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剑鬼蛊师 > 破云剑

破云剑

推荐阅读: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夺舍之停不下来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恰似寒光遇骄阳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却说小王爷得了兄长谦让,锦布上爬得那是一个“虎虎生风”,两手两足轮番挥动,就跟那不停歇转动风车,看得人既是胆颤心惊,又是哭笑不得。

    “可真是不得了小家伙。”玉合欢一口茶水差点喷出口来,“那小胳膊小腿儿是怎么长?也不怕给折了!”

    既然大家都是熟人,第五玦态度也就很随意,他一只手揉了揉眉心,颇为头疼地说道:“我这个小儿子,自从拆了襁褓就活泼得紧,若不是有他哥哥分了他精力,还不知会闹成什么样子呢。”

    “活泼好活泼好,玦小子你自己老成,还不让儿子活泼些?”说话是个干干瘦瘦男童,看起来也不过就七八岁年纪,却是一幅老气横秋模样,只是时不时努努鼻子,倒跟他这语气全然不匹配了。

    “胡前辈说是。”第五玦也不生气,反而温文尔雅地拱手行礼。

    可他那美丽端方王妃却不乐意了,只见她柳眉一挑杏眼一横:“万通子你又欺负我家阿玦脾气好了?就不怕我绞你脖子!”说着双手一拉,做出个扯开动作,一时间气势上来了,当真艳光夺人。

    一听“脖子”二字胡不改立刻缩了缩脖子:“嘿,我哪敢欺负你家亲亲相公,你这才是欺负我罢!”

    万通子小时被人害了不能长高,永远都是个稚子形貌,个性难免变得有些偏激,偏偏因为拜了个了不得师父而武功高强,弄得江湖上鸡飞狗跳,五十多岁时遇到出宫历练第五玦,第五玦功夫不错性格温和,对这万通子百般包容,久而久之成了不错朋友,后来第五玦与琴抱蔓倾心相许,琴抱蔓是个烈性脾气,见不得万通子胡搅蛮缠,两人见面必打,这一来一往居然产生了些另类友情,而不是因为第五玦而极力容忍。后来琴抱蔓发觉万通子脖子上怕痒弱点,总用鞭子去缠了磨蹭,万通子不下狠手就躲不过,被折腾得抱头鼠窜,只一听琴抱蔓作出抖鞭子动作,就立刻面色大变、只差没落荒而逃了。

    纵容地笑笑,第五玦不理会两个还互杠大小孩儿,视线重落锦布上面小儿子身上。

    这小王爷手脚不说,还喜厌旧,从锦布上摆着第一件物事开始,把玩一阵丢一个,有朝后有朝前,只要是能拿动,都过不了这一关,还好人小力气小,也不至于伤到旁人,只是这副得意洋洋调皮劲儿,就让人看了想捏得慌,真恨不得把他那鼓鼓小脸蛋儿摁出几个红印子才好。

    随着小王爷这手一拿一放,锦布外边已经七零八落地掉了好些金银玉石珠贝珍宝,小件物品无一幸免,大件他没法子扔,就用小嘴咬一咬,让人担心他那没长两颗小乳牙,到底经不经受得住他这么闹腾。

    又过了一会,所有东西都摸遍了,这位调皮小王爷好像也玩够了,他扭了扭脖子像是舒展身体,然后就七一拐八一弯地挪到那个晶莹剔透玉笛前面,一把攥手里,咧开嘴笑得不亦乐乎。

    “贼小子挺识货,知道挑贵。”胡不改见了“嘻嘻”一笑,“不过我说玦小子,这小孩儿抓了这么个玩意儿,长大了莫不是要做个乐师?”

    “若是小二喜欢,也不是不可以。”第五玦倒没什么失望之类表情,与琴抱蔓相视一笑,轻松自得很。

    “胡老头别这里说瞎话,等小家伙再长大些,我便把我那‘天罗五音’教他又何妨?”玉合欢冲胡不改媚眼一飞,“我家小侄儿,可容不得你说三道四!”

    “是是是,这里到处都是姑奶奶,我胡不改惹不起、躲还不成吗?”万通子脖子再缩,笼他那个宽宽领子里几乎就把脸埋了一半,就露出个眼睛现出些无辜神采来。

    于是满座又是一阵哄堂大笑,这孩童样貌人,也很有些孩童脾性。

    小王爷抓了玉笛就爬回了原位,被他糟蹋过珍奇宝物散得到处都是,青柳上前一步想摆摆好,却见小世子眼皮一抬——照顾了两位小主子这么久,即便不说话,青柳也能多多少少明白他们意思,这不,小世子飞过来,可不就是“给我退下”眼神么。

    青柳自然是依命退下了。

    小世子平日里懒洋洋,性子比起他那个调皮捣蛋孪生弟弟来,可不知稳重了多少倍,如今他那弟弟玩够了,也就轮到他来。

    他却是一点不急,两个巴掌拍地上,爬起来慢悠悠,路线也不同他兄弟那样“曲折”,而是笔直线条。

    一步一步,他不紧不慢、不慌不忙,仿佛就认准了那一个目标,就朝着那个目标坚定地前进。路上有许多阻碍——那些被小王爷搞得乱七八糟珍贵物品,这位小世子全然视若无睹。他只是很轻巧地跨越这些“障碍”,慢慢地、毫不犹豫地爬到那个打开剑匣前面。

