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剑鬼蛊师 > 炼蛊

炼蛊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夺舍之停不下来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绝色惊华:蛇蝎世子妃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五年后——

    花残背着个足有他半人高竹篓,朝总是站竹屋门口花绝地挥手作别:“师父,我这就去林子里摘药,说不定会回来得晚一些,就不用等我啦!”

    花绝地手里竹棍不停拨弄架子上草药,漫不经心地摆摆手:“你去吧,药若是采不齐,你也就不用回来了。”

    “我知道,师父你就放心吧!”花残完全不会被吓到,反而带了点讨好意味地撒娇道,“小残儿一定会把东西全部弄齐,可是林子太深了,要是碰到什么毒蛇猛兽,小残儿拉开‘撩烟弹’,师父可一定要来救小残儿啊~”

    “我教了你五年,若是你连野兽都毒不死……这样没用徒弟,别说报仇了,活着也是白费。”花绝地冷冷瞥了花残一眼,继续专心侍弄簸箕上晒干叶片,不再理他。

    花残嘻嘻一笑,转过身,笑容倏然变得嘲讽。

    这三句不离仇恨、比起受害人本人都要上心样子,还真以为他与自家母亲有多么深厚“友情”……换言之,该是多么刻骨“恨意”呢!

    没有想太多,如今花残还不具备挑衅花绝地能力,那么戏便要一直演下去,他是始终不太相信自家双胞兄弟死亡事情——昏迷之前,两个人分明一起,而后却被告知噩耗,实不太可能。

    再说了……

    花残心中冷笑不止,所谓师兄花绝天消失了,那个人也消失了,花绝地说起花绝天时一副恨不能除之后模样,还编了那么一大套瞎话。还有这般悉心教导自己这个仇人之子,要说没有打什么坏主意,那是绝对不可能。

    至于到底打了什么主意,大概不是要让兄弟相残,就是要让父子相残,总是脱离不了这个套路……不过这又有什么关系,你骗我想让我家破人亡,我就从你这里骗来保命手段,一个愿打一个愿挨,就看谁能瞒得久,谁就赢了。

    甩开不必要思绪,独自一人花残没必要保持七八岁孩童天真稚态,面上透着一丝犀利和多冷漠,慢慢地往林子深处走去。

    绝心谷是花绝地地盘,是一个人迹罕至地方,许进不许出。当年花绝地山谷边缘开辟了个二十米方圆空地,盖了房子和一个小园子,成为能够住人所。

    而再朝着里面看去,就是黑压压森林,好像有无数双晶亮眼睛时时窥视着,看得人胆颤心惊。林子上有紫黑色雾气缠绕,一直蔓延到离竹屋只差七八米地方,随手扔一个活物过去,不到半刻就蔫蔫儿,待久了就会从皮肤里渗出血来,看起来狰狞可怖。非常危险。

    自从花残被带回来之后,就失去了外面消息,一开始花绝地还量对花残温柔相待,想哄着他听自己话,可后来发现花残这孩子实乖巧,对自己又十分依赖,渐渐就恢复了原本性子,除非必要,是绝不会跟他有什么多余接触,如此一来,也正合了花残意思。

    走进林子之前,花残吞下一丸药,是花绝地炼制解毒丹,以花残如今八岁小童体质,每隔一个时辰吃一粒,就能够抵抗林中瘴气。

    对进林子事这么积极,花残也是有私心。

    花绝地是个用毒高手,这花残入谷三天之后就知道了,这般对了胃口本事,便是凉薄如花残也得感叹一声“老天帮我”。不过,花绝地只会用毒,可花残还会炼蛊,炼蛊就需要毒虫毒物,但是花绝地是个怪人,他是用毒行家,却不喜欢活着毒,即使有捉到活毒物,他也是取了毒汁毒囊,就立刻结果了它们性命,这对花残来说,可是大大不妙。

    所以,花残就只好趁着花绝地要他进林子时候,暗地里带一些活物回来。

    漫天瘴气浸淫下,林子里长得植物都奇怪得紧,有叶片肥厚有如磨盘,有枝条干瘪有如枯骨,有花朵漆黑仿佛能滴出墨汁来,有根须倒翻而出直刺上天。

    一路上,也不知有多少大大小小带毒活物对花残虎视眈眈,可服了药丸花残身上自然带了一股淡淡奇异味道,对毒物有极大克制作用……也许是瘴气中生存得久了,林子里活毒物比起他以前见过都加有灵性,虽说看起来很想扑上来将他分而食之,却因为天生灵敏警惕性而不敢妄动,或者说,是预备“谋定而后动”。

