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剑鬼蛊师 > 武林大会

武林大会

推荐阅读: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恰似寒光遇骄阳夺舍之停不下来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北阙,武林大会惯例是比武,以武会友,再以武艺武德和威望选取武林盟主。

    现任武林盟主是赵家家主赵恒穆,自他三十一岁被选为武林盟主之后,又蝉联一次,如今是第三回。正式大会开始之前,招待那些个有头有脸客人,还是归他做主。

    而后大会上后留下来三位俊杰们,就能够向武林盟主挑战,胜者就占了这个位置,败者自然是不用提,而这武林盟主若是压倒性胜了,而德行又未有亏,就能继续做下去。上一回赵恒穆便是如此。

    大会要公平。就连盟主也要下场比试,那么这个把握平衡人,就必须让人心悦诚服,而且德高望重。接连四五次大会以来,都是由贞元寺觉明大师和提供场地清虚派门主清虚子道长一同担任,这些年来,倒也没人提出疑问。

    这一日天高气爽,正是个极好天气,清源山上天未亮时就陆续有人上去,按照身份安排各自站好位置。

    那场地几乎能容纳千余人,外围分帮分派是些三流帮派,堪堪能武林中挂个名,包括帮主内,都是席地而坐。他们围成一个巨大半圆,密密麻麻,挤得都是人。

    靠向清虚观方向,两边被摆了好多张椅子,是各个有山头门派掌门所坐,其余门派中人站其身后。又围成两个弧形。

    而弧形头,是左右两条斜线,左边是林楚顾三个世家,右边是赵家和一些大堡大派,这两边,只要是稍微重要些人物,都有位置坐。

    两条斜线将要相交处就是一排红木椅,有篷有盖,中间还有颇高方凳和清茶,算是好席位了。当中坐着这场大会公证人,觉明大师与清虚子道长,再多位子,就给了那些无门无派,或者隐山隐门武功高强清修者们——他们或者与两位公证人交好,或者只是因为名声好而被邀来观礼……总之,任其中一个,那都是一跺脚武林都能抖三抖人物。

    顾无相、楚辞是家主,坐就是前面位置,花戮位置稍后一些地方,被归楚家食客里面,说白了就是帮手。花蚕紧挨着花戮,不仅与几个家主相隔是近,楚家小公子楚澜还陪旁边……这也让旁人知晓,这两人受是极大重视。顾澄晚顾无相身边靠着坐,反而比花氏兄弟两个还要靠前一些,还有一些不认识,都分别坐两位家主身后,以衣襟上绣着“楚”“顾”两字区分。

    这时花氏兄弟两个也总算见着林家其余之人,林家家主林朝阳今年五十有六,方脸阔耳,却留了三缕长须垂胸前,看起来是个很端正很威严相貌。林沐晴与林沐啸老老实实地坐自家老爹身后,都目不斜视。不过想来林家主也知道自家两个孩儿与另两家家主相熟,因而他们位子也是比较靠边,稍一动就能与楚顾二人说话。

    花蚕仔细看了看,却没发现林家老大。

    顾无相虽说一直兼顾着与人打招呼和寒暄之类,却也留心到花蚕疑惑,便侧头过去低声说道:“林大公子不利于行,一直留林家住宅中掌管账目与人手调配,是个正经商人,对武林中事,惯来是不参与。”

    花蚕一听,心下了然。

    这就是了,到底不是嫡长子,若非林家老大是这个状况,林沐晴怕也是对楚辞帮不上什么忙,就别提这样张罗做事了……林沐晴虽然排行第二,可将来林家家主位子怕是由他来做,如此一来,他能做就多了。

    正想时,远远地有两个人朝这边走来,一个威武高大一个长裙飘飘,看来是一男一女。

    及至两人刚一走近,楚澜就先站起来,大力挥手:“二哥!”

    ……二哥?

