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榴绽朱门 > 第十二章 喜与忧

第十二章 喜与忧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时间:212-11-5

    隔天,李丹若累坏了,又不用请安,干脆一口气睡到食时过,才起来梳洗吃饭。\[小说网\]

    沈嬷嬷抱了那包鞋子、鞋垫进来,细细和李丹若说了,拿了一只鞋转来转去看着笑道:“这鞋子,结实倒是真结实,就是太结实了。”一句话说李丹若笑不可支:“嬷嬷可真会说话,太婆只穿轻软鞋子,这些,嬷嬷拿去送给合适人家吧,人家送来,也没真指着太婆能穿,不过是个心意,明天我寻空和太婆说一声,把这份心意转到就是,这李云生意做起来没有?”

    “还没呢,说是李家大嫂子娘家是沿街开小羹铺,卖些茶饭、热汤水什么小生意人家,这李家嫂子娘家时,就学得会烧一手好茶饭,因为这个,李家大哥打算盘间小铺面专卖羹汤茶饭,听说都把京城看一遍了,好象还没看中,这李家大哥真是个老实本份能吃苦,这样天,听说天天就揣两块干饼子到处跑,连口热水也舍不得买,闵管事说有一回碰上他了,见他正拿着块干饼子蹲街角啃,这么大冷天,作孽噢!闵管事硬拉他到小店喝了碗羊肉汤,他感激什么似是,你看看,就这样,从三爷进了府,人家硬是一趟没来寻过,闵管事跟我说起来,感慨不行,你看看,这做人就得这样,头一条,你得硬气,2一条,你还得自己挣气,人家看着你好,值得帮,也就肯伸手拉你一把,说起来,咱们太太命好,这李家大哥是个这样,这可是三爷嫡亲兄长,手足手足,哪有能舍下?要是这李家大哥跟他爹那样,不知好歹”

    沈嬷嬷抬手按嘴上笑道:“姑娘别问,不是大事!”李丹若斜着她笑道:“既然不是大事,那就说说,我就当听个笑话儿。”沈嬷嬷释然道:“也是,不过是个笑话儿,就是三爷进府隔天,李玉福拖着他那小儿子,就咱们府门口拐角处,见三爷府门口上车,拎着他那小儿子冲上来,把那小子往三爷身上一推,说你弟弟你不能不管,你看看,这算什么事!污糟丢人!”

    李丹若微微蹙了蹙眉头,看着沈嬷嬷问道:“三哥怎么说?”

    “就府门口,哪能让他缠着三爷?几个门房立时就拉开了,三爷让人寻了闵管事,说他不懂规矩,这事请闵管事处置,然后就上车走了。”

    李丹若歪着头想了想笑道:“这事,三哥是不好处置,闵管事带他去寻李老太爷了?”

    “可不是,姑娘就是明白,闵管事恼什么似,这过继事一路顺当,因为这个,大老爷还当众夸过他,这要是传到老夫人和咱们太太耳朵里,让老夫人和太太心里添了不自,他这老脸往哪儿搁?当天晚上族里就开了祠堂,李老太爷发狠要休了玉福媳妇,听说玉福媳妇吓尿了一裙子,李玉福和他媳妇磕头磕满头血,过后,虽说李老太爷后来没休了玉福媳妇,到底也没轻饶他,把他一家子赶到卫州门外住着去了,哼!敲到咱们门上,也不掂量掂量,那李老太爷又不是善岔,他家七哥儿听说读书不错,一门心思指着咱们府上提携呢,又扯远了,这事姑娘听过就算,咱们可不亏欠他李玉福,当初选了三爷承祧时,也没越过他,现封了三百两银子给他,这人哪

    李丹若叹了口气笑道:“这李玉福怎么跟条烂布袋一样,是个什么样,全凭媳妇撑着,早先玉福嫂子多好,这李玉福也有几分人样,如今娶了这么个媳妇,就一天天往烂泥地里滩进去,李老太爷倒是明白,知道他们家这事。”

    “可不是,早先玉福嫂子,一条街上,谁不说她仁义知礼!亏得三爷兄妹几个都随玉福嫂子,你看看,这一家子,媳妇儿要紧,一个好媳妇,三代好子孙!也怪不得大姑奶奶挑个媳妇儿要挑个两三年!”沈婆婆从这一路又扯到了那一路,李丹若一边笑一边推着她道:“你别净操心别人家媳妇,你家平福也不小了,你也得留心留心儿媳妇了,一个好媳妇,三代好子孙,你可得擦亮眼睛,仔仔细细、认认真真挑好了!”

    “你一说这个,不瞒姑娘说,我还真看中了一个!干脆今儿就跟姑娘透个底,姑娘帮我参详参详,”沈嬷嬷说着,站起来,半蹲着身子凑到李丹若耳边吐了个人名,李丹若听眉梢高竖,半晌,眨了眨眼睛道:“你可真是眼光好!我没什么,就一样,得人家自己打心眼里愿意,不然,也是没缘份!”

    “那是,你放心,指定能成,平福多好孩子,我脾气又好,娶回去指定当闺女疼!”沈嬷嬷笃定满满说道,李丹若失笑出声:“嬷嬷这么夸自己……怪不得我也爱夸自己,都是跟嬷嬷学!”一句话说沈嬷嬷大笑起来。

    十一月初九,二奶奶顾氏半夜起发作,没等天亮透,就顺顺当当生了个五斤出头小姑娘,宁老夫人半夜里得了信儿就披着衣服坐炕上念平安经,直到得了母女平安禀报,才长长舒了口气,连念了几句佛,这头胎就是鬼门关,总算大人孩子都平安!

