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杏林春暖 > 药材是要小心分的

药材是要小心分的

推荐阅读:一念永恒战神狂飙斗战狂潮永恒国度爆萌小仙:扑倒冰山冷上神武道宗师我是至尊九仙图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末末末,末将,末将自知愚笨,又不敢把军情上书,只好待世子回来禀明。”朱将军头越来越低,声音也跟着轻了下去。

    如故听着无趣,她前世对这些东西,就没有多大兴趣,自小只对医术和绘画一股热。他们说激动投入,他也不好打扰,自顾自参观起这大帐来。

    前面是案桌,两边是小案,应是给别将领,坐着商讨军事,左右两边还有两排兵器架,架上各式花样兵器,满满插了一架。

    说来也奇怪,如故从来没见过魏熙瑞兵器,他既然早就上阵杀敌,不可能不懂武功,但是这一路,却未发现他使过什么兵器,倒是姜容有一把大刀,偶尔能看到他擦拭。

    正盯着兵器架发呆,那厢就听有人喊他,“小苏,过来。”

    回头时,朱将军已经不营内,沈青贺也不知去向,只留姜容翘着二郎腿,靠下首木椅上,打瞌睡。

    之前关系不好时候,魏熙瑞还会称他声‘小哥’,现他投靠了恶势力,却没有得到应有正视!说好加官进爵呢!说好金银珠宝呢!说好美女如云呢!心里这么想着,面上却是一脸狗腿跑了过去。

    “爷,什么事啊?”如故老实站案前,一时又没有下文,不免抬头去探。

    如故瞪大了眼睛,这位大爷喊了人,自己却睡过去了?如故一时气结,伸了爪子他面前挥着。

    果然没有反应,如故心里洋洋得意起来,不免坏心思起来,偷捡了桌上毛笔,就要往他鼻尖上碰。

    谁想,笔尖离鼻子还有一厘,一只手轻挥,毛笔就向着如故脸上撞来,“啊。”如故抬手不及,脸上留下了,一条长长墨黑色印记。

    “这么大人了,还跟小孩似得。我让子仁去找葛太医了,葛太医军中负责医护救治,从今天起,你就跟着他。一会子仁来了,你就跟他去就是。”说完侧了身子,又闭眼睡了过去。

    如故趁他睡去,扮了个鬼脸,赶忙把脸上墨汁蹭掉。

    正擦着,沈青贺大步走了进来,“这又是怎,好好怎么又花了脸。”

    如故脸色悻悻,总不能告诉人家,他偷鸡不成蚀把米吧,“没什么没什么,哦,沈大哥,爷说让你带我去找葛太医。”

    “嗯,既然如此,我们走吧。”沈青贺向来不爱多管闲事,他不愿意说也不强求,微微颔首,先迈步走了出去。如故忙小跑着,跟了上去。

    白日,军营里走动士兵并不多,故一路走去,也未碰上多少人。

    “沈大哥,那位葛太医人和善吗?”沈青贺身材高大,步子迈一步,如故要两三步才能追上。

    沈青贺侧头看他,也不觉忍俊不禁起来,“你啊,到底是家里惯些,我们这些人,哪个不是你这般年纪,就早战场上打滚。”

    轻笑了两声,“爷,让你找葛太医,又怎么会找个难对付,这葛太医别医术说不大好,这跌打损伤可是太医局一绝,爷可是希望,你们两个能互补,葛太医老练经验丰富,你手法奇特,医术高明,正好相补。”

    如故明白点了点头,能进军医帐下,就能打探父兄情况,又能学些古代外科医术,对他来说是大大好处。

    “还有一点,这军医往年,都是太医局学生和医官,到底是勉强了些,年前葛太医是自请前来。但是这葛太医年岁已高,能解一时之急,却是解不了多时,你可懂我意思?”突地,沈青贺停了下来,看着如故。

    难怪,之前魏熙瑞想都没想,就愿意带自己来军营,原来不止是自己医术高明,而重要是,军营正却一位像她这样,岁数不大,医术尚可人。

    “沈大哥说,我都懂,葛太医经验丰富,不是我这晚辈能比,能他身上学些皮毛,对我也是百利而无一害啊。”如故笑起来时候,眼睛会习惯性眯起来,以前不觉,这会儿倒是,真有些像偷吃了鱼野猫。

    沈青贺也笑了起来,“我早知,你是个聪明,我们走吧。”

    再走时,沈青贺步伐,不自觉放慢了些,如故有些感动,默默跟了上去。

    走了没多久,就见一处营帐,有三四个营帐那般大,有好些不停进进出出人,不是手上拿了草药就是,端了药锅。

    “陈皮,我跟你说了多少次了,这个不是放这里,你把这些五加皮放这里,是要吃死谁啊,给我拿出去,再捡一遍,若是再分不干净,你就给我再分三天。”刚到帐外,就听到里边,中气十足声音传出。