    花蚕听到,回头看向楚辞。

    楚辞笑道:“我这二弟不常着家,便也不曾特别提起,花小公子想来是没见过。”

    楚澜猛力欢迎了自家二哥之后,又哇啦哇啦地对着花蚕一通解释。

    却原来这楚家二公子楚枫是个武痴,生平除了练武,再没有其他嗜好,自从十四岁家中学无可学之后,为了领悟生死极限以练得高深内力、强大绝招,是无所不用其极,漠北塞外雪山谷底,无一处不去。除了每一回武林大会他必定到场参加比武外,几乎是不回家。

    花蚕看过去,果然这楚枫一副风尘仆仆、刚赶了路模样,露出袖子外面胳膊也是黝黑,身形也是极为健硕,能看出经历了极为艰苦修行。

    说话时,楚家二公子已然到了眼前。

    “大哥,三弟,我回来啦!”楚枫这么大块头往那儿一站,顿时就遮住了一大片太阳,他看来倒不像楚辞弟弟,反而像顾无相。

    “回来了就好,也不知你这次去了哪里,居然晒成了这个样子!”楚辞口里有些淡淡责备。

    说来男子肤色如何原本没什么干系,只不过楚家好歹是个世家,嫡嫡亲公子们走出去,也总是要有个样子。而这个楚枫,要真是全晒黑了倒也算了,居然不知怎么弄了个半张白半张黑阴阳脸,远来看不清,近来却可以吓人一跳。

    楚枫也知道自己样子,挠挠头嘿嘿笑两声,把旁边女子拉到前面说道:“大哥你先别问这个,我说个人给你认识。”

    楚辞见到弟弟如此,也不好外人面前说什么,他自然是早就看到她了,正奇怪为何这武痴弟弟会带个女子回来,如今既然弟弟提起,便刚好问一问女子来历。于是面向那女子,一抱拳:“还没请教,这位姑娘……”

    这女子长得并不算美艳,不过长眉秀目,倒颇有几分清秀。她看来也是武林女子,也回了个抱拳,说道:“小女子于烟,久仰楚家主大名!”她笑得很爽朗,“早听闻楚家主为人持正稳重,是当世英杰,阿枫也总对他家大哥赞不绝口,如今一见,果然不同反响!”

    “下楚辞,于烟姑娘有礼。”听得女子对自家弟弟称呼这样熟稔,楚辞心中一动,面子上则冲她点了点头,“舍弟承蒙照顾了。”

    还没等于烟说出不敢当,楚枫咧开嘴笑得开心:“就是就是,之前我内力耗差一点死掉,脸上又破了相,都是小烟救了我,虽然现样子怪了点,不过若不是那样,我可就没得活啦!”

    “这件事,你稍候再给我细说!”从楚枫话里听出了一些什么,楚辞却没有此时发问,只严厉地看了他一眼,转而深吸口气,“你跟我过来,正好也有两个人要介绍给你认识。”

    “真么,是谁是谁?”楚枫明白自家大哥性子,不是武林高手,也不会特意提出,便很高兴地嚷道,“告诉我!”

    “你稳重些!”楚辞喝道,又对于烟抱歉地笑笑,“于姑娘便这边坐罢,楚某还有些旁务,就让小弟与姑娘说话罢。”他说完,一招手把仍与花蚕说话楚澜叫过来——这边没有女眷可以陪着,他年纪不大又是娃娃脸,去与那女子说话倒不至太过扎眼。

    于烟自然是说“楚家主请便”,楚辞再颔首为礼,就拉过楚枫,走到花氏兄弟面前了。

    花蚕见到楚辞过来,就也站起身,顺便也拉起自家哥哥:“楚家主。”

    “花少侠,花小公子,这是我那不成器二弟,此番回来了,正好与两位见一面。”楚辞按住楚枫,正色为两边引见,“小枫,你规矩些,这两位是楚家贵客,武艺高强,你也可向两位好好学习一番。”

    花蚕知道自己是顺带,也不以为意,对着楚枫温和一笑,说:“楚二公子,下花蚕,这一位是我家哥哥花戮,此番多有叨扰了。”

    楚枫似乎对这样看来纤细人很没辙,含含糊糊地就混过去,可随后一见花戮,眼神“腾”地一下就亮了!

