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杏林春暖 > 有惊是不会险的

有惊是不会险的

推荐阅读:一念永恒战神狂飙斗战狂潮永恒国度爆萌小仙:扑倒冰山冷上神武道宗师我是至尊九仙图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马车众方唏嘘中,徐徐停了下来,四面八方人潮,这才往事发位置围靠过去,这光天化日之下,却闹得这般动作,谁还有没有点八卦心思。

    车里只有五六个人,原先如故带着红线,和苏雪玫带着莺儿,偏门便留下了,说是人多车子上不堪拥挤,故而车里只有方妈妈,如故,苏雪玫以及三个小丫头。

    如故早反应过来,心下有些犯难,这事没有一处不透着蹊跷。先不说马车为何会发狂,而且还偏偏选了这方位置,再者说车里,不止是她苏如故一人,车里可还有刘氏嫡长女,可今日之事,说是与刘氏毫无关系,打死她也是不信。

    就看方妈妈之前神态,明明是知道会出现这方意外,但是后来惊慌却也是真真切切,难道这里面还有别人搞鬼?一时心里百味聚生,到底是谁想要害自己又想要害苏雪玫,不禁有些头疼起来。

    “哎哟喂,这都叫什么事啊,大小姐身上可是有没有不好,让老奴瞅瞅。”如故还没想清楚便被方妈妈大嗓子惊吓了片刻,这人可真是不知道,叫人怎么说才好,行事这般鲁莽,刘氏怎么会放心,给她交代这么重要事情,忍不住头上青筋有些蹦跶。

    同时被方妈妈惊醒,还有车上另外几个丫鬟,刚刚还哭做一团,现也都强忍着惊恐,都涌到苏雪玫身边,生怕出了哪里不好,回去就得被刘氏发卖了。

    而再看如故这边,只有碧草一人担忧着,却也清净。“小姐啊,还好您没有出什么事,要是真是因为奴婢出了什么过失,奴婢可是死也弥补不得。”说着就嘤嘤哭了起来,比如故这个当事人,还要凄惨十分。

    马车里正乱作一团,外面却又是另一番场景,“不知车内可是同知府上贵人?”哄闹半会,有个浑厚男声传了进来,心下释然应该就是这人救下了马车。

    如故想了半刻,心下又有些不好,当街出事已经是很不好了,要是还与男子不明不白接触,肯定还得落不得好,当下就要往马车内移想要避开。谁想车内不知道是谁,一股巧劲就要把自己往车门外推。

    如故本来就有了防备,现这被人一推,马上反应过来,眼底一瞥心下有了主意。她离得近便是苏雪玫。此时苏雪玫,还是一脸劫后余生庆幸,完全没有注意到旁边形势,心下有了一计,自己往碧草那个方向扑去,人下看不见地方,往苏雪玫腰间一用力,苏雪玫便直直扑出了车外。

    “啊!”

    “大小姐!”谁都没料到会是这样结果,那个推了如故小丫鬟,已经傻了眼,方妈妈是两眼瞪得铜铃一般大,而车外苏雪玫已经吓晕了过去,正半个身子,摔一个陌生男子身上,半个身子挂马屁股上,这就是所谓拍了马屁?

    看得众人不禁想笑又憋着不敢笑。

    人不害我我不害人,如故静了静心,点醒其他人一脸怒气道,“你们是怎么回事,马儿受了惊,扰大姐姐没坐稳,现下你们还只顾自己,都是哪学好规矩,还不下车把大姐姐扶上车来,方妈妈不是我充大责怪你,大伯母让你贴身照看我们,你却出了这等事情,一会回府少不了我还得大伯母面前说说你。\"

    果真方妈妈脸色一变,一巴掌打身边小丫鬟身上,“没用东西,怎么照看小姐们,还不下车把大小姐扶上来,”转脸又向着如故奉承起来,“都是老奴没用,害得小姐受了惊吓,三小姐好生歇歇,夫人那还指着小姐给老奴证明证明,都是这些丫鬟没用,没照看好小姐还要往老奴身上扑污水,老奴也是好生委屈。”

    说完也不敢看如故脸色,急冲冲扭着粗腰挣扎着掀了车帘就往外走。

    再看外间,接住苏雪玫男子不到一米八,身材有些壮硕,脸生倒是还算得上清秀,一身酱红色马面袍,有点急切扶着苏雪玫,不住往车内观望,四周那些好事,好像是被他遣走了,现倒有些空旷了。

    方妈妈跳下车,紧张兮兮从那男子手里夺过苏雪玫,往自己身上使劲掐了一把,眼里含了些许泪花,“多些公子出手相救,莺儿还不把小姐扶上车,傻愣着干什么,还要我老婆子亲自来教导教导你们么。”沉着脸呵斥着小丫鬟,转脸又对着那公子堆了好些笑脸,“不知公子尊姓大名,咱们也好找人上门道谢啊。”

