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杏林春暖 > 47、洗澡是不好乱洗的

47、洗澡是不好乱洗的

推荐阅读:一念永恒战神狂飙斗战狂潮永恒国度爆萌小仙:扑倒冰山冷上神武道宗师我是至尊九仙图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你找少铮?我倒不知,你与子铮还是相识?”半响无声,如故还以为他已经忘了那事,却突地问出声。

    “少铮?”如故在脑子里,反复搜了一遍人名,才想起来,子铮是他哥哥的字,“爷说的可是苏千总?”

    “你刚刚问我的,难道还有别人不成。”

    如故故意手上重了些,哼,让你总是这么得瑟,不想魏熙瑞还道,“总算是昨日的烤鸡未白吃,好歹是有些气力的。”

    “爷,这可是嫌弃我了。”魏熙瑞抬头睨了他一眼,如故才改口:“好罢好罢,爷惯会欺负老实人。我不认识苏千总,但是我爹爹投身苏将军营下,所以想着,大约苏千总也知道我爹爹的下落。”

    这套说辞,还是上回拿来蒙陈皮的,没想到,现在说起谎来是越来越顺溜了。

    魏熙瑞猛地坐直了身子,如故拳头还落在空中,嘴角的笑意还未消,一下被人抓了正形,忘了反应,就这么傻愣愣的呆在原地。

    “有时候还真不知道,你这嘴里可有真话。你要这么说,我便信了,我派少挣出去办事,大概还要几日才会回来,你若要找他,三日后再罢。”也不要他继续捶背,沾着未干的墨汁,又开始写起东西来。

    如故张了张嘴,想要解释,但是又不知道要说什么,“爷,您不信我?”

    “我信你如何?不信,又如何呢?”一时气氛僵硬了下来,两人都不肯再开口。

    直到,姜容风风火火的,从外头大步走了进来,“爷?您不是休息嘛,怎么又起来了。”说着狠狠的白了如故一眼,如故无辜的摆了摆手。这可

    真的不关他的事啊,这位爷突然就生气了啊。

    “又是你个倒霉蛋,快下来,”如故忙一步三跳的,躲到了姜容的身后,这位大领导发飙太可怕了,还是趁早滚蛋是上上策啊。

    “什么事?”领导大人,连眼白都懒得赏一个,又恢复了之前的冷冰冰。

    姜容睨了如故一眼,两人无声的交流着,姜容功力不敌,先败下阵来。

    “爷,上回沈老弟去打听的事儿,已经有些眉目了。”

    如故一听他们两人要谈事,就秉承着,知道的越多死的越快,准备趁他们两个不注意溜走。

    谁知刚刚迈出步子,姜容一揪他的后衣领,人在低空画了一个弧线,直直的立在了跟前。

    “姜大哥,你做什么呀?你们商讨事宜,我在这儿,多不合适啊。”

    “格老子的,你以为我要说什么,上回爷让沈老弟,去打听你两个姐姐的事,刚刚有人来报,有眉目了。”

    如故瞪大了眼睛,万万没有想到,竟然会是这件事情。

    “姜大哥,事情如何了,我姐姐,我姐姐他们还好嘛,他们现在在哪儿啊?”

    将如故扯着自己的衣服,一点点拽出来,“你让我慢慢说啊,这么急着让我如何说啊。”

    沉了沉气,难得露出了些焦急,“好了,好了,我不逗你了,说正经的。你两个姐姐啊,现在好好的在金陵呢,让人给你带信,照顾好自己,不要担心他们,平时处事小心些。奥,对啦,这是他们给你的信,你自己看看吧。”

    从姜容手里一把抢过信,抓在手里的时候,手心还有些发抖。

    背过姜容,小心的打开信,一目十行的看了下来。

    那日他们分别后,宋镖头他们足足追了一个多时辰,才算是把马儿制服下来,他们休息了一会,就急急来寻他,结果却没找到,后来再树林里找到了他留的书信。

    本想继续往北到咸阳,没想到路上荷晴发起了高烧。碰巧遇上了,要往京上送东西的叶长青,叶长青将两人送回了金陵,现在正安顿在绮罗坊。知道他已经入了军营,一交代他要小心谨慎,二交代他要照顾好自己,三交代他不要意气用事。

    看着看着,止不住的泪水,就直直的砸在了信纸上。

    “哎呀,小古小古,你哭啥啊,有了你姐姐的消息,不是应该高兴才对嘛。”姜容从来没有处理过这种事,妻子根本不需要他哄,家中只有两子,一个闺女都没有,一时就连手脚都慌乱了。

    姜容求助的看向魏熙瑞,魏熙瑞皱了皱眉头,“怎么跟个女娃似得,这般爱哭?”

