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榴绽朱门 > 第四十一章 精明过了

第四十一章 精明过了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时间:212-11-24

    “老夫人客气了,”李老太爷先和宁老夫人笑着客气了一句,这才站起来,轻轻咳了一声,板起脸,严肃说道:“所谓开枝散叶,枝要开,叶总要散,这才是家族兴旺之道,如今李氏甲蒿房人丁兴旺,枝叶繁盛,也是该分枝开岔,各自生活,虽说分了家,可要记仔细了,一笔写不出两个李字,无论何时、何地,李氏一族同枝连气,血浓于水!”李老太爷顿了顿,回头扫了眼宁老夫人,见她微微颌首,才转头吩咐道:“把帐册子都拿上来!”

    七八个帐房搬了两张高几并排放正中,又搬了几十本厚厚帐册子放到几上,总管帐房罗管事跟后走到高几前,罗管事一身黑绸长衫,显干净利落非常,上来先冲宁老夫人和李老太爷长揖见了礼,又按长幼之序、一丝不苟依次见了礼,这才直起身子,伸手拿了上面一本帐册子,清了清喉咙,清楚而速半说半念道:“这里一共二十七本帐册,是各处田庄、铺子、宅院、库房、及家下人等花名册,田庄、铺子已按历年收益排了等次,宅院按大小、位置、旧也排了等次,库房分银库、古玩库、首饰衣料库及杂库,每库一本明细册子,遵老夫人令,各房各院家俱、陈设就归入各房,不再归入库房重分,家下人等共计六零七人,老夫人、各位太太、奶奶陪房除外,遵老夫人令,已归入各房人等除外,各房自买、自收人等除外,余二百四十一人,遵老夫人令,作如下分配,一,田庄总计九处……”

    罗管事话语如行云流水,没有半丝停顿,一路说下去,严氏听到各房自买、自收人等列分家之数以外,脸上松驰着露出笑容,人除外,银钱又已经除外,所分都是祖产,这么分家,极是公道。\[小说网\]

    罗管事说完九处田庄位置、等次及哪一处归哪一房,正要接着说铺子,李金蕊突然厉声道:“慢着!这庄子不对!别就不说了,陈州门外那处庄子呢?怎么没了?那一处临着繁台春色,年年赏春不都是歇那里?连这么扎眼庄子都能从帐上抹了?怎么着,欺负我们二房和三房不当家,就由着你们长房和四房糊弄了?”

    “二姑奶奶可别把我们扯进去!”严氏应口接道:“你们二房是你们二房事,我们老爷这么些年没能老祖宗身边孝,这已经是愧疚不已事了,可从来没有这么些不三不四想头!”

    李金蕊也顾不上驳严二太太话,只盯着帐册子,抬手指着正要说话,却被李老太爷一声暴喊吓了一跳:“放肆!你一个出嫁女,已是陈家人,到我们李家指手划脚!是欺负我们李家没人呢!?”

    “老太爷消消气,”宁老夫人气度安闲冲看起来怒火冲天李老太爷抬了抬手,李老太爷又重重‘哼’了一声,才拍着桌子坐下,宁老夫人根本不理会李金蕊,只看着李玉明和苗氏,带着丝笑容道:“老太爷说对,这是我们李家分家,李家再怎么落魄没脸,也用不着陈门李氏踩着我们李家满门指手划脚,照理说,就该让人一通乱棍打出去,不过,看二老爷和二太太这么一声不吭着,这意思是要指着这陈门李氏替二房撑门长脸出口气了,那我就好好儿跟你们交待一声,临着繁台春色那处庄子,有,还呢,不过,那是你嫡母我陪嫁,不光那一处,那几家挣钱铺子,你女婿三天两头过去挂帐明远楼,也是你嫡母我陪嫁,那不是你生身父亲留下东西,你就别指望了。”

    “你说是陪嫁就是陪……”

    “住口!”李金蕊话刚说了一半,就被陈清迈暴怒呵止住,李金蕊愕然转头看着额头青筋暴起、气脸色青白陈清迈,没等她反应过来,陈清迈已经上前半步,扑通一声跪倒地不停磕头道:“小婿给太婆陪罪,原本李氏言今天分家,怕太婆伤感,回来乃为劝慰开解,小婿想着这是孝事,又问过大哥,确是此事,这才陪李氏返家,万没想到李氏丧心病狂,竟这样忤上不孝,都是小婿不是,太婆消消气,小婿这就带李氏回去关门教妻,改天再上门给太婆长跪陪罪。”

    “你起来!你个不争气东西!不许跪着她!你怕她什么?你……”李金蕊眼睛都红了,扑上去撕打着跪地上陈清迈,尖叫声音都变了调,陈清迈被李金蕊死命揪打着,仍又重重磕了三个响头,这才站起来,一声不响拖着尖叫不停李金蕊胳膊,大步往门外出去。

    满屋人寂然无声看着这一场闹剧,李金蕊叫骂声一路不停,渐行渐远,宁老夫人面容安祥吩咐道:“接着分吧。”

