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榴绽朱门 > 第二十七章 莫名

第二十七章 莫名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时间:212-11-14

    “嗯?六爷可是正经长房嫡出,怎么倒换了五爷了?你别是听错了吧?”李金蕊听困惑,狐疑看着杨婆子,杨婆子连连干笑了几声,端起杯子抿着茶却不答话,李金蕊盯了杨婆子片刻,转头吩咐寒碧道:“把我那枝金裹头银脚簪拿来给嬷嬷戴去。\[小说网\]”寒碧答应一声,转身进去取簪子了,杨婆子喜忙站起来,利落伏地磕了个头,又利落站起来曲了个福礼笑道:“三娘子真是大方人,满府里,就数三娘子体恤下人了。”

    “看嬷嬷客气,嬷嬷坐,咱们只管说话儿。”李金蕊端坐着笑着,杨婆子喜不自坐回去,陪着满脸笑容道:“这事吧,说起来真还有几分曲折。”寒碧取了金簪递给杨婆子,杨婆子飞眼瞄了下,谢了寒碧,将簪子小心揣进怀里,寒碧替她沏了第二遍茶,杨婆子接过杯子,轻轻吹着抿了一口,拿眼睛连瞥着寒碧示意李金蕊,李金蕊笑道:“不妨事,寒碧是信得过。”

    “让姑娘见笑了,这事吧,是有几分曲折,老婆子约约摸摸听来信儿,是说姜家就是想求娶咱们家姑娘,听那意思,象是想一对配一对儿,老祖宗自然也是肯,后来……象是四娘子自己看中了姜五爷,三娘子也知道,四娘子老祖宗面前,那是说一不二,说句不怕三娘子着恼话,三娘子跟四娘子比,这身份地步儿上,到底不太一样,原本倒也合适,可四娘子既挑了姜五爷,余下个姜六爷,一来一兄一弟,咱们这边正好倒过来,二来,三娘子也知道,姜六爷到底是正经长房嫡出,大小不合适还是小事,这嫡庶上再不合适,就难说过去不是,就这么着,本来两件喜事儿,就只成了一件。”

    李金蕊听脸色苍白,杨婆子瞄着李金蕊,抬手摸了摸怀里金簪子,站起来笑道:“不敢多耽误,老婆子今天虽说不当值,手头事可一分也没少,再耽误,那活计就做不完了,多谢三娘子赏,老婆子告退了。”

    “嬷嬷慢走,寒碧替我送一送杨嬷嬷。”李金蕊强笑着吩咐寒碧道,寒碧将杨婆子送到正屋门,就急急转回来。

    杨婆子出了枕翠阁院门,转了个弯,顿住步子,斜着眼回望着枕翠阁,轻轻啐了一口嘀咕道:“呸!也不照照镜子看看自己,姜家能看上你?!”杨婆子伸手进怀里,捏了捏软软赤金簪头,一番话换二两银子外加一根金头银脚簪,只要她有银子,想听多少好话儿都行!杨婆子满意笑着,甩着胳膊回去干活了。

    寒碧回来,看着僵硬端坐炕上李金蕊道:“这话也不能全信,这杨婆子爱信口雌黄,也不是一天两天了,前儿因为乱说话,还挨了黄嬷嬷训斥,要扣她月银呢,姑娘别理她!又不是那小门小户人家,谁听说过姐妹两个一起往一家子嫁?姑娘……”

    “行了,别说了!你当我不知道?!”李金蕊烦躁呵止了寒碧,抬手紧按着额头,过了好大一会儿,才轻轻冷笑道:“我说呢,昨儿怎么突然发了慈悲……原来是这个缘由儿,觉得心虚对不住我了?要弥补一二了?!哈!原来不止会占巧宗儿,还会往死里踩人,你说我碍着她哪儿了?她拼着自己不过好日子,也要踩住我?这人,怎么能有这样黑心烂肺?她就不怕报应?她就……”

    “姑娘!”寒碧微微提高声音打断了李金蕊,李金蕊满身悲伤仰头看着寒碧,猛一声哽咽,眼泪奔眶而出,后面无数话一个字也说不出来了,用帕子捂着脸,伏倒炕上,只哭声噎气短。

    寒碧知道没法劝,站炕前,被她哭心酸难忍,李金蕊痛哭了好一阵,哭声才渐低渐止,寒碧也不敢叫小丫头,自己和寒香出去端了水过来,侍候着李金蕊净了面,李金蕊哭两只眼睛红肿,哑着声音低声吩咐寒香道:“你去跟太太说一声,就说我这会儿懒得动,让她自己挑料子。”寒香哪敢多说一个字,忙曲膝答应了,退出去传话了。

