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榴绽朱门 > 第五十四章 殇子

第五十四章 殇子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时间:212-12-4

    入了秋,宁老夫人身子又不大爽利,咳喘痰多,夜里也睡不安稳,吃了几幅药下去,也不见效,可这点阴影很被李云深和李云直双双中举喜讯冲得干干净净,宁老夫人得了喜信儿,身子也轻爽不少,虽说李家不打算过于张扬,可到底一门里同时中了两个举人,上门道贺讨酒络绎不绝,李玉靖和宁老夫人商量了,长房和四房一起,到底还是摆了两三天戏酒。\[小说网\]

    李丹若和姜彦明回去帮着忙了两天,秋高气爽,明年又是大比之年,姜彦明又和李云深、李云直等人会了几次文,只觉得日子过飞。

    刚过了重阳节,李丹若到城外庄子里住了几天,连着两三天往山上登高赏景,又折腾到午后才回到院子里,程老夫人也乏了,让人吩咐免了晚上请安,李丹若直睡了一下午,起来和姜彦明一起吃了几口晚饭,又好好歇了一夜,这才觉得人歇过来些,一早请安侍了饭回来,刚坐到姜彦明对面准备用早饭,沈嬷嬷脚步匆匆进来,门口禀报一声,没等吩咐就急掀帘子进来禀报道:“奶奶,刚二姑奶奶身边刘婆子过来报信,他们家小少爷昨夜里没了,二姑奶奶哭晕死过去好几回,是春妍打发她来报信,象是……二姑奶奶一口气背过去,她来前还没醒。”

    李丹若惊手里筷子也掉落下去,她出城前还让沈嬷嬷去看望过李雨菊,大人孩子都好好儿,怎么突然就这样了?

    “孩子得什么病?怎么忽一下就没了?前儿你去看,不还好好儿?赶紧,姚黄侍候衣服,脂红去叫车。”李丹若一边问着沈嬷嬷,一边连声吩咐道,沈嬷嬷叹气道:“我也觉得这事……刘婆子看样子也不大清楚,只说得了急症,奶奶去看看吧,看了就知道了。”

    “我陪你去。”姜彦明忙插话道:“别急,你先吃饭,这一去,还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回来,她家里又这样,吃点东西再去。”

    “嗯,”李丹若深吸了口气,重又坐回榻上,端起粥,又转头叫过魏紫吩咐道:“你去趟正院,跟老夫人说一声,我和五爷去看看二姐,许要晚些回来。”魏紫答应一声,忙往正院去了,李丹若和姜彦明匆匆吃了半饱,换了身素服,穿了薄斗篷,带了沈嬷嬷和姚黄等人,急往狄府赶去。

    狄府大门口人来车往,很是热闹,李丹若皱着眉头,透过车帘缝隙看着外面热闹,姜彦明从李丹若头上往外看着皱眉道:“这是什么道理?昨夜里刚伤了孩子,今天怎么还摆上宴席了?”

    “哼!”李丹若冷‘哼’了一声:“可不是该摆宴庆贺事儿!”姜彦明立时就明白了,沉默着没有说话,车子进了二门,姜彦明先跳下车,刚牵了李丹若下来,一个小厮飞奔过来,姜彦明急挡李丹若面前,小厮飞冲过来,离姜彦明三四步刹住步子,喘着气长揖到底笑道:“姜五爷来了,我们大爷先头没得信儿,这会儿正前头忙着陪朱衙内说话,这就过来给姜五爷见礼,请姜五爷恕罪。”

    姜彦明皱了皱眉头正要说话,李丹若拉了拉他道:“不用叫人了,我来过,自己过去好了。”

    “嗯,那好,看样子这狄大郎宴请是朱五,那朱五跟我极熟,我就外面堂上等你,有什么事,你让人过来寻我。”姜彦明低声说道,李丹若点了点头,裹了斗篷,带着沈嬷嬷等人,径直往李雨菊院子过去。姜彦明背着手看着李丹若走远了,才转身看着小厮吩咐道:“你带我过去就行,你们大爷这么忙,我就不烦劳他过来接了。”小厮点头哈腰陪着笑,引着姜彦明,一径往前院正堂过去。

    李丹若急步进了李雨菊院子,春妍得了信儿,刚冲出垂花门,见李丹若已经进了大门,忙急步迎上,曲了曲膝,嘴没张开,眼泪已经下来了。

    “别哭,仔细说说,到底怎么回事?”李丹若脚下不停,一边走一边声音平和吩咐道,春妍心下渐定,忙紧一步赶上低声道:“哥儿大了些,爱让人抱着往外面玩去,前儿晚上,天都黑了,哥儿闹厉害,非要出去玩儿,前儿冷厉害,风又大,太太就跟奶娘说,好好哄哄,别抱哥儿出去了,谁知道眼神错了错,奶娘就把哥儿抱出去了,偏还迎着风,连呛了几口凉风进来,哥儿夜里就咳起来,天还没亮就起了热,太太赶紧让人跟大/奶奶说,让赶紧请大夫来,可一直到午后,这大夫也没请来,说几个相熟大夫都出诊去了,太太急了,只好打发刘婆子去请,谁知道大夫到了门口,守门婆子就是不让进,说大/奶奶吩咐,太太……院子里怎么能进男人呢?等好不容易请来大夫,天都黑了,哥儿烧浑身滚烫,那大夫一幅药下去,哥儿烧没见退,倒往上跑,半夜里就抽起来,我和春华连门都叫不开,哥儿一口气没上来,就……”

