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剑鬼蛊师 > 良机

良机

推荐阅读: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夺舍之停不下来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绝色惊华:蛇蝎世子妃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样大决定,自然无法匆忙作出,林沐晴考虑再三,与花氏兄弟两人作别,回去与楚辞几人商量去。

    花蚕目送林沐晴离去,待房门掩上刹那,他抬起头,对上花戮冰冷目光。

    “第五瑾给第五琮五千铁甲士,是个助力,日后不得会用到。”花蚕对着自家哥哥解释道,“隐隐觉得,个炎魔教当年放纵花绝花绝地两人做出此事,目并不单纯。”

    杀手直觉是敏锐,是他们千锤百炼历经万险之后产生本能,虽不能拿来做论据,却能够让他们心生警惕,早有提防。

    花戮头:“第五琮?”

    花蚕明白花戮意思:“对,第五琮还有个身份是‘竹玉’,又有‘寸风’个消息铺子,他能发挥很大作用。现做,就是让他不仅武林边有个正派身份,还让他以二人‘堂兄’之名,官府那里有个身份……样来,他做起事情来会方便些。”

    花蚕之意便是要让第五琮去压下花绝四处作乱事,让剿除炎魔教之事能进行,而他也因此与楚辞几人有另种联系……武林人正式攻打炎魔教之时,所谓“竹玉公子”身为楚辞好友必会参加,样来,明也是他、暗也是他,双管齐下,就能掌控局势。

    他们现要做,就是楚辞运筹帷幄时候,能中间起到些拨转风向作用。

    “要小心。”花戮听完,眸光沉刻,像是想些什么,良久开口,却并没有提出其他意见。

    花蚕微微勾起唇角:“会小心。”

    些千丝万缕联系,几乎每个地方都有花蚕心思,些人沟通枢,也与他密切相关,他许多谎话将人串起,却隐而不发,是他聪明之处,也万分危险……因为,个不小心,有个环节出错,就会引起多方疑惑,万劫不复。

    入夜,蛊虫窸窣声墙角响起,有两个漆黑影子缓缓拉长,黑色烟雾之后,凝结成同样身材修长青年。

    个秀丽而带着书卷气,另个眉目平淡而寡言。

    “主人。”两个青年半跪下来,叩首等候命令。

    “阿狄,阿澄,好久不见。”花蚕轻声道,“起来话。”

    “是。”又齐站起身来。

    “阿澄是直跟着顾家主罢。”花蚕上下打量两人番,缓缓开口。

    “是,主人。”顾澄晚垂首回答。他看起来些日子并没有荒废,还是花许多时间修习蛊术,至少,从他那愈发漆黑指甲和嘴唇能够看出,他已经利用曾经花蚕帮他种下心蛊完全掌握属于他自己心蛊,且繁殖出许多异样蛊虫。

    “有什么发现?”花蚕又问,“段时间出许多事,楚辞忙得焦头烂额,顾无相里面做什么?”

    “大哥……他是家主,与楚辞身份相若,林沐晴因为还没得到林家家主之位,所以只能暗地为楚辞出谋划策,而大哥……顾无相则能为楚辞与那几个老辈高手拉关系攀谈,并且言谈中渗透楚辞观,让他们倾向于楚辞方。”顾澄晚平静地回答,“另方赵凌河虽然年纪尚嫌小些,却有着傲鹰堡支持和其父赵恒穆连任武林盟主威望,并拉起为父报仇旗帜,而他本人也迅速成长起来,坚毅果敢,赢得许多人怜惜。”

    “林家二公子三公子都偏向楚辞,但林家主没有话,态度很是暧昧,不过,相比有着顾家楚家之势楚辞而言,赵凌河那方还是居于下风。但是此时出许多事情,有楚辞办事不利之嫌,若是还不能挽回名声,赵凌河想上位,也不是没有可能。”

    “也就是,现攻打炎魔教已成必然,只看领头人落谁人身上……是否?”花蚕略想想,道。

    其实看起来楚辞已经完全占上风,至少顾家别苑可见到武林人,多半都显露出对楚辞相当敬意,只可惜他运气不佳,突发事端……么,也就是他为何急着解决些个事情缘故?