    然后双手探入匣中,硬是把那“破云”拖了出来。

    这时候,琴抱蔓握住茶杯手指一紧,嘴唇也因为紧张而有些微微发白。

    同样,满座无人不曾听说过“破云剑”传说,它是一柄据说充满了戾气邪剑,外观不过是个古朴寒铁剑模样,但只要长剑出鞘,就会产生极为森冷剑意,无论持剑者所拥有是何种属性内力,都会被它舞出血气浓重杀招,中招者全身血液全被此剑吸取,瞬间断命,无人能敌。

    然而,这只是武林中泛泛而谈神奇故事罢了,代代掌管破云剑天机门,为清楚它力量。

    所有人都能使用破云剑,却不是所有人都能成为破云剑主人。

    没有得到破云剑承认人,会被破云剑上戾气侵蚀,性情大变、难以自控。变本加厉满足了心底难以启齿愿望之后,邪气入心无法自拔,终将爆体而亡……而天机门弟子,就会这个时候收回此剑,等待下一次轮回——或寻得有缘人,或此剑被盗走。

    而得到破云剑承认人会如何?

    唯一得到过,只有创建天机门初代掌门人,他一片荒地拾得此剑,利用它力量扫荡了当时所有邪派,再飘然隐去,由此我们至少可以推知,得到了承认,起码能够控制自己行为、保持自己原有性情,并且实力倍增。

    所以破云剑是不可多得锋锐之剑,亦是武林人士谈之色变邪恶之剑,一次又一次失败者不得好死之后,便少有人对它趋之若鹜了……然而这种现象是否表面,却是不得而知。

    但是如今,虽然小王爷只是看了两眼觉得拿不动就闪人了,可正抓周小世子,却偏偏奔着这把剑就去了,还是这么义无反顾姿态。

    儿子这般大胆,让深知此剑厉害琴抱蔓怎能不担心?

    小世子丫鬟们眼里是有些古怪,他与那个跟平常小孩儿没什么大不同只是特别淘气了一点小王爷不一样,总是懒懒散散好像总也睡不够似,除了大概偶尔理会一下自家父母和孪生弟弟,其余时候都自得其乐,全然没有当属那个年龄乖巧或者脾性,对什么都不太感兴趣样子。

    但今日却不同。

    那双还未脱离幼儿娇嫩小手碰上“破云”剑鞘刹那,小世子从来没有什么表情面上,突然仿佛凝聚了什么说不出气势,慢慢汇聚眉宇之间,让眼神也一瞬间锐利了起来……就像一把利剑,闪烁着冷冽光。

    这实不像稚子该有魄力,一股冰凉气息从他周身散发出来,隔绝了他与外界联系,仿佛被极冰包裹,整个人浸着透骨寒意。

    “破云”被拿起来了,连着鞘。

    老实说,除却那个玄铁打造剑匣外,破云剑本身并不太重,但即使对于一个剑客而言并不太重,也有十几公斤,对于一个才刚会爬行稚子而言,不亚于千钧之重之于成人。可小世子竟是眼也不眨地将它“拿”了起来,或者说,用双手硬生生把那破云剑从剑匣中拖出,抱怀里,然后腾出右手,握剑柄之上。

    这一刻,满座众人都屏住了呼吸。

    一厘厘、一寸寸,不过是一只嫩嫩白白幼儿手,却能把闻名遐迩破云剑慢慢拔了出来。

    这把邪剑形貌终于一点点显示众人眼前。

    雪白透亮剑身,初露端倪时候便晃出刺眼白光,惹得众人眼睛一阵刺痛,情不自禁要用手掩了去,可偏偏舍不得,弄得又热又红,肿痛难言。

    小世子目光,半点不曾从破云剑上游离。

    渐渐地,破云剑被全部拔出。

    长约三尺,通体莹白清透,看起来轻巧无比。

    小世子久久凝望,不肯有一瞬稍离,那破云剑剑身一抖,割开小世子细嫩手指……一粒鲜红血珠滴落,点剑身上一下子沁了进去,沿着剑锋到剑柄,勾勒出一条细长如丝红线。让这把原本灵光流转宝剑,猛然增添了冶艳嗜血气息。

    场众人都是惊疑不定,这一幕场景是全然不曾想过,却是清晰无误展示于人前,使人无从否决,以致表情各异。

    终于为“破云”择得主人大汉如释重负,而第五玦看了自家妻子一眼,正瞧见琴抱蔓似喜似悲神情。

    而无人看到是,之前把玩着玉笛小王爷一刹那失去了灵动表情,眸光亦变得晦暗难明。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剑鬼蛊师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衣落成火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衣落成火并收藏剑鬼蛊师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