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剑鬼蛊师 > 催眠

催眠

推荐阅读: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恰似寒光遇骄阳夺舍之停不下来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那狼狈跌坐地、鬓发凌乱,可不正是之前高台上明如秋水、艳光逼人穹月姑娘么!此时她像是刚被人从床上拉出来似,只着了贴身小衣,露出大半如玉光洁身子,半伏地上,姿态没得撩人。

    只可惜如此尤物以如此邀请之态曝于人前,满座这些个俊秀少年、青年竟是无一人为其所动。把她亲手带来方狄自是不用说了,刚才将其掼地上动作本就极其粗鲁,顾澄晚低眉顺眼,目不斜视,倚桌边花蚕笑容温柔,眸中却是一片死水平静,别说一直盘膝于床上练功花戮,偶一抬眼间,瞥向穷月目光就如看死物一般!

    穹月到底是见惯了大场面、头牌中顶尖姑娘,她初时虽略有惊惶之意,但立刻平静下来,撑起身子,雪白脖颈曲出一道优美弧度,声音平稳:“天冷雾寒,几位大爷能给奴家一件衣物蔽体么?”只有那微微颤动指尖,泄露了她情绪。

    花残看着她挺直了背脊,胸前虽溢出大片春光,却是不卑不亢……便轻声笑笑:“阿澄。”

    “是,主人。”顾澄晚应声,解下自己外衫,一把掷到穹月身上。

    又听方狄禀道:“已然查探过,无人发现属下行踪。”

    花蚕一笑:“知道了,去守着罢。”

    方狄答“是”,袖摆一抬,就有数十个细小黑影窜出,从窗缝直飞出去。

    另一边穹月从容披衣,又将前面衣带系紧,把自己遮了个严严实实,态度也加冷静起来。

    虽说人生时赤条条而来,死时也赤条条而去,门户大开全无遮掩,坦坦荡荡……可若是存于人群,则要以衣蔽身,心神方定。因此之前穹月衣不蔽体,自然彷徨难安,若要问她什么,怕也是难以完全,之后强作镇定要来衣物穿上,这才心下稍安。

    花蚕见她这样,嘴角含笑,冷不丁问出一句:“那端木青磊何事惹穹月姑娘不了,要让姑娘以‘蚀血’之毒相待?”

    穹月瞳孔蓦地一缩,口中却是斩钉截铁地否认:“奴家惭愧,不知花公子所言何事。”情绪一恢复,以她置身青楼多年眼力,自然极地认出了这几位强掳了她人。

    “端木青磊中剧毒而不死,原来穹月姑娘竟是不觉奇怪。”花蚕不以为忤,反而勾起唇角,柔声哄道,“穹月姑娘何须瞒我?莫不是我解了那‘蚀血’,让穹月姑娘不高兴了么。”

    穹月闻言猛一抬头,眼中刻毒一闪而没。然而,却并没有逃过花蚕视线。

    “穹月姑娘还是老实一些好,说罢,姑娘因何如此痛恨端木青磊?”花蚕偏过头,半眯着眸子,像是要乏了似伸了伸胳膊,“或者说,端木青磊是何身份,穹月姑娘你,又是何身份?”

    穹月不为所动,她面色不变,垂眸笑一声:“欲加之罪何患无辞,花公子若一定说奴家下了毒,奴家认了就是。只不过端木大爷既然无事,花公子说话可要小心,切莫惹祸上身。”

    “穹月姑娘当真不怕死。”花蚕眨一下眼,像是有些伤脑筋似揉了揉眉心,而后回过头,看向端坐床上黑袍青年,低声嘟哝,“哥哥,穹月姑娘总不肯合作,这可怎么办好?”

    “问出为止。”花戮声音冷得可以凝出冰渣子来,他屈指弹了一下,一道凌厉指风顿时穿透穹月琵琶骨,“嗞”一声入肉。

    穹月“啊”地刚要惨叫出来,花戮又是一记劲风打来,封住了她哑穴,也让她再发不出任何声音。

    润白肌肤上起了无数细小疹子,皮肉之下仿佛有了生命一样持续滚动,筋脉都好不受控制地凸了起来,就像是要破体而出一般!此时穹月再显不出半分美貌,明艳面容变得一片惨白,编贝似玉齿不自觉地啃咬着自己下唇,慢慢地沁出鲜红血丝来……

    花蚕淡笑着看她地上不住翻滚,过了约莫一炷香时分,他再对着花戮笑了笑,花戮冷哼一声,弹指解开穹月哑穴。

    “穹月姑娘,可以说了么?”花蚕目光带了些悲悯,语气也仿若无比怜惜。

    穹月惨然一笑,从齿缝里迸出一句话来:“不知便是不知,花公子弄错了。”

    “穹月姑娘性子坚韧,真让下佩服。”花蚕摇摇头,随即笑容扩大几分,对着花戮叹口气,“哥哥法子真不管用,都不能让这女子说出实话。”