    高手!

    楚枫很激动,全然忘了兄长叮嘱。他出手如电,手臂如同灵蛇一般,划出扭曲弧度朝花戮袭去。花戮不动声色,手腕翻动,破云剑连着剑鞘格挡,他动作幅度很小,只用挑抹,而不为劈斩。

    无论楚枫出招角度如何,都会点到破绽使之后继无力,或者干脆手腕被震得发麻,根本无法续招。他分明是处下风,目光却越发亮了,出招也越来越急,他不断地变幻招式,似乎有种不依不饶架势。

    楚辞有些无奈,却因知晓自家弟弟性子而没有阻止,花戮占了优势,自然花蚕也没有出声。

    因为动作小,楚枫身躯那样一挡,远些地方就都看不见这边了,他一轮轮换招,直到换无可换,才心满意足地住手,叹了句“真爽”,又赞一句:“好厉害!这等高手,大哥你从何处找来?”

    “楚枫,休要失礼!”楚辞叹气,厉声阻止自家二弟继续大放厥词。

    楚枫也是个不省心,比起楚澜虽然顽皮些、尚还会为家族做些事情来,他却只顾习武习武,别一概不管,而且说话全不过脑子,说好听了是直爽,说难听些便是口无遮拦……武林人不拘小节,豪爽些自然是可以,只不过世家公子总是要待人接物,也亏了他只一心练武,不然话,不知要被他得罪多少人去。

    楚辞威严显然几个弟弟间很管用,哪怕是楚枫足足比楚辞大了一号,如今也只是唯唯诺诺,乖乖坐到旁边,再不敢废话了。楚辞冲花戮抱歉地笑笑,请两兄弟坐了,自己则走到顾无相旁边,与他商量事情去。

    日头越升越高,人便也越来越多,渐渐地位置全都被占满了。

    对面赵家人也来了,赵恒穆身子削瘦,容颜清隽,也是三缕长须,与林朝阳威严不同,他看起来像是个仙风道骨出家人。他身后座位一左一右是两个十多岁少年,少年又以防护之态守住他俩中间美貌少女,想来就是他那两子一女了。

    赵恒穆旁边坐着白发老者,花蚕一眼看去,瞧见两个熟人,正是贺祈言与岳柳儿——正坐老者身后,那这老者,想必就是祁山派掌门人。

    另外还有傲鹰堡人,比如那个武功稀松平常可身份却尊贵得很嫡子嫡孙方蒙,居然坐了第一把交椅——没见到应该前来堡主和两个当家,但他周围隐隐回护几个中年人,太阳穴都是高高鼓起,看来是专门保护着他来,而这方蒙显然不可能下场,那么,只不过是过来长个见识?

    另还有几个门派,手里都拿着奇异武器,该是他们门派标志。

    这些人花蚕大多一扫而过,只赵恒穆那边多看了几眼,随后收回视线,不经意偏头时,瞥见另一道余光,花蚕心中暗暗留意,自己则凑到花戮耳边,轻声说了几句什么。

    花戮抬起眼,顺着他意思看一眼,点一下头。

    时辰差不多,后面清虚观里顺次走出一行人来,为首是一个极胖和尚,肚腹肥大,脸盘圆润润,尤其那一双长耳,几乎要垂到颈子上来。他笑容满面,看起来和蔼而宽厚,只有那双充满了包容眼睛两侧遍布细纹,才让人看出,他其实已经很年迈了。

    他就是贞元寺方丈、所有人都敬仰着觉明大师,而与他并肩而来,那个虽然与他年纪相当,却面白无须、甚至一点老态都没有美道人,就是清虚道观主人清虚子。他们稍后一些,也是几个须发皆白老者,个个都目运神光,看起来功力高绝。

    觉明身侧跟着个白衣僧人,眉清目朗,肤白如玉,额心一点朱砂,神气极为端正,此时他双手合十垂首不语,竟好像是以晚辈之姿侍奉着一样。

    众人觉着此人眼生,不觉都多看了他几眼,他自巍然不动,而觉明也好像没有注意到这些一般,偶尔侧首与其说几句话,神态自然得很。

    这一行人也很各自就位,都站其位前,并不坐下。

    其余人便也齐齐站了起来:“大师,道长!”