    天刚亮,李丹若带着姚黄、魏紫先到顾氏院子去看了一趟,却没进门,只门口问了顾氏陪房崔嬷嬷几句,就出来往正院请安去了。

    崔嬷嬷送走李丹若回来,见顾氏正半坐着喝着碗汤,探头看了看旁边小床上熟睡婴孩笑道:“李家这规矩倒真是少见,月子房里东西件件要用滚水烫,要熏艾草,要通风,这些也就算了,怎么这月子里头,还不让人进屋探望,到底少了人情味。”

    “入乡随俗,”顾氏将碗递给轻燕淡然道:“长房那两个孩子也是这么做月子,这烫东西、熏艾草规矩一直做到现,也不是坏事,你看看,那两个孩子真比别家孩子少病了不少回。”

    “也是,”崔嬷嬷点头赞同道:“特别是宇哥儿,老夫人到底经事多,这下床走动,奶奶真明天就?”

    “嗯,大嫂就是这么走,说走一走,这腰身也能细回去,我觉得好多了,把孩子抱来我看看,老夫人赏玉佩放哪儿了?”

    “挂姐儿床头了,真是块好玉!一看就是上古老物儿,这样玉,那是真有灵性……”一提到玉,崔嬷嬷就兴奋不已,抱过孩子放到顾氏身边,还兴奋说个不停:“这样玉可真找不出第二件,老夫人这一条是真好,没说生了姐儿就怎么怎么,这是奶奶和姐儿福气……”

    顾氏低头看着女儿,忍不住笑道:“看你这话说,这样人家,老夫人、夫人又是极明理人,你想哪儿去了!”一边说,一边伸手就想抱女儿,崔嬷嬷忙抱起婴孩小心半托半放到顾氏怀里笑道:“奶奶别用力,我托着,您就搂搂算了,月子里累着,一辈子病!”顾氏轻轻托着女儿,满心疼爱扑溢而出,已经听不到崔嬷嬷唠叨了。

    十一月中,一年一度吏部考绩结束,三老爷李玉绍又得了卓异,这已经是第二年卓异了,大老爷李玉靖得了信儿,和枢密使黄大人打了个招呼,回府直奔正院,喜气盈腮和宁老夫人禀报喜信:“……三郎这一年不知道辛苦费了多少心思,总算是没白费,就算是补荫出身,有这两个卓异托着,若明年邀天之福,再能得个卓异,三郎一个大升迁就是准准了。”

    宁老夫人却没带出多少欢喜来,慢慢捻着手里佛珠,过了一会儿,挥手屏退屋里众丫头婆子,看着李玉靖低声道:“人年纪大了,就想多,今年是至和二十一年底了,皇上也年近六十了吧?”

    “母亲?”李玉靖神情凝重起来,宁老夫人出了一会儿神,悠长黯然叹了口气,象是和儿子说,又象是自言自语道:“这一阵子,我总想起你父亲,当年,若不是想争个拥立之功,做咱们大梁头一个使相,何至于竭心力到油灯枯?连场小病也熬不过去?”李玉靖眼圈红了红,低低道:“父亲走时,正当壮年。”

    “可不是,这些年我翻来覆去想,当年我若是劝劝他,好好劝劝他,说不定能劝下来呢?若你父亲,这些年,你也不至于这么辛苦。”

    “儿子不辛苦,母亲别多想,父亲那样脾气,母亲还不知道,才气高心气高,哪里听得进劝?再说,父亲身子骨不争气,这事……父亲也没看错了人。”

    “那是运气好!”宁老夫人重重纠正道:“圣心不可测,唉,你们兄弟有志上进这是好事,我年纪大了,想得太多,这事我不多说,你们兄弟商量着办就是,只一样,圣心不可测,咱们家,万万不能掺搅进去!那都是抄家灭门大祸!”宁老夫人声色俱厉,李玉靖急忙站起来跪倒地应道:“母亲放心,儿子绝不敢违了母亲吩咐。”

    “你起来,这些年这个家都是你撑着,不容易,咱们这样人家,要再怎么样,不过锦上添花,烈火烹油不是好事,听说远承活动着想求个差遣?”

    “是,上个月河北军节度使王大节中风不能理事,皇上已经准他进京养老,不过,这河北军节度使,看样子大皇子势必得,已经连推了四五个人,这事,我跟刘大郎说过了,母亲也知道,大郎和妹妹脾气不一样,是个极谨慎小心,说是反正也闲了这些年,不急,等扬哥儿成了亲再说吧。”李玉靖忙细细解释道,宁老夫人长舒了口气笑道:“这脾气好,跟你妹妹那样,那还得了?大皇子……”宁老夫人下面没再说下去,李玉靖笑道:“都说大皇子象皇上。”

    宁老夫人晒笑道:“皇上当年不声不响……那传位诏书下来,震惊了多少人?大皇子如今这气势……唉,圣心不可测,咱们家,能站多远就站多远,听到没有?”

    “是!母亲放心,这轻重,儿子省得。”李玉靖忙敛容答道:“等会儿我就打发心腹妥当之人跑一趟潞州,好好交待交待三弟。”

    “嗯。”宁老夫人长舒了口气,李玉靖陪着又说了几句闲话,才告退出去。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榴绽朱门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闲听落花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闲听落花并收藏榴绽朱门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