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剑鬼蛊师 > 云海

云海

推荐阅读: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恰似寒光遇骄阳夺舍之停不下来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楚辞拔出剑,率先将当头砸下巨石劈成两块,厉喝一声:“大家不要着慌!只要用看准了用内力劈开,就不会有事!”

    他话音刚落,像是为了证明他所言不虚,紧跟着顾无相也是一剑斩开巨石,看着那两个半块坠入深渊,带起一片风响。

    另外清虚子拂尘扫过,巨石当即裂开,而觉明念诵佛号后轻轻拍掌,也是让那石头横着飞到崖下去了。

    几个领头做了这番示范,后面人就都壮了胆气,也纷纷举起手中兵器,一块块挡开巨石,花戮冷着一张脸,左手把花蚕护得紧,右手握剑连动,硬是没让那石头靠近些许。

    一个个武林人都成功了,原先萎靡士气、还有削弱了血气也霎时间被激发,想起之前牺牲同道们,对炎魔教忿恨深,而心中狠意也愈发严重了。

    那些个巨石仍源源不断地砸下,可众人心里却没有了恐惧,而是秉着一股气势,飞地前行着,速度比起之前被烟雾和石阶所迷何止强了一倍!

    眼见那长长石阶越变越短,仿佛漫无边际云海也就要被踩脚下,让人心气瞬间高涨——就好像将天下都掌手一般!

    众武林人脸上,渐渐开始泛起不寻常红色……

    花戮第一个察觉不对,他眸光闪了闪,顿时屏住了呼吸。这时候,有一双温软手凑到他嘴边,便有一颗滚圆药丸抵他唇上。

    “吃下去。”是花蚕轻柔嗓音,“这炎魔教下作得很,不知等会还要弄出弄出什么东西来,这个能让哥哥你百毒不侵……我这做弟弟,可就全靠哥哥保护了~”

    花戮“嗯”一声,舌尖一卷,就把那药丸舔入口中。

    花蚕怔了怔,微微皱了皱眉,收回手,指尖还残留着一点温热触感。

    且不说两兄弟已经做好了准备,跟他们后面楚澜内力弱身子小,反应却是极大……只见他身子一软,就往崖边倒去——然而很地,一只手捉住了他领子,把他一下子抓了回来。

    楚澜脸色煞白,一颗心都骇得要从嗓子眼里蹦出来了!他颤颤巍巍地侧头一看,见到正是方狄救了他。

    方狄手还抓楚澜领子上,没有放开,他看楚澜这模样,恐怕他是再走不好路了,就低头看了他一眼:“楚小公子,得罪了。”

    “没有没有,阿狄我要谢谢你才对,没有你我早死掉啦!”楚澜大口大口地喘气,他脸色从煞白上忽而转换为潮红,呼吸不稳,“还有……好奇怪!我脑袋发晕,浑身也没有力气了……”

    方狄才发觉不对,他再道一声得罪,把楚澜拉近,想要搀扶,可他一看脚下这狭窄石阶,面色一变,到底还是把楚澜抓起,直接扔到自己背上了。

    楚澜伏方狄背上,喘着气呼哧道:“没什么得罪不得罪……阿狄,接下来要辛苦你啦!等除了这个可恨炎魔教,我一定去好酒楼请你大吃一顿!”

    方狄淡淡地答应一声,转而开始观察周围情况。他是人蛊,所以不受影响,可如楚澜这一伙武林人,除了功力深厚者之外,怕是也没有几个没着道了……他抬起头看看主人,正对上红衣少年冷漠眼。

    方狄瞳孔蓦地缩了缩,很垂下头,再不去管周围事情。

    他不过是个小小仆从,像剿除炎魔教这等大事,他也不过是陪同主人侍奉主人罢了,其余机关陷阱,自有该出面人出面……

    同时,躲自家哥哥身后、刚从指尖放出一只蛊虫顾澄晚心口一痛,急忙收回蛊虫,硬生生把那一口心血咽了回去。

    他脸色瞬间被逼得泛红,看起来也像中了招数模样。

    越来越多武林人身子软下来,斜斜地歪向了那深不可测悬崖,又是好些人罹难,还有点力气赶紧把没力气人扶住,但看起来也是撑不了多久样子。刚刚才升起来气势,这一刹那又陡降下去。

    楚辞也觉得自己内息有些不稳,赶忙用劲巩固住,他捏紧了手里剑柄,心中忽然生出一点焦躁。

    这炎魔教果然难啃,就连区区一条上山道路,也是这么多机关!

    还有那用心……先用长长石阶消耗来人精神,再以巨石阵消耗来人体力和内力,身心俱疲情况下,又用这个不知是药还是幻觉云海趁来人之虚而入,让即便是过了前两关敌人也无法从这一关逃脱……当真是阴狠之极!

