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杏林春暖 > 军营是要掉脑袋的

军营是要掉脑袋的

推荐阅读:一念永恒我是至尊战神狂飙永恒国度斗战狂潮爆萌小仙:扑倒冰山冷上神武道宗师九仙图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爷,王大虎醒了。”姜容俯身,拍了拍王大虎脸颊,“别给爷爷装死,起来。”

    王大虎挣了挣身上绳子,朝着姜容啐了一口,“你是什么东西,把俺放了。”

    “姜容站一边,小苏,去给他看下伤口。”姜容没好气把人一丢,甩了脸色,站一旁。

    魏熙瑞叫自己时候,他一会还没反应过来,等被睨了一眼,才刷一下从马上滑了下来,用速度,冲到王大虎身边。这王大虎皮糙肉厚,不过是被姜容打了几下,身上不过是些皮外伤。

    “爷,好得很呢,连药都不要擦,歇一日就能上山打虎了。”看了王大虎,又起身,跑到魏熙瑞跟前说道。

    “王大虎,你是谁派来,你不说我也知道,我现放你走,不要再出现我面前,姜容给他松绑。”说完看了沈青贺一眼,沈青贺了然点点头,两人走到了树后。

    “爷,属下路上收到传书,送粮队伍,已经由武将军押送到军营了。”他们避开几人说话,也并不是要瞒着什么,不过是王大虎故意为之。

    魏熙瑞只是点了点头,“你路上,有没有遇着,龙腾镖局镖车?”

    “未曾,爷,这人虽年纪尚小,不过医术高明,他日可堪重任。”沈青贺回头,看了一眼,正劝姜容如故。

    见他回头,魏熙瑞也顺着他目光看去,是王大虎和姜容,两人又吵了起来,如故正给姜容顺气,一时竟笑了起来。“此话不错,这人年纪虽小,但不娇惯。”说着眼神又暗了暗,“你说,此事也是那人所为吗?”

    沈青贺抬头,看了魏熙瑞一眼,他们这次,会被派来跟着魏熙瑞,押送粮草也是有原因,他和姜容两人,本就是魏熙瑞心腹,早年就跟着他上阵杀敌,是打心里,服这位年纪轻轻世子爷。

    “爷,依子仁看,除了那位没有别人了,这些年,那位是越发不注意掩藏了。”

    “哼,”冷哼了一声,“他当然是巴不得我死外面,皇爷爷身子,近也越来越不好,若是哪日真让他如了愿,就是你我死期。”说完甩了袖子,绕过大树,走了出去。

    他们说,自然是当今太子无二,早年间圣上对魏王喜爱,早就让兄弟二人势同水火,虽然后来魏王战死沙场,可是圣上对世子宠爱,只要不是瞎子都能看出来,何况是,东宫之位不稳太子呢。这些年,是越来越过分,今日这事已经算小,还有什么是,他不敢。

    只要东宫一日不易主,这种日子就一日都不会完,沈青贺长叹一声,跟着魏熙瑞身影,走了出去。

    王大虎和姜容吵了两句,两人相看生厌,又是啐了姜容一口痰,“你们不要指望,放了俺,俺就会感激你们,不过,今日俺就放过你们,哼。”话是这么说,顺手却是把他们马儿一顺,就翻身驾了马而去。

    “我个蛋,你个狗杂碎,把马给老子留下,格老子。”姜容发现不对时候,已经追不上了。

    “姜大哥,算了吧,他是四条腿,你这两条腿怎么追人家啊。”如故忙跟上去,喘着粗气,这种日子再过下去,她一定会,变得跟姜容这种大老粗一样!

    五人又坐着休息了一会,才准备着上路,看这个时辰不些,今日是又得野外过夜了。

    因着马,被王大虎顺走了一匹,本来就只有四匹马,现就只剩下三匹,那个叫巧茹婢子,就跟着沈青贺同乘一匹,五人三马向北面驶去。

    刚刚休息时候,如故才知道,那个婢子叫巧茹,是已故魏王妃,给魏熙瑞找贴身婢子,从小就伺候魏熙瑞,习得一身武艺,寸步不离跟着魏熙瑞。但是军规,女子是不得入军营,便嘉峪关买了屋子住着,如故有些佩服起她来,看着年纪也就比他大了一二,却已经多次出生入死。

    就这么,又赶了一日路,第二日正午,他们就到了嘉峪关。

    “巧茹,午饭我们就不用了,你还是这等着,有事我会让子仁给你送信。”

    如故还想,好好逛逛这嘉峪关,没想到连饭都不吃,就要这么急匆匆去军营,不过也好,这么多日,他也确实有些担心父兄安危。

    “是,爷。”如故好奇去探,这人真奇怪,一点都不像个女孩子,说她长相吧,长得也眉清目秀,英朗可人,可是不知怎么,就给人一种锋利感觉,就像绣花针?