    如故不觉有些好笑,五加皮是消炎抗菌、镇痛、解热常用中药,但是五加皮和香加皮却十分相像。这香加皮虽名字听着和五加皮很像,但是用于风寒湿痹,腰膝酸软,心悸气短,下肢浮肿。这两种药材是两种完全不一样药效,而且重要是,香加皮有毒,若是混淆了,真是会吃坏人。

    两人走了进去,正巧碰见那个叫陈皮,正搭耸着脑袋,嘴里还念念有词。

    如故觉着有意思,走了过去,“什么五加皮,香加皮,长得这么像,哪里能分干净啊,名字差不多,想来用处也差不多,师傅也真是。”

    “你错了,香加皮虽是风湿良药,但是它本身有毒,你若是与五加皮混一处,用错别方子,岂不是要吃坏了人?”如故忍不住摇了摇头,脱口而出。

    陈皮扭头看着他,“你说这么有道理,你倒是来给我分分,我就不信,你能都分干净。”

    如故看了沈青贺一眼,沈青贺点了点头,如故才上前,接过了手里药篓子。

    “香加皮有异香,五加皮虽也有味儿,但是两者味道,你细细闻是可以闻出不同,不信,你闻。”

    如故随手捡起一片,放鼻下嗅了嗅,“这是香加皮。”说着,递给了一旁陈皮。

    陈皮眼睛一亮,“果真如此,我之前怎么没有发现呢。”

    “这两味药,外表确实是不好辨别,若是你真要这么分,怕是真要再分个三天三夜了。”如故小声,打趣起来。

    “青贺啊,这就是,你之前说那少年郎?”里面走出一老者,头发花白,下巴还留着几缕银白胡须,说话时,须子一抖一抖,惹得如故差点笑出声来。

    沈青贺见来人,恭敬得上前,“正是,葛太医,这就是我刚刚说古如苏。”

    如故忙放下手里药篓子,起身,“晚辈古如苏,见过葛太医。”

    上上下下,打量了如故几眼,葛太医才勉强点了点头,“听说是个能干,不如就帮老夫,把这些药材归归位,年纪大了,字也看不清了。”

    如故也没生气,不管是下马威,还是考验自己,都是很正常,只是乖巧点了点头。

    “晚辈是个愚笨,不过好有些耐心,若是葛太医放心,就将这些药材交与晚辈分就是。”

    这次葛太医倒是认同点了头,至于到底是认同自己,愚笨还是有耐心,就不得而知了。

    如故接了药材就拿了纸笔,一边记着,一边开始分篓子,篓子上,把各个药材名字夹好,一种种有序开始分划。

    “葛太医,你看。”沈青贺和葛太医,内帐看着。

    葛太医摸了摸胡子,“这个小娃娃,倒是有点心思,不仅辨药本事强,还有几分小聪明,倒是个可塑。”

    “既然如此,世子爷也就放心了,太医这人就托您照看了,我得回大帐去了。”沈青贺抱了拳,葛太医点点头,也未与如故再说什么,转身走出了医帐。

    如故分了不知多久,坐有些腰酸,见四下无人,就起身活动筋骨。

    正巧,陈皮拿了药材进来,“哎,古小哥,你分完了呀?”

    “还没呢,这么多种药材,我倒也没那么大本事,这么就分完啊。”如故狡黠笑了笑,突地眼珠一转。

    “对了,你是叫陈皮吧,我有事想请请教你呢。”

    “是啊,师傅给我取名字,叫陈皮,你有什么问题,只管问就是了。”陈皮也就和如故年岁上下,一点心思都没有,有人与他说话,他只感觉到好,其他也没有觉出不妥来。

    如故压低了声音,“陈皮啊,军营里,可是有位苏将军?”

    “你怎么知道,我们军营里是有位苏将军,不过。”

    “不过?不过什么啊?你说啊。”

    “这一位是苏仲梁苏将军,还有一位啊,是苏将军儿子,是苏郎将,你找他们两人有事吗?”陈皮好奇看着如故,一脸疑惑。

    如故这才封了嘴,“啊,是这样,我是来军营寻父亲,我父亲,早年投身苏将军营下,所以。”

    “哦,原来是这样啊,那你可不赶巧了,苏将军前些日子,替朱将军挡了一箭,师傅给苏将军拔了箭后,就将苏将军,移送到嘉峪关中医药院去了。”正巧外间葛太医叫陈皮,陈皮应了一声。

    “古小哥,你先忙着,师傅喊我有事,我一会再来。”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一念永恒武道宗师道君斗战狂潮龙符逆鳞永恒剑帝万念成魔都市超级医圣剑道争锋

杏林春暖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二恰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二恰并收藏杏林春暖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