    只是……好不容易才来了这里,怎么能就此放弃?!

    楚辞定一定心,开始寻找那云海源头何。

    “阿辞,你不要急,沉下心来去寻。”顾无相他身后沉声提醒。

    楚辞定下神,他身后还有许多好友支撑,又有这么多武林前辈场,怎会被这区区云海难住?!

    楚辞明白,炎魔教不是个好啃果子,他也早有心理准备,只是没料到才刚刚出师,就有这许多人着了道!

    不过幸好,那些个主力丝毫未损……他回头看了一眼,虽说有仍是有一些人坠落了高崖,但那些武林好手却还都能撑住。

    这样也罢……之前那许多人造出声势已经够了,而后,就是要与那炎魔教高手对战……只要能将那些人斩落,正道武林声势便会大涨!而中间这些个牺牲……楚辞心里叹了口气,目光却坚定起来。

    他加紧了时间寻找云海源头,无论内力多么高深,这飘飘渺渺异样云气里也是呆不了太久……该是不太远,毕竟是过了半山腰才出来云海,虽说不寻常,但阵眼应当就附近。

    与他有同样想法还有好几人,都是四顾而望,纷纷搜寻,他们知晓,只要一步寻到,就能为多人寻得生机!

    花氏兄弟两个也不例外,却见花蚕是把目光投向了云海边缘——那若有若无烟雾之中,而花戮则将视线落云海深处——即是山崖之下、靠着山壁所。

    倏然地,花蚕眸中冷光一闪,偷偷地垂下了袖子……他袖口里有一条白线飞射出,直窜进了云海中不见了。

    同时,花戮眼神也是一动,停了山壁某个点上。

    “银练去吞吃这毒气了,哥哥你发现了什么?”花蚕凑花戮耳边轻轻说着,口气里一丝若有若无调侃,“哎呀,若是只有哥哥知晓可不好,哥哥是要护着我,可不能以身犯险……”

    “我找到阵眼。”花戮面无表情地说道,目光缓缓地挪到花蚕脸上。

    花蚕微微勾唇,看着前方仍努力搜寻林沐晴,顿时开口,变作了带几分欣喜语气:“林二公子!林二公子!”他这样似乎有些急切地呼唤道。

    此时毫无头绪林沐晴听到有人喊他,便克制心中焦躁,回过头勉强一笑:“花小公子有何事呼唤林某?”

    花蚕抿一下嘴,像是有点赧然、但多又是欣喜一般说道:“林二公子!哥哥说,他找到阵眼所了!”

    林沐晴原先还有些微疑虑,这一下闻言大喜:“花少侠找到阵眼了?这可真是太好了!花小公子说来,那阵眼所何处?”

    花蚕笑一下:“下目力难及,让哥哥指给林二公子看罢。”他说着,扯了扯花戮衣袖。

    花戮抬眼,冰冷眸光扫向云海深处某处山壁:“此处往下,约十丈之处。”他用破云剑遥遥地点了点那个地方,平静说道。

    林沐晴顺着花戮剑尖所指看去,极了目力方才看到花戮所说之地。

    是个只有碗口大小凸起,边缘与山壁同色,若不是目力极好之人,是绝无法看到那处。

    却听花戮又道:“让一内力高深者以剑掷之,便可破开。”

    林沐晴也知确是如此,他先将目光投给花戮,却见花戮又以双手保住了他那体弱弟弟,看起来并无出手意愿,他想了想,也觉着还是让那成名已久老前辈出手好……花戮虽强,可毕竟年纪不大,若是一个内力不足没能破坏阵眼,反而弄坏了其他山壁、引起了什么变化可就不妙了。

    想到此,林沐晴冲两兄弟拱了拱手,自己则侧过身子,极地朝前方穿过去。

    那边楚辞得了林沐晴带来消息,心中松了口气,赶忙往后走了几步,找准了觉明和清虚子两位——他们就站顾无相身后,也前头些,做个打头阵作用。

    听楚辞这番那厢地一说,觉明率先念诵了一声佛号:“既然如此,就让老衲来做这个先手罢。

    清虚子冷哼一声,倒没有跟觉明抢这个风头。觉明是佛家高僧,身子里内力是平和博大,绝不至后继无力,让他来做,确是好结果。

    觉明和蔼地一笑,借了林沐晴腰间长剑,双手合十内劲澎湃而出——

    剑光忽闪,就见一个白点飞速冲到崖下,正中阵眼!

    顿时漫天云雾消散,渐渐显露出这山真实面貌来……

    而正这时,有一阵“喈喈”怪笑突兀而起,便有一人凌空扑来!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神澜奇域无双珠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

剑鬼蛊师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衣落成火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衣落成火并收藏剑鬼蛊师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