    “是。”顾澄晚道。显然也是他观察许久后得来推论。

    “好,知道。”花蚕摆摆手,示意顾澄晚退到边,他转而看向另个青年,“阿狄,听直陪着楚澜。”

    “是,主人。”方狄恭顺地回答。与顾澄晚比起来,他姿态永远加顺服,好像无欲无求,除初次相见表现出坚韧以外,其余时候总是令行禁止,花蚕什么,他便去做什么。

    “楚澜做什么?”花蚕对他用手段也比对顾澄晚少许多,只平平问么句。

    “他主要流落于外武林人劝入顾家别苑。”方狄回答,“楚澜长相乖巧,性子看起来活泼单纯,年纪看起来也不大,比较能接近眷,不容易引起戒心。”

    而眷之间消息传得也,而眷能对当家人话,也往往来得多。

    “行,们有自己事情,不好里耽搁太久,都去罢。”花蚕挥下手,“莫忘们身份。”是个警告,人蛊永远无法脱离主人生存。

    “是,主人。”顾澄晚和方狄心里齐齐凛,恭声答应。

    跟着又是阵虫豸飞舞,两个青年散作团乌云,从窗外直飞出去。

    屋子里静下来,花蚕侧头,冲花戮笑笑:“们要让些武林人对上炎魔教……”

    “嗯。”花戮瞥他眼,淡淡头。

    “不能再容忍炎魔教继续眼皮子底下呆着,哥哥。”花蚕唇边笑容愈加柔和,“要将他们连根拔起,让他们再也翻身不能。”

    “好。”花戮应声,眼里没有半情绪波动。

    阵静寂。

    “覆灭炎魔教之后再做什么,哥哥可有打算?”半晌之后,花蚕忽然轻笑出声。

    花戮没有回答个问题,只是走到床边,脱衣而卧,面无表情地着:“明日有事,睡罢。”

    花蚕远远地看着已然躺好身影,静立片刻,便也走过去。

    房间里烛火被花戮道掌风拍熄,花蚕越过花戮身子睡靠里面,再然后,把脑袋挨上花戮胸口。

    温热而有力搏动声,下下,带动人陷入深深沉眠……

    次日——

    大清早,林沐晴就与楚辞两人外敲门,花蚕披衣而起,稍微整整衣装就去开门。

    林沐晴与楚辞两个坐到桌边,彼此对视眼,便开口。

    “花小公子昨日所提之事,沐晴已然全对楚某。”楚辞并没有太多废话,开门见山出来意。

    花蚕慢条斯理地为两人斟上茶水,也慢慢坐下来:“那么,楚家主意思是?”

    花戮腰悬破云剑,坐到花蚕右侧。

    “剿除炎魔教事迫眉睫,容不得楚某再犹豫下去。”楚辞顿下,唇边带苦意,“小公子,楚某……件事,就拜托贵堂兄。”

    “楚家主也无需太过挂怀,下必定对堂兄明,让他好生处理,务必为等争取多时间。”花蚕早猜到对面两人不会放过机会,立时安抚,跟着又问,“那具名之人……”

    “是林某。”林沐晴道。

    是两人商讨夜结果,楚辞与顾无相都是家主,担负个家族兴衰,不容有失,也不能卷入任何与官场有关之事,而林沐晴是林家老二,既不是长子,而父亲又健,以私人名义求恳,若是出什么事,多不过人承担、被逐出家门,只要楚顾二家仍,就能为他提出庇护。

    花蚕见两人心意已定,就还从袖子里抽出张锦布,上面匆匆写行字,再递与两人:“请两位过目。”

    楚辞林沐晴接过看,上书各城县近所发生之事大略,再请对方将此事压下,多拖延些时日,并明有武林世家二公子作保,过些时日定有消息奉上云云。

    “如此便可。”楚辞看过,把锦布交给林沐晴。

    林沐晴取笔下面写上自己名讳,再从衣襟里摸出个小小章子印上去,方才大功告成。

    花蚕笑笑,并没有拿回锦布,只温和道:“之后请两位将此布密封,送往城外驿站之人,他当知该如何施为。”

    林沐晴知晓是对方表明不做手脚,便不推辞番好意,头,把锦布收好,离去后亲自送去驿站不提。

    半日之后,房间里手握书卷子接到是侍从密报,饶有兴趣地揭开密封信函,抖开读起来,越是看,那眉头越是上挑。

    良久,他看完正文,才唤人拿个烛台过来,把火燃那布。

    很地,锦布化为灰烬,而那灰烬之中,居然形成行大字。

    “琮堂兄,此乃良机。”

    子看着那行字会,忽然勾唇笑,再袍袖拂,就把它们挥开去……

    “果然是良机么……”他喃喃自语句,又寥寥写几笔字另张白色信笺上,塞竹筒里封好,让只鹰鹫带着破空而去。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剑鬼蛊师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衣落成火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衣落成火并收藏剑鬼蛊师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