    “一百一十八种刑罚,我用了,她就死了。”花戮冷冷看着花蚕,“时间不早,不要再胡闹。”

    “好吧好吧,我知道了。”花蚕笑着,“那就请松开禁制吧,我哥哥~”

    花戮面无表情,抬手解开穹月身上禁制,许是疼痛过了,穹月面上泛起诡异潮红,身子还一阵阵痉挛着。

    “哥哥辛苦了。”花蚕柔柔地冲自家哥哥道谢,随即突然站起身,慢慢走到穹月前面,蹲下来,挽起袖子,五指她眼前晃了晃,“穹月姑娘性子坚韧,想必一般法子,是不能用了。”说着声线变得极轻,带了一丝引诱味道,“来,看看这里……”

    经过花戮手段,穹月脑子里那跟弦早绷得紧紧,是全凭着一股意志力死撑着不肯吐实,若是一个坚持不住昏厥过去,后果可就难料了。如今意识也有些涣散,听得花蚕这般暗示,不自觉地,就将目光迎到他手指上去。

    恍恍惚惚间,她见着那缠细细手腕上、明晃晃白花花镯子忽地动了动,跟着就徐徐地蠕动起来,刹那间,她仿佛看到喷吐红信、嗅到扑鼻而来腥毒之气……然后是指尖刺痛。

    “啊——”她觉得自己声音似乎变得无比尖锐,空气里一直传到很远,她看见那单衣长发修美少年嘴唇一开一合,却一个字也听不清楚。

    “说罢……”这样两个字带着颤巍巍尾音,突兀地出现只有她自己寂静世界中,成为她唯一支柱。

    “来,说罢,你叫什么名字?”飘渺声线,就像来自梦里。

    “我叫……赫连飞飞。”她喃喃地说着,也好像梦幻一般。

    银练蛇剧毒麻痹了穹月神经,给她濒临崩溃神经压上后一棵稻草,不仅迷惑了她神志,也成功地将她催眠。由平凡不容易引起反弹问题开始,一直到她身份、她目、她仇恨、以及她坚持一切。

    很地,就得到了她所有信息。

    赫连飞飞,大凛前右相赫连於之女,二十七岁。因其父刚正主和而被主战派谈天宇所陷害,满门抄斩,年仅十三她因忠仆以身相代而逃得性命,后与其侍女辗转来到大凛,边境失散,自己则沦落青楼,一直寻找着报仇机会。

    而端木青磊身份,也大大出乎了众人意料。

    “‘清’字去‘青’则为‘三水’,水滴石穿,谓之坚韧。”花蚕唇边勾起一丝嘲讽,“端木青磊,也就是当今大凛王娄仞幼弟娄清,千里迢迢改名换姓来了北阙,果然不单是为了敛财。”

    穹月,不,如今该叫她赫连飞飞了,花蚕催眠下,她终于说出了一切,花戮眸光闪了闪,大指一动,破云剑便扬起一道白光,直直冲赫连飞飞颈子刺去——然而,却被花蚕叫住。

    “哥哥,留活口。”

    花戮剑势一缓,随即回剑入鞘,那双没有半点情绪波动眼,也倏然转到花蚕身上,等他解释。

    花蚕笑一笑:“之前唯恐她半途清醒,只问了几个大致问题,她能安然这些年,想必还有许多其他东西没来得及套出……”

    “你想杀谈天宇。”花戮定定地看他一眼,吐出几个字来。

    花蚕低笑:“当年便宜爹出征便是因着这厮,若是不然,你我原该能过上一段普通日子。”他眸光冰冷,口里语气却柔和至极,“哥哥怎么想我不知道,不过,虽说我很喜欢花绝地毒术,可我不喜欢被人拿手里随意揉捏。”

    “早些给我疏通经脉。”花戮收回目光,“我现打不过花绝天。”

    “哎呀,我想起来了,哥哥可是答应过便宜娘,要好好保护我。”花蚕听了,笑出声来,“哥哥突然这样急切,可也是想到这个、要履行承诺了?”

    花戮不语,对上花蚕殊无笑意眼,良久,才说:“你话太多。”

    赫连飞飞醒来时心中大骇,她不明白之前发生了什么,却也知道事情已然不她掌握。睁开眼,她只觉全身瘫软,连手指都使不出一丝力气来,别提说话交涉之类。她只能眼睁睁地看着一只通体纯蓝蜘蛛慢慢从单衣少年净白手掌上爬下,一寸寸地,攀到她颈子上,隐约微痛那处狠狠咬了一口。

    灼热感觉霎时流遍全身,她僵硬身体因此而有了些感觉,听觉与触觉同时恢复,然后下一刻,她听到少年和缓声线。

    “阿澄,送她走。”

    再一瞬,她眼前一黑,又被柔软布袋套住……身体腾空。重见到光亮时候,她已然回到烟雨楼、自己香闺之中了。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神澜奇域无双珠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

剑鬼蛊师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衣落成火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衣落成火并收藏剑鬼蛊师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