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剑鬼蛊师 > 脱开襁褓

脱开襁褓

推荐阅读: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恰似寒光遇骄阳夺舍之停不下来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我爬、我爬、我爬爬爬……

    时光一晃就是半年过去,正是盛夏时分,王府里丫鬟婆子担心两个小王爷被捂坏了,就只给两人套了红艳艳肚兜,还是全靠上边绣花样分辨,一个牡丹一个金菊,端得是富贵袭人。

    两个小王爷睡着床换了玉雕,其中一个懒懒地边上打了个滚儿反过身来,就手足并用地朝他身边那位爬了过去,等到爬到了,嫩藕一样手臂对着床板这么一撑,就一个屁股墩儿盘腿坐下来,双手托着腮帮子,看着自家兄弟两眼一瞬不瞬。

    青柳穿着水绿色缎子长裙,跟另一个脑袋上顶着两个小团小丫头凑一处窃窃地笑。

    “青柳姐你看,小王爷又过去了!”小丫头小手遮小嘴前面,悄声笑道。

    青柳伸出青葱一样细白手指,抵唇上“嘘”了一声,示意她不要惊动了小主子,眉梢眼里也都是染着喜盈盈笑意。

    却说大床上,两个丫鬟口里小王爷一动不动地盯了小世子许久,可那小世子却还是眼睛闭得紧紧,像是完全没发现自家孪生弟弟存。

    “了了就了!”青柳把小丫头往身后再扒了扒,自己也向门板后缩去,小丫头悄悄探出头来,偷眼小心地看。

    那粉妆玉琢小王爷看了半晌,似乎有点不满足,他高高扬起手臂,脸上露出个不太该小孩子脸上出现诡谲神情,随即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挥下!

    然后,只听“啪”地一声脆响,小王爷手被拍到一边,而小世子眼皮都没掀开,只是转个身,拿屁股对着小王爷,继续他补眠大业……

    也不怪青柳和那小丫头看热闹了,这段时间以来类似一幕可不知上演了多少次。自从热夏来临拆了襁褓,这位小王爷就对小世子产生了非比寻常兴趣,每天只要醒着而旁边又没什么人时候,就会爬到小世子身边,要么用手拍人家脸蛋儿,要么捂人家鼻子,要么干脆把手指头伸到人嘴里去……只是也是稀奇,这位小世子像是看穿了小王爷动作似,每一次都用手给挡开。

    一开始青柳还总是担心两个小主子这样不太好,报给王爷王妃知道以后,反而得出个“小孩子活泼些是好事”答复,就也只是床边地面上铺了几床厚褥子,这样一来,即使是摔下来,也不会受什么伤了。

    虽然这回小王爷下手重了点,但小世子也同样给扇回去了,到如今这地步,也不知该惊叹小王爷恒心呢,还是夸赞小世子机敏……刚才那一下子,要不是反应及时,小世子白生生脸蛋上,可就要多个五指印了。

    眨眼间这两位小主子也都半岁了,一胞所出自然相貌一模一样,青柳给两人洗澡时还特意仔仔细细看过,愣是一点不同也没有,就连后腰上那据说是皇族男丁特有金色苍鹰都一般无二,同样展翅欲飞形态。可这性子却是截然不同,让人一眼就能分出来。

    小王爷爱笑,手脚活泛,尤其喜欢黏着自家兄长,小世子爱睡,不爱动弹,一般没什么特别反应,但对自家弟弟小动作却是反应极,要说是一直容忍对方胡闹,也未尝不可。

    这不,小王爷一击不中就不再继续,死盯着小世子背心一会儿,大概是乏了,打个呵欠倒下去,胳膊往小世子身上一搭就闭眼睡过去,而那小世子也没躲开,就这样动也不动地继续酣眠。

    毒部首座,不,如今是小王爷了,自重生以后就一直兴致勃勃地投入到表演事业之中——扮演一个刚出生没多久婴儿,这是个技术活,但对他而言亦是其乐无穷。

    而他也终于厚厚衣物终于被扒下来时看到了和自己一同黑暗中度过了几百天光阴、这辈子孪生兄弟,这些天来,他总禁不住要去逗弄逗弄,可对方却是个惫懒到极点人物,竟然对别都没什么兴趣似除了睡觉还是睡觉,就没见他彻底清醒过,还能睡梦中躲避自己骚扰……此等强悍,真让人为之侧目。

    小王爷一直觉得,像自己这样人没下了地狱反而能投胎成人,是老天爷赐予一个过自由日子机会,既然如此,他也不妨先过一过普通人家生活。

    投生皇族未必安全到哪里去,可不是出生皇宫里,却又是让人庆幸事情,而且如今还有了看起来没什么谋反野心又能力不错温柔王爷父亲、王爷父亲唯一妻子个性不错疼爱儿女王妃母亲,有点懒但是相当于自己半身似乎从现就有纵容自己苗头孪生兄长,一切一切,都让小王爷十分满意。从前学过毒术自然还是要拾起来,不过,那也得等自己享受过童年之后再作打算……还须得谨慎行事,若是被发现了,可就麻烦了。

