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剑鬼蛊师 > 尸蛊

尸蛊

推荐阅读: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恰似寒光遇骄阳夺舍之停不下来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血腥味窜出刹那,慧悟立即退避三舍,口里也喃喃念起经来,细听时,正是那去污除垢净世咒。

    从床板内传出来秽气,对他这般修行僧人而言,真可谓是为可怖毒素,只稍一触碰,就会污了金身、坏了道行。

    “大师?”花蚕被花戮拎出来立稳了,就看到慧悟动作,开口问道。

    “施主请便,贫僧此等候。”慧悟神色肃穆。

    花蚕脑中一转,会过意来,于是笑了笑说:“既然如此,劳烦大师看顾地上那两位,可莫要让人逃掉了。”

    “施主请放心,贫僧理会得。”慧悟颔首,静静地站到墙边。

    花蚕微笑示意,随后便朝花戮伸手,花戮单臂一展揽住他,一拧身,就从床板掀开那处跳了进去。

    普一落下便是一片漆黑,以花戮习武人之目力,下头景致自然是纤毫毕现,却见那床板下有一长长斜道,刚跳下来时,花戮足底借力于其上,只觉着触处软绵粘腻,有股强烈腥臭之气,直让人作呕。

    “……好深血垢。”花蚕也嗅到这气味,不禁有些皱眉。

    也不知流了多少血,才能沉积若此。

    花戮加速度,低头矮身,几个起落,走完了这斜道。

    斜道头,一片豁然开朗,竟是个极宽大地下石室。

    而就这时,血腥腐臭味道加浓烈。

    花蚕从怀里摸出火折子点上,花戮一甩手将其插石壁缝隙之中,顿时晕出一片红光,室内所有皆入眼。

    ……遍地尸体,堆积成山。

    火光跳跃中,恍若鬼蜮。

    “果然是藏尸地方么。”花蚕左右看了两眼,伸出手指地面摸了摸,弄了点血壳子嗅嗅,“早这些,约莫三天前罢。”

    鲜一批尸体也已经硬邦邦,衣服虽然还算完好,可尸斑却已然扩散全身,整个尸体都呈现紫黑色,十分恐怖,靠里面尸体已经腐烂,不论是皮肉还是衣衫,都是破破烂烂,甚至有些地方还能见着白森森骨头。

    尸体堆积姿态有些挤囔囔感觉,尤其是里面尸体,很多都被扭曲成奇怪形状,外面地上有被器具挤压痕迹,血迹中也有整齐纹路。

    花蚕目光瞟向墙边,那里有好几个厚实且长木具——上面是木头,下面是带锯齿宽板,板子边缘有黑色血痂,中间些地方也有一些黑色斑斑点点,看起来是用过很久。

    地面这些尸体之所以那般堆积着,想必就是因着每当挡着地方了,便会被人用这木具推到里面去罢。

    这样说来,这些个尸体并不是只从斜道上丢下来就算,还是有人定期下来处理。

    花蚕仔细看过,尸体上衣衫显示,这些人并不是多么高贵身份,那些常见行脚短衫打底袍子之类,该都是三流江湖人习惯打扮,而有好些穿都是同个式样,那么说……应该是好几个帮派子弟?

    略皱眉想了一会,花蚕把剩余火折子也拿出来点了,递给花戮:“哥哥,把这里再弄亮一些。”

    花戮接过,顺次将其打东西北三个方位墙面上,石室就加敞亮了。

    花蚕看清尸体表情,居然与之前所见两个帮派汉子一样,都是一派茫然。

    “有点不对劲。”花蚕抬头看向花戮,“你说这些人,是不是与那店小二以铃声所控汉子们很像?”

