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剑鬼蛊师 > 推测

推测

推荐阅读: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恰似寒光遇骄阳夺舍之停不下来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与林沐晴对视一眼,楚辞答道:“要说认识,也不过是听过此人名声,其实也不曾见过真人。”

    花蚕略带抱歉地笑笑:“下只是看见楚家主与林二公子都如此惊讶,方才有此一问,还请两位勿要见怪。”

    楚辞摇头:“花小公子太多礼了。”旋即苦笑一声,“楚某倒是期望真认得此人,不然话,这事情也不会这般棘手了。”

    林沐晴同样心有戚戚,现是多亏了发现得早,很迁入了顾家别苑,可人已经死了这么多,带来阴影也是够大了,要不是有清虚子几位前辈高人坐镇、以及楚辞多方斡旋安抚,怕早就一哄而散了。

    屋子里顿时陷入一片死寂,满目都是枉死武林同道,还都是被人用阴谋毒药害死了,真让人忒憋屈得慌。

    过了一会,楚辞还是抱着一丝希望看向花蚕:“小公子,不知那本书上……是否写了这‘青黑之毒’解法?”

    “……不曾。”花蚕眼中歉意甚,“那只是一本教人分辨奇毒绝症杂书,寥寥几笔写了症状名称,就再没有其他。”

    早有了心理准备,楚辞也不算太失望,他看花蚕退到后面,知道他是看完了,就缓缓上前,把棺盖重盖上。

    几个人一时默默。

    这时候,门外突然传来一道妩媚女音:“若是我说,我能请来‘陈百药’呢?楚家主该如何感谢于我?”

    楚辞大惊,他刚才居然没察觉门外有人!

    “来者何人?!”林沐晴立时厉声发问。

    花戮伏花蚕耳边,轻轻地说出“玉合欢”三个字,花蚕点点头。

    果不其然,下一刻门外就跨进来两个人,前面那个重纱裹身,后面那个一身青衣,都将面容蒙得严严实实。

    “是我。”玉合欢站定,不客气地说道。

    楚辞眉头微微一皱,但是马上镇定下来:“原来是玉门主。”

    这个由当年“妙音妖女”一手创立彩衣门,武林大会时候忽然来了,之后就打着报仇旗号一直不走,看样子似乎很诚心。但妙音妖女当年名声毕竟太差,虽然已经淡出江湖多年,可还是不能让他就此放下心来。

    顾无相想必也是这样认为,不用楚辞与他商量,就别苑里单独辟了个院子,说彩衣门一门都是女子,不好与男人们混一起,看似是为她们名节着想,但何尝又不是因为多了几分防备?

    不过此时并不是深究这些时候,楚辞到底是有风度有气魄人,万千思绪眨眼间脑海里转了一圈,马上就捉住了玉合欢言语中所说之意:“玉门主与陈百药陈前辈有旧?”他提起这个世人瞩目神医之时,很自然地就用了尊称。

    玉合欢冷哼一声:“倒不是与我有旧,陈百药与我那可怜姐夫交好,而我座下青衣使曾经身受重伤,也是他救回来。”她瞥一眼楚辞已然带上期盼神情,续道,“我有与他联络法子,他也会给我这个面子,楚家主,如今就看你信不信我了。”

    楚辞看一眼林沐晴,林沐晴顿一下,几不可见地点一点头。

    楚辞转首笑道:“楚某怎么会不信玉前辈,前辈成名多年,哪里会是没有信誉之人?”跟着又略急促地催道,“既然前辈高义,不如趁早与陈前辈联络如何?”

    这边林沐晴看到花蚕花戮兄弟两个□晾一边,又唯恐那个亦正亦邪妖女看不惯两人做派,急忙对花蚕说道:“小公子与花少侠刚到,都没歇个脚就来到这里,实是招待不周。就让林某带两位去厢房罢?”

    花蚕明白林沐晴用意,自然是微笑说好,就让他领着出门去了。

    楚辞与花氏兄弟两个是告了别,林沐晴对玉合欢也足了礼数,可玉合欢与花氏兄弟之间,却是连看也没看对方一眼。

    出得门去,三人拐上一条小路,花蚕并没有问及有关玉合欢事情,林沐晴也乐得装傻,两人说了几句客套话,就慢慢走到了东面一排厢房外走道上。

    林沐晴留了里面一间给两人,为着就是不要让不长眼惹了性子不好花戮,花蚕推开门,见到林沐晴就要转生离开,却出声挽留了。

    “林二公子,下兄弟两个还有些事情想要讨教,还请林二公子你进来喝一杯茶,可否?”