    连给他瞎想功夫都没有,姜容不知去买了些什么,拿布包包着,四人又马不停蹄往城外去。

    这几日骑马,如故倒是坐习惯了,马背上这么颠着,反倒有催眠功效,刚出了城门没多久,他倒好头一点,就埋马毛堆里,睡了过去。

    等再醒过来时,是被响亮牛角声吵醒。

    如故迷茫,看着魏熙瑞,“这是哪?”

    魏熙瑞连看都没看他,马冲向军营大门。

    姜容也是习惯性,讥笑他两声,沈青贺一向好脾气,“咱们到军营了。”

    如故本来还睡得迷糊,一听军营两个字,眼睛马上亮了起来。

    军营和现代电视剧里,颇有些相像,军营很大,几乎占了眼前整片草地,外面是木桩打栏墙,里面是一个个营帐连成一片。门口站了,四个手持长矛守卫,离大门近,是一高高哨塔,上面还有放哨士兵,里面是一队七八人小队,正来回走着巡逻。

    而门口立了一块木牌,上书,‘军营重地,闲杂人等与女子不得入内,违反者斩立决。’

    如故看了,不觉颈上一凉。

    见他们四人来,门口守卫,忙下跪,“见过世子爷。”

    “起来吧,朱将军呢?”进了军营,就有士兵上前,把他们马牵去马厩,魏熙瑞朝回话士兵点点头,自顾自往里走去,看样子对这军营十分熟悉。

    如故下了马,一时还有些腿软,见他们也不等他,忙一步三跳跟了上去,“爷,等等我呀。”

    “你小声些,这是军营重地,带你进来,不是让你来捣乱。”姜容马上凑上去,又是噼里啪啦好一顿教育。

    朝着姜容,扮了个鬼脸,这几日下来,早就知道他是什么脾气了,吃软不吃硬,自己才不和他硬碰硬。

    第一次进军营,自然对什么都有些好奇,又忍不住想要抓个人来问问,自己父兄到底哪,不觉脚步就慢了下来。

    四周营帐是两两相对,营帐周围和营区之间有排水沟。营帐门口还挂了木牌,严禁士兵各个营区之间乱窜,本营区以内,也不许各个帐篷乱跑。果然是军规深严。

    每个营区,都挖有一个茅厕,有意思是兵法中,对于军营卫生也非常重视,不厌其烦强调,茅厕挖位置非常重要,要离水源和贮藏粮食地方远远,要离营房有一定距离,但不能太远,以免上厕所官兵不能及时归队,当然也不能太近。

    碰巧有个伤兵,正拄着拐杖,从如厕中出来,如故忙上前,“兵大哥,请问……”

    “我说你这人,刚刚怎么和你说,不是告诉你军营重地,不要乱跑嘛,还得老子还要来找你,些走。”话刚说了一半,人就被提了起来,身子都离了地,如故忙双蹄乱舞。

    “姜大哥,我自己走,我自己走,你放我下来啊,哎呀。”姜容本就好大不乐意,忙手上一松,如故就应声,跌坐了地上。

    又没有法子,朝姜容背影,吐了吐舌头,默默爬起来,拍了拍身上沙土,两步并作一步追了上去。

    跟到了一个大帐前边,两边士兵也是恭敬行礼,他们掀了帐帘走了进去。

    如故探望了一眼,忙跟了上去,刚要走进去,两边是士兵长矛一拦,“你是何人,主帅营帐岂是尔等,可顺意进出。”

    “啊,兵大哥,我是世子爷手下,你不信问问世子爷。”如故忙举了手,后退了两步。

    “让他进来吧。”里头魏熙瑞声音传了出来,两个士兵忙把兵器收了,又是板着脸不再发一言。如故不禁好奇起来,不是听说这朱将军,好大喜功,想来做事分寸也不大,怎么军营里,却被整顿纪律这么深严。

    想着才抬脚,走了进去,虽然还没见过别营帐,单这主帅营帐,确实够气派,大小先不说,就光地上铺,桌上摆,可不比外面宅子里那间堂子差。

    魏熙瑞正坐案前,姜容和沈青贺站两旁,前头还站了一个,身穿盔甲高大男子,如故憋了气,就怕转过来,是一张熟悉脸。

    好看了正脸,是个平平无奇一个男人,有些发福,正向魏熙瑞禀报些什么。

    “既然军事如此,何故朱将军迟迟不报?”魏熙瑞看了手里折子,啪一声摔桌案上,那位朱将军,忙跪地上。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一念永恒武道宗师道君斗战狂潮龙符逆鳞永恒剑帝万念成魔都市超级医圣剑道争锋

杏林春暖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二恰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二恰并收藏杏林春暖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