    “一样做法。”花戮眼力好,当然是早已看清了。

    “我不太明白,之前见那人做法,该是想让外人以为两个帮派汉子们是互殴而亡,然而被控之人神情都这般明显,稍有经验武林人,都会觉得蹊跷,这岂不是多此一举么。”花蚕似是自语般说着,并没有等待花戮回答,“不过既然此处尸体如此之多,倒不如便宜了我。”

    话说完,他手腕翻动,指尖就出现几个灰褐色颗粒,簌簌而落,落尸体上,霎时孵化,变成些指甲长幼虫,一拱一拱,全钻入尸体皮肉里去。

    这些灰褐色颗粒便是尸虫卵了,遇风则破壳而出,遇尸则入而嗜之。

    尸虫进食速度极,先是一片“沙沙”声响起,便有许多尸体被开了好些大口子,而尸虫也像是吃下了什么补品一样,一瞬间长了有食指长,两根大牙凸出口唇,仿佛能开金裂石,嚼起尸体来“咔咔”作响。

    听得这些,花蚕知道第一步已成,就没有施与太多注意,自己则走到边上,顺着墙面仔细查探。

    果不其然,就看到了个赤红色火焰标记,盘旋两转后直冲而上,愣是形成个“炎”字。

    ……这莫不是炎魔教记号?

    花蚕心中一动,从袖子里摸出个小瓷瓶,盗了些粉末出来,洒那火焰标记上,随后又扯出一块白布,小心翼翼地将之拓下。

    “哥哥,下面该你了。”花蚕回眸,粲然一笑。

    花戮点头,长剑一振,削下那块墙皮来,以手接住递给花蚕,花蚕自然是把那也收了起来。

    如此有拓本也有真本,到时去了卞阳,交予那些世家公子去验看,总是能推出些什么来。

    尸虫们威力极强,这才过了一刻工夫,就将大部分尸体全都吃得干净,连骨头渣子都没放过,花蚕也因而有了大空隙走人,便仔仔细细连墙缝都摸了个遍,终是再没找到其它东西,这才转头,重看向他宝贝虫子们。

    那堆积如山尸体,终于开始被吃得干干净净,剩下只有一堆尺多长虫子,你爬我身上我盘你身上,互相缠绕一起。

    花蚕见状,轻轻地笑了,他两指交错,打了个响,于是尸虫们动了。

    它们就像是遇见了敌人,变得愈加疯狂,拼命地撕扯啮咬,恶狠狠地吞噬对方,然后又让自己壮大一圈……

    渐渐地,活下来越来越少,只剩下红彤彤三条,而这三条彼此纠缠,越缠越紧,几乎分不出你我。它们周身倏然就出现了许多细白丝,一层层加厚,终于形成个鸡蛋大小雪白茧子。

    “成了。”花蚕勾唇,刚上前一步。

    忽然耳中一痛,有一道清润男声突兀响起,直耳边回荡。

    “两位施主无恙否?”

    正是外久等慧悟,大抵是见两人迟迟不回,心中有些担忧,故而运足内力,发功遥遥问之。

    此功名为“一线天,”是地道佛门功夫,习得了禅功和尚束音成线,十里之内直逼人耳,清晰无比。

    因而慧悟虽说没有跟着下来,却能将声音传到。

    花蚕看一眼花戮,花戮沉心定气,也以“传音入密”之法将回音送去,跟着再没有声音下来,想必是听见了。

    慧悟那边有了交代,花蚕动作加,他把指尖探入口中一咬,就有一缕鲜艳血液溢出,正滴雪白茧子上,瞬即没入。

    同一刻,茧子突然产生剧烈震动,左右一阵激烈摇晃,“啪”一下现出个黑色裂缝,之后两边分开,跌落地上。

    茧子里孕着,是一只黑色巨虫,足有四只大螯、十多条长足,出茧后抱住两个茧壳,“喀喀喀”大口啃食,不多会吃下肚子,然后张大嘴,瘫那里一动不动。

    花蚕手指一弹,一颗血珠没入巨虫口中,巨虫一阵痉挛,肚子裂开,钻出三只灰色小虫,只有米粒大小,围着巨虫绕几圈吃干净,就蹦跶着朝花蚕扑来。

    花蚕伸出食指微微勾了一勾,那三只小虫便像是听了命令,无比乖顺地停他指尖了。

    “此为尸蛊。”花蚕抬眼对上花戮,嘴角带笑,“能进入人脑,将人变作傀儡而起坐行止与常人无异。”

    花戮点头:“我们上去。”

    “好。”花蚕收起尸蛊,直接攀上花戮脊背,花戮足尖一点,飞身而上。

    慧悟上等候已久,待两人现出身形自是上下打量,未觉不妥,就移开目光:“两位施主,板下是为何物,能发出如此庞大血气?”