    如故这才转过身去,胡乱的拿袖子蹭了蹭脸颊,“谁说的,我是男子汉大丈夫,不过是喜极而泣罢了。”

    “这样自然好最好。”

    “你……”这就像是一坨铁秤砣,砸进了棉花里,浑身无力,甩了袖子“多谢姜大哥,我先走了。”

    也不和魏熙瑞打招呼,哼了一声,就走了出去。

    姜容挠挠脑袋,这叫什么事儿,平时小古不在,每回爷提起都会笑两下,分明就是想念的很,这会儿却又是这般,这人啊,还真是奇怪。

    耸了耸肩,“爷,若是没事,我也先下去了。”

    “恩。”姜容一走出去,魏熙瑞笔下一顿,直直的扔了出去,自己这是怎么啦?好像一碰上他的事情,就会这样,喜怒都被人牵绊着,这种感觉,真是糟糕透了。

    如故出了大帐,一路问着回了营帐,回营帐时,陈皮已经在帐内了。

    “陈大哥,我回来了。”

    “你回来了啊,军营里可不好玩,以后少乱跑,到时候出了事可不好。”难得一见,陈皮居然在整理衣服。

    “陈大哥,你这是要去哪儿啊?”如故秉持着,有不懂就要问的原则。

    陈皮搭了件汗衫,手上拿着脸盆,“还能去哪啊,我趁这会儿,他们都还没回营,先去洗个澡,晚了人多的时候,连水都不够。”走了两步才想起来,转过身来问如故,“对了,小古啊,你要不要一起去洗啊。”

    如故忙摇头,脑瓜子都要摇掉了,“啊,啊,不用了不用了,我这人,我这人啊不喜欢洗澡的,你去吧你去吧。”

    不过陈皮这么一说,倒是让如故想起来,现在这个点,士兵肯定都还未回营,接下去又是饭点,不如趁这个时间摸去洗个澡?

    不想倒还好,这么一想,身上就感觉痒了起来,浑身都不自在。

    忙收拾了换洗的衣服,还在衣服里藏了一把手术刀,往外探了探,又故作镇定的挺了挺胸膛,往营外走去。

    刚走到大营门口,刚要走出去时,“前面的是谁啊,怎么这么鬼鬼祟祟的,要去哪里啊?”

    如故一听,脚都不会动了,想要拔腿就跑,可怎么抬都抬不起来,僵硬着身体转过去看问话的人。

    是一队巡逻的士兵,手上还拿着锋利的长矛,眼神恶狠狠的盯着如故,“兵兵兵,兵大哥,我,我,我……”

    “你是谁啊?手上拿着的是什么东西?这么鬼鬼祟祟的,要去哪里啊?”这么一问,如故感觉自己话都说不全了,只会支支吾吾。

    “你们在做什么?”从那队巡逻兵后面,走出一人。

    如故眼睛瞪的老大,真是冤家路窄,最不想碰到谁,就要让那人出现,果然是不能做贼心虚啊。

    来人不是别人,正是还在冷战的魏熙瑞。

    “给世子爷请安。”巡逻兵齐刷刷的跪了下去,如故楞了一会,也跟在队伍后面虚虚的跪了下去。

    “怎么回事啊,都起来吧,他是我手下的人,替我出去办事的。”如故心虚的将头一低再低,而魏熙瑞如不知,就扔了一句话,就像刚刚没出现过一样,又消失在营帐堆里。

    “小哥儿,咱们狗眼不识金镶玉,您别跟咱们过不去啊,还不给这位小哥儿放行。”

    如故点了点头,抱着手里的衣服,一言不发的走出了大营。

    好不容易找到了,那日姜容带的地方,扒拉了草堆,果见那湖泊就在眼前。

    夕阳还未落下,洒了一片的金黄,宁静的让人忍不住打破。

    如故不停的四处环顾了多遍,确定无人,才找了一处大石后面,放下了衣服。

    搬了些许的大石,把靠岸的一圈边沿搭高,再次确认了四周没有人。

    吞了吞口水,又不敢直接脱衣服,就穿着衣服直接下了水。一入水,就仿佛是获得了新生,水流透过粗布渗到肌肤,冰凉刺骨。

    一边洗着,眼睛一直不停的四处打量着,一边手上不停的冲洗着。

    偶尔飞过几只水鸟,停在芦苇杆上,歪着脑袋打量着这误入的生人。晚边的夏风扬起,惊起一片水鸟,欧欧叫起,拍打着湖面。

    差不多洗了一刻钟,手脚的皮肤都有些皱了起来。如故才依依不舍的,潜在水中换下衣服,用巾子绞了头发,躲在大石后面换了衣物。

    窝在大石后头,把头发绞了半干,又不敢多披着,直接卷了发髻套上了巾布,转身一变,又变成了清秀小医童。

    拿出皂角,将脏衣物打好,搓揉好。

    等洗好衣服,就听到军营里的号角吹起。忙收拾好东西,按原路返回,走前又将杂草拢好。

    四处仔细的观察了几下,才放心的往军营走去。<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一念永恒武道宗师道君斗战狂潮龙符逆鳞永恒剑帝万念成魔都市超级医圣剑道争锋

杏林春暖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二恰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二恰并收藏杏林春暖最新章节