    之后日子依旧过得很惬意,王妃琴抱蔓体弱不能受凉,所以总不能把两个孩子带身边抚养,只是每日午间用饭后由青柳飞红分别抱过去,彼此联络联络感情,一家人其乐融融。

    小王爷很满意这样距离,扮演小孩子是乐趣没错,可他并不想与人靠得太近,丫头仆妇们是不敢与主子过于亲密,可若是换了父母,那就不同了。

    吃了睡睡了吃日子总有头,不知不觉间,到了该学习说话时候。

    这几天,王爷夫妇紧迫盯人,害得骨子里是个二十多岁青年小王爷叫苦不迭,你说盯也就算了,还老是让人跟着学“爹”啊“娘”啊算怎么回事?小王爷嘴上一张一合,愣是叫不出口……心理压力忒大了。

    “小一,小二,乖,叫‘娘’,啊?”琴抱蔓内着素净长裙,外罩纱罗制成广袖长衣,奢华绮丽而不失典雅。因室内,故只松挽发髻,长发垂胸前,柔美端方,美不可方物。算起来她也是四十岁左右年纪,却仍是雪肤花貌,全然不见岁月痕迹,此刻眉花眼笑,看起来竟似少年人姿态。

    没错,就是小一小二。

    这北阙王朝,皇族成员十五岁以前是没有名字,到十五岁时行加冠礼,接受皇族考验,通过者由皇帝赐名,得以玉为名,得皇族专有朝堂话语权,未通过者由其母取名,不得以玉为名,不得参与皇族事务。皇位继承人皇帝亲子“有玉名”之人中挑选,若是皇帝之子疲弱,无“有玉名”之人,便其余皇族中挑选“有玉名”之人即位。此之前,就任其父母随意称呼,只等养大就是了。

    而北阙民间百姓便没有这成年前不许取名规矩,而加冠成年时间也是二十岁整,而非皇族十五岁。

    此番规矩,一是为确保皇族无无能之人,使北阙王朝代代相传,二便是显示皇族之人责任重大,十五岁便该有所承担。

    且说小世子这时正被王爷从后面提住,送琴抱蔓眼前,而小王爷呢,则是被他母亲大人举起,跟他兄长并成一排。

    “乖乖,叫‘娘’啦~”琴抱蔓慢慢做出口型,“是‘娘’哦,跟着我做,‘娘’——”

    面对自己这辈子母亲,小王爷嘴角微微地抽搐。迟早都会过这一关,总不能一辈子不喊人吧,除非装哑巴,可是装哑巴对日后生活十分不利……所以,还是叫……

    “娘。”一个软软糯糯童声从旁边响起,声音不大却很清晰,一下子震慑住了屋子里一群人。

    小王爷僵硬着脖子扭头过去,正看到他孪生兄长,那位小世子阁下,难得地睁开了眼睛,很缓慢地再叫了一声:“娘。”

    “小一真乖!一下子就学会了!”琴抱蔓喜出望外,笑得眼都弯了。

    这时候她亲爱相公也忍不住了,把自家大儿子转个方向面对自己,温声诱哄道:“小一,我是爹,叫‘爹’,知道吗?”

    等这位尊贵王爷重复几遍后,小世子掀了掀眼皮:“爹。”

    “真是我好儿子!”第五玦非常愉悦,不由得将自家大儿子高高举起,“这么就学会叫爹娘了,将来一定能彰显我晋南王府声威!”

    大儿子因为任务已经完成,就被放到床上,他习惯性地一翻身,陷入沉沉睡眠之中,另一边,两夫妻视线齐齐投到小儿子身上,眼里期盼不容错认。

    “小二,来,叫‘娘’……”琴抱蔓笑靥如花。

    “小二,我是‘爹’,认得吗?”第五玦目光慈祥。

    小王爷冷汗涔涔,没人注意到角落恨恨白了自家孪生兄长一眼,露出个甜甜笑容:“嗲、连。”声音像是被噎嗓子里,十分含糊。

    饶是如此,还是让初为人父母两人笑开颜来。

    “小二,刚刚是你叫我们吗?再叫一声好不好?”琴抱蔓揽着自家小儿子手紧了紧,力气不自禁地用得大了些。

    小王爷被掐得一疼,笑容却甜美了几分:“爹~~娘~~~”

    拖着长音软绵绵童声听得人心里都变得软绵绵了,琴抱蔓一高兴,“啪”地小王爷脸上亲了一大口:“不愧是我儿子,真是太可爱了!”

    小王爷等他父亲母亲抱够了捏够了,一沾床就手脚并用地爬到角落,面无表情地用他那嫩生生小手擦起脸来。

    王爷夫妇见了忍俊不禁,一起喷笑出声。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神澜奇域无双珠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

剑鬼蛊师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衣落成火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衣落成火并收藏剑鬼蛊师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