    觉明单手成掌,抵唇下朗声念了一声佛号,宣道:“诸位施主请了。”

    众人便又齐齐就坐。

    没有过多繁冗礼节,前一任武林盟主赵恒穆走上前,露出一丝矜持笑容,而后从容说道:“老夫承蒙武林同道厚爱,做了这武林带头人,实不胜惶恐。如今武林中能人辈出,年轻俊杰如雨后春笋,为我正道武林增添了不少血,此乃我正道武林之大喜事,老夫也是十分欢喜。便借此武林大会,让各位同道来个以武会友,老夫亦随时恭候诸位豪杰赐教,只愿我正道武林太平长久,我辈正道中人侠义精神万世长存!”

    “好啊!”

    “赵盟主说得好!”

    “侠义长存!”

    “我正道武林永世留存!”

    话一说完,底下顿时一片附和之声,赵恒穆再次对着众人拱拱手,就又重坐下。那边觉明大师以正宗佛门狮子吼念出个“静”字,便满场寂然,大会场上霎时恢复了秩序。

    便听觉明又道:“时辰已到,武林大会正式开——”

    那“始”字还没说出来,就有人打断了老和尚话。

    “觉明大师,怎么不等等我彩衣门?”

    这是一道平淡女声,平和而轻缓,然而满场众人都只觉有强大音波耳边回荡,几乎要把耳膜给震破了去。

    “觉明大师,还是等一等我彩衣门罢!”

    还是那个女声,这一回似乎每个字都带着某种特定频率,荡人心魄,也让人无法抵挡。

    功力高脸色纷纷一变,觉明方丈高声念诵:“阿弥陀佛——”佛号带动醇和内力,像一片平静水流淌过,把不安声音全部抚慰下去。

    佛门功夫总是纯正,一切异样力量都会这种力量之下消弭于无形,觉明这一开口,那女声所造成影响自然化为乌有。

    功力低微些缓过劲儿来,立刻堵住耳朵,唯恐她再来上这么一回。

    听到那女声,花蚕心中一动,他并没有受到任何不良影响,反而这声音频率里听到了一种极为熟悉东西。

    花戮见到花蚕眼中光芒闪动,一只手探过去,抚花蚕后心,送了一道内力进去。

    “我没事。”花蚕感到身子一暖,随后勾唇,他摇一下头,伸手把花戮手捉下来,自己则搭上对方脉门,“你内伤都好了,内力似乎也颇多进步。”

    花戮没有动,任他拽着他手指捏来捏去:“嗯,好了。”

    两兄弟没有玩闹太久,因为又有人来了。

    不知从何方倏然飞来极宽大黑色布匹,平铺出去,一直延伸到觉明眼前,觉明闭目,口中念诵不停,而他身旁清虚子却出手了,他一甩拂尘,另一手两指夹住布匹边缘——两股内力碰撞,双方僵持不动。

    身穿黑衣女子顺着长长黑色布匹滑下,若不是她双手莹白,就简直与黑布融为一体般。

    她身后还有许多女子一起飘来,也是漆黑长裙,长发如瀑长袖飘飘,简直如同一片黑云,又像一群飞扑而下雨燕。

    落地时,这些个女子安静地站那里,每一个都戴着黑色纱帽,就仿佛,人人都身披重孝一样。

    唯有一个青衫人格外不同,她脸上罩着青铜面具,两眼极地掠过某处,又极地收了回来。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神澜奇域无双珠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

剑鬼蛊师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衣落成火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衣落成火并收藏剑鬼蛊师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