    苏雪玫被莺儿几个扶上了马车,却是真晕了过去,如故也有点不好意思,毕竟是她把她推了出去挡灾心里虽有不忍心,但多还是庆幸不然这会躺车里,晕倒大庭广众之下,倒男子怀里失了名节,就是她了,庆幸之下还有愤怒,到底是谁竟然敢一而再再而三,想要陷害她。

    “下不才,家父姓林,不过是路过此地,见了马车上标识怕是苏府贵人,又想着本家与苏家有着亲戚关联,所以才不顾男女有别上前探问,还好赶巧,不然出了什么差池,家中长辈定要怪我袖手旁观,亲戚落难不出手相助。”

    林家公子虽然长得一般,说话却是识大体,方妈妈又夸赞了两分,说回府禀告了夫人,一定过府道谢,这才相互恭维了两声,就要上马车准备回府。

    如故不禁皱眉,就没人注意到驾马车夫早就逃了?只能扯了还自责碧草,示意她先不要哭。

    “妈妈,小姐让我下来问问,这车夫不知是躲去了哪里,那咱们这可谁来驾马,又要如何回府啊?”碧草敛着手垂着头,老实站一旁。

    方妈妈这才想起来,脸色一阵燥热,外人面前失了脸面,回府可是少不得要被刘氏一顿责罚,一脸难色尴尬着。好那姓林公子,也是识趣说要让自家小厮,赶车送他们回府,也免不了方妈妈又要恭维一分。

    待马车真开始往苏府驶去,如故才放下心中担忧,正襟危坐又开始想起今日之事,到底是谁主意,这般恶毒非要拉她下水,心里没了计较,就恨不得马上飞回苏府,想要看看刘氏脸色也好知道点什么。

    ------------------------------------------------------------------------------

    进了苏府,也没人注意如故,是否有什么不好,众人围着苏雪玫,就往刘氏秋霁堂跑。

    再看刘氏屋内,刘氏正看账册,白妈妈一旁给她揉着肩,正有一搭没一搭聊着天,“白梅啊,我总感觉这事有些不妥,我这眼皮子啊,可是一直跳个不停,你给我瞅瞅,可有下人传消息进来。”话还未落就听见外面一片唏嘘,说是大小姐回来了,马上把手中账簿一丢,自己迎了出去。

    这不知道还好,一出去就看到苏雪玫还正昏迷着被人抬了进来,刘氏就是一阵头晕眼花,“方妈妈呢,这是怎么回事啊,我枚儿怎么好好出去就这般回来了。”语里愤怒之色难以言表。

    眼见方妈妈等人哭着跪刘氏跟前,一个个争着告罪,如故细细瞄了刘氏神情绝对是真惊慌,难道这事不是刘氏主意?

    也不对,如果不是刘氏还能是谁,有这么大本事能遣动方妈妈,要是连刘氏身边陪嫁都能收买,还有谁是那人收买不了,脸色也有些不好看起来,又看他们几人话也说不清楚,半天也说不出个所以然来,叹了口气,还是得自己来讲。

    “大伯母莫急,还是让侄女来讲这事,我与大姐姐先前去了绮罗坊,相看了衣裳耽误了时辰大姐姐和方妈妈,便商量着先去天香斋吃了午饭,再去喜春来看首饰谁想出了绮罗坊马夫居然一路往醉花间驶去,而马儿不知怎地醉花间惊了驾,后来好似被人制服,而后大约是马儿还没完全好很大姐姐没有坐稳,不知怎么就摔出了马车,幸而被一位见义勇为公子,出手相助这才有惊无险。”

    刘氏本来脸色就难看要命,听了如故一话是气得,本来就不好看脸上,一块红一块白甚是吓人,“你们这些东西,让你们好好照看小姐,你们却出了这等偏漏,来啊,把这几个不知好歹东西给我压下去一人四十板子,打完了丢出府去。”

    方妈妈等人跪了一地,一听刘氏发话吓得脸都白了十分,尤其是方妈妈马上就开口,“夫人啊,老奴冤枉啊,夫人啊,老奴没有功劳也有苦劳,您可不能只听三小姐一面之词。”说着还狠狠盯了如故一眼。

    如故听方妈妈话也不急不辨,只是看了一眼刘氏表情,便知有没有。

    “反了反了,自己出了偏漏,还要推三小姐身上,来啊,把方妈妈压下去,再多掌嘴二十关后院,一会我再亲自审问。”

    果真如此,怕是掌嘴是假审问是真,刘氏怎么可能真把这方妈妈打了,只听她一人话,一会肯定要单独问今天事情。于是便了然向碧草使了眼色,说自己身上不爽,就由碧草陪着回了自己锦西苑。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一念永恒武道宗师道君斗战狂潮龙符逆鳞永恒剑帝万念成魔都市超级医圣剑道争锋

杏林春暖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二恰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二恰并收藏杏林春暖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