    “姑娘躺下来,我拿帕子沾了冷水给姑娘敷敷眼睛。”寒碧低声道,李金蕊点了点头,顺从平躺炕上,寒碧将帕子敷李金蕊眼上,李金蕊安静躺了一会儿,长长叹了口气,低低叫着寒碧道:“明天你告个假,回去住一天,悄悄儿去一趟麦稍巷余家邸店,那人不是说他住那里……”

    “姑娘!”寒碧又气又急低低叫道,李金蕊蹙了蹙眉,伸手拎开帕子,看着寒碧道:“你急什么,先听我说完,你看看,我如今这样处境,母亲性子又绵软成那样,半点用处没有……”

    “姑娘,杨婆子话你不能信!算了,就不提这个,你想想,老夫人不为你,就是为了府里脸面,也不能把姑娘说给那些不三不四人家,姑娘何苦……”

    “老夫人不会?哼,谁知道。”李金蕊将帕子放好,冷言冷语道:“何况,还有那个处处做好人四妹妹呢,这样事她都能做出来,还有什么事是她做不出来?我不能由着她们摆布,不能不给自己留条后路,再说,四妮子亲事已经定了,长幼有序,她们必定随便寻个人家,只求把我打发出去算数,好全了她们脸!你说说,这会儿我还能怎么样?就等着任她们摆布?休想!”李金蕊话说急了,停了停,缓了口气低声道:“再说,不过让你过去谢一声,好歹那天多亏他送咱们回来,谢一声,也是人之常情,是咱们知礼处。”

    寒碧低头想了想,慢慢垂了垂头,低声答应了。

    二月里春暖花开,又赶着花朝节,热闹不过,李丹若随母亲忙着三哥李云直成亲前种种准备,又要开始动手拟自己嫁妆单子,那些大小家俱、各式金银器、头面首饰,都是要慢工出细活,赶紧定好了,照着三年两年时候去做,才能真正做好,这么一忙,这一年春天就没大有空出城踏青玩耍了,李金蕊则又恢复了从前沉寂,除了自己院里呆着,就是去母亲处侍疾,竟是连园子也不去一趟了。

    刚忙进三月没几天,沈嬷嬷从后角门捎了话过来,红云有事寻她,李丹若忙让沈嬷嬷走了一趟,会仙楼订了个雅间,约红云隔天午后会仙楼说话。

    第二天,李丹若早早先到了,喝了半杯茶,红云裹着身靛蓝粗布斗篷,紧裹着头脸,跟着茶饭量酒博士进来,李丹若忙站起来迎上去,红云去了外面斗篷,长呼了口气,看着李丹若叫道:“唉哟,前天晚上差点没把我恶心死!”说着,将斗篷扔到一边,站着先倒杯茶喝了,左右转头看了看,将四周窗户都推半开,才看着李丹若笑道:“这一处选好,四面都敞亮,只要把窗户这么一开,要是有人来,老远就看到了。”

    “看你小心成这样,到底什么事?”李丹若端了杯茶,坐到南窗下扶手椅上,一边喝茶一边笑问道,红云也端了杯茶坐过去,欠着身子往李丹若那边凑了凑,低声神秘道:“你忘啦,你不是说要打听打听明远侯家六少爷有什么古怪么,前天晚上,总算打听明白了,不光打听明白,还看明白了!”红云说到后,嘴角一路往下扯出一脸恶心来。

    “还真是,我这一阵子事多,忙差点忘了这事。”李丹若笑道,红云上下瞄着她吃吃笑道:“一门心思等出嫁了?把这事都忘了?”

    “乱说!说说,到底怎么回事?你看你样子,什么事能把你恶心成这样?”李丹若满脸八卦问道,红云撇着嘴、皱着眉,一脸恶心连摆了几下手,又喝了口茶,放下杯子,凑到李丹若耳边,低低问道:“你知道什么叫兔子?不是那个兔子,这兔子说是男人,说有男人是兔子?”

    李丹若半张着嘴,一脸呆楞愕然看着红云,没等她说话,红云已经拍手笑起来:“我就知道,我一说,你必定就明白了,那位侯府公子哥儿,就是个兔子!不光是兔子,他还是位像姑!我可亲眼看到,你没看到,真是……”红云又是满脸恶心,摆着手说不下去了,李丹若瞄着她,一边笑,一边不接话,偏就等她往下说,红云张口结舌了半天,跺了跺脚道:“没法说!要不我带你去看看?”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榴绽朱门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闲听落花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闲听落花并收藏榴绽朱门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