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榴绽朱门 > 第一二零章 未雨绸缪

第一二零章 未雨绸缪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祈福礼一直到第二天午后才算圆满,李丹若赶回城内,没回府里,却径直往程老太太居处赶过去,从开了春,程老太太的身子就不怎么妥当,吃了几个月的药,却总不见起色,成了压在李丹若心头的一块大石头。

    李丹若赶到姜家时,已近傍晚,大/奶奶赵氏刚亲自摆了饭上来,李丹若忙净了手跟过去侍候程老太太吃饭,程老太太慢慢嚼着,硬是压着自己吃了大半碗稠粥,才放下碗,李丹若看得心里酸苦,老太太其实没有吃饭的胃口,她这么勉强自己吃饭,是不想这么倒下,她要看着儿子和孙子们回来。

    赵氏收拾了碗筷,李丹若奉了半杯淡茶上来,陪着程老太太说了会儿闲话,告辞出来,赵氏提着灯笼将李丹若送到二门,拉着李丹若往旁边闪了闪,低低道:“五妹妹,我没有别的意思,你看老太太……能不能想想法子,就是回来一个也好。”

    “我知道,回去我就和五郎商量商量这事。”李丹若点头应了句,话说出来,却又想叹气,这话怎么听着都不过是安慰宽解之语。

    “嗯,”赵氏下意识的转头看了眼烛光摇动的正屋,一边送李丹若出二门,一边低低的伤感道:“你不知道,一想老太太万一……我就害怕,这个家要是没了老太太,谁能撑起来?”李丹若握住赵氏的手轻轻拍了下安慰道:“别多想,老太太不过一点不自在,哪至于呢?太医不也说没什么大事么,你放心,就算有什么事,还有我和五郎呢。”

    赵氏点了点头,看着李丹若上了车,车子出了二门,才闩了门回去。

    李丹若疲倦的靠在靠枕上,闭着眼睛苦恼不已,回去得好好和五郎商量商量,这事不能再拖,一定得想个法子,象赵氏说的,能回来一个也好。

    姜彦明已经回到府里,正抱着默哥儿看他写的大字,见李丹若进来,默哥儿欢呼一声从姜彦明怀里挣脱出来,跳下炕扑到李丹若怀里,姜彦明将默哥儿的大字收到几上,跟着下了炕笑道:“去看过老太太了?好些没有?你也累坏了吧?”

    “嗯,还好,”李丹若牵着默哥儿坐回炕上,朱衣等人忙着上前侍候着净脸更衣,一会儿就摆了饭上来,三人吃了饭,默哥儿缠着姜彦明说了几个故事,才不情不愿的跟奶娘回去歇下。

    李丹若打发默哥儿睡下,总算得了空儿和姜彦明说话儿。

    姜彦明听李丹若说了昨天和邢夫人那一番话,眉头一点点皱紧,看着李丹若道:“这事得让郭树好好查查……算了,一查起来倒是欲盖弥彰了,本来也不是要瞒着人的事,再说,时候长了,没有不透风的墙,不过这事,你得寻个合适的机会和娘娘透一透。”

    “嗯,我也是这么想的,”李丹若应道:“这不是大事,大皇子伴读的事,娘娘断不会让任何人插手,他们要打算就随他们打算去,我忧的是大伯父他们,老太太这病,我总觉得是思念忧虑而起,她又要强不肯说,大伯父他们这罪名沾着谋逆的边,就是大赦,也多是不赦十恶不赦者,得想想法子。”

    “嗯,”姜彦明直起上身,凝神想了想道:“你说的对,这一阵子我也在想这事,官家如今身子不好,万一有个万一,这案子就成了先皇定案,新皇年幼,娘娘稳妥起见,必不愿意翻动先皇所定之案,那时候再想什么法子就难上加难了。”

    李丹若忧愁的叹了口气,姜彦明端起杯子,出神的低头抿着茶,沉思了半晌,抬头看着李丹若道:“这罪若不能赦,就只能脱,干脆想法子把三伯父冤枉的事翻出来,虽说动静大了些,可胜在脱的彻底,我刚才细想了想,也不是不可为。”

    李丹若眼睛亮了亮道:“若能这样自然最好不过,你有法子了?”

    “嗯,大主意有了,我明天去一趟刑部卢尚书府上,先探探他的意思,若他肯援手,这事就有一半的把握了。”姜彦明眼珠微动,飞快的思量道,李丹若轻轻舒了口气笑道:“若是能替三伯父他们翻了这冤案,三伯父就是泉下有知,也能瞑目了。”

    第二天吃了早饭,李丹若和姜彦明先后出了门,姜彦明去礼部衙门,李丹若带着默哥儿上了辆蓝绸围子大车,往禁中一处侧门过去。

    默哥儿安份的坐了没半盅茶功夫,就站起来,从背后搂着李丹若,头从李丹若肩膀上伸过去问道:“阿娘,阿娘,你心痛了没有?”李丹若伸手拉过默哥儿,按着他坐到自己旁边笑道:“阿娘为什么要心痛啊?”