    花残显然是习惯了,他跟着花绝地背了许多图谱,认了许多与前世所知相同或相异毒草毒虫,从六岁后被花绝地支使了进林子采摘他所需要有毒植物后,花残也会暗地里物色一些自己需要东西藏好,以便趁这时间做一些他自己能用毒。

    仔细辨认周遭植物,花残很小心地按照曾看过毒谱上记载方法采摘,用花绝地给布条仔细包好,然后缠一起放到身后背篓之中。

    过了约莫一个时辰左右,花绝地交代任务总算是完成了,花残擦一把汗,往林子深之处走去,那里逐渐接近瘴气涌出中心,是毒中之毒,有花残所服药丸抵抗不了毒性,亦是花绝地不准他随意进入地界——如果花残真只是个才接触几年基本毒术知识小娃儿,确是“入必死”,可花残不是,所以花残足足研究了一年深处瘴气强度之后,终于找到几株克制里面毒气植物,磨成药粉,才闯了进去。

    如果说,外围林子只是光线偏暗话,进入这片领域之后,就几乎彻底黑了下来。

    头顶是密密麻麻蓬盖一样巨大叶片,死死挡住了可能穿透进来阳光,使这里晦暗有如夜晚。

    花残从衣襟里拿出个火折子,打火石“嗞嗞”磨两下点燃了,放轻脚步往自己上次所到地方走去。这里毒兽毒虫与外围那些不可同日而语,是加凶猛阴毒,若不慎被咬中,怕是会马上毙命,再没有活转可能。

    摸索了好久,花残终于摸到一棵粗木,他蹲下来,树根处掏摸了好一会儿,捧出个灰扑扑坛子来放地上,又小心翼翼揭开上面盖子。

    火折子凑近,坛子里东西顿时一览无余。

    是一只形貌古怪、大约两寸长一寸宽虫子,它通身青绿,腹部有一根红线贯穿,拖着根累赘长尾,一节一节鞭子似左右甩动,身子上有十六只长脚,口里刺出两颗螯牙,白森森地发亮,头两边各有也只大螯,尖端透着紫黑颜色,张牙舞爪十分瘆人。

    此物绝类毒蝎,乃是百虫投入密闭坛子,彼此吞噬后活着汲取了所有虫毒蝎子,正是初炼成蝎蛊。

    花残将手按地上,以指测量,朝旁边比了三回,那处挖出个简陋木箱,里面按顺序摆着十来个叶片裹起来小包,他从中间拿出两个打开,分别摊左右两手,先是左手一颤,掸了些粉末到坛子里去,刹那间,那蝎蛊像是受了刺激,足一蹬就跳了起来,花残急忙动了动右手,又是一些粉末落蝎蛊身上,蝎蛊就像断了线似,一下子颓然掉下去。

    勾唇笑了笑,花残把腰间别玉笛拿出凑到嘴边,轻轻吐气——便有道道人耳听不到音波荡漾,一圈圈如同涟漪扩散开去。

    铺地面枯叶发出簌簌声响,许多细小足音由远及近,渐渐地,花残周围,有许多大小不一蝎子伏趴地,它们也是毒物,却为这笛音所摄,一动不动。

    花残把装了蝎蛊坛子口朝外按倒,然后发出个短促笛音,那原本不动蝎子们就迫不及待地往坛子里爬去。

    “一只、两只、三只……”到第四十九只时候,花残猛然把坛子竖起来,再拉长笛音,剩余蝎子便和来时一样,又轰然如潮水消退。

    蝎蛊大口大口吞食那些个蝎子们,不过一炷香工夫,蝎蛊进食完毕,整个身子倏然大了一圈,颜色也转为碧绿。

    接着花残绕树寻了一遍,再挖出同样四个灰色坛子,里面有蜘蛛蛊、蜥蛊、阴蛇蛊和蜈蚣蛊各一,都是青绿色刚炼过一次。花残重吹笛,同刚才对蝎蛊那般一一如法炮制。便得了碧绿色五只蛊虫。

    之后就是下一步,他拎起后一个空坛,将五只蛊虫全部倒进去。等它们撕咬吞噬完,留下那一只就是五毒蛊了。

    从兜里取出一柄银刀,用火折子烧灼了刀尖,缓缓划开手腕,花残看着鲜血一点点沁出,立刻将手臂挪到坛子上空,让血液全部滴入。要想让炼成五毒蛊听自己指挥,这是少不了步骤。

    鲜血刺激着坛子里五只蛊虫,它们口中发出尖锐嘶鸣,几乎是眨眼间就缠一起!

    花残腕上伤处擦了点自制药粉止了血,拿起盖子就要将坛子封口——下一瞬,突然有东西破空而来,猛地钻进坛子!

    那坛子顿时剧烈震荡起来,几乎要被掀翻过去!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剑鬼蛊师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衣落成火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衣落成火并收藏剑鬼蛊师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