    “大师该也想到了,那床板之下,正是这店中人处置尸体地方,是腐尸,并无其他。”花蚕语中似带悲悯。

    “阿弥陀佛。”慧悟眼中露出一丝不忍,“两位施主该当如何?”

    “先莫说这些,此处之事着实诡异,不好与寻常人知道,下只得做一番掩饰。”花蚕也双手合十,“大师若是心怀怜悯,不妨念上一顿超度经文,也好送他们上路。”

    话说完,花蚕回房取出个长颈瓶子,而后径自到了楼下。

    花戮慧悟两人跟着,看他施为。

    花蚕站到汉子们尸体前面,打开瓶塞,每一个倾倒些淡黄液体出来,那些个尸体一触到这液体,立时“嗞嗞”而响,白色烟雾袅袅升起,不一会,就化作一滩黄水。

    “化尸水。”花蚕淡声解释,“大师,你可以念经了。”

    慧悟眉头微皱,随即神色清明,低头诵经,语声肃穆,连绵不绝。

    花蚕做完这些,又朝后面走去,回来时带着一些烟尘之气笑道:“后面厨房被我点着了,我们还是出去,以免惹火烧身。”

    慧悟刚念完一遍经文,闻得此言猛然抬头,花蚕见状又笑:“大师勿怪,这地方实邪气,还是毁了好。”

    也不知花蚕用什么引火,火势很猛,才说话时就已经能见火舌喷吐而出,三人不及多说,花戮慧悟一人提起一个厨子厨娘,很就跑出门去。

    刚到外面,就听见一声轰然巨响,那客栈自上而下坍塌下来,烈焰熊熊。

    回头看一眼那滔天大火,三人从马厩牵出一匹黄马,把昏迷厨子厨娘绑马上,便跑马而去了。

    带着两个累赘,三人一路马加鞭,披星逐月地赶到了卞阳城外。

    门口照旧是有守卫巡逻,花蚕没有下马,却立刻奉上大块银锭子。

    这城里人都知道武林大会将要开始,这个月以来是武林人人来人往,所谓城门警戒,原本也不是那样严格,如今见花戮这样打扮、花蚕又这般识相,自然是痛放行。

    卞阳城也是数一数二大城,并非如浮阳那般南北交通,也并不临近大河,却因为有好些个大小帮派、以及历史恒远武林世家驻扎于此,而成为武林圣地,十分出名。

    自然,这里做起生意来,也是极好。

    几个人进了城门,花蚕找了个摊贩问路。顾家财大势大,这里别苑人皆知,不费什么功夫,就问得了那个地方。

    顺路走过去,很到了顾家别苑大门口,那朱门下两侧各有一只巨大石狮摇头摆尾,活灵活现,好不神气!

    许是因着这段时日拜访人多了,才叩了门两下,里面就传来人小步跑来声音:“来了哎!”跟着就是“吱呀”门响,门被打开一道缝。

    有个年岁颇大管家模样老者偷眼往外看,一见到花蚕模样,又把目光落到他后面花戮身上,脸上顿时出现了一些惊讶之色。

    下一刻,就将门拉得大开。

    “原来是两位贵客,家主早有交代,请进请进!”老者躬身作揖,连连矮身,把几个人请了进去。他也是个有眼力界,虽说看到扭扭捏捏、身上还绑着绳子厨子厨娘,却像是什么也没见着一样,目不斜视。

