,咱们自然要遵从,有时候就递折子进去看一眼,说两句话。”李丹若只好清楚又含糊的答道。

    邢夫人瞥着她笑道:“那就是真的了,怪不得,总不见你出门,原来要往宫里去。”

    “夫人这话从哪儿听说的?这么不实不尽的。”李丹若笑着追了一句,邢夫人笑道:“我们相公前儿跟我说的。”

    “孙相公?”李丹若心里跳了几下,脸上笑容不变道:“孙相公那么忙,怎么听起这个闲话来?”

    “谁知道,说是一个小黄门说的,他跟我提一句,让我问问你,我们相公说了,若是这样,倒是你家五郎的大福份,听说默哥儿也跟你一块去的?有这份跟大哥儿自小的交情,往后你们默哥儿这前程可是不得了了,不瞒你说,我还盘算着,等大哥儿出来读书了,看能不能求求娘娘,让我那个大孙子跟着大哥儿做个伴读去,我那大孙子又聪明又懂事,你也见过的,跟默哥儿也合得来,多少好!”

    邢夫人越说越兴奋,掰着手指头又算着别的几家有资格做皇子伴读人家合适的子弟,李丹若不敢多答话,只含糊应着,想方设法岔开了话题。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榴绽朱门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闲听落花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闲听落花并收藏榴绽朱门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