    看到花蚕没有半点破绽笑容,林沐晴也温和地笑了:“如此,林某恭敬不如从命。”

    房间里,三个人坐桌子三面,桌子上摆着几倍热腾腾茶水,正袅袅地冒着热气,林沐晴端起他面前一杯放到唇边,啜一口,氤氲水汽模糊了他脸,却没有模糊他嘴角笑容:“小公子有何事要问,请开口罢。”

    花蚕也笑了笑:“也就是楚家主信中所说,有武林人恶意杀害平民之类。之前来不及问,但想来想去,还是有些担忧。”

    听到这话,林沐晴脸色也凝重起来:“花小公子想得不错,这事确让人不知该如何是好。”

    花蚕温和一笑:“请林二公子指教。”

    “指教谈不上。”林沐晴定定神,沉声说道,“约莫是十多日前,好些城市都有武林人作乱,屠杀了许多平民百姓,还有几个百姓房产被连根拔起,血流成河。而且犯事之人所用手法亦是各不相同……”他说到这里,叹了口气,“结果惹得官府注意,阿辞已经发现了好几个钉子了,若是这个时候我们攻打炎魔教……这么大动作,恐怕官府也要插手了。”

    武林事向来是武林内部解决,官府总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就过去了,可这回牵扯到好几门各地产业,死还都是平民百姓,这一下,可是捅了马蜂窝了。再不能交个人出去,官府开始大肆搜捕话,攻打炎魔教一事就彻底打了水漂,之前所做布局和好不容易鼓起来士气,也会顿时消磨一空……短时间内再想做出什么行动来,就是万万不能,就连几个有自己产业武林世家,只怕也会被官府监视起来!加上现内部中毒一事,就是让人焦头烂额了!

    花蚕暗自思忖,随即问道:“下失礼,还想请问是何方百姓遭此祸劫?林二公子若是不介意话,能否与下说一说,也让下……”

    “小公子天资聪颖,愿意帮着一起想一想,自然是再好不过。”察觉到花蚕好意,林沐晴脸色缓和一些,微微笑一下,“事发之后,阿辞和无相也即刻派人出去查探,沐啸是亲自探访,才带回了确切消息。”他顿一顿,“目前被屠了……有敖州‘抱月楼’、月临城‘揽琴居’、虹港‘风花雪月阁’、以及岳州‘宝琴馆’……一个不留,连地面上建筑都被一把火烧得干干净净。”

    花蚕听得面色发白,他倒抽一口凉气:“贼人就这光天化日之下去……”他似乎不忍说出来,“……屠杀?”

    “正是,不然怎么说是那人穷凶极恶呢?”林沐晴也叹口气,“也不知犯事之人是否真是太过疯狂了……”

    “有人见着了,说是那人身着黑袍,身材魁梧,头上戴着斗笠,一路哈哈大笑闯进去,手里拿着一把厚重铁剑横冲直撞,就好像砍瓜切菜一样……”林沐晴锁紧眉头,“也有些正派武林人见到了上去阻止,可谁也不是他敌手,反而被他一并杀害,到后来,就再无人敢去阻拦了。”

    听林沐晴说完,两人一时唏嘘。

    花蚕低头思忖:“抱月楼、揽琴居、风花雪月阁、宝琴馆……”

    林沐晴续道:“林某与阿辞无相几个也仔细想过,这几个地方,抱月楼是妓院,揽琴居则是琴行,卖琴地方,风花雪月阁是乐坊,而宝琴馆则是南风馆……左右看来也没什么关联。顶多,也就是名字里面有个‘琴’和‘月’重叠字,但‘琴月’或者‘月琴’连一起,也想不出什么特别来。”

    林沐晴几个都是青年才俊,当然也都是聪明无比,能想全部都想了个透,但依然毫无头绪。

    他们想方向对了,可挑字则挑错了。花蚕略一想,找出则是“抱”“琴”“花”三个字。

    是花绝天罢……

    “抱、琴”指应当是“琴抱蔓”,而“花”……也不知道是说他自己有眼无珠,还是指以“花”为姓自己兄弟两个?

    不过花蚕当然不会对林沐晴说出这番推测,他也只跟着叹口气说:“果然是……难以揣测啊。”

    两人又说了几句话,林沐晴事情缠身,就告辞走了,屋里便又只剩下花蚕花戮两个。

    花蚕仰起脸,弯唇轻笑一声:“哥哥,你说花绝天他……真疯了?”

    花戮抬手,帮花蚕将他垂眼前一缕长发捋到耳后,冷声说道:“静观其变。”

    玉合欢动作很,两日后,就有仆从叩响了房门。

    “何事?”那时花蚕,正半倚桌边看他家哥哥坐床上练功。

    仆从声音恭谨:“家主吩咐小带给两位话,陈前辈已经到了,请问两位是否要去结识一番?”

    “知道了。”花蚕眸中光芒一闪,“你门外候着,我与哥哥收拾收拾,这就出来了。”

    花戮也正这时收了功,面上平静无波。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神澜奇域无双珠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

剑鬼蛊师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衣落成火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衣落成火并收藏剑鬼蛊师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