    穿过一条长长过道,再走过两个院子,就到了个小桥流水敞亮天地。

    从石桥上下来,就是一个大院落,里面一座颇高楼阁,想来就是顾无相住处。

    “几位请随我来。”老者走到这里,整一下衣襟,把几人领上二楼,经过几个房间后,恭恭敬敬地退后,“这就是家主书房,家主曾说过,若是见着两位,只管引来这里,再让老奴去通报。”

    “那便麻烦老人家了。”花蚕温和一笑,推门走了进去。

    且不说顾无相对花氏兄弟二人早有描绘,便是老者自己也看出来,众人之中,只有这个看起来文文弱弱少年,才是发话之人,于是不敢多说,再行一礼,很退下。

    顾无相书房里,并没有太多书,架子上除了常见四书五经,其余几本封皮都是崭,看来都是近买来。转念一想,该是为归来顾澄晚所用。

    书案有,案上有笔墨纸砚,但看起来也不像有人常用样子。

    花蚕花戮几个人各自落座,有丫鬟送进来香茶,他们就慢慢啜饮,静心等待。厨子厨娘缩角落里,都被封了穴道,真是大气也不敢出。

    约莫一炷香过去,外面传来人声。

    “花少侠,花小公子,两位别来可好?”顾无相朗声大笑,“可让我们好等!”

    花蚕忙起身行礼:“顾家主别来无恙。”

    “无恙无恙!”顾无相摆手,随后突然严肃了面色,目光诚恳,“听闻两位去寺里为母求福,不知……”

    “一切顺利。”花蚕温声谢道,“有劳顾家主挂怀了。”

    顾无相点点头,回神看到站旁边白衣僧人,便开口问道:“这位大师是……”

    “是为娘亲做法事之清元寺住持玄远大师高徒慧悟大师,因着要下山历练,便随我兄弟来此。”花蚕唇边勾起个温软弧度,“慧悟大师立志斩妖除魔,是佛心端正高僧,佛法高强,十分了不起。”

    顾无相闻言,眼中一亮,姿态却仍是沉稳,他转过身,面朝慧悟双手合十行一礼:“慧悟大师,下顾无相,代表罗城顾家,欢迎大师到卞阳做客。”

    “贫僧慧悟,见过顾家主。”慧悟低宣佛号,自然也还了一礼。

    众人寒暄完毕,花蚕才开口说道:“顾家主,下兄弟二人之所以这般马赶来,便是有事要同几位商量,请看。”他抬起手指,指向角落瑟缩夫妇两人,“这两人原是下投宿客栈帮厨之人,却夜深之际要害慧悟大师性命,幸而大师佛法高深,方能生擒。而下兄弟二人亦同时遭伏,才发现,原来竟是有阴谋……下见识浅薄,竟不知贼人所谋为何,这才日夜兼程,力求早来到卞阳,好向几位请教。”

    “花小公子不必客气,你与花少侠这般急切赶来,可是找到了什么线索?”顾无相沉吟一下,道,“不知可否拿出让顾某一观?”

    “自然是要。”花蚕点头,把花戮背上包裹卸下,从里面拿出一块白布,双手递了过去,“顾家主且看,此乃下自墙上所拓标记,顾家主可识得?”

    顾无相也双手接过,才一看,就变了脸色:“炎魔教标记!”

    “果然如此么,下也正有怀疑。”花蚕神色一肃,又把另一个布包拿出,“此乃下兄长自墙上所削,是那拓本原本。”跟着再拎出个沉甸甸、似隐隐有些湿意溢出包袱皮,“还有那店中害人之主使人头,也正好给顾家主认一认。”

    顾无相一件件仔细观之,终是深吸一口气道:“小公子,说不得你是发现大事件了。”一说完,他捏捏拳头平静下来,从案上拿出张白纸速速写了几笔卷起,又窗下提起一个鸽笼,捉出鸽子,把信笺塞入它足上竹筒中封好,放它飞去。

    “此事非同小可,顾某这就给沐晴阿辞送信,待他们回来,再来详谈。”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神澜奇域无双珠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

剑鬼蛊师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衣落成火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衣落成火并收藏剑鬼蛊师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