    “我刚才咬了自己的手指头,阿娘你心里肯定痛得很!”默哥儿将食指举到李丹若面前,给她看自己小手指上那两个红红的牙齿印儿,李丹若捏着默哥儿的手指又气又笑道:“你要是再咬重些,咬出了血,阿娘看到血肯定要真心痛了。”

    “阿娘,你刚才心痛没有?痛的厉害不厉害?”默哥儿脸上带着丝严肃追问道,李丹若奇怪的看着他问道:“你咬手指头,阿娘又没看见,怎么会心痛呢?”

    “嬷嬷说了,母子连心,母亲要是有病痛,儿子就会心痛,要是儿子生了病,母亲也要心痛,嬷嬷说,我和大哥儿要是咬痛了自己的手指头,您和娘娘都要心痛的。”默哥儿认真的解释道,李丹若心里闪过丝异样,轻轻揉着默哥儿的手指笑问道:“你咬手指头,是要看看嬷嬷说的对不对么?”

    “不是我先咬的,是大哥儿先咬的,就是前儿我跟大哥儿给娘娘背书的时候,大哥儿偷偷咬的,咬的可重了,可娘娘跟阿娘一样,一点也没心痛,我和大哥儿回来和嬷嬷说,娘娘一点也没心痛,嬷嬷说,只要是亲生母子,肯定痛的,阿娘你刚才真没心痛吗?”默哥儿话说的清晰非常,李丹若心头猛跳了几下,暗暗叹了口气,伸手抱过墨哥儿笑道:“这是嬷嬷没跟你们两个说清楚,这里头啊,有个故事,是个比喻的话儿,阿娘现在不给你讲,等会儿见了大哥儿,阿娘一起讲给你们两个听,好不好?”

    墨哥儿连连点头笑应了。

    午后,看着大哥儿和墨哥儿歇了午觉,李丹若打发个小内侍请见刘皇后,没多大会儿,一个小黄门就过来引着李丹若往刘皇后日常起居的栖云阁过去。

    李丹若见了礼,看着刘皇后眼珠瞬了下,刘皇后立时会意,打发众女使,李丹若放下杯子,看着刘皇后直言道:“该给大哥儿换个管事嬷嬷了。”

    刘皇后上身一下子挺得笔直,眉眼间的怒气时隐时现:“又有妖蛾子了?真是不想活了!”

    “您看看您,这脾气怎么这么大?没出什么事,不过是未雨绸缪,大哥儿已经五岁了,他又聪明,大人说的话,他都听的懂,就是那些话外之音,有时候他都能听的明明白白,大哥儿的聪明懂事,常常吓我一跳,都不敢相信只是个五岁的孩子。”李丹若声气平和,刘皇后呼了口气,上身松缓下来靠到靠枕上,凝神听李丹若说话。

    “姚嬷嬷是知情人,又上了年纪,我是怕她万一哪儿露了破绽,让大哥儿生了疑惑,虽说也不怕什么,可也犯不着不是,再说,用人没有用到老、用到死的,劳苦功高后送出去荣养不是更好。”李丹若也不多说,只点到为止。

    李丹若话未落音,刘皇后已经明白过来,干脆的点头道:“是我疏忽了,亏你想到提醒我,晚一会儿我就让郭树打听打听,看看她家里还有什么人,不过多赏点银子,打发她回去好好养老去。”

    刘皇后的话里透着丝凉意,李丹若那口气没等松下来又被她这话里的凉意吊了上去,低头抿了口茶,急转着心思笑道:“姐姐性子宽厚,这姚嬷嬷哪有什么家人亲戚?她是自小卖身的,后来做了奶娘,自己的孩子也没保住,要我看,姐姐不如把她打发到李贵人身边侍候着好。”

    刘皇后瞄着李丹若,停了有一会儿才笑道:“好!就依你,我就勉强宽厚一回,你也别乱捧我,我这性子一点也不宽不厚,要宽厚你去宽厚就行了。”

    李丹若听刘皇后应了,这才暗暗松了口气,刚才若是一句没应好,只怕姚嬷嬷这条命就悄无声息的没了,她这么谨慎的人,若肯放这么一个知情又不是自己的人到手心之外的地方去,那这个地方,就只能是活人去不得的地方--阴间地府。

    可姚嬷嬷得好好的活着,还有李贵人,她们两个都得好好儿的活着,不管是谁,若是不明不白的死了,这个死,早晚得沉淀成刘皇后和大哥儿母子之间的裂痕和心结,往后,一后一帝,谁知道这样的裂痕和心结会生出什么样的祸事来,她托付给她,她就得尽力不负所托。

    天下没有不透风的墙。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榴绽朱门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闲听落花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闲听落花并收藏榴绽朱门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