    “是!”罗管事忙笑应道,伸手拿起另一本册子,继续行云流水般说起各处铺子及分配。

    陈清迈随李金蕊怎么骂怎么撕打,只顾拖着她大步溜星往外走,李金蕊被拖头发散乱,一路往陈清迈身上踢着蹬着,鞋子也掉了一只,寒碧、寒香忙拣起鞋子紧跟后,陈清迈将李金蕊拖到二门车前,李金蕊双手撑着车门,凄厉哭叫咒骂着陈清迈,挣脱开他猛转过身,挥手就往陈清迈脸上打去,陈清迈闪避过,正要再上前拖她,寒碧冲上前,颤抖着声音哀告道:“爷别急,我劝劝奶奶,我扶奶奶上车,奶奶,奶奶,别闹了,求您别闹了。”

    李金蕊声音低下来,背靠着车门喘着粗气,寒香忙上前两步,和寒碧一起将李金蕊连推带撮弄上车,陈清迈铁青着脸,也不上车,骑了小厮马,催着车子一路急赶回家。李金蕊自家二门里下了车,一眼看到站车门口、脸色阴沉之极陈清迈,抬手指着陈清迈,泪流满面正要说话,陈清迈扬起手,重重一巴掌打李金蕊脸上,直打李金蕊扑出去两三步倒地上,陈清迈紧上几步,抬起脚,也不分头脸轻重,只是一味没命狠踢,直踢李金蕊满地乱滚,连哭也哭不出来了。

    李府这个家分很,罗管事连杂库诸物也念完分完了,李老太爷一一问了四房当家人,见各房都点了头,罗管事取了早就写好析产文书上来,李玉靖、李玉明、李玉绍和李云直各自按了手印,李老太爷和罗管事画了押,仔细收起,准备送到官府备案,这个家,就这么分完了。

    宁老夫人伤感叹了口气道:“好了,你们这就对着各家册子点收东西去吧,往后,就各自当家好好做日子去吧,二房先去点收吧。”李玉明站起来,冲宁老夫人长揖到底,直起身,呆了片刻,又撩起长衫跪倒,重重磕了三个头,往后退了几步,一言不发垂头出了正堂,他不知道说什么好,这趟分家,帐上东西,他和三个嫡子分都一样,这是他一点也没想到,也许……谁知道呢……

    刘夫人看着李玉明一家走远了,才转头看着宁老夫人笑道:“母亲没生气就好,那些混帐东西,分出去倒干净了。”

    “就是,也是蠢没边,竟想挑拨我们一家,失心疯了!”严氏还气恼不已,刘夫人笑道:“别理他们,我还有件正事,说出来大家看看合适不。”

    “你说。”严氏忙笑道,刘夫人看着宁老夫人道:“这事我先头跟母亲提过,母亲说只看咱们意思,我是想,再怎么分了家,咱们还是一家人,五月里若姐儿要出嫁,我意思是咱们不如一处住到五月末,一来也好热热闹闹送若姐儿出嫁,二来,你们两家也好慢慢打扫整理宅院,把各处都理清爽、万事都齐备了再搬多好,还有一件我先说下,这两个月里头,你们两家府里日常用度,都由我们长房出,谁也别跟我争!”

    “怎么不好?!处处都好,就是麻烦嫂子了,说实话,一说搬出去,我这心里就酸酸难受,一回来就听母亲说要分家事,老爷难过一夜没睡着,唉,我只好拿这开枝散叶话劝着他。”严氏忙点头赞成道,杨氏站起来,冲刘夫人深曲膝谢道:“嫂子这都是为我和若姐儿着想,就烦劳嫂子了,日常用度不敢和嫂子争,只是各处月银得从下个月停了,我们这几处,就让直哥儿媳妇统总管着发去。”

    严氏脸上僵了下,忙笑应道:“我们这几处也是这样。”刘夫人笑着没争这事,几个人说定了正事,刘夫人等人陪着宁老夫人回到正院,又坐着东扯西说聊了好大一会儿,才告退出去,各自忙着点收帐册、清查盘点各处去了。

    宁老夫人单单留下了李丹若,李丹若慢慢给她捶着腿,宁老夫人歪榻上,似睡非睡了好一会儿,才叹了口气道:“竟闹出了这样笑话儿,三姐儿是个傻子。”

    “嗯,”李丹若轻轻应了一声,半晌才接着说道:“三姐姐所嫁非人,陈家大郎狡诈虚伪,唯利是图。”

    “也不是个真精明,要是真精明,今天无论如何也不能让她来,不会陪她来,三姐儿心底那些个怨气不会不跟他说,就这样,还敢说回来安慰宽解我,不是笑话么?!把人都当傻子呢!这来,就是怀着心机来,他也怕二房分家吃了亏,看样子,他看着二房,就跟看自己东西一样!真是一窝子蠢货!眼看着不能,又要得罪了咱们,又做出那样嘴脸来!”宁老夫人满脸讥讽道,李丹若应了一声低声道:“三姐姐早晚得吃大亏。”

    “自作孽,不可活!”宁老夫人半丝怜悯也没有,干脆说道,李丹若暗暗叹了口气,心里一时说不出什么感觉。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榴绽朱门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闲听落花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闲听落花并收藏榴绽朱门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