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剑鬼蛊师 > 尔虞我诈

尔虞我诈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夺舍之停不下来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绝色惊华:蛇蝎世子妃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他吃力地掀动眼皮,感受到明亮光线,然后他听到一把阴森森嗓音响起,让他一下子清醒了大半:“小鬼,醒了就睁开眼睛。”

    小王爷一凛,作出初醒样子,带着啜泣小声问道:“你……你是谁?哥哥呢?娘呢?青柳姐姐呢?飞红姐姐呢?”一连串问题,泪水也是哗啦啦地糊了满脸。

    他一面用手抹眼泪,一面模糊中观察面前伫立这人形貌,心中不由得一沉……这个声音,这个外形,不会错,就是追杀自己两个人之一!

    抽抽噎噎好一会儿,他哽咽着做足三岁小儿姿态:“我要娘……我要哥哥,你们哪里……呜……”

    那人终于不耐烦了:“给我闭嘴!”

    小王爷一个抽搐,马上停下哭声,瞪大了眼睛盯着面前人。

    此时有了光亮,小王爷把杀母凶手面容亦看得清清楚楚,略泛青脸色,尖尖下巴,左颊上布满黑色蜈蚣状疤痕,右脸倒是清秀,可整个人却给人一种极为阴沉感觉。因为过于瘦削缘故,管被黑色长衫裹得密不透风,可衣服还是显得很松散,袖口处露出手腕枯瘦,就像只剩了张皮似。

    “你是谁……”小王爷被这张怪异面孔吓到了似往后缩了缩,瘪瘪嘴很委屈地问道。

    那人盯着小王爷脸很久,那目光甚至有些恶狠狠感觉。

    小王爷后退后退,一直退到墙边——他现睡一张铺着竹席床上,身上衣服被换了,之前逃难时沾上泥土也被洗得干干净净,浑身清爽。

    “你到底是谁啊……”小王爷用上胆怯语气。

    那人似乎看够了,嘴角一动,仿佛想要露出个笑容,可那蜈蚣伤疤一阵蠕动,看起来反而加狰狞:“我名花绝地,是你母亲朋友,昨天接到有人围攻晋南王府消息赶过来,可惜没来得及,只救出你一个。”他见小王爷眼眶又红了,马上厉声喝止,“男孩子哭哭啼啼像什么话?不准哭!”

    小王爷低下头,不抽了,顺便掩下讽刺眸光。

    呵,还真会编瞎话……

    花绝地颇满意地看着小王爷服帖表现,声音轻了点,想作出温柔些态度:“别担心,我会照顾你。做我徒弟,我教你武功,你愿意不愿意?”

    迅速抬头看了花绝地一眼,小王爷又垂目:“哥哥……哥哥没跟我一起吗……你知不知道哥哥去哪里了?”

    花绝地一皱眉,忍了又忍:“我见到你时候你和你哥哥正被几个人围住,而你哥哥也早已被杀害了,我杀了行凶那些人,可是你哥哥却已经救不活了……等你身体调理好一点,我带你去看他坟墓。”

    小王爷俨然再浮起想哭情绪,可马上忍住,泪珠眼眶里转来转去,却硬是忍住不让它们掉下来:“师父,我要跟你学武功,我要给哥哥报仇!我要给娘还有飞红姐姐青柳姐姐报仇!”

    “很好。”花绝地面上蜈蚣伤疤又抽了抽,转身从旁边桌上拿过一个瓷碗,里面还冒着热气,“把这个喝了,对身体有好处。”

    小王爷接过来,放到嘴边小心地吹了吹。

    “不烫,喝吧。”花绝地不悦地催促。

    小王爷低下头,皱着脸小口小口喝进去,末了吐出舌头呵气:“好苦啊……”

    “要复仇不能怕苦。”花绝地故作严厉地指责一句,看到小王爷乖乖点头才溢出点笑容来,他把空碗夺过来,哑着嗓子吩咐道,“睡觉,明日开始学武。”

    “好,师父。”小王爷甜甜一笑,因为喝了热东西,白嫩脸蛋上泛起一抹粉色,非常可爱。

    花绝地眼里飞地闪过了什么,转身走了出去。

    等竹门被带上,小王爷保持笑容躺倒下来,像是不太舒服般翻个身,将脸朝着墙,然后面色一下子变得冰冷。

    他伸出一根手指嘴角蘸了蘸,放到鼻头一嗅,笑得讽刺:“这个花绝地,还真是看得起我。”这混一起药香,有几味真是太熟悉了。

    还有这满屋子飘怎么洗也洗不掉奇异气味,一点一点地将小王爷包围住,小王爷冷冷地沐浴从前生起就一直浸透骨子里味道里,放任自己坠入黑甜乡,后一瞬心下暗忖:“花绝地啊花绝地,说不定我还真能从你手里得到一些东西呢……到那个时候……”