    李丹若站正屋门口,冷着脸听春妍说完了,半晌才透过口气,缓缓闭上眼睛,深吸了口气,看着春妍问道:“奶娘呢?请哪位大夫?药方还不?脉案呢?还有药渣。”

    “都都,奶娘好几回要走,我和春华让人死看着她,您说过,哥儿若不好,必不饶她,我就没放她走。”春妍急忙道,李丹若轻轻呼了口气低声道:“府里宴客,是早几天就安排下?”

    “嗯,”春妍怔了下,不知道李丹若怎么突然问到了这上头,忙答道:“三四天头里就忙着了,我去厨房煎药,厨房还说要准备今天宴席,没有炉子给我用。”

    “那大/奶奶忙着这些事,这才容你扣下了奶娘。”李丹若苦笑道:“去李府报信没有?谁过来?”

    “报信了,还没人来。”春妍掀帘子跟李丹若后面进了屋,低声答道,李丹若径直进了东厢,东厢炕上,李雨菊直挺挺躺着,眼睛直勾勾看着屋顶,整个人如同死了一般,只有眼角往下一串清晰而深泪痕。

    李丹若轻轻坐到炕上,伸手握了李雨菊手叫道:“二姐姐。”李雨菊僵直慢慢转过眼珠,又慢慢转过头,直直看着李丹若,半晌才认出李丹若,平平说道:“死了。”

    李丹若弯腰抱住李雨菊,泪如雨下,李雨菊头抵李丹若怀里,喉咙里咯咯作响了好一会儿,突然死死搂住李丹若,号啕大哭起来,李丹若心底微松,她这一哭出来,化了那份郁结就能好些了。

    李雨菊直哭肝肠寸断,声嘶力竭,才渐渐收了悲声,李丹若搂着她,接过春华递上帕子,替她净了面,又侍候她漱了口,姚黄忙取了几个大靠枕垫李雨菊身后,李丹若也净了把脸,才拉着李雨菊强笑着劝道:“二姐姐想开些,你还年青,往后孩子总会再有。”

    李雨菊不停摇着头,眼泪又落下来,李丹若用帕子给她拭着泪,低声劝道:“二姐姐节哀,哥儿事,我都听春妍说了,这事,奶娘和大夫都脱不得干系,我必帮姐姐出了这口恶气。”李雨菊还是不停摇着头,悲伤道:“我心里都明白,我虽不中用,心里都明白,不怪他们,不怪他们,要怪就怪我,怪我没用,眼睁睁看着……拖死,是我没用,我没用。”

    李丹若长叹了口气,正要说话,沈嬷嬷声音从外面传进来:“姨娘慢点,慢点。”说话间,安姨娘从外面直扑进来,直扑到李雨菊身上尖叫道:“哥儿没了?哥儿怎么没了?我不是告诉你,要看好哥儿,那是你立身立命根哪!那就是你命!没了哥儿,你可怎么活?!”

    李雨菊被安姨娘摇又放声大哭起来,安姨娘手一软,也扑倒炕上放声大哭,李丹若被安姨娘话叫烦恼不已,站起来看着两人哭完,示意春华、春妍侍候两人净了面,看着哀伤到面如死灰、没有半分生机李雨菊,见安姨娘透过口气,又叫了一句:“没了孩子,你还怎么活?怎么立足?”

    “姨娘这话就不对了,二姐姐是狄家三媒六聘娶进来正房妻室,有没有孩子,都是狄家一家之主妇,怎么就不能立足了?”李丹若实耐不住,看着安姨娘沉声问道,安姨娘呆了下,指着李雨菊张嘴正要说话,李丹若转身打发/春妍等人道:“你们先到门口侍候着。”春妍忙答应一声,和春华一起带着站着婆子退出去,自己亲自守了门口。

    李丹若吸了口气,看着安姨娘道:“姨娘,本来这话我不想说,要不是二姐姐……这个样子,你怎么教导二姐姐,我本不该管,可……安姨娘也别怪我话直,二姐姐是名媒正娶正房妻室,不是姨娘,姨娘……往后还是不要教导二姐姐好。”<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榴绽朱门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闲听落花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闲听落花并收藏榴绽朱门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