    被点了华盖穴人,通常会陷入假死状态,呼吸趋近于零,身体也会渐渐变冷,随着点穴人指力强弱,假死时间有所不同,身体未寒之前醒过来,就没什么大碍……当然,如果彻底冰凉之前还不能醒转,那就死定了。

    作为一个“前杀手”,小世子有相当意志力,可身体条件过差情况下,他虽然可以恢复意识,但是醒不过来。

    这时候,有一股温暖力量随着他奇经八脉运转不休,也让他身子迅速回暖……接着,他醒了。

    睁开眼刹那,他感受到周围有陌生气息,于是手掌一撑,摆出防御姿势——这纯属条件反射,察觉危险时身子自主行动。

    然后他看清了危险来源。

    就他睡着这张床旁边不足两米处,坐着个浑身散发着邪恶味道男人,他身材魁梧,穿着件宽大袍子,露出大片黝黑胸膛,相貌粗犷,眼神狠戾。让人一见就很不舒服。

    小世子认出来了,这便是拖了他此生母亲尸体过来男人,但不知为什么并没有斩草除根。

    魁梧男人看着小世子漆黑却没什么情绪变化眼,眉头一拧:“被震成白痴了?真他奶奶晦气!”

    小世子面无表情:“你是谁。”

    “没成傻子?好得很!”魁梧男人挑眉,“你给我听清楚,除了你那个戍边老爹,你全家死光了,我救了你,你拜我为师。”之后一个狞笑,“不干就杀了你!”

    “你救了我?”小世子确认一般问着,可语气里却没什么明显感情。

    魁梧男人脸部肌肉一颤:“我名花绝天,是你娘朋友,昨天接到有人围攻晋南王府消息赶过来,可惜没来得及,只救出你一个。”这段话说得僵硬,不像是真情流露,倒像是事先背好了台词,只管念就是。

    “知道了。”小世子顿了顿,似乎想怎么措辞,“我,弟弟,死了?”

    “死了,什么时候有空给你看他坟!”花绝天不耐地一挥手,“现给我睡觉!”想了想从怀里摸出一个药丸往小世子口里塞进去,“吞了,疗伤。”

    小世子没有反抗,他喉头一动把药丸咽下去,再躺好,闭眼。

    不知敌人底细和目之前,隐忍和顺从是好做法。

    次日清晨,小世子掀开被子坐起来,双手用力按压太阳穴,想要缓解这种头脑昏沉状态。

    不对劲,很不对劲,敌人近处,小世子知道以自己警惕心不可能睡得这么死,那么,就必定是昨晚药丸有问题了。

    默不作声地下床,拿起床边干净衣服换好,他用力推开木门,走到外面。

    是一片皑皑白雪,天地仿佛都变成雪白,万籁俱寂,只有回荡风声作响。

    刚跨出一步,就有一股寒气扑面而来,不自觉吸了一口,小世子面色不变,但也能感觉身心被雪水浸泡彻骨寒冷。

    一片苍茫间,有一点黑色站不远处,小世子认得这个背影,于是慢慢地走了过去,站那人身旁。

    那是悬崖边缘,只要一低头,就能看见望不到底深渊,有时候好像下面养了只可怖巨兽,等待有人失足掉落,成为它饵食——这是一座极高山山巅,这座山上,所有一切都显得如此渺小,如此微不足道。

    天空中大雪纷飞,毫不客气地落并排而立两人头上身上,仿佛要把他们变作两个雪人一般。

    静默良久。

    “小子,你怕不怕?”花绝天打破沉寂,一把拎起小世子领子,把他对着崖底。只要他一松手,小世子就是有一万条命,也是活不成。

    小世子没有回答,目光却顺势下移,直盯花绝天腰间,一字一句童音清晰:“那是我剑。”

    花绝天腰里别了把黑鞘长剑,小世子一眼就认出,这是“破云”,想来是花绝天杀了琴抱蔓,却把剑带了回来。

    “好小子,死了娘没见你多难受,倒把这剑念念不忘了!”花绝天冷笑,看小世子没什么表情变化,也就没了吓唬他心思,随手把他往雪地里一放,又把剑取下来扔过去,“拿好,下次再丢,我可就不管了。”

    小世子接住剑,放怀里抱好,用手指摩挲一阵,才开口说道:“你救了我,我很感激。”他声音平静,“杀母之仇,我必然会报,这把剑是我武器,我会亲手将它□仇人心口。”他头一次说这许多话,话中透着坚定。

    “你知道你仇人是谁?”花绝天看了他半晌,突地笑问。

    “你是我师父,自然会告诉我仇人是谁。”小世子这般说着,抬头对上花绝天眼,“练武之事一日不可荒废,现便教我吧。”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剑鬼蛊师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衣落成火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衣落成火